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初到异界祸端生3

云隐银烟

    “戏笙,你带一部分人留守此地。其余人跟我走。”他吩咐完又不忘叮嘱:“出了事记得发信号。”

    “嗯。”

    苏长悠扭头回望,见流萤跟在身后,皱了皱眉,道:“小萤儿,你留在这儿,好吗?”他这是请求,也是要求。

    身后的流萤似是没听到他的话一般,沉默不语,袖中的手却不由得蜷紧几分。他抬眸望着苏长悠。

    “哎……”苏长悠扶额叹息,只得无奈道:“也罢,那你可跟好了。”

    此时此刻——学生他不服管啊!!!

    一行人出了客栈,说巧不巧地撞上了刚回来的客栈老板。老板正欲行礼,目光落在苏长悠身上时却愣住了,一双磨得失了生气的暗眸竟闪过一瞬的灵光。

    确切说来,他看到的——是道无晴。

    “先生可是要出去?”

    “嗯。”

    “先生可要小心。”

    “嗯。”

    “你知道山洞在哪儿?”

    苏长悠正对这客栈老板纳着闷儿,身后就传来这样一句话。听上去好似没有任何喜怒哀乐。苏长悠却愣了,他扭头道:

    “当然——不知道。”

    说完,便转身往回走。

    流萤虽是好心提醒,但眼前的这个人着实是教人无语,心底尽是声声叹息。

    一旁的孟榆歌也早已神不知鬼不觉地送了他一个白眼儿。

    两人心里担心着同一件事——真的能顺利解决吗?——如今看来,不大可能。

    苏长悠站在门口,高高地挥手,朝里面大喊:“各位兄弟,可否请你们给带个路啊?”

    苏长悠爱犯迷糊,因此也是个名副其实的路痴——既然如此,那就干脆拐个向导算了!

    “可以!”

    漆黑的山洞中伸手不见五指,只有苏长悠一行人施的几张照明符箓。行至洞底,却并无任何异相。阴森的幽冥藤散发着蓝色的幽光,缥缥缈缈地萦绕在穴中,墨绿的藤蔓蜿蜒在石壁上,浓得发黑。

    难道……错了吗?……

    “诶~奇怪了?”柴夫在一旁纳闷儿。

    “走吧。”苏长悠正欲离去,猛地发现身后少了流萤的身影,“!!!”

    “小萤儿!”再猛一回首,那小小的人儿竟在那边若无其事地拨弄着幽冥藤。

    见其无事,先前被惊出的一身冷汗也就烟消云散了。

    苏长悠强忍着一腔怒意,走上前去瞧他,硬是生生忍住了想要揍人的心:“干嘛呢你?!”

    ——你有事没事玩儿藤干嘛!!

    抬眼望去,却隐隐看见幽冥藤后面的石壁上有字,心下惊喜:“小萤儿你太厉害了!你怎么知道这儿有这个的!?”

    流萤站在一旁沉默不语。殊不知他只是觉得这幽冥藤有趣得紧,想拨下来玩儿玩儿罢了。闻言,更是沉默了。

    苏长悠正想着施张照明符箓一探究竟,却被一阵诡异至极的声音惊呆在原地。

    “你会来接我的,对吧?”洞穴中,软糯糯的童声飘飘荡荡,伴随着一阵清脆如银铃的笑声。

    “嗯。”笑声中,有人轻轻的应了声。

    “说好了哦!”又是一阵笑声,逐渐变得很弱、很轻。

    “有……有鬼啊!”笑声还未完全散去,惊吓过度的柴夫便一边尖厉地喊着,一边踉踉跄跄地朝洞外跑去。

    苏长悠有些发懵——简直是莫名其妙!

    众学生被吓傻了,话也不说,就那样一动不动地站着。孟榆歌更甚,竟开始在一旁瑟瑟发抖。

    倒是年龄最小的流萤,仍旧是那般面不改色——他见过比这恐怖千万倍的场面——血腥、残忍、令人发指……

    他伸手拉了拉苏长悠的袖摆。

    “……”迷迷糊糊一阵,苏长悠回了神。

    “先别慌,先把幽冥藤撤干净。”

    几个人就那样畏手畏脚地开始收拾,片刻,一个清晰的阵法展现在众人眼前。

    “!!!!”

    “是寒衣士的镜花水月!”久居意识的道无晴一语道破。

    “啥?镜花水月?”苏长悠这边就有点儿……

    “……”道无晴不想理他。

    苏长悠在脑海中翻江倒海好一阵才明白道无晴所言。

    镜花水月——镜中花、水中月,飘渺虚无、转瞬即逝,可望而不可及——是寒衣士所造之幻阵,名曰“镜花水月”。

    “哦~”苏长悠觉得自己开窍了,猛地一拍手道:“既然是幻象,那……”

    “虽是幻象,却不寻常,打不破。”

    “……”苏长悠就纳闷儿了,自己还什么都没说呢,他就……

    “你想法太单纯。”

    ——又来!你好歹等我想完!

    道无晴此话言外之意是苏长悠想法一根筋,看起来蠢兮兮的。

    呃……也对。

    不对!对什么对!!那只是看起来!!!

    损归损,但人道无晴实力就摆在那儿。

    “天道有恒,灵通万界,灵同万物。”

    “地下黄泉,灵胜碧落,灵生尘魂。”

    “破!”

