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初到异界祸端生1

云隐银烟

    “古枫树,你说,我等了多久了?”

    古枫树晃了晃巨大的躯干,落下几片叶子来。

    “行了,别晃了,”黑衣男子摸了摸它的枝丫,“真是生怕你哪天把自己弄折了。”

    ——看尽了人世繁华,守着心中所念,哪里还会怕孤独。

    “古枫树,要是哪天他来了,你可一定要提醒我!要是……哪天我不能再等了,你也一定要替我等着,看看他高不高兴……”

    古枫树又晃了晃身子,掉的叶子更多了。

    “不过你放心,我一定不会走的。”

    ……

    夜色朦胧,雨过天湿,苏长悠一行人小心翼翼地在山中采药,不远处崖上的火光吸引了他们——一群身着黑斗篷的黑衣男子正在驱赶着一群孩子。众人很自觉的匿在了黑暗中,苏长悠也往旁边挪了几步,站在了树下。他不禁暗自吐槽:黑漆漆的还点火,也太明目张胆了吧。

    “先生你……”

    “嘘!有什么话待会儿说!”

    戏笙有些郁闷,暗道:“先生你穿一身白,站哪儿不好,偏偏站在树前!树后也好啊。”

    说巧不巧,山崖上一个女孩望向这边,目光锁定了苏长悠。

    苏长悠低头看了看自己,又望了望四周——好吧,站错位置了。他倒是一副风轻云淡的样,可一边的众学生心却提到了嗓子眼,几双眼睛死死地盯着那女孩。

    女孩并未惊呼,嘴巴一张一合,应是在说着什么。片刻,众人才明白她这是在——求救!长悠一行人没有妄动,只是凝神望着女孩。

    女孩皱眉笑了笑,向前跑去。

    “小兔崽子,干什么?!想找死吗!”随行的黑衣男子厉声呵斥。可女孩并未就比此停下,直至冲到队伍前列将一个男孩儿推了下来。

    男孩儿见此,面上尽是惊异之色,想伸手抓住她,可是——抓不住了……

    “拜托了……”女孩眼中隐有泪光闪烁。明明都已经求救了,却不是为了自己。明明,只是个孩子。

    苏长悠大骇,但无一刻迟疑。一袭白衣飞身而出,接住了男孩,众学生也纷纷露面。崖上黑衣男子纵身而跃,与长悠一行人打作一团,山崖下,黑暗中,闪烁着刀光剑影。

    苏长悠握着剑,在脑子里回想着今天的一幕幕……

    他本想趁着漫天红枫执伞而行,不过是在古枫树下小坐一会便天降横祸。

    在他起身时,风猛然开始肆虐,枫叶霎时纷纷扬扬,席卷了整个视野,只能恍惚间见得几许光线。

    苏长悠转身,仰面而视,一只晶蓝的蝴蝶在风中颤颤巍巍,在似火红枫中极其显眼,几分神秘,又几分惹人怜爱。少年人抬起手,欲要托住它。还未触到,那蝶周边隐有蓝光流动,竟在空中化作一个男子——长发飘逸,黑衣如幕。但还未等少年看清脸,那男子便迎面而下搂住了他的脖子,哽咽道:

    “多久了,终于……等到你了……长悠。”

    眼前之人让苏长悠不明所以,但自己眼角默然流下的的泪水却让他有些不知所措。

    手中的伞落了地,雨落在了雪白的衬衫上……

    再度回神,便是茫茫白色,漫无边际。而在这看不到尽头的白色中,却立着一棵苍天古枫,时不时悠悠落下几叶红枫。

    悠悠玉箫声声入耳,陌生却又熟悉。苏长悠抬头望去,挂满红叶的枝头只有一袭黑影。

    他不自觉地往后退去,歪着头看那人的背影:“你是谁?!这是哪?!”

