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红颜妆盛伊人泪

云隐银烟

    路上断断续续地落着清脆的马蹄声,悠悠而行。

    “先生,这会不会慢了些?”戏笙小声道。

    “嗯?”苏长悠放下了手中吃食,摆摆手,不以为然道:“哦,不会啊!”反正自己很闲。

    自从来到这以后,苏长悠不用上学,也不用担心一些有的没的,简直是闲到无聊,要不然他现在也不会在这儿了。

    几日前——

    “哎……”苏长悠趴在桌上,一声一声地叹气。

    这些日子,苏长悠一直憋在学堂中,两年!快两年了!这简直比坐在教室里听那些老师讲那些无聊又无用的东西还要可怕。

    “哎……”苏长悠不觉摇着头。

    窗外,戏笙等人正在窃窃私语。

    戏笙:“你们说,先生他是不是病了?”

    孟榆歌:“怎么可能!”

    小胖:“我觉得戏笙说得对!”圆圆的脑袋直点着。

    流萤负手倚在窗边,闻言,扭头望了望,道:“闲的。”

    “???”众人皱眉望去——先生他会闲吗?这是他们对道无晴的固有印象。

    然而他们却不知,此时坐在屋中的早已不是那高冷如斯的道无晴,而是决心要当一个普通人的苏长悠。

    “不信?”流萤说着,便转身去敲门。

    “谁啊?进来!”

    刚迈进门,就听见流萤问道:“你最近怎么无精打采的?”

    “唔……”苏长悠含糊道:“闲的。”

    流萤没有说话,只是看了眼孟榆歌他们。

    众人一阵苦笑,几个人大眼瞪小眼,原先的笑容凝固在嘴角,有些哭笑不得。

    半晌,戏笙,小声道:“先生,要不明日我们出去走走吧?”

    苏长悠一个激灵,手重重地拍在桌上,吓坏了一旁的众人。

    流萤冷声道:“病得不轻。”

    苏长悠不睬他,反正平时也没少被怼。他两眼放光道:“戏笙,你说的太对了!”打了个顿,连气都没换,又急忙问道:“咱去哪儿啊?”

    戏笙想了想,没说话。

    一旁的孟榆歌接道:“真拿你们没办法,若真要去那就去篁城吧!”

    苏长悠皱皱眉头,摇头道:“嗯~那里太安静了!”弄得孟榆歌一阵尴尬,不再说话了。

    千尺碧海破曦月,亘古玉林隐乾坤。指的便是篁城,不少文人墨客心向神往于此。然而对苏长悠而言,它就只是一片竹林,再无其他。

    苏长悠这人特别爱凑热闹,一热闹起来,变啥啥都忘得一干二净。

    “不过……说起篁城……”苏长悠突然想到什么,“哦,对了!无间极乐!”

    众生所处之界,位于阴阳两极交汇之地,阴为地界(鬼界),阳为天界(神界)。然而此界却是神、鬼、人、魔、妖混杂之地,众生在天地铜炉中煎熬,犹如无间地狱一般,择之无间。传说西方极乐世界,众生平等,无悲无痛,无灾无难,择之极乐。

    合之——无间极乐。

    一旁,流萤正一手倚靠着车窗撑着头,像是在睡觉,听见有人说话也只是睁了睁眼,显得有几分慵散。

    他望了望苏长悠,用手指了指,道:“你……”

    苏长悠闻言望向他,有些不解:“我!我怎么了?”

    流萤不知何时又闭上了眼,只沉沉地道:“嘴角有屑……”

    苏长悠明了,只尴尬地笑了笑,正想着再多跟他说几句话,却发现他不知何时又睡过去了,便没多做叨扰。

    ——流萤……今日是怎么了?

    “道先生,道先生!”运行的马车中传来宋婶的惊呼。

    “乐(yue)儿她发烧了!”话音刚落,两辆马车便齐齐停在了路边。

    “……”苏长悠刚挑开车帘,还没来得及说话,宋婶便急道:“我……我也不知道啊!乐儿她头好烫!”

    车内,乐儿倒在宋婶腿上,紧皱着眉头,一张脸蛋通红。

    苏长悠努力让自己冷静,上车去检查。

    车外,宋婶等人等的焦急,只能围着车转来转去,见苏长悠出来,又纷纷拥上去:“先生,乐儿她怎么样了?”

    苏长悠也慌,揩了揩额上的汗水,道:“乐儿她上次的伤还未痊愈,如今这是旧伤复发了。”

    众人闻言皆松了口气,流萤却转身回了马车,不着痕迹的消失在众人视野中。

    “切,真是没用!”一旁的许从心满脸嘲讽,负手站在一边,这倒也罢,如今却还说风凉话。“不过是打次架,就伤得这么重,真是个拖油瓶!”

    苏长悠面露不悦之色,反正从记忆来看,这人给道无晴的印象不是很好,集势利、懦弱种种缺点于一身。苏长悠此刻着实想飙话骂人,但还是给生生忍住了,只是鄙夷地望着他。

    道云溪也狠狠地瞪着他。

    “你……”

    还未等孟榆歌骂完,戏笙却开口了:“当日我们都在苦战,而你呢?!一个人去躲起来,如今,竟然还有脸来笑话别人?!”

    戏笙一向温润,如今说出这番话来,那这人就定是令人厌恶至极的了。

    “废物。”马车中传来一阵闷响,“做人就要有人样。”

    ——骂得太棒了!苏长悠很满意,看来自己不用骂人了。

    “你、你们……”许从心受众人指责,心中虽不悦,却也要脸,便不再说什么了。

    气氛一度压抑着,宋婶的慌张却打破了这局面,她焦急地踱着脚,道:“怎么办啊?我们 ……我们没带药啊!”

