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一10:三爷支招,徐徐诱之(2更)

月初姣姣

    房间内

    池城坐在椅子上,对面坐着两个人,他个子小,胳膊短腿短,脚无法着地,虚虚在半空晃着,眼神干净,天真无辜,还假模假样的伸手整理了一下衣领。

    小眼一瞪蒋端砚。

    居然扯自己衣服?

    太粗鲁!

    他胳膊短,怎么都整理不好,那小表情,似乎显得有些暴躁。

    池苏念抬脚踢了下身边人的小腿,心底焦急:这可怎么办啊。

    蒋端砚没有和小孩子打交道的经验,也没想到他会在,心底也在思量着,怎么才能堵住他的嘴。

    他嘴巴不严,估计……

    只能缝上了。

    两人都没开口,池城耸了下肩,“是不是想堵住我的嘴。”

    “小城,其实我和他的关系,不是你看到的那样。”

    “爸爸说,不能随便亲女孩的嘴,既然你们都咬嘴巴了,关系肯定不一般啊。”池城分析得头头是道,“而且我知道,我在那里见过你了。”

    “嗯?”蒋端砚挑眉。

    “你是姑姑床头的那个男人。”

    池苏念伸手捏着眉心,“池城,你说话注意点,他不是!”

    池城耸了耸肩,“如果你们没什么,干嘛抓我过来。”

    池苏念哑口无言。

    “其实想堵住我的嘴巴很简单,只要你们满足我的条件,我肯定守口如瓶。”

    蒋端砚没想到,没被池君则威胁,居然会被他儿子摆了一道。

    “你的口风不严,昨天一转头就把你爸给出卖了,我凭什么相信你。”蒋端砚是第一次和个奶孩子谈判,觉得新鲜。

    池城想了片刻,“你们现在只能同意吧,要不然你们还能怎么办?”

    蒋端砚低低笑着,“你爸可不如你聪明。”

    “大家都这么说。”

    所谓的条件,仔细算来,无非是给他买玩具,买零食一类,而且这小子特别贼,这可约定不是一次性付清,而是月结……

    “那就说好了,拉钩!”池城生怕蒋端砚反悔,举着小指过去。

    “嗯,拉钩。”

    “骗人的是小狗。”

    蒋端砚点头。

    池城得了便宜,跳下凳子,“姑姑,太爷爷让你拿了相机,赶紧下去。”

    小家伙开了门,捡起地上的大火箭,乐颠颠得跑回了客厅。

    “你还真信那小子啊,还和他谈条件?”池苏念看向蒋端砚,心乱如麻。

    “不信他还能如何?”

    是他们需要池城帮忙,只能割地赔款,其他的,压根没办法。

    “再者说了……”

    “离他近一些,或许……”蒋端砚在她猝不及防的凑近,在她侧脸轻轻碰了下,“我也能离你近点。”

    他声线压得稍显低沉,听得池苏念一阵心悸。

    “蒋端砚,你怕是疯了,你知道这是哪里吗?”

    “以前在你房间,我们又不是……唔!”

    蒋端砚话没说完,就被池苏念伸手捂住了,“你小点声!”

    他笑着点头,扯了她的手,俯身又凑了过去。

    “你……”

    “嘘——小点声。”

    “……”

    两人出去时,已是十多分钟以后了,前后进了客厅。

    “相机呢?”池老还准备拍照来着。

    “没找到。”

    “那你在上面磨磨唧唧做什么。”

    ……

    很快池家的年夜饭就开始了,都是些家常菜,却摆了满满一桌子,蒋家兄弟已经很少与家人围桌这般吃饭了,心头自然有别样的滋味。

    **

    年后

    蒋二少年初五就飞回京城,当天就约着段林白出去喝了顿小酒,而蒋端砚则留在新城。

    只是年后池苏念也非常忙,初七之前,挨家走亲戚,到了上班日子,就开始四处投简历面试,蒋端砚要把业务迁过来,也不是一两天就能完成的,自然也忙得不行。

    两人时间合不上,即便偶尔碰面,却也没什么进展。

    这让池君则颇为嫌弃。

    “你俩是在扮家家嘛,这么长时间,半点动静都没有?你俩到底在搞什么?”

