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9章 神境之斗

莫麻公子

    “你是谁?”

    吕平生这时看向北河道。

    闻言北河没有回答,反而脸上挂着一抹淡淡的笑意。这让吕平生眼中的寒光,越发明显了。

    “老家伙,再给你一个机会,说吧,你到底是谁。”

    北河面露怪异,吕平生虽然跟吕侯长得一模一样,但是二者性格却截然不同。

    吕侯冷漠无情,而眼前的吕平生,言语当中时刻流露出了一种倨傲跟嚣张。

    不止如此,这时他还察觉到吕平生说话时,体内有一股微弱的波动弥漫,这时他常年修炼对真气的一种感应,不用说也是对方在运转体内的真气了。

    于是北河微微一笑,“也好,就让老夫看看你这个神境武者,有什么独到之处。”

    北河话音刚落,吕平生脸色大变。这一刻的他,看向北河时已经露出了森然的杀机。

    他是神境武者的事情,没有任何人知道。思量间他就猜测,应该是他斩杀的那几个修士,某一位身后的人找上门来了。

    看来这些修士的神通果然诡异无比,他自认为每一次都处理得极为干净,但是从眼下来看,他还是露出了马脚。

    一念及此,吕平生对着北河突然一拳轰了过去。

    “呼啦!”

    一只由真气凝聚的拳印,向着北河的面门呼啸而至。

    北河眼中精光爆射,真气外放,这的确是神境武者的表现。

    眼看那只真气凝聚的拳印在他眼中越放越大,北河轻飘飘的抬起了干枯的手掌,拍了过去。

    “砰!”

    随着一声轻响,那只真气凝聚的拳印,在他一拍之下支离破碎。

    看到这一幕,吕平生似乎早有所料。这时他身形一动,身形拉出了一道模糊的影子,向着北河欺身而进。

    北河嘿嘿一笑,不闪不躲的站在原地,任由对方靠近。

    他也很想试试看,同为神境武者,他跟这吕平生之间,到底孰强孰弱。

    靠近的刹那,吕平生身躯单脚点地原地一转,一记扫腿扫向了北河的头颅。

    北河身躯向后一仰,此人的一记扫腿就从前眼前呼啸而过,但却一击落空。

    眼看北河如此轻描淡写的就避开了这一击,吕平生诧异之余咧嘴一笑。

    他可是一位武者,只要让他近身,即便北河是凝气期高阶修士,也会遇到大麻烦的。

    一击落空之后,他旋转的身躯并未停下,他的单脚点地的身躯宛如陀螺一般再次旋转了一圈,又是一记鞭腿,以更快的速度又快又狠抽向北河的面门。

    这一次,北河终于向后退了一步,轻易避开了这一击。

    可是接下来就看到吕平生身躯不断旋转,一记记鞭腿在每一次转圈之下,全都扫向北河的面门。

    北河脚步不断向后退去,并且终于有些动容了。能够将武技运用到这种地步,当真是让人惊叹。

    这时从远处看,吕平生化身的陀螺,压制着他不断往后退。

    不过即便如此,北河也神态轻松,甚至还保持着双手倒背的姿势。

    某一刻,不断后退的北河足下一顿,同时伸出了身后的双手。

    “啪”的一声,他一只手一把抓在了吕平生的脚踝上,另外一只手则抓在了他的小腿位置。

    不过北河可以感受到,吕平生的身躯表面,激发了一层真气护体,他就像抓在了铁柱上一样,坚硬无比。

    不等吕平生反应过来,他猛然一轮。

    霎时就看到吕平生的身形,被他枯瘦的身躯直接抡动了起来。

    “轰隆!”

    随着一声巨响,吕平生的身躯,被他砸在了一侧的岩石上。

    坚硬的岩石在吕平生一砸之下,摧枯拉朽一般化作了石渣,并且原处被砸出了一个深深的大洞。

    “嘭!”

    岩壁上的大洞炸开,吕平生从中一掠而出,这时的他只是头发略显得凌乱,不过除此之外并无大碍。

    北河点了点头,神境武者激发的护体真气,不是那么容易被摧毁的。

    吕平生靠近之后,这一次他双拳紧握,左右轮动向着北河轰去。

    就见一只只真气凝聚的拳印,从他的双拳上激发,化作了一道道白光,奇快无比地轰向了北河的身躯。

    北河向后退去的同时,左摇右晃的闪躲着,他枯瘦的身形看似有迹可循,但却如鬼魅一般飘忽不定,每一次都能恰到好处的将吕平生激发的拳印给避开,没有多用一分力气,也没有少用一分力气。

    这些年他虽然不常与人斗法,但是他对于真气还有法力的掌控,以及达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

    当北河避开了吕平生的攻击后,一只只白色拳印就轰在了两旁的岩壁上,发出了阵阵炸裂的声响。每一道拳印都将岩壁轰得炸开,留下一个尺许大小的洞。

    北河且战且退,看似落在下风,但是吕平生却知道,面前这个老者实力极为恐怖,因为对方每每总能刚刚好的将每一击给避开,这种对于身体的掌控,简直让人难以想象。

    看来北河应该是修士中的炼体士,这种人他还是第一次碰到。

    一念及此,他眼中露出了一抹兴奋之色来。一声低喝之下,吕平生体内真气毫无保留的鼓动,疯狂向着北河压迫而去。

    看到这一幕北河摇了摇头,虽然同为神境武者,但是吕平生跟他一样,攻击手段太过于单一了,这就是空有境界,但却没有古武功法的悲哀。

    另外,通过跟吕平生的交手,他发现对方体内的真气没有他浑厚,应该是刚刚突破到神境不久。

    于是他脚步一顿,再次伸出了倒背在身后的双手,五指虚张,对着一道道白色拳印拍了过去。

    在砰砰的爆响中,一只只向着他轰来的拳印被全部拍散。

    而当所有的拳印爆开后,二人已经相互近身,站在了近在咫尺的地方。

    只见吕平生双拳抡动,罩向了北河全身,而北河则双掌呼啸迎了上去。二人拳掌交击,一道道撞击声响彻的同时,在原地还掀起了一股狂风。

    只是这般交击仅仅持续了片刻,吕平生的身躯就轻颤了起来。

    “咚!”