    那人收了玉箫,回望。眉尖微长,眉峰微扬,眼角轻挑,不言而喻的一股凌厉之气,却又无端透着一抹神伤。他皱着眉头,似有不解。凝视片刻,轻跃下树,径直朝苏长悠走来。

    眼看着两个人就要撞在一起,苏长悠下意识地后退一步,而下一刻,那人却似没有阻碍般穿过了他。

    “……!”苏长悠愣了——这是怎么回事,他没有看见自己!而且,他刚刚……自己……

    回眸时,眼前的景象却又变了。

    一条挂满红灯笼的古街——那人戴着黑斗笠,在街上踱步。街边小贩不住吆喝着,人来人往,他却与这一切格格不入。

    看着那人形单影只的模样,苏长悠心中不禁一阵酸楚。

    “公子,给心上人买点礼物吧,她一定会高兴的!”

    那人驻足,苏长悠也向前走去,站在他身旁,看他低头沉默不语,途中不知凭空穿过了多少人。

    那人低声道:“要是他能收到就好了……”

    他说得很小声,但苏长悠听见了——收不到?为什么?

    说罢,他在小摊上挑选好一阵子,最终选了一根雕着枫叶的白玉簪,小心翼翼地收进袖中,生怕弄丢了。

    之后,苏长悠带着满心疑惑,看着他在昏暗的小屋中做糯米团子,盯着玉簪发呆……转瞬间便过了春秋数载,而在苏长悠看来亦不过弹指间。

    渐渐的,一切都在苏长悠不经意间烟消云散了,他甚至来不及挽留,他也没必要去挽留。

    他——究竟是谁?

    世界重新变得苍白一片。

    苍白中,多了一点绿,逐渐在视野中扩大。柳树下一人独弈,身着一袭蓝衫。

    “请问……这是哪儿?”苏长悠一面问着一面打量着此人——披散着一头长发,皮肤比常人干净白皙几分。

    “我的意识。”树下男子连眸也不抬,语气淡若冷霜。

    “你的意识?”苏长悠皱眉,心道:“意识?什么鬼?什么情况?”

    “不知,但看你衣着奇怪,又贸然闯进来,应该不是这儿的人。”

    苏长悠低头看了看——还真是。思索片刻,点头道:“你说得在理。”

    平行时空吗?苏长悠稀里糊涂一通乱想,像是想到什么:“这附近可有一棵古枫?”

    “并无,但指不定日后会有。”男子抬眸望着苏长悠,眼神偏冷。“既来之,则安之。日后你便宿在这体内,而我也可在此求一隅安宁。记忆你可随意查看,如有不便,自行解决。”

    “……”

    原来平行的只是空间,而时间却错乱着。苏长悠扶额哀叹:“为什么会穿过来啊?!”

    “先生,该上山采药了。”

    意识中又只剩下他一人,只见柔风轻吹,青叶漫舞。

    苏长悠皱眉,揉了揉眉心,“便来。”他拣了件纯白的衣服,折腾半天,总算穿好了,他不禁感叹道:“这衣服果然比现装难穿多了。”

    他站起身来,莫名脑门发热,伸出手在空中一阵乱戳——他以为会像小说中那样弹出个智障的系统来,但他戳到的始终只有空气,他顿觉尴尬,收回了手。

    苏长悠拿了伞便要走,从记忆中看,这伞可以化剑来着。

    他觉得伞柄处隐隐划刮手,拿起看时,只见伞柄上浅浅地刻着两个字——无情。

    苏长悠不解为何唤此名,却也懒得深思。

    伞柄末的剑穗轻轻晃动着……

    ……

    而现在苏长悠正用从来不知道的招式,与以前从来没有见过的人在打得你死我活。他将伞化剑,却不伤人,几次出剑皆不是冲着要害。

    他咬了咬牙,握剑横扫,一时手软,剑尖刺向一人要害。

    苏长悠本不想杀人,但此时调转剑身,无疑是自取灭亡。他心性作祟,竟索性手一松,剑一扔。长剑化伞,自己也一连往后退了好几步,退到一个自认为安全的地方。

    为首的黑衣人趁长悠不备,剑尖向着长悠护着的男孩刺去。

    苏长悠先前一面与之缠斗一面护人,早已没了耐心,如今又见那人使阴招,竟起了丝丝怒意。

    剑尖已经到了男孩脖颈处,紧接着男孩一声痛苦的喊叫,剑尖被挡在一个金色的法阵前,继而折断、粉碎。男孩升腾而上,挡在他面前的是原本系在腰间的银铃,此刻正铃铃的响着。男孩额间仿佛有一个金印若隐若现,教人未看真切便消失了。

