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7章 宫殿十六层(求订阅)

莫麻公子

    北河背对着众人,向着第十三座大殿行去,最终踏入了其中。

    看到他的背影,其身后的四人脸色各不相同。

    法袍人看不出喜怒哀乐,张九娘露出了若有所思之色。那白裙少妇则银牙紧咬,眼中满是怒火。至于白发老翁,此人因为痛苦脸色有些扭曲,看着北河的背影,他目光中有着一抹隐匿极深的杀机。

    踏入第十三座大殿的北河,只觉得此地压力一涨。但是如今他实力大涨,比起他之前踏入此地,可谓轻松至极。

    接着他就龙行虎步的向前走去,踏入了第十四座大殿。

    之前的他在此地可谓行动困难,但是眼下他却步伐轻松,毫无压力的样子。

    在他身后的众人,因为大殿中充斥着一种黑气的原因,这一刻已经看不到他的身影了,一时间众人的心思顿时活络了起来。尤其是法袍人跟张九娘,两人心中念头飞快转动着,二人可不想受制于人。

    与此同时,北河已经一步跨入了第十五座大殿。

    之前走到此地,就已经是他的极限。

    而眼下,他体内那一簇真气不断游走,他虽然承受着压力,但是行动起来依然跟常人无异,要是这一幕让那法袍人看到,必然会吃惊无比。因为即便是元婴期修士踏入此地,也会因为巨大的压力而寸步难行。

    北河心中大喜,在第十五座大殿中他都如此轻松,踏入第十六座大殿必然是十拿九稳的事情。甚至他还期待着,或许他能够踏入第十七座大殿。

    不过他并未着急,而是目光在此地好好搜索起来。

    之前他踏入此地,因为忌惮法袍人,所以拿了典籍就立刻走人,眼下他终于有机会好好观摩一下了。

    只见此地装饰虽然不算华丽,但是却古色古香。除了墙壁上的字画之外,还有一扇屏风,其上花着一只七彩孔雀,口中喷出一股红色火焰。

    他的目光落在那些字画上,画卷还好,内容一目了然,但是字幅他却是一个都不认识。

    北河虽然取到了两本古武修士的典籍,但是他最大的困难,就是不认识古武修士的文字。这样的话,即便典籍在手,他也无法参悟其上的东西。

    他的目光在此地仔细搜索,不放过每一寸角落。

    但最终他却摇了摇头,此地以往被诸多元婴期修士踏足过了,那两本典籍,应该就是最后留下的宝物,而且他还有跟重要的目标,时间有限,可不想浪费在此地。于是他绕过屏风,向着前方第十六座大殿行去。

    “嗡!”

