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0 坑爹造作的六爷,浪浪捅娄子(3更)

月初姣姣

    京寒川盯着手机上的保险公司信息,抿了抿嘴。

    傅沉这厮真是……

    自己酸了就直说,搞这个?幼稚不?

    紧接着,又有一则信息传来,他居然又给脑袋买了保险,然后电话就来了。

    “恭喜。”傅沉声音听不出什么喜怒。

    “是不是心口有点酸。”京寒川此时攥着许鸢飞的手,捏着她手指上的软肉,“傅沉,你可能会成为我们中最后一个领证的。”

    傅沉倒是不惊不动,“我担心你小舅子把你脑袋砸破了,给你买了两份保险,就当是新婚礼物,受益人写的是许小姐。”

    “我是不是该谢谢你。”

    “客气,都是兄弟。”

    此时会议已经结束,傅沉正在段林白的办公室,手机开得免提,京寒川还没说话,就听到段林白吼了一嗓子:

    “京小六,你自求多福,你要是出事了,放心吧,嫂子我们会帮你照顾的!”

    京寒川蹙眉。

    新婚第一天,想杀人怎么办!

    “你在和三爷打电话?”许鸢飞此时还不敢和家里人说,她心底是清楚的,父亲是被他忽悠了,她忽然觉得,她好像把自己埋了。

    不过现在这情况,他爸估计也没办法了。

    “嗯。”京寒川与傅沉两人说开了免提之后,许鸢飞就听到两人的说了恭喜。

    这没来由的有些娇羞,声音藏不住笑意:“谢谢。”

    “嫂子,改天请客吃饭吧。”段林白笑道。

    “我做饭请你们。”许鸢飞也笑着应了。

    又聊了几句,才挂了电话,因为许鸢飞忽然看到远处有商场,准备停车买点礼品过去,空着手去拜访说不过去。

    其实两人出了民政局,还去附近的花鸟市场,买了几尾小鱼。

    老板还以为京寒川是老样子,给他捞了几条公鱼。

    “要一对一对的。”京寒川说道。

    老板怔了下,然后听他说了句:“我结婚了。”

    “恭喜啊,这鱼就当我送你们的。”

    “谢谢。”

    许鸢飞站在一侧,脸都要羞红了

    京家人站在不远处,抬头看着西沉的夕阳,其实买鱼是假的,秀恩爱是真的吧,就想得到人家祝福吧。

    这操作太骚了吧!

    别人也没问你结没结婚啊。

    *

    傅沉出了段林白公司,就给宋风晚打了电话。

    听到自己小媳妇儿甜甜的嗓音,心底才舒服了些。

    “你好像不太高兴了?今天工作不顺利?”宋风晚今天没课,正窝在宿舍追剧。

    “还行。”傅沉手指不停撩拨着佛串吓得一抹流苏,“晚晚。”

    “嗯?”

    “你的户口本在南江?”

    “没有。”宋风晚压根不知他在想什么,还是顺着他的话回答。

    “不在南江?”

    宋风晚解释道。

    “之前我爸妈不是离婚了吗?我妈又和严叔在一块儿,原本是应该把我的户口跟着我妈应该进严家的。”

    “不过当时奶奶又给我过户房子什么的,加上我平时可能会用到户口本,就干脆把我的户口单独拨出来了。”

    “现在户口本就在沂水小区的抽屉里。”

    严家对宋风晚很好,没什么保留,户口划不划到一起,都是无所谓的,也就没纠结这些东西。

    傅沉认真点头,隔了许久才说了句,“挺好。”

    宋风晚莫名其妙,怎么就挺好了。

    数秒后,傅沉说道:“寒川和许小姐领证了。”

    “是嘛,恭喜啊。”宋风晚由衷高兴。

    傅沉眯着眼,这傻丫头,人家领证,她高兴个什么劲儿。

    不过户口本在身边的话,做什么都挺方便的,距离宋风晚20周岁生日,似乎可以开始倒计时了……

    *

    川北,京家

    家中已经开始准备晚餐,才接到电话说许鸢飞要过来,盛爱颐这才亲自下厨,多准备了两道菜。

    “需要这么隆重?”某大佬看着自己娇妻下厨,有点酸。

    “小许难得过来一次,前段日子听说有些过敏,都没怎么出门。”盛爱颐低头摘菜,“好不容易来一次,对了,你把你衣服换一下。”

    “嗯?”