    众人在这一瞬间都呆住了,长悠也一时懵了圈,但见男孩落下,又赶紧上去接人。

    众黑衣男子见此欲再次出手,长悠一行人却趁着空隙溜得没了影,剩下一众黑衣人在原地恼怒、谩骂。

    骂声杂成一片,突然有人喊道:“什么东西?!好痒啊!”之后,抱怨的人愈来愈多,抱怨声也更盛。

    苏长悠心中一阵鄙夷——没用。

    一旁的道云溪撞了撞他的胳膊,小声问道:“哥,你干的?”

    苏长悠极其自然地点了点头。道云溪笑道:“虽然不像你,但——干得太棒了,哥!”

    苏长悠内心有了转瞬即逝的小得意。

    “终于到家了。”众学生哀嚎,嘴里还喘着粗气。

    “你们先去修顿吧,今日的课程先作推后,剩下的,我一个人处理。”

    天色渐晓,但苏长悠还是点了烛,屋子里明晃晃的一片。长悠给男孩喂了药,在床边候了一阵,见男孩没有醒,就进了意识去。

    “刚才的那些是什么人?”长悠问道。

    “不是好人。”

    “……”

    “我也不知道,但他们行踪诡异,定有所蹊跷。”

    苏长悠也如此认为,正如刚刚道无晴说的他们不是好人。“那你认为此事该如何处理?”

    “人,你已经救了。麻烦终归是麻烦,躲不过,倒不如坦然,随遇而安罢。”

    苏长悠暗自叹息:刚来这个世界,连浑头都没摸着,便拣了麻烦,这运气也真不是一般的好。

    “哎……”他摇了摇头,又长长地叹了口气。也对,你愁也是愁,不愁也还是不愁,那还不如不愁,我自安然。

    ……………………

    “阁下,移送的队伍……出了差错,一个孩子……被人救走了。”堂下半跪着的人颤抖着声音。

    屏风后的人摆弄着手中的一株花,映在屏风上的影子随着烛光微微晃动着。……闻言,倒并无恼怒之意,“呵,是吗?”一声轻笑,尽是嘲讽、冷厉、不屑。

    起身时刻,手中的花也化为灰烬……

    ………………

    堂上,长悠来回踱步着,白衣微摇,青丝漫舞,倒真有些为人师表的模样。堂下,是一群十五六岁的的学生,其中不安分的不安分着。

    “小胖,好吃吗?”苏长悠笑问,语中带刺,悠悠地合了手中书本。

    小胖背后发凉,极其自觉地放下了糕点。

    “榆歌,你是有多讨厌听课啊?有天赋不错,可不努力就错了。”苏长悠摇头叹息——心累。

    堂下少年人斜眼瞥了瞥堂上之人,“反正也没关系。”一副不甚在意的样子,“反正不管怎样,也活不过三十,不是吗?”原本漫不经心的少年此刻面上尽是冷漠。

    苏长悠愣了,倚在一边半晌没有说话——是啊,怎么给忘了呢?他不禁低低地垂下眼帘,纤细的睫毛半遮着一双明眸。

    天是寂静的蓝,云是转瞬即逝的白。苏长悠仰面望着天,也不知在想什么,只一句便打破这局面。

    “这样如何,我拿命跟你们赌这一场。”还真是突如其来。

    堂下众人先是惊讶,随后便是不解。“命?赌?”依旧是孟榆歌。

    又是一声长叹,听起来有些无奈,“我与你们作约,在你们丧命之前,我会找破解之法……”

    “解?若真是能解,又何必等到现在?”孟榆歌早就放弃了,他不服输,可他认命了,自七年前起……但他依旧开心,他不想便不忧。

    “……”苏长悠又道:“但若是寻不到,我与你们同归。”有些冷静了。

    “不可!”堂下却沸腾了。笔趣阁读书免费小说阅读_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