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1 六爷失态,傅宝宝怕是与京家有缘(3更)

月初姣姣

    宋风晚怀孕这段时间,学校课程也没落下,只是大三下学期,他们专业,一周只有三次课,她每次都风雨无阻。

    到了后面肚子实在大了,加上春初后,大家开始减少身上衣物,她这肚子就显得有些吓人了。

    到学校后,大家都很自觉地给她留了位置,就连老师都对她格外照顾。

    不过她孕期也没那么娇气,与寻常没两样,只是她两个室友,与她接触,难免再三小心。

    5月底的时候,学校课程基本就停了,大家除却在等期末考试,就是在物色着手寻找实习单位。

    胡心悦已经定了考公务员,买了书,准备暑假留在学校奋战,苗雅亭则是家里托关系给她找了个设计装潢公司,暑假就能去实习。

    宋风晚则安稳在家养胎,出去锻炼,遛遛狗子,极少出门,身子懒得很。

    *

    而段林白的婚礼,也是定在了5月的20号。

    他原本还在想着,许佳木没娘家,这迎亲的事情怎么搞,结果许老给他打了电话,让他去岭南吃顿饭。

    为了显得郑重,段林白特意换了身西装,买了不少礼品,提前到了岭南。

    许老这半年来,这腿已经极难自己行动了,几乎都是坐在轮椅上,不过家里没烦心事,心情也好,气色倒是不错。

    “人来就行,每次过来还这么客气。”

    “应该的。”段林白还是懂得敬老的,况且这位老人家还不是寻常人。

    “你这马上要结婚了,婚礼筹备得怎么样?”

    段林白以为这就是普通开场的客套话,毫无戒心的说,“挺好的,就是有点小问题,很快也能解决。”

    “关于迎亲的事吧。”

    许佳木总得有个地方出嫁,当时计划着就是从酒店走,她同学不少,反正“娘家人”不会少,倒也没什么问题。

    “您怎么还关心这个?”段林白笑道,当时都没察觉许老的意图。

    “佳木这孩子,也是不容易,一个人在京城求学,也没个依靠,还和家里人闹成那样……”许老年轻时,也是个心肠硬的人,上了年纪之后,心也软了许多。

    “就是,不过过年的时候,她妈倒是打了电话过来,估计是想让她回去。”段林白认同的点头。

    “人心都是肉长的,哪能那么折腾啊。”许老无奈摇头。

    “这孩子和我们家也算是亲戚,也有缘分。”

    “要不就让她从我们家出嫁好了。”

    ……

    段林白受宠若惊,毕竟许老这番举动,完全就是在变相提携抬高许佳木。

    他对什么家世背景什么的,是完全无所谓的,也不在乎这些,只是人多眼杂,总有人在背后说三道四,自从他和许佳木在一起,不少人都在计算时间,说他俩什么时候才能分手。

    “这会不会不大方便。”段林白得了便宜还卖乖的问了句,毕竟结婚这种事,繁琐的事非常多。

    “没关系,我也喜欢她,我们家去年刚办了婚事,有点经验,回头我让舜钦联系你,有什么事,你俩商量着。”

    “谢谢。”

    段林白整个人是很亢奋的,还在群里直接说了这消息。

    京寒川和许鸢飞早些时候就知道了许老的意思,他要在岭南送许佳木出嫁,肯定要征求家里人的意思,不过还得许老没和段林白言明,他们也不方便透露,免得让他白高兴一场。

    傅沉:【这是好事,这么一来,你就真的需要好好安排一下迎亲事宜了,毕竟从许家接人可不容易。】

    傅斯年:【同意。】

    傅沉:【你的伴郎选了谁?】

    ……

    段林白此时正沉浸在喜悦中,压根没在意傅沉的好心提示。

    隔天段家父母就去岭南走了一趟,无非是谢谢老爷子一类的,婚礼就如火如茶的准备开始了。

    段林白对婚礼的事情,一直都是保密的,所以到了当天,傅沉在伴郎人里,看到了蒋二少身影时,忍不住眼皮突突一跳。

    带他去接亲?也是胆子够大。

    段林白接亲,带的多是朋友和亲戚,傅沉与傅斯年自然不可能跟去帮忙。

    用傅沉的来说:“当初我结婚,你也没给我压阵,我为什么要跟你一起去。”

    傅斯年自然是随着自家三叔的。

    段林白当时心底冷哼着,不去就不去,难不成你不去,老子还娶不到媳妇儿了?

    可是他真的低估了岭南许家!

    本以为迎亲出些难题,稍微意思一下就行,没想到许舜钦格外认真,似乎想把之前在京寒川面前丢了的面子给找回来,除却体力博弈,更多的是脑力比拼!