    踏入其中的刹那,一股惊人的压力化作了一股狂风席卷而至,将他身上的黑色长袍跟长发给吹拂而起。

    好在随着北河体内真气的鼓动,这种压力才逐渐减弱并消失,没有对他产生多大的影响。

    放眼望去,北河一眼就看到了前方筑起的一个高座,其上有一把黄色的交椅。一个留着短须,容貌不怒自威的中年男子,端坐在交椅上。

    此人身着一套黑色短褂,露出了充实而强壮的肌肉,给人一种充满爆发力的既视感。

    而今的他,身躯微微前倾,一手托着下巴,抬起头看向正前方,目光正好落在北河的身上。

    这短褂男子身上,没有任何的气息存在,这也是一具活死人。

    放眼望去,在第十六座大殿中,除了此人之外,就没有其他古武修士了。

    加上眼下的此人,北河一共遇到了四具活死人。

    但是北河唯独从眼下的此人身上,感受到了一股威压。在这股威压下,他体内真气的运转,都变得有些迟滞。

    由此可见,眼下的短褂男子,生前的实力恐怕比起外面那几位,要恐怖得多。

    扫视眼下的大殿,北河看到了两旁陈列的兵器架,其上有一柄长枪,一柄阔刀,还有一柄长剑。剩下的空格也空无一物。三柄兵器上,有着锻造的流线型纹路,看起来极为不凡。

    另外,在眼下的大殿中各种陈设一应俱全。想来这些年来,踏入此地的修士寥寥无几,甚至说,还没有人能够踏足此地,就连刚才那法袍人也不例外。

    北河将目光再次落在了前方那个短须男子身上,双目的焦点,汇聚在了此人手中的一物上,而后瞳孔微微一缩。

    正是此人手中之物,对他产生了强烈的吸引。

    仔细一看,那是一颗黑色的圆珠,看起来约莫鸽蛋大小,不过整体浑圆,表面极为光滑,反射着阵阵幽光。

    此物呈现一种深黑色,乍一看就像一个黑色的漩涡。

    虽然不知道此物是什么,但是能够让眼下这个古武修士,直到死都将其拿在手中,就足以看出此物绝对不是寻常之物了。

    另外,虽然说此地除了眼下的古武修士外,就没有其他人了,但在此人的脚下,还有一具枯骨。

    这具枯骨不知道死去了多少年,但从枯骨堆中的两只储物袋,可以看出此人应该是修士。

    在看到那两只储物袋后,北河眼中精光大放。不过紧接着,他又皱起了眉头。

    此人如果是修士的话,那么死在那短褂男子脚下就有些古怪了。这不免让人想起,是不是这此人想要取走短褂男子手中的黑色圆珠,才导致自己陨落。如果真是如他设想的这样,那么他就要小心谨慎一点了。

    之前的法袍人曾说过,此地的宝物,会有一层真气覆盖,除了武者之外,其他人是难以将宝物取到手的。

    另外,这些活死人身上似乎有什么诅咒,常人触碰这些古武修士的身躯,会被抽干体内的生机。

    只是他已经走到了这一步,让他空手回去的话,自然是不可能的。

    短褂男子手中的圆珠他不一定能够拿到手,可是高座上那两只储物袋,他还是很感兴趣的。

    踏入此地的人,很少会将储物袋带在身上,而且此人一看就死去了不知道多少年,说不定此人是当年跟古武修士大战那群修士中的一员。

    一念及此,北河呼吸都变得急促。这两只储物袋可是无主的,可以随便拿。如果此人是脱凡期修士的话,那储物袋中的宝物,他不敢想象。

    咽了口唾沫后,北河就向前慢步行去。

    来到高座之下后,他迈步踏上了高座的第一节阶梯。

    好在并没有任何意外发生,这让北河松了口气。而后他就沿着阶梯而上,最终来到了高座上,站在短褂男子身侧。

    只见此人身上没有任何伤势,不知道是如何陨落的,

    近距离打量此人,从此人身上散发出来的那种威压,让北河体内的真气几乎蛰伏了下去,他只觉得胸口有些发闷,呼吸都变得困难。

    一具尸体都能有如此强势的威压,要是此人还活着,不知道该有多强大。

    北河看了看此人手中的圆珠,就看向了脚下那尸骨旁的两只储物袋。

    只见他躬身将其中一只储物袋捡起来。

    可是就在他手指触碰到储物袋的刹那,此物“波”的一声碎裂开来,化作了一堆黑色的齑粉。

    而在储物袋中的各种宝物,不管是灵石,还是法器,亦或者是灵药等物,在岁月的长河中早已腐朽。

    这其实是因为在武王宫中,充斥的那种只能由武者吸收炼化的气息,对于一切修士之物,都有着侵蚀的作用。修士的宝物长时间暴露在此地,都会被腐蚀。

    “这……”

    看到这一幕,北河呆立当场。

    不过从碎裂的储物袋中这些宝物中,他看到了两块拳头大小的金色石头。

    北河将这两块石头捡了起来,让他意外的是,这两块石头居然有数百斤重。

    打量一番后,他并未认出这两块石头是什么。但不用说也是某种珍贵的炼器材料,并且能够在此地保存下来,足以看出此物的不凡。

    将两块石头拿在手中后,他又看向了另外一只储物袋,并伸手向着此物抓去。

    跟刚才一样,在他的触碰下,储物袋化作了黑色齑粉。

    北河仔细搜索,只是储物袋中的诸多宝物全部腐朽。在他一阵翻找之下,也没有找到任何可用之物。

    北河叹了口气,本以为这次会捡到宝,但结果却是空欢喜。好在他并非一无所获,那两块金色石头应该不是寻常之物。

    事已至此,北河终于看向了短褂男子手中的黑色圆珠。

    深深吸了口气后,他五指伸出,隔着两尺距离,对着此物一个虚抓。

    真气外放后,从他掌心爆发出了一股吸力。

    “嗖!”

    只听一道破风声响起,短褂男子手中的黑色圆珠,轻而易举的就被他给抓在了掌心。

    将冰凉的此物给抓住后,北河神色微变,不想竟然如此顺利。

    他将此物放在面前,就看到这颗漆黑如墨的圆珠中,竟然封印着一个小小的人影。那是一个青面獠牙,长着一对巨大肉翅,宛如蝙蝠一样的怪物,

    就在他打量着此物之际,圆珠中盘坐的那怪物陡然睁开了双眼,露出了一双血红的眼眸。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