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红颜妆盛伊人泪2

云隐银烟

    花轿内,是映了满眼的红,好一派喜庆风光。喜服下,似落了满地血花,手腕上鲜血缠绵。血还在不住地往下滴着,脚边落着染了鲜血的匕首,寒光凛冽。

    新郎站在花轿前,陡然间不知所措。

    媒婆扭到轿边,看着轿内惨状,吓得“花容失色”,一声惨叫过后,道:“新娘子出事啦!出事啦!”

    苏长悠虽早已料到,却依然骇然,站在轿边蹙眉而视,道:“生气尽散,已无力回天。”

    新郎抱起那略微冰凉的尸体,双目噩然。红盖头飘落,露出一张精致的脸,盛装浓抹,凤冠霞帔,无端端庄。

    新郎不由分说地推开了苏长悠,在他肩头的白衣上留下了道道血印。苏长悠挑挑眉,微笑着——冷静,冷静……

    他把人放在一旁,顾不得看那红颜妆盛,又割破了自己的手指,上演了一场实实在在的鬼画符——血顺着手指流下,浸入地中,留下道道血痕。

    “你这是要锁住她的魂魄吗?”苏长悠先前还发着愣,此刻却道:“她既已不愿停留于世,你这样她也只会更加恨你罢了。”

    “我,只要她活着!”

    “她要死要活那也是她的事!”

    眼瞅着自家先生就要冲上去了,众学生赶忙拦住:“先生,冷静!您方才不还说了,这在这儿见怪不怪吗!”

    “诶?我说过吗?好像说过来着!”苏长悠愣了会儿,又道:“可凡事讲求自愿,勉强不得!”

    “可……”

    话还未尽,阵法便猛然中断,“暮蝉!”新郎受到反噬,瘫倒在地,而新娘已经被一黑衣人劫走出阵外,那黑衣人翻找片刻,便扔下尸体夺步而逃。

    苏长悠一行人见状,也顾不得争执,个个脚下生风,须臾,消失在浩浩荡荡的迎亲队伍中。

    “站住!”众学生大喊。

    苏长悠翻了翻白眼——能站住才怪!脚下稍一用力,便到了黑衣人身后。

    那黑衣人一回头,整个人便被苏长悠扣在了墙上,“……”

    苏长悠抬起一根手指恶狠狠地指着他,道:“说!你刚刚拿了什么?!”

    黑衣人闭口不言,扭过了头。

    “先生!”落了半截的众人也匆匆赶到,见自家先生擒了人,面露喜色。

    苏长悠眯起眼睛,似笑非笑道:“不说是吧?”见那黑衣人誓死不屈,他抬起手。

    黑衣人以为他要动手,紧闭着眼。苏长悠哼哼笑着,巴掌轻轻地落在那人脸上。他没有动手,黑衣人却无端感到一阵恶寒——也许他动手是一件好事。

    苏长悠悠悠转身,道:“脱了他衣服!”

    众学生面面相觑——动手!

    黑衣人一脸惊吓——变态!“你!”吐了半个字,终是又咽了下去。

    苏长悠道:“你们这种人,本就是亡命之徒,自然不能以普通方式对待。士可杀不可辱对吧?你不怕死,还不怕辱吗?况……”

    苏长悠闭口不言,只因胸前一阵寒意。目光下移,一只指夹暗器的手停在自己身前,当下心一提,反手就是一巴掌呼过去。

    又看了看,却是孟榆歌擒了那手,又当下心一松,看了看被自己打得欲哭无泪的另一个黑衣人,拧了拧眉头,心道:“对不住了这位兄弟!”

    他肃色道:“你们是什么人?!”

    那人依旧不语——又是一个“哑巴”。

    “……”正欲开口,上方跃过一道黑影——同伙挺多!待反应过来,那同伙已经接过被苏长悠擒住的黑衣人扔到头顶的物什,消失在人来人往的大街上。

    苏长悠一生气,随手敲晕了两个黑衣人扔到路边,又拉开了一场追逐战。

    苏长悠脚下生风,心上却生着火。一路上磕磕绊绊,终是没能追上,停在了一条河边。望着那人进了竹林,他擦了把脸,领着众人踏上“桥”。

    说是桥,其实根本没有——苏长悠踏上水面,激起阵阵涟漪,却无下沉之势。所过之处,开起朵朵兰花,犹踏百花丛中,沾得一身清香。

    苏长悠上了岸,并未驻足,径直朝林中走去。岸上亦是满地兰花,可谓是真正的百花齐放!

    “嘭”,一声脆响,苏长悠撞上一堵不存在的墙。他转身捂着头,欲哭无泪,只能揉一揉,却又看见流萤站在河对面:“小萤儿!你怎么不过来啊?!”

    流萤望了望他,想抬足,却又看了看面前的清水,迟迟不肯落脚。苏长悠瞬间明了——他这是怕了。

    “你过来吧,不会有事的!你刚刚不是看见了吗!”苏长悠冲他招手。

    流萤犹豫片刻,闭着眼迈开了步子。谁料还没走完一步,脚下一空,整个人便往水里栽去。

    “!!!”苏长悠愣了——什么情况?!一时竟忘了救人。

    千钧一发之际,一道白影闪过,拎起了即将成为落汤鸡的流萤,轻飘飘地落在了苏长悠一干人面前。兴许是故作神秘,也兴许是身份不可暴露,那人披了件白斗篷,脸上又戴着一张凶神恶煞的凶兽面具,真是……

    流萤本想瞪一眼这个拎着自己的人,但想到这人救了自己,便也作罢。

    苏长悠连忙拱手道谢:“真是多谢了!”方才悬起的心也落了下来。

    那人放下流萤,微微颔首。而流萤却又折回了岸边,眼瞅着就要往下跳去,却又被苏长悠一把拉了回来:“你干嘛?想找死啊?!”