    段林白觉着……

    自己怕是在参加什么百科竞赛。

    许舜钦之前低估了京寒川,和他那群朋友,自然要在这次迎亲上多下点功夫,他本以为傅沉等人定然会帮忙,毕竟四人关系出了名的瓷实,所以难度等级可想而知。

    谁知道,傅沉这群人,完全就是作壁上观状态。

    结结实实坑了段林白一次。

    段林白学习本就一般,后面跟着蒋二少这些伴郎,也是全程毫无输出和贡献,气得他直跳脚。

    差点就在迎亲路上“壮烈”了。

    京寒川无聊,发挥了业余的爱好,拿着相机,给他拍了不少照片,气得段林白想踹他,自己急得一脑子汗了,某人还告诉他。

    “看镜头,来,微笑——”

    微笑你大爷啊!

    你笑一个给我看看?

    傅沉与傅斯年则是坐在一侧看热闹吃瓜的,当真是应了那句话:风水轮流转。

    宋风晚此时肚子已经挺大了,也怪傅宝宝吸收太好,婚礼人多手杂,而且段林白结婚,外围媒体更是多如牛毛,最近也在抓拍宋风晚,为了避免出意外,她就没参加婚礼。

    只是想知道迎亲会发生什么趣事。

    然后傅沉,特许千江给她进行了实况转播。

    而后年叔就看到宋风晚挺着肚子靠在沙发上,笑得合不拢嘴。

    转播内容,基本内容,视频和文字各占一半。

    【段公子在算奥数题。】

    【他又被难住了,已经十多分钟过去,大家都很着急。】

    【我觉得这么下去,他可能夜里都没法把新娘接走。】

    【三爷说:多读书还是有好处的。】

    ……

    到了后面,眼看着快到吉时,还是傅沉等人帮了忙,才算过了关。

    许舜钦的几道题目,都是傅斯年出面解了围,这两人倒是颇有点相见恨晚的感觉。

    段林白心想着好不容易能看到新娘子了,长舒一口气,可他完全忘了,许佳木的一群伴娘全部都是医生……

    胆子大,下手也狠!

    勉强接了新娘,出门的时候,是许乾被他出去的,据说许佳木父母也到了,只是也没脸来参加婚宴,在岭南外面等到她出门,又跟着去了酒店……

    后来段林白让助理给他们送了喜糖和之前拍的一些婚纱照,两人滞留许久才离开。

    段林白本想着,熬过了最难的迎亲,接下来肯定没什么事了,可他忘了,还有闹洞房这一出。

    京寒川和许鸢飞的洞房是没人敢闹,傅沉那边,是宋风晚身体问题,大家不敢造次,到了他这边,自然就把过剩的精力都宣泄出来!

    段林白生平第一次知道,什么叫做:死去活来!

    许佳木没娘家回门,婚后第三天,两人就出国度假了,去了好几个国家,待两人回来的时候,宋风晚也快到了预产期。

    **

    段林白回来后,自然是邀请一群人吃饭,分发礼物。

    除却给傅渔带了不少颇具异域风情的衣服玩具,给宋风晚带的礼物最多,不过也不知道她生的是男孩女孩,所以礼物选择上,还是比较保守的。

    照顾着宋风晚行动不便,吃饭地点定在了云锦首府。

    宋风晚是干看着,不敢多吃,坐在边上,憋屈又无奈。

    “你们俩没要个蜜月宝宝?”余漫兮笑问。

    “医院事情挺多的,准备明年再要孩子。”许佳木对于职业亦或是要孩子,都是有规划的,她忽然抬头看向对面的一对,“你们俩还是没消息?”

    许鸢飞正低头吃着东西,听到这话,筷子一颤,笑容讪讪,“还没。”

    “你们俩有没有在积极准备啊,认真点啊,再拖下去,都一年了吧。”段林白促狭道。

    京寒川瞥了他一眼,“吃你的东西。”

    积极准备?

    他怎么知道自己没积极准备啊。

    “有时候是这样的,你们也别给自己太大压力,放轻松,可能很快就有了。”许佳木笑道,不少夫妻难怀上,就是心里负担过重。

    “我知道。”

    京寒川和许鸢飞已经被催得百毒不侵了,现在就是顺其自然。

    不过宋风晚最近是越发焦躁了,可能是因为预产期要到了,有些紧张也有些期待,而且月份越大,她也能感觉到自己身体负重很重。

    起夜频繁,身子半夜腿还会抽筋,搅和得傅沉夜里也难安睡。

    有时候后半夜睡不着,傅沉就陪她聊到天亮,她隔天无事,睡到正午,不过傅沉还得处理公司事务,忙得头晕。

    傅沉是打算在她预产期前一周,将所有事情都处理完,然后安心照顾她。

    乔艾芸也是打算在她预产期一周前到京城照顾她,不过很多事往往是不能顺心如意的。

    *

    距离预产期约莫十天的时候,宋风晚正扶着肚子在家里走动,许鸢飞恰好来看她,最近店里出了一些新品种的甜食,宋风晚不能吃太多,总是有些馋,她就带了些,给她尝个鲜。

    “今天感觉还好吧?”许鸢飞打量着她,宋风晚太瘦,饶是怀孕后,长了几公斤的肉,看着仍旧纤弱。

    挺着肚子,不过双腿已经肿得有些厉害,她此时趿拉着的也是傅沉的拖鞋。

    “挺好。”宋风晚走到桌边,就打算尝一下她带来的甜品。

    “尝一下就好,你喜欢的话,等卸了货,我再给你做。”她年纪毕竟小,许鸢飞一直把她当小妹妹,说话也宠溺。

    “这可是你说的。”宋风晚尝了几口,解了馋就满足了。

    “嗯。”