    顷刻间,幻阵便像镜子般破碎纷飞。

    “成啦!”

    “……”苏长悠对这口诀略感不爽——你与其弄得这么麻烦,还不如直接给我弄个天灵灵地灵灵呢,还藏头!

    众人还未来得及高兴,便脚下一空,一行六七人纷纷往下坠去,不过好在有修为傍身。

    可流萤不同,他一无修为,二无功夫,只能任由身体下坠,脸上也只是有那么片刻的惊恐。

    见流萤无法自救,苏长悠一把拉过他揽在自己怀中,轻飘飘的衣摆向上纷扬,而后便轻轻地落在穴底的水面上,激起阵阵涟漪。

    脚底静静地淌着一溪清水,泛着无暇的蓝光。头顶的钟乳石滴答滴答地往下滴水,滴在石上——清脆,滴在水中——通透。每一处,都是寒意,凄神寒骨。

    愈往深处寒意愈甚。上游零星地漂来几朵冰莲,瓣瓣晶莹剔透,却是巨寒无比。

    洞穴尽头,盛开着一朵偌大的冰莲。雾气缭绕中,隐隐约约是锁着一个跟流萤差不多大的女孩儿。

    “谁!谁在那儿?!”

    雾气开始散去,锁在冰莲上的女孩儿抬起双眸,眼神倒像是给寒气所浸透。

    “你们又是谁?”

    苏长悠并没有回答,而是反问道:“你……为什么会在这儿?”

    “如你所见,锁在这儿的。”见他们不解,又道:“我自己锁的。”

    如此一来,众人更是不解了——“什么鬼?”怕不是有病!

    “现在的我,早已是厉鬼一只,一旦放开,会死人的。”她低着头,语气中有那么些许的无奈。

    苏长悠垂眸——原来……已经死了吗?

    流萤挑眉——原来……还真是鬼!

    女孩眼底闪过一丝杀意,身后升起无数冰锥,向众人刺去。

    !!!

    “……起阵!”苏长悠一声惊呼,身前便升起道道法阵。冰锥粉碎的同时起阵的众人也受到阵阵重击。

    “你究竟想要做什么?!”苏长悠怒吼,额头上隐隐青筋暴起。

    对面女孩的气势逐渐减弱:“你师尊,他在哪儿?”

    “师尊?他?哪个他?男的女的啊?”苏长悠被问得一脸懵。

    女孩儿怒气开始上涨,眉尖隐隐跳动,笑眼盈盈地咬牙道:“无晴师兄,你师尊就只有一个,你说呢?你怕不是脑子进水了?!”

    “嗯?师兄?”

    “哦~那你是我师妹喽?”苏长悠有点明白了,却也更糊涂了。

    “道无晴!你师尊是谁?你师妹又是谁?”苏长悠被这人际关系逼得恼火。

    谁料道无晴只冷冷地撂下一句:“如有不便,自行解决。”

    “……”苏长悠在记忆中摸索好半天,总算理清楚了。

    他试探道:“你……是楚月师妹?”

    冰莲上的女孩闻言,眉眼舒展开来,铃铃地笑道:“嗯嗯。师兄你可算想起来了。”

    “对了!师兄,你知道我爹他他在哪儿吗?”木楚月睁着一双水灵灵的眼睛正笑得灿烂,像花儿一样。

    “……”苏长悠欲言又止。

    “嗯?怎么了?”

    “师妹……师尊他……已经死了,在九年前。”苏长悠说着垂了眸,无意间握紧了垂在广袖中的手。

    冰莲上的女孩儿依旧笑着:“师兄~你骗我呢吧?”

    苏长悠喉间有些发涩——他明白的,那种失去的滋味……可是,他真的不想骗她。

    “真的……是真的……在九年前,就已经……”他是真的再难启口。

    木楚月有些信了,她摇头道:“不会的,不会的!怎么……可能呢?”

    “师妹……”

    “别过来,你别过来!”她开始抓狂,身上的冰链被摇得哐当响,“骗子!都是骗子!明明说好来接我的!”她忽地蹲了下去,“明明……说好的啊……”

    那团小小的身影开始颤抖——她在抽泣。

    “师妹……”

    ——明明那么强悍的一个人,又为何——会如此脆弱?

    木楚月浑浑噩噩地抬起头,眼眶泛红,看上去多了几分凶神恶煞,她冷声道:“你们走吧。”

    “不要。师尊带不走你,那就由我来带。”

    “哼。”木楚月冷哼一声,其嘲讽之意不言而喻。

    “你以为你是谁?”

    苏长悠脱口道:“你师兄。”

    “那又如何?”

    “……”

    “走!”

    “不……”

    “流萤!流萤!你怎么了?!”

    苏长悠正想继续犟下去,身后的流萤倒是先倒下去了。

    “先生,先生!流萤他……”

    “小萤儿!”苏长悠赶忙上前去。

    此刻的流萤肤如白雪,不见血色。手指紧握着,浑身微微颤抖。眉头紧锁,面上尽是冷汗。手臂上是刚刚被冰锥划伤的伤痕——应是被寒气所袭。

    如今两难。

    苏长悠看了看怀中面色苍白的流萤,又斜眼瞥了瞥木楚月。

    到底该怎么办?!笔趣阁读书免费小说阅读_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