    “太丑了!”

    “哈?”

    “还有你这胡子,去修一下,有点邋遢。”

    ……

    某大佬郁闷了,干脆去楼上洗了个澡,路过书房的时候,心底想着,许鸢飞过来,要不要拿出自己珍藏的酒。

    盛爱颐管得严,把他部分藏酒放在保险箱里了。

    他冲了澡,修理完小胡子,楼梯下了一半,想着那丫头挺能喝酒的,之前与自己喝酒,也是相谈甚欢,思量着,征求了妻子的意见。

    “可以啊,拿一瓶酒吧,这次少喝点,你别和上次一样,喝醉喊人家小老弟,丢人。”盛爱颐笑道,保险柜的都是好酒,确实可以拿出喝一点。

    “这许家最近那么多亲戚,这丫头还能来我们家吃顿饭,我还以为他俩今天晚餐也要在许家解决。”

    “拿酒精浓度低一点的。”

    ……

    对于两人能回来吃饭,盛爱颐心底是非常高兴的。

    可是京家大佬打开保险箱的时候,傻了眼。

    户口本怎么没了!

    这东西原先都是放在这里的,谁用谁拿,他和妻子均没动过,京寒川最近也没什么地方需要用户口本吧,那他拿这个做什么。

    他脑海中忽然闪过他上午离家前与自己的对话。

    脑袋好像被人敲了一记闷棍,嗡嗡作响。

    这小子该不会……

    他拿着酒,关上保险柜,安慰自己:

    许正风这种女儿奴,压根不喜欢他家这混小子,怎么可能轻易把户口本拿出来,让两人结婚领证?

    而且这么大的事,许家肯定要和他们家商量,最起码得说一下结婚下聘之类的,许正风又不是傻缺,怎么可能轻而易举把户口本拿出来。

    他心底思量着,稍稍宽心。

    毕竟这两人如果偷摸领证了,提亲的时候,他登门许家,只怕是……

    “……我和你说话呢,你怎么心不在焉的。”盛爱颐笑着拍了拍丈夫的肩膀。

    “没什么,我去把红酒醒一下。”

    *

    盛爱颐忙着做饭,也没理会他,约莫大半个钟头,京寒川与许鸢飞过来了。

    “小许,你太客气了,带这么多礼物干嘛,随便坐,饿了就先吃点糕点,马上就能吃饭了。”

    “阿姨,我帮您吧。”许鸢飞脱了外套,直接进了厨房。

    两人还客套了一会儿,就在厨房一起忙活。

    某大佬盯着自己儿子,看到他将新买的鱼放进鱼缸中,还颇为悠闲地撒了点鱼食,心头压着话,咳嗽两声,没问出口。

    四人坐上餐桌后,京寒川帮他们都倒了点红酒。

    “怎么了,还给我倒?”盛爱颐为了保护嗓子,基本不沾酒精,“感觉你今天心情不错。”

    “嗯。”

    某大佬抿了口酒,这酒自己藏了很久,味道是真不错。

    但是紧接着就看到京寒川从口袋摸摸索索的,然后……

    把两个红本本放在了桌上。

    “我们领证了。”

    “噗——”

    某大佬被呛着了,急忙扯了一侧餐巾布,猛烈咳嗽着。

    盛爱颐也是怔了两秒,拿过结婚证,打量了数秒,将结婚证举向自己丈夫,“作霖,你看这结婚证上的照片拍得不错啊,两人都挺好看的。”

    某大佬已经要呕血了,现在是研究照片的时候嘛!

    他咳嗽了一会儿,看向许鸢飞,“你的户口本是哪里来的?”

    “我爸给的。”

    她说得非常淡定,面不改色。

    “你爸给的?”某大佬脑袋有点懵,难道不是偷的。

    “这么说,你家里是同意了?这么大的事,你们怎么不提前说一下。”盛爱颐情难自制,喜不自胜。

    “其实……”许鸢飞咳嗽两声,“我家里还不知道。”

    某大佬刚松了口气,觉着许正风给她户口本,这自然是同意了,接下来就是商议婚事,很简单的事,他家要什么有什么,只要许家开口,绝不会亏待他女儿。

    刚喘口气,又是一记闷棍。

    许家不知道?