    许鸢飞笑着,“你快到预产期了,也该去医院了吧。”

    “后天过去。”

    其实傅家二老的意思是,让宋风晚去老宅住,这样家里随时有人,不过和老人家住在一起,他们难免唠叨些,管得也多。

    宋风晚这胎,医生都说很稳,没什么大问题,就一直住在云锦首府,不过傅家二老也请了保姆专门照顾她。

    两人坐在沙发上还聊了会儿天,宋风晚觉得困了,想去休息,许鸢飞自然伸手要扶她一把……

    也就是起身这功夫,宋风晚觉着下面有些异样的感觉。

    “你怎么了?”许鸢飞看她脸色变了,整个人都紧张起来。

    “扶我去一下洗手间。”

    宋风晚显得还算淡定,到了洗手间后,才发现下面有见红。

    “你这个该去医院了吧。”许鸢飞也不懂这些,不过一看有血,心底就咯噔了一下。

    “嗯,你帮我叫一下阿姨。”宋风晚说的是家里保姆。

    这阿姨很会照顾孕妇,听说这事,立刻就叫了千江开车先送宋风晚到医院,然后打电话通知傅沉,一切都安排的有条不紊。

    许鸢飞此时就在云锦首府,自然是要跟着去医院的。

    当车子抵达医院时,接了消息的医护人员已经在外面候着。

    车门打开的时候,护士刚准备接孕妇下车,就瞧着有人一把推开她,几乎是跳下车,跑到最近的垃圾桶,扶着垃圾桶,就剧烈的干呕起来。

    护士被推得一脸懵,探头看向车里。

    挺着大肚子的孕妇,一脸淡定,什么事都没有,自己扶着车下来了,走到许鸢飞身边,伸手拍了拍她的后背,让千江去拿点水来。

    “你怎么样?没事吧?”

    车里有孕妇,千江就算再着急,也不可能把车速提起来,再者说了……

    也没听说过,许鸢飞还晕车啊。

    “京夫人。”千江拧了瓶矿泉水递过去。

    “谢谢。”许鸢飞强忍着胸胃部传来的恶心感,面前漱了下口。

    “是不是车里太闷了?”此时天气已经非常炎热,几人上车的时候,车子虽然停在阴凉处,里面温度也非常高,全程没通风,可能是会让人不舒服的。

    “不知道。”许鸢飞漱了口,准备和她说没事,让她先去看医生的时候,视线落在她肚子上,忽然转头,又干呕起来。

    宋风晚眨了眨眼,垂头看了下自己的肚子。

    至于这么恶心?

    “你别管我,先进去吧,我很快就好。”许鸢飞摆着手。

    而此时傅家请的阿姨走过来,给她瞧了两眼,已经入伏的天气,若是不小心受凉,也容易发晕呕吐。

    “阿姨,我没事,真没事。”许鸢飞的身体,自己心底清楚,好得很。

    “京夫人,您月事准吗?上回是什么时候来的?”这阿姨对这种事太熟,看她这般模样,似乎就猜到了一些什么?

    “什么?”许鸢飞吐得脑袋发晕,一时没回过神。

    “正好到医院了,您干脆去查一下,我觉得,您可能是有了。”没有确切诊断结果,这个阿姨也不敢把话给说死了。

    宋风晚视线落在许鸢飞平坦的小腹上,眼睛一亮,“赶紧去查一下,要是真有了,你这孩子和我们家宝宝也是有缘分的。”

    傅沉听说宋风晚有出血症状,被送到医院,心里着急,扔了客户,就奔赴医院,到了病房里才发现自己小妻子,正悠哉得看着某个电视剧,还笑得非常开心。

    “三哥,你来啦!这部剧真好看,特别甜。”

    傅沉后背被急出一层热汗,她居然这般悠闲

    *

    而另一侧的许鸢飞,在傅家阿姨陪同下去做了检查,拿着B超单,目光呆滞……

    京寒川此时正在京家后院里钓鱼,众人只看到他接了个电话,鱼竿也扔了,出去的时候,连脚边的水桶都给踹翻了。

    刚被钓起来的几条小鱼,在地上扑棱挣扎着,某人也全然不顾,风风火火冲了出去。

    京家人一脸茫然,他们家六爷可极少这般失态啊。

    ------题外话------

    今天三更结束啦,我以为今天可以写到傅宝宝出生的,看样子得明天了【捂脸】

    不过六爷,你家孩子,可能和你真的没什么缘分。

    傅宝宝:【认真点头】

    六爷:你再点个头给我看看。

    傅宝宝:……

    **

    看文之后,记得日常留言打卡投票票呀,么么哒!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