    众人就此放过了许从心,因为乐儿比他重要得多。

    “啊!那怎么办?”一群人悬着心,有些不知所措,

    此时,流萤拎了一个包袱跃下马车,不紧不慢地打开,只道:“药在这儿。”

    苏长悠来不及思考哪儿来的药,便慌忙拿去喂乐儿。苏长悠站在车外,扭头道:“你这药……从哪儿来的?”

    流萤从地上站起,拍了拍裙摆上的灰尘,扬首看着他道:“出门时随手拿的。”

    闻言,苏长悠舒了口气,有些力竭:“幸好……”

    夜色已深,风刮过叶丛呼呼地响着,透过头顶稀疏的枝叶时能看见略显明亮的月色与星光。

    马车内,许从心与宋婶、戏笙和孟榆歌坐在一起,四人皆不语,戏笙与孟榆歌时不时瞪一眼许从心。许从心也自觉理亏,不做反应。

    另一马车内,小胖和云溪已经睡沉了,紧张了一下午,现在总算是能歇下了。

    而乐儿依旧横躺在车内,脸色稍微好了点。

    苏长悠坐在车边上,手里握着缰绳,他有意快点,却又生怕乐儿受颠簸,只稍微较先前快了点儿。

    他看了看与自己一同坐在车外的流萤,微微笑着,他实在没想到流萤竟肯能腾

    出位置让乐儿修养。

    流萤靠在车壁上,好像已经睡着了。

    苏长悠越看越觉得不对劲,伸手轻轻拍醒了流萤:“小萤儿!小萤儿!”

    流萤眯着眼,脸色有些发白,软声道:“怎么了。”

    “你没事吧?”

    他摇摇头道:“没事,就是有些头晕。”

    “晕车?”苏长悠忍俊不禁,“你晕车?!”他很努力地压低了声音,咯咯地笑着。

    流萤恼怒地看着他,没有说话。

    一行人兜兜转转几日,终于到达了目的地,苏长悠兴奋了一路,想着来到这儿该怎么放肆的玩,可如今却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然后呢?”一旁的流萤脸色苍白,弱弱的问道。

    “……”苏长悠冥思苦想好一阵子也没拿定主意,最终选了去通天寺,虽然他并不信佛。

    黑瓦红漆,金龙游走蜿蜒其上,光是外墙就如此壮观。寺门高大无比,题字其旁,右刻“一界无间五地众生”,左刻“一念通天普渡极乐”。

    众人抬首望去,门上的金匾上纂刻着“通天寺”。

    寺内出一个十七八岁的和尚来,合掌道:“各位施主,请随我来。”

    苏长悠扫了那一眼那和尚头上的墨发,挑了挑眉,道:“你们这儿的和尚都不需要剃度的吗?”

    领路的小僧扭头,莞尔,道:“非也,方丈说我尘缘未了,若我有一天真正抛弃尘缘,方可让我皈依佛门。”话罢,又领着众人向前。

    俗家子弟啊……苏长悠正想着,一旁的小胖发出了惊叹:“好、好……”

    “嗯?好什么好?”苏长悠抬头望去,屹立在眼前的是主寺,金殿辉煌,在阳光下闪烁着耀眼的金光,一派宏伟气象。

    嗯——有钱人!

    苏长悠回头望去,流萤正摇摇晃晃的走着,脸色惨白,眼瞅着马上就要倒下去了,赶忙上前几步扶住他:“没事吧?”

    苏长悠使劲摇了几下,流萤有些不耐烦,伸手拍掉他的手,皱眉道:“别晃了,没晕死都被你晃死了……”

    “哦。”

    长街喧闹,街边摊贩喧闹杂成一片,各色货物吸引着人的目光。

    “先生,我们到底要逛到何时?”

    苏长悠扭头忘了望,道:“嗯……不久,逛到……”

    远处的锣鼓声打断了苏长悠的话。

    不久,张灯结彩的迎亲队伍便闯进了众人的眼帘,红绸做底,金线做绣,马背上的新郎脸上洋溢着笑容,面容却有些苍白。

    珠帘晃动,哗啦啦地响着。

    苏长悠挑眉道:“这新郎……是人吗?”他从新郎身上未能感受到丝毫生气。

    “不是。”旁边的流萤低声道,“你看他的喜服。”

    苏长悠问声看去,那大红喜袍上绣着奇奇怪怪的花纹,蜿蜒至整件衣服,隐有灵力流动。

    锁魂咒——将已死之人的魂魄强行留于世上。

    可苏长悠并不惊奇,他摆手道:“正常~正常,这无间极乐本就不分种族,不分正邪,只分善恶,不奇怪不奇怪~”

    苏长悠再看时,队伍已经走过了,地上却有几滴红色粘稠物——血!再抬头看去,那新娘坐的花轿正在滴血!

    “等等!”苏长悠上前拦下了迎亲队伍,“新娘出事了!

    新郎脸上的笑容在逐渐凝固,一旁浓妆艳抹的媒婆推开了苏长悠:“你谁啊你?!在这胡说八道些什么?!真晦气!”一边骂着一边使劲擦着自己的手。

    苏长悠才懒得跟她争论,只道:“是不是你自己看看不就知道了吗?!”

    “切!”媒婆嫌弃地翻了个白眼,看上去更丑了,一摇一摆地想扭到花轿前去瞧瞧。

    呕~——苏长悠内心不停的作呕。

    “暮蝉!”早已到了花轿前的新郎掀开了帘子。笔趣阁读书免费小说阅读_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