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 好消息

莫麻公子

    鹰钩鼻男子的身形从十丈之外出现,方一现身,此人看着不远处依然保持着一掌拍出的落魄女子,神色惊怒无比。

    “宗主!”

    药王三人闪身来到了此人身侧,看向了那落魄女子,眼中敌意异常明显。

    不止如此,这一刻从不公山的下方,还有另外几个人影冲天而起,向着鹰钩鼻男子等人所在掠来,这些都是不公山的几位殿主跟长老。

    “让她去吧!”

    可这时的鹰钩鼻男子,却说出了一句让众人一惊的话来,没想到他竟然服软了。

    而没有人比这些殿主跟长老,更了解眼前这位不公山的宗主了。此人有着屠万人的名号,可谓实力高深,且心狠手辣,一生更是不知道杀了多少人,是一个少有人敢招惹的存在。可以说正是因为有着他的存在,不公山才能跟另外两大宗门平起平坐。

    但是在面对眼前这落魄女子,鹰钩鼻男子居然选择服软,足以看出此女的恐怖之处。

    在众人的注视之下,那落魄女子慢慢收回了手掌,乱发下的眼眸瞥了鹰钩鼻男子一眼。

    “我的儿啊……”

    热后此女拖着身子,在暴雨中向着下方不公山掠去,消失在了众人的视线中。

    就在众人对此女的举动感到不明所以时,落魄女子已经来到了一座三层阁楼上空。

    在这座阁楼内,有数十个童子,这些人是这一次不公山在外寻找到的仙苗。

    如今的他们,自然也听到了之前此女的凄惨啼哭,还有刚才此女一掌拍碎一座山峰时的巨响。这些童子尚未踏入修行,哪里见过这种阵仗,因此各个面色惨白,身躯颤抖着。

    “臭小子,你是要跟娘玩捉迷藏吗,那你就要藏好了,娘来咯……”

    半空的落魄女子,此刻看着脚下的阁楼,眼中露出了一抹狡黠之色。

    话音刚落,此女身形消失,眨眼就出现在了阁楼某个房间中一个男童的面前,并近在咫尺的盯着这个不过七八岁的童子。

    看到突然出现在面前,这模样恐怖的女子,这个唇红齿白的男童哇哇大哭,就连裤子都湿了。

    “不是你!”

    落魄女子摇了摇头,接着身形消失,转而出现在了隔壁房间中另外一个女童面前。

    面对此女,这些普通孩子哪里受得住惊吓,各个嚎啕大哭了出来。而这一哭一呼百应,转瞬阁楼中就全是这些童子哭声。

    “不是你!”

    又听落魄女子此女道。

    接下来,此女将阁楼中的每一个童子,全部都给检查了一番,但始终没有她要找的人。

    站在半空的鹰钩鼻男子等人,面色极为难看,但为首的此人始终没有动。

    “我的儿啊……”

    一番寻找无果,落魄女子凄厉声音回荡在不公山。

    接下来,此女的身形就出现在了不公山的各个角落,有时会鬼魅般站在一些不公山弟子的面前,将这些不公山弟子给吓得心惊胆战。

    这一刻的北河,依然贴耳在房门前倾听着外界的一举一动。

    尤其是刚才那一声震耳欲聋的巨响,还有宛如地震一般的剧烈晃动,让他心惊肉跳的同时,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

    “我的儿啊……”

    突然间那女子凄凉的声音,响彻在门外。这一次北河听得尤为清晰,甚至能判断出来声音的主人,就在院落中。

    “轰!”

    下一刻,就是一声房门被轰开的声音,而后是一个少女的惊叫。

    北河听出,惊叫之人是四合院中叫做梁晶的药王殿弟子,看样子声音的主人已经踏入了此女的房间。

    “轰!”

    片刻间第二扇房门被轰开,又是一道少女的尖叫,他再次判断出此女是刘茹。

    “轰!”

    第三扇房门被轰开的声音响起。

    “啊!救命啊!”

    许由安杀猪般的惨叫,在北河隔壁传来。

    听闻此声,北河脸色大变,这一刻他手持铁棍,想也不想的向后退去,做出了一副防备的架势。

    下一刻,应该就轮到他所在的房间了。

    “咔嚓!”

    一道闪电照亮了夜空。

    而借着这一道闪电,北河看到了房门之外,有一个披头散发的佝偻身影。

    “轰!”