    有一次他看不过眼,直接说了句:

    “蒋端砚,你小子是不是不行!”

    蒋端砚是真的不急,两人分开这么久,空白这几年,不是几天就能消弭的。

    这件事,他还曾和傅沉交流过心得。

    他与傅沉之间业务来往很多,就算先把工作重心转移到新城,既定的工作也得圆满完成,不能坑了傅沉,所以那段时间,蒋端砚几乎是京城与新城两端跑。

    傅沉那日与他开了会,约了在家吃饭。

    当时宋风晚肚子显怀,因为身形偏瘦,肚子大得有些明显,蒋端砚到云锦首府时,她正坐在窗边画画,看他过来,有些诧异,“蒋先生什么时候回京的?”

    宋风晚上次见他还是年前自己婚礼,此时都4月天了。

    “昨晚。”蒋端砚视线落在她肚子上。

    他以前对别人怀孕生孩子,没什么感觉,此时却觉得……

    有点艳羡。

    傅沉走过去,就着她发顶,亲了两下,“孩子今天怎么样?”

    “挺乖的。”

    傅沉反正此时没想过自己生出的的东西,以后会一直和自己对着干。

    “我们去楼上谈点事。”傅沉说着招呼蒋端砚上楼。

    工作事情几分钟就聊完了,傅沉自然开始关心他感情生活,这也间接影响他们之间的工作进度,“你和池家那位小姐怎么样了?两地来回跑,不累?”

    “还行。”

    “其实你们这样的情况,也急不得,毕竟有这么长时间的空白期,你都等了这么多年,也不在乎多等些时间。”

    蒋端砚点头。

    “我看那姑娘对你也不是彻底没意思,最好的办法就是……”

    傅沉细细摩挲着手边的佛串,“徐徐诱之,缓缓渗透,慢慢来。”

    蒋端砚轻哂,在这点上,两人想法倒是出奇一致。

    **

    而蒋端砚与池苏念关系发生转折,还得说到傅家。

    池苏念3月的时候在一家外企找了份文员翻译工作,薪资待遇都不错,熬过三个月试用期,月薪加福利也能过万,在他们这个地方,算是挺好了。

    试用期结束后,她工作进入正轨,也适应了一段日子,那期间自然没心情搭理蒋端砚,她好不容易跟进完一个项目,得了几天休假,正打算先睡个一天一夜。

    却被自家老爷子告知,让她去趟京城。

    “上京?”

    “傅家那老三孩子生了,你替我去看看。”老爷子喜不自胜,“原本让你哥去的,他太忙,你正好休假,就当去京城旅游放松了。”

    池苏念无奈,“不过现在订车票也来不及吧,我就放两天假。”

    “我和端砚约好了,他明天也要上京去医院,你坐他车就行。”池老笑道。

    池苏念轻哂,“您真是我亲爷爷。”

    “这是肯定的,行程我都给你安排好了,回头啊,你就住在蒋家,等他回新城,也能捎上你,正好。”

    池苏念嘴角抽抽,安排得……

    真是妥妥当当。

    蒋端砚这段时间,经常往池家跑,几乎每天晚上都是在这边吃得,池家人对他皆不错,当时听说傅沉孩子生了,他就说,要回京看看。

    可能对傅沉来说,提携他,帮助他,不是什么大事,对蒋端砚来说,可不是这样,定然是去亲自去探望。

    池老一听这话,当即一拍大腿,“我也正打算让人去京城瞧瞧,你要过去,那正好,回头我和念念说一声,你带她一起。”

    “我和她?”蒋端砚那神情,似乎有些为难,“我估计很忙,照顾不了她。”

    “没事,你忙你的,不用管她,又不是小孩子了。”

    蒋端砚点着头,心底想着,其实这趟出行,折算起来……

    约等于两人出去旅游了。

    还是一点两夜的。

    ------题外话------

    三爷还是经验丰富的啊~

    三爷:娶媳妇儿都不容易。

    六爷:比起某人老牛吃嫩草,养媳妇儿,那自然更不容易。

    三爷:……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