    许正风,你特么是智障吧,你知道你闺女要干嘛,就把户口本给她?

    “不过我和我爸说过了,他同意了,只是其他人还没说。”许鸢飞解释了一下。

    某大佬心底却浮现一丝不好的预感。

    他怎么觉着,许正风是不知情的啊。

    “你们两个孩子真是,现在年轻人做事,真是风风火火的。”盛爱颐捏着结婚证,嘴角抑制不住往上扬,“也不和我说一声。”

    “我早上离家的时候,和父亲说了。”京寒川解释。

    盛爱颐看了眼自己丈夫,不过结婚领证是大事,她心情高兴,自然不会和他计较这些细节:“那接下来怎么办?你们有打算吗?什么时候结婚?”

    “我爸说,领了证,他就去许家登门提亲,这得看他安排。”

    京寒川毫不留情的一脚把自己父亲踹了出去。

    某大佬直接懵逼了。

    他自己娶媳妇儿,是一帆风顺的,没受过任何刁难,敢情什么都是逃不掉的,风水轮流转,在这里等着自己呢!

    蓦然想起当年许鸢飞脑袋被砸破,许正风气势冲冲带人过来的情景,这许家族系庞杂,现在又都在京城,这要是冲过来……

    他需要喝口酒,冷静一下。

    “这事儿你俩先别对外传,我好好想想。”某大佬开始头疼了。

    这混小子,不是坑自己亲爹嘛,被他往火坑里面踹啊。

    “这感觉真是神奇。”盛爱颐还盯着结婚证乐呵。

    某大佬:感觉神奇?这分明是心肌梗塞的感觉!

    *

    四人在京家约好,三缄其口,好好筹备再登门提亲。

    可是事情京寒川已经在群里说了,这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

    他在家吃饭,段林白正无聊的和许尧双排打游戏。

    “你们许家这么大的喜事,你还有空打游戏?”段林白和他接了语音。

    “都在楼下吃饭,太吵了,不想掺和。”许尧以为他说的是家族聚会。

    “寒川和嫂子今天在你家吃饭?”段林白从善如流,已经改口喊嫂子了,他这人素来没什么节操,之前喊宋风晚,也是很直接,不像傅斯年和京寒川,不到份上,不会改口。

    “嫂子?”许尧蹙眉,这群人最近是怎么回事?

    姐夫、嫂子?

    挨个换称呼啊。

    “就是你姐啊。”

    “她今晚没回来,说是去京家吃饭了。”

    “我还以为你们两家会一起吃饭呢,毕竟这么大的喜事。”

    “你到底在说什么啊?”许尧一脸懵,这话怎么听着越来越不对劲啊。

    就在他分神的时候,直接被人一刀虐杀,彩屏瞬间变成黑白色,等待复活的时候,他还去拿了瓶汽水。

    “许尧,你们两家商议什么时候办酒请客没?”

    “哈?”许尧有些懵逼了,这人到底在胡说八道些什么啊。

    “你姐和寒川都……”

    段林白说得很随意,嘴里还叫嚣着对方某个傻逼偷袭他,压根不知道自己闯了多大的祸。

    许尧手一抖,汽水洒在机械键盘上,还汩汩冒着气儿,窸窸窣窣的。

    静水漾波,晴天霹雳!

    他早就吓得魂不附体,对面段林白和他说了什么,他是半点都没听进去。

    太大胆了!

    这两人是疯了吧!玩这么大。

    他姐当年绝壁是被转头砸坏脑袋了,这傻缺,能不能矜持点啊。

    ------题外话------

    今天更新结束啦~

    我只能说,浪浪,你丫是猪队友!

    段哥哥:……关我屁事,谁让他什么事都不说,我哪里知道这……反正和我没关系!

    六爷:╭(╯^╰)╮

    **

    潇湘月票红包还有剩余呀,投票的美人儿别忘了领取哈~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