    下一刻,他所在的房门就轰然打开。

    北河只觉得一阵狂风席卷而过,而后就是诸多的雨水打在了他的身上。

    并且这时,在他面前多出了一个人。

    这是一个浑身被雨水湿透,脸颊被乱发遮掩的女子,就站在他近在咫尺的地方。

    北河透过一缕乱发,看到了此女一只冰冷的眼眸。而在跟此女对视的刹那,他的心跳似乎都停止了。

    “不是你!”

    就在他感到口干舌燥之际,只听眼前的女子开口道。

    接着此女身形从他面前消失,仿佛从未出现。

    “轰隆!”

    一声闷雷响起。

    这时的北河,终于能够大口喘息。他的心跳不受控制的跳动着,心中有一种劫后余生的后怕。

    “我的儿啊……你在哪儿啊……”

    那女子凄惨的声音,这时响彻在夜空中,并且声音越来越远,直到被雷雨声给淹没。

    再看这一刻的不公山,半空以鹰钩鼻男子为首,矗立着十余个人影,全都面向之前那女子消失的地方,各个神色阴沉如水。

    “众弟子听令,来犯之人已退,好生休息……”

    下一息,一道硬朗的声音,就回荡在不公山上空,响彻在每一个人的耳畔。

    ……

    第二日的不公山,可以被一场风暴给席卷。

    无数的弟子,都在谈论着关于昨夜发生的事情。一个面容狰狞的疯婆子,大闹不公山,到处寻找她的儿子,最终悻悻而归。

    诸多的不公山长老出手,跟此女大战了数百回合,就连天阵殿的一座山头,都被轰塌了。

    还有不少刚刚进入不公山的仙苗,受到了极度的惊吓,正在得到长老们的救治,希望不会在心理产生什么阴影。

    在七品堂吃着早饭的北河,这时听到周围的同门,口若悬河的谈论着。甚至有人不时还手脚并用,绘声绘色的描述。

    “那疯婆子当时就出现在我的眼前,着实把我给吓了一跳。”

    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不远处,许由安正对着将他围成一团的几个药王殿弟子描述着。平日里本就话多的此人,这一刻讲起来更是滔滔不绝。

    “诸位师兄弟那是不知道啊,关键时刻,我闪身就跟那疯婆子拉开了距离,面向此人更是处变不惊的质问道‘阁下是谁,焉敢闯我不公山……’”

    听到许由安的吹嘘,北河无语的摇了摇头,这时也吃饱喝足了,站起身来就离开了膳房,今天是他做任务的日子。而这一年来,他从未有过迟到的表现。

    后殿的膳房跟七品堂之间,有一条楼台小径,可以看到两旁绵延的群山。

    在北河途径此地的时候,他就看到了在十余里之外的跌宕山脉中,有一片刚刚被大雨洗刷过的黄色大地。

    那里原本是一座数百丈高的矮山,只是如今矮山已经不复存在,被夷为了平地,露出了翻新的泥土。

    若是仔细的话,还能隐隐看到了一只巨大的巴掌印,覆盖在那一片平地上。似乎这座山头之所以崩塌,便是由这只巨大巴掌印造成的。

    看到这一幕的北河,心脏不受控制的砰砰跳动。到底需要何等实力,才能一巴掌将一座山峰给拍平。

    而看到这一幕的他,心中一股热血犹如被点燃,那是对于强大的实力的一种向往。

    足足注视了被夷为平地的山头良久,他才走进七品堂,在周香香那里领取了天时壶跟清丹液之后,他便踏入了一间炼丹室,静等内门的某位师兄师姐的到来。

    而一味疯婆子大闹不公山的事情,足足用了一年的时间,才逐渐平息下去。在此期间,这件事始终为诸多不公山弟子津津乐道。

    又在不公山待了一年的北河,算起来已经在来到此地两年半了。

    这两年半的时间,对于北河来说就像是弹指一瞬。

    他的修为没有丝毫的增长,依然是凝气期一重都不到。不过他的容貌,倒是发生了些许改变。比起最初的青涩而言,已经多了一些成熟,成为了一个二十出头的小伙子。

    至于他气境武者的境界,因为这两年来他每日都会花费大量的时间来修炼,不但是各种武技,就连他的铁砂掌也没有落下,加上在不公山的伙食有着灵气的原因,所以体内的真气又茁壮了一丝。

    只是距离他能够将这一缕真气覆盖全身,成为虚境武者,还差的很远。不过北河相信,他突破到虚境,是十拿九稳的事情,甚至有望能够在二十年内就突破,成为一位四十岁的虚境武者。

    而经过了两年时间的打探,那位水性杨花的杨师姐,终于给北河带来了一个他朝思暮想的好消息。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