第六十二章 传话人

花大哥

    第六十二章传话人

    人鬼殊途不同往,信使乾阳问石开。

    孤烟独醉锋芒露,岂道吾辈自醒来。

    苏元道骨仙风,耳根清明,听闻女鬼惊讶,忙是出言解释:“你莫要误会,本道游历此地,不知年月,正欲打听,刚巧遇到姑娘,便舍远求近,还望姑娘莫要误会。”

    女鬼侧目,蹙眉提问。“道长不是本地人吧,像你这般温柔的可不多见!”

    苏元暗自皱眉,不消问这女鬼话语之中多有讽刺,怕是要开始提条件了,此处荒芜人烟莫说香火,就是活人都难得一见,此鬼不知在这荒芜地带逗留多久这才碰上苏元这么个活人,如今有活人向她问路,若不勒索一番岂不亏待自己?

    “姑娘慧眼,这天地之间唯有阴阳难受天道掌控,你孤寂数十载可有不了心事?”虽然问的隐晦,但女鬼却能明白苏元为何有此一问。

    女鬼自坟头站起,披头散发,神情恍惚,片刻后这才幽幽说道:“十七年前,我被父母卖给了一个姓林的人贩子,人贩子又将我卖给了一个穷书生,本以为从此过上太平日子,谁想到路经此地被天上落下的石头砸中,一命呜呼。”

    难怪戾气这般深重,原来是死于非命,一个普通人怎会被天上掉下的石头砸中?苏元觉得这其中必然有人为干扰。

    “你孤身一人在此十多年了?”苏元故作惊讶。“这么多年可有别人来过?”

    “有,也是一道长。”

    “你可还记得那人长相?”苏元皱眉问道。

    “比你要高,穿的是灰白道袍,特型微胖,面色白皙,下巴有胡须,年纪在七八十岁,手上还提了一坛子酒。”

    “他和你说什么了?”在苏元的印象中,只有一人符合女鬼的描述。

    “那个老道说,十二年后会有一个年轻人路过,”说到这里,女鬼眉头大皱,脑袋平转。“莫非那人就是你?”

    由于事情发生的太过突然,苏元尚在思虑中,见女鬼神情激动,竟有些不知所措。“莫千秋这老家伙,到底想干什么!”

    “道长,你是如何知道那人姓莫?”

    “这个你就别管了,你告诉我他还跟你说了什么?”苏元追问。

    “莫道长说,苏家的酒为何喝起来没以前纯了,口感也是比不上当年苏公送的。”

    “老家伙就说了这些?”

    “还有这个。”红色腰带自女鬼腰间解开,里面露出一块青褐木牌。“让我把这个交给你。”

    苏元伸手接过,木牌正面刻有青山二字。反面是一藤图,刻的是十二生肖。字迹有些模糊,却依稀可见当年雕刻之人的精湛技艺。

    女鬼见苏元眉头紧锁,从疑惑之中猜测到什么,思索之后小心问道:“道长是何方人士?木牌上所刻字迹工整细致,暗藏内力,当是出自某位高人之手。”

    苏元不语,只是凝眉打量眼前的女鬼。

    女鬼见苏元眉头紧锁,双目含光,怯生生的扭过头去,不敢与之对望。

    “当年给你木牌之人,有什么话留下?”苏元开口问道。

    女鬼闻言,扭头冥想,片刻过后再从贴身处拿出一张符纸。

    “这是道长离别时留给奴婢的保命符。”女鬼将折叠成三角形状的褐黄符纸握于手心,慢慢展开。

    “这东西你收起来,对我没用。我且问你,莫千秋可曾说过我去何处寻他?”苏元心里早已将这莫千秋骂了几百遍。

    “奴家当年形体不存,只留一抺魂魄飘荡世间,是莫道人救了奴家!不知小道长如何确定莫道人要你去寻他?”女鬼言罢,叹了声气,又将平移的脑袋从背后转回身前,待她坐下之后,仰头上望。“这世上可有令人生出肉/身的法术?”

    苏元心中惆怅,此女答非所问,意在为何,已然明了。“你若告诉我能在何处寻到他,我便将元婴移嫁于你,助你修成正果。”

    女鬼听后,浑身颤抖,亦可能是太过激动,颤抖的同时,直身站起,痴痴的望着苏元。“小道长,说的可是真的?”

    “自然当真,但你若诓骗于我,必然不得好死。”苏元正色说道。

    “我如何信你?”女鬼问道。

    “你可以不信我,但,这是你离开此地的唯一办法,也是你的宿命。”苏元没有急着追问。他之所以用自身元婴与其交换,有他的目的。

    莫千秋不惜施法将此女困于此地,不会只为了让她充当传话人。肯定还有其之深意。

    元婴是他前世修炼所得,但他的这具身体淤塞不通,很多法术都不能施展,哪怕是通天指所需的灵气都是他此刻的奢望。

    女鬼阴气太盛,无法与元婴合为一体,只能借以元婴的阳属气息还阳,但她身体已毁多年,想要还阳,就要寻得一具合适的躯体。

    女鬼并不知道苏元的想法,在焦急与喜悦之中,茫然点头。“莫道长当年也是这么说的,只需奴家略施心计,来到此处的小道长就能令奴家再世为人,如今看来莫道长真仍仙人也!”

    “什么?莫千秋当真是这么说的?”苏元眉头大皱,他越来越搞不懂莫千秋葫芦里卖的什么药,甚至有些恼火,像是被人玩弄于鼓掌之中。

    生怕苏元反悔,女鬼话锋一转,幽幽说道:“小道长,有此一劫定属天意,都说天意难为。莫道长让奴家在此苦等,或许就是奴家再次为人的机缘。恳请小道长救我!”说着,既双膝跪地,哽咽哀求。

    一阵阴风刮过,将苏元内心对莫千秋的恨淡化了许多。是啊,这不就是天意吗?天意难为,既然上苍让自己重新来过,为何不能将这重新来过的机会分享她人。

    “你且起身,容我安静片刻!”

    立于坟头,苏元思考的是送她来到这个时空的老妪把李湘君送到了何处?不管李湘君此刻身在何地,他们都回不去了。既然回不去,李湘君的尸身就送给眼前的女鬼,如此一来,元婴就成了李湘君复活的希望。

    至于,复活之后,是不是李湘君,这已经不重要了。因为在那个时空,已经没有他苏元和李湘君。

    如何将李湘君的尸身送给女鬼?苏元昂头望向漆黑的星空,借着荒芜的夜色,运转周天之气,将元婴祭出体外,不远处的女鬼第一次见到传说中只有修道中人才能衍生出的元婴,双目放光,暗叹神奇。

    就在这时,虚无的空气出现一团透明的涟漪,如水波般向着天地间荡漾。苏元知道,这堵时空之墙并不是他运转周天之气而生,而是冥冥之中女鬼的归属。

    当女鬼带着元婴,踏入荡着涟漪水纹时,苏元看到了另一时空,也看到了自己的元神与正要施法将他带到这个时空的老妪。

    就在女鬼前脚跨入,后脚离地时。原有时空的李湘君复活了。

    随后的画面,或许苏元这辈子都再无相见的可能。

    在女鬼离去的瞬间,荒芜的深山出现一道白色的亮光。

    苏元知道,这才是通往宋都国界的门户。刚才发生的一切,不过是莫千秋为他扫清的魔障。

    白色的亮光,闪耀着星辰般柔和的晕辉。一座不知名的大山,缓缓自地上升起,随后出一一扇高大的仿古牌楼。

    牌楼上四个大字,宋都国界。笔趣阁读书免费小说阅读_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