    只见他脚步向后退了半步。

    而这一退似乎就无法收拾,吕平生感受到了巨大的压力,他的脚步一步步向后踏去,每一步落下都会在地面留下一个三寸深的脚印。

    不止如此,随着北河的压迫而来,吕平生承受的压力越来越大,感觉北河的每一掌都宛如泰山一般沉重。

    只见他向后退得越来越快,每一步跨出的步子也越来越大。

    “咚!”

    某一刻,吕平生后背猛然撞在了岩壁上,至此他退无可退。

    下一息,就听“嘭”的一声,北河一掌拍在了他的胸膛上。

    在这一掌之下,吕平生胸膛陡然向后一凹,隔山打牛之下,在他后背贴靠的岩石炸裂,同时还龟裂了一条条裂纹,蔓延了数尺长度。

    “唔!”

    吕平生一声闷哼,身躯表现覆盖的罡气闪烁了一下。

    趁此机会,北河拍在他胸膛的五指,呈现鹰爪的姿势一抓。

    铁砂掌一抓之下,但听“波”的一声,覆盖着吕平生身躯表面的真气立刻破裂,至此吕平生终于被破了罩门。

    北河微微一笑,他突破到神境已经有二十年的时间了,而吕平生不过刚刚突破。他体内的真气比起对方,可要浑厚几分,加上他在武道上修炼的时间,也比吕平生长,所以他即便是单单依靠武者的身份,要挫败对方,也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

    另外,他的托天神功还到了第二重,肉身更是强悍无比,这吕平生更加不会是他的对手了。

    他还没有实战修士的实力呢,不然对方可能根本没有招架之力。

    而就在他准备收手而立之际,吕平生突然诡异一笑。

    只见他陡然张口,“咻”的一声,一道纤细的银光向着北河眉心爆射了过来,。

    在吕平生看来,如此近的距离,北河甚至来不及激发护体罡气。而且最主要的是,此物对于修士激发的罡气,有着一定的穿透效果,可以让修士防不胜防。

    “叮!”

    然而下一息,就听一声轻响。

    当那道银光刺在北河的眉心,被他皮肤表面的护体真气给挡了下来。仔细一看,那道银光是一根纤细的银针,一击之后就掉落而下。

    看到这一幕后,吕平生脸上震动的无以复加,因为他刚才看到了北河眉心的皮肤之上,有着一抹白光一闪,这时他才终于判断出来,那是真气。

    没想到跟他斗了这么久的北河,并非是修士中的炼体士,而是武者。

    “你……”吕平生吃惊无比的看着北河,“你也是神境武者。”

    北河对于吕平生刚才的银针一击,微微有些恼怒,看来他有些小觑对方了,不过好在那银针并非什么厉害的暗器。

    “不错。”只见他点了点头。

    得到他的回答,吕平惊骇更甚。并且这时他的身躯突然就像软蛇一样,从北河手底下溜了出去。接着足下一跺腾空而起,向着头顶那条缝隙掠去。

    只是他刚刚腾空数丈距离,在他脚下一抹金光浮现,而后光芒大涨,下一息他就感觉身躯一紧。竟然是一张金色大网,将他给死死罩住,并往下一拽,吕平生的身形当即不受控制的向下坠去。

    不过他也是机敏之辈,再次激发了一层罡气护体,金金网虽然将他给罩住,却勒在了护体真气上,无法对他产生实质性的伤害。

    “咚!”

    紧接着,吕平生的双脚就踏在了地上,使得地面都微微震动了一下。

    这时的他没有坐以待毙,体内真气鼓动之下身躯狂颤起来,一时间竟然有着将罩住他的金金网给挣脱的架势。

    不远处的北河大袖一拂,一道黄光顿时激射而出,一闪即逝悬停在了吕平生眉心一寸之外。

    仅此一瞬,吕平生浑身汗毛竖起,有一种面对死亡的危机。

    他动作一顿,抬头就看到悬停在他眉心一寸之外的,是一柄黄色的飞剑。若是他敢乱动的话,这柄飞剑就会顷刻间洞穿他的眉心。

    吕平生看着不远处双手倒背的那位老者,心中极为震动。北河不但是神境武者,还是一位高阶修士。

    就在他以为这一次或许栽了之际,不远处的北河伸手一招,悬停在吕平生眉心的黄色飞剑倒射而回,没入了他的袖口。

    接着罩住他的金金网也一松,化作一团金光后被北河隔空摄了回去。

    “嗯?”

    感受到身躯一轻后,吕平生诧异的看着北河,不知道对方为何抓住他,似乎又不打算杀了他。

    在他的疑惑中,不远处的北河微微一笑,“当真不认识老夫了吗。”

    吕平生对此越发不解,于是上下将北河打量,最终看着他遍布皱纹的脸颊,陷入了深深的回忆。

    直到好片刻之后,吕平生才想起了什么,看向北河震惊道:“你……你是北河师兄?”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