    流萤愤愤地盯着他,道:“我铃铛掉水里了。”想是方才落水之时无意间掉下去的。

    “啊?!”苏长悠松开手,蹲下身子去看那水,“奇怪,这水方才还可在上行走,又为何突然会落空了?”说着伸手去搅了搅。摇了摇头,准备下水去捞铃铛。

    还未湿足,身后的白衣人道:“不必了。”

    苏长悠扭头回望,那白衣人张开手掌面向水面,河中一时间波涛翻滚,不时一枚银铃便落入那人手中。

    苏长悠在心中连连夸赞,不觉出了声:“好!厉害!”说完有有些心虚地捂住了嘴。

    白衣人微微颔首,目光落在铃铛上,呆滞了。须臾,又将铃铛交还给流萤。

    “多谢。”

    白衣人道:“举手之劳罢了,小朋友可要收好了。”

    不知为何,流萤从这人身上感到一种莫名的熟悉,兴许是因为这人举手投足间都是温柔,连声音也让人安心。

    “不知各位可是要进去?”

    “嗯!”苏长悠点头。

    白衣人又道:“那不妨随我一同进去可好?”

    苏长悠正是求之不得,道:“当然可以,只要不会麻烦你便是了!”

    白衣人摇摇头:“何来麻烦,不过是顺路罢了。”说着俯身摘取一朵兰花,以灵力散于空中。

    顷刻间,丛中卷起数片花瓣,纷纷扬扬,似一场花雨。花瓣间,流蝶翩跹,夹带着灵力。

    花与蝶聚到一起,化作一个少女,墨发挽在脑后,束成一个简易的发髻,发带扎着蝴蝶结。双眸清澈,却激不起任何涟漪。

    她落地,单膝下跪,清冷着声音道:“不知大人唤我前来有何贵干?”

    “不必多礼。”

    蝶妖起身,依旧恭恭敬敬地站着,等候那人发令。

    白衣人道:“思魇,让他们进去吧。”

    蝶思魇抬眸望着白衣人,又看了看苏长悠一干人,道:“可他们身上并无通行令!”

    白衣人挥了挥手:“无妨。”

    见这位大人发话,蝶思魇也不再多言,一挥手便在结界上开了道门。

    一行人便跟着白衣人进了“玉海清秋”去。一旁的戏笙道:“诶?小胖呢?”

    道云溪一拍手,先前一直低着的头猛地抬了起来:“我就说少了什么!小胖去哪儿了?!”

    大家你望望我,我看看你,谁也不知道。

    “等等我!等……等等!”断断续续的呼喊声从身后传来。

    ——小胖!而就在刚刚结界关了。

    苏长悠把头埋进手心,须臾,他道:“那个……能不能麻烦再打开一次结界……”毕竟还要再麻烦人家,苏长悠的语气不由得弱了几分。

    白衣人莞尔,应了这请求。

    小胖道:“你们考虑过胖子的感受吗?”

    “…………”

    苏长悠摆摆手,不甚在意:“没事没事~小萤儿还差点掉水里了呢~”

    流萤闻言,斜眼瞪着他。

    “……”苏长悠心虚地闭了嘴,扭头躲开了流萤的怒视。

    “哼”,白衣人走在前面,却也不忍笑出了声。

    “不知各位为何要进这玉海清秋?”白衣人扭头回望道。

    “哦,方才忘说了。”苏长悠回过神,把先前的事一一道来。

    “竟是如此!”虽看不见他的表情,却仍能从语气中听出一丝迫切,“多谢相告,在下还有要事,就先走一步了,各位如有不便,去找这里的主人,他会帮助各位的!”说完,扔给苏长悠一枚通行令便离去了。

    苏长悠看着手里的通行令,这不就是刚刚那黑衣人夺走的吗!但要说一样,却又不那么像,也说不上哪不像,毕竟黑衣人夺走的自己也没看清。

    所以说——完啦?这就完啦?那刚刚追那么久做甚?

    苏长悠望望身后的学生,却发现他们也在看着自己。

    “哈哈,哈哈哈……”他开始傻笑,众学生就那样看着他,看着看着也跟着笑了起来。

    “咻”,一声空响,一支寒箭从苏长悠耳边呼啸而过,割掉了他的几缕墨发。

    “!!!”苏长悠皱眉怒视,“谁!”

    众人纷纷警惕,拔剑相向。

    空气中无人应声,安静至极。

    须臾,众人收剑:“先生,你没事吧?”见苏长悠摇了摇头,又再三确认其无事之后才罢休。

    后方传来一阵低低的□□,众人寻声望去,乐儿却早已跑了过去,蹲在竹后,道:“这里有一只鹿!它受伤了!”

    原来方才那箭射的是这鹿!

    苏长悠看着那鹿,不由得挑起了眉——那鹿通体如玉晶莹,额间嵌着一块金石,双眸灵动——大千世界,无奇不有!笔趣阁读书免费小说阅读_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