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人心浮动

断刃天涯

    “伐要乱讲,人家也是看在我的面子上才出面帮你。”吴明珠在胡思乱想的道路上飞奔,人一旦进入这个状态,指望她的逻辑合理明显很不现实。

    方蛰正在酝酿的事情跟承包不是一回事,或者说承包只是个引子。剩下就是这块地了,如何能从这一大块肥肉上割下一块肉来,才是方蛰最想做的事情。其他的暂时是次要的,这次承包一定要操作好。

    吴龙斌也觉得女儿的判断是对的,所以才心里不舒服。

    方蛰灭了烟起身时,看见父女二人的眼神不对,一个春意盎然,一个冷意森森。

    算了,不管他们心里怎么想的,方蛰面无表情的上前:“情况如何?”

    “楼上的人都是不担心未来的,不是在嗑瓜子就是在玩掌机,公司负责人都不见踪影,工人都去厂里找领导了。”吴龙斌明显的扑了个空,心情很糟糕。

    “你没有问一下,谁让工人去厂部闹的?”方蛰颇为诧异的看着吴龙斌,老江湖了。

    “还问什么?工会的老孟呗,他要承包,厂里不答应,他就鼓动工人去闹事咯。”

    还行,这逻辑不混乱,方蛰点点头:“一起去厂里看看。”

    三人一起进厂,门卫这边倒是没为难,看了一眼都懒得动弹。欠了半年的工资,门卫能坚持在岗就是尽职尽责了,要恰饭的嘛。

    “现在厂里人心浮动,没下岗的工人也没班上,每个月拿基本生活费。厂长每天都往正釜跑,估计去也是扑空。”吴龙斌的语气里带着悲愤,他这一代人对工厂还是很有感情的。

    方蛰嗯了一声:“如果正常情况,工人每个月工资能拿多少?”

    吴龙斌想了想:“一线工人大概一百多吧,七七八八加起来,二百不到。”

    棉纺厂女工多,远远的就看见一群女工在围观,真不是看热闹,关系到饭碗的事情,谁都关心。不过关心也没用就是了,她们心里想必也是清楚的。

    计划经济体制下的国企,面临的却是市场经济的问题。沉重的负担,以及技术方面的落后,没有国家的计划和拨款养着,日薄西山是很普遍的现象。干部可以另谋高就,工人呢?

    很多人都是一个想法,这么大的一个工厂,国家就不管了?正釜就不管了?

    答案是肯定的,管!这个阶段的正釜部门还是积极谋求企业自身完成转型。合资,兼并等等,都是政府最迫切的选择。但是很多企业,真的顾不过来,政府拨款只能维持生活费。

    再往后,政府都拖不起的时候,基本生活费可能都成问题。

    年轻一点的读者对这个计划经济的模式有概念,但是具体的表现形式概念模糊。举一个例子,“五小”企业在全国各地都有,那么“五小”企业的初衷是什么呢?

    这是一种建立在随时要打仗的先决条件下诞生的国有企业,而且还是打核战争。具体的原因这里不多说,大家去搜索就OK了,网上的答案未必准确,但肯定对了解有一定帮助。

    五小企业中的化肥厂,硫酸厂,学理工科的肯定会明白,一旦爆发核战争,这些小企业能干啥?能够快速的民转军。建立在打核战争基础上的这一类时代产物,在市场经济的大潮中,企业负责人还抱着旧观念,不破产都是怪事。

    “今天看来是谈不成了,挤进去都费劲吧?”吴明珠苦笑。

    看着乌泱泱的女工堵在办公楼下,楼道口一个三十多岁,面容姣好女子手里拿着话筒,声嘶力竭的在喊:“同志们,不要围观,不要影响厂办的正常工作。你们的代表已经上去了,大家都散了,回去等消息。”

    话音刚落,二楼的扶栏边探出一个脑袋:“大家别走,我们等了半个小时了,厂领导一个都没见着。今天不给个话,我们就不走了。”

    楼下的工人一阵骚动,纷纷往前挤,有人怒吼:“冲上去,住在办公室里,看领导来不来。”一群人往楼上冲,一家伙把那个女干部给挤的倒在地上。

    好在其他女工没往上挤,都是劳动服务公司来的几十号人。就算这样,那个女干部身上也被踩了好几下,一脸痛苦的躺在地上。

    方蛰见状大声道:“让开,没见着有人受伤了嘛?”

    还真别说,这一嗓子很给力,女工们回头看一眼,哪来的帅哥?下意识的让出一条路。

    方蛰趁机往里走到女干部的身边,扶起她问候一句:“没事吧?”

    “没事,有点疼。这位同志,有点面生啊。”这女的还反问一句了。

    吴龙斌被女儿推了一下,上前来解释:“这位方蛰先生,是来考察劳动服务公司,看看能不能承包下来。”一下就把方蛰被顶前面去了,说好的我只是来帮忙的呢?老吴你行啊。

    声音不大,听到的人却很多。一家伙飞速传递,很快大家都知道了。

    女干部就像落水的老鼠抓到救命的稻草,紧紧的抓着方蛰的手:“欢迎,欢迎,热烈欢迎。方先生,让您见笑了。”

    不等方蛰说话呢,这女的捡起话筒:“大家都看见了,有客商来考察了。”

    方蛰一脸的震惊,看看女干部,又看看吴龙斌,这家伙直接把头低下去了。看来心里是有点AC之间数的。知道他自己一个人搞不定承包的事情,所以要拉上方蛰了。

    还有这位女干部也是啊,这挡箭牌用的很顺手嘛。

    方蛰似笑非笑的看了一眼尴尬之极的吴明珠,看了一眼女干部犹自紧紧抓住的手腕,淡淡道:“松开!”部分国企领导是什么玩意,方蛰可是太了解了,上一辈子在国企荒废了多年。

    这脸一冷,把女干部给吓着了,抓着烙铁似得赶紧松手,方蛰拍拍手:“再见。”

    转身就走,女干部目瞪口呆,吴龙斌低着的头也惊愕的抬了起来,吴明珠叹息一声。

    “老吴……。”女干部赶紧向吴龙斌求援,这老脸皮厚的家伙只好看着女儿。

    吴明珠恨不得一脚踹过去,最终还是没能熬过老爹期待的眼神,追上几步,挽着方蛰的手,身子贴着低声道:“别生气。”

    方蛰“愤怒”的大声道:“一个企业的领导遇见事情都躲着,让女人出面,不乱才怪呢。”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