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3 舆论风潮,蛇鼠一窝脏(3更)

月初姣姣

    宋风晚回去后,才得知这件事居然是因自己而起。

    警察把那群学生带回去,几番询问,涉事学生就说看许景程不顺眼,不过有周围学生说是为了个女生。

    多方调查,能让他们之间有牵连的女生,就只剩下宋风晚了。

    警察自然要对她调查走访,去画室没找到人,这才在傅沉家门口等着。

    宋风晚得知原由,直接傻了。

    她这脸就和冬日里的小白菜一样,蔫耷凄苦。

    “你别怕,我们就是了解下情况,不会带你回去的。”警察急忙安抚。

    “两位同志,要不里面请。”乔艾芸也是懵了半晌。

    “不用客气,既然宋小姐不知情,我们就不进去了,局里还有事,得回去了。”他们哪儿敢去傅三爷家里坐着啊,而且……

    傅心汉坐在大门口,龇牙咧嘴,凶神恶煞。

    分明是个柴犬,却非得挤出一副奶凶的样子,看着又傻又蠢。

    不过他们都知道这狗差点把程天一的腿咬残,自然不敢靠近。

    警察一走,傅心汉立刻扑到宋风晚身边。

    装傻充愣,卖萌求抚摸。

    **

    宋风晚压根不懂这件事背后还有程天一的影子,也不知道怎么就因为她打架了,没深究就睡了,却不曾想第二天一早事情彻底闹开了。

    斗殴发生在放学时间,周围都是学生和家长,有人录了视频放到网上,舆论一下子就被带动起来。

    涉事学生中有四个家境特别优渥。

    【富二代】、【学生斗殴】、【争抢女生】……

    媒体抓住几个最吸引眼球的字眼夸大报道。

    在这种事件中,女生通常会被描述成红颜祸水,甚至有网友直接将矛头对准了她。

    “这女生该不会脚踩两只船被发现,然后就……”

    “我看有扒皮贴说这几个富二代,仗着有钱,到处欺负人,不学无术,和他们扯上关系的女生能是什么好东西。”

    “就可怜那个男生了,成绩不错,被打得住院,也不知道对高考有没有影响。和这种女生扯上关系也是倒霉。”

    ……

    这件事当晚在派出所达成和解,学生都被家长带了回去,舆论风波却并未停止,也不知是谁把宋风晚的名字捅给了媒体。

    一夜之间,关于她的新闻爆料便如潮水般涌来。

    就连宋家和傅家都被卷了进去。

    【豪门姐妹争抢男人】

    【千金小姐因私生活混乱,惨遭退婚】

    【数度出入警局,构陷亲姐姐】

    ……

    大家将所有狗血剧情糅合在一起,拟出各式标题。

    就连她被退婚,都被说成是活该。

    在这里面,江风雅被数次被提起,大家似乎都忘了她是私生女,反而十分同情她,甚至有人说宋风晚这种性格与她母亲有关,难怪丈夫吃不消会出轨。

    各种脑残智障言论充斥着网络。

    宋风晚毕竟没成年,媒体不敢把她真实信息爆出来,人物都是用的化名,宋家、傅家也都是用其他姓氏代替,但含沙射影,圈内人很容易猜得到。

    **

    宋风晚早上下楼,准备上学的时候,就发现气氛不太寻常。

    “怎么了吗?”她还一脸懵。

    “这几天外面有些乱,我帮你请了假,还找了老师来家里辅导你功课,你最近就别出门了。”乔艾芸一早看得新闻,气得脸色发白。

    “到底怎么了?”宋风晚走过去拉住她的手,“妈,你是不是不舒服?脸色这么难看。”

    “我没事,你吃完饭就上楼休息,老师待会儿就来了。”乔艾芸电话响个不停,她拍着宋风晚头发,就转身接电话。

    宋风晚心不在焉的吃了点东西就上楼回房,为了安心学习,她手机中的各种软件推送功能都被关掉。

    本想刷个微博,没想到打开的头条新闻居然是关于自己的,没指名道姓,她也知道那是自己。

    只是一个晚上,她怎么就变成别人口诛笔伐的对象。

    有些人用字刁钻恶毒,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她刨过他家玉米地。

    她再试图刷新一下的时候,网页显示不存在,搜索相关词条也是一片空白,要不是真实看到新闻,她都以为自己在做梦。

    不多时,她的手机就震动起来。

    “喂,三爷。”

    “接电话速度这么快?在玩手机?”

    “正好拿在手里,顺便就接了。”傅沉此刻打来电话,定然是看到新闻了。

    “都处理好了,别怕。”他声音越发温柔。

    宋风晚点头应着,傅沉一句话,她原本焦躁的心情瞬间得到平复。

    她知道,傅沉处理,肯定没问题。

    这种信任,毫无理由。

    **

    傅沉挂了电话,冷眼盯着在床上,某人裹着被子,一边擦着鼻涕一边打电话给自家公司高层。

    “……这种不实报道也敢登,老子迟早要被你们害死,以后这种娱乐八卦不许给我弄。”

    那边人懵逼了,他们是娱乐媒体,不报道八卦登什么啊。

    这种豪门恩怨,真真假假,他们报道了很多,压根没细想就跟风转载了,结果一大早就被小老板劈头盖脸一顿臭骂。

    某人擦着鼻涕,“我可告诉你们,老子要是客死异乡,你们都别想好过。”

    说完挂了电话,冲着傅沉谄媚一笑,“傅哥哥,我处理得还不错吧,都删啦,干干净净。”

    “把你鼻涕擦干净。”傅沉一脸嫌弃,“脏。”

    某人摸了摸鼻子,没鼻涕啊。

    他就睡了一觉,这家伙差点把他房门给卸了,太特么凶残了。

    “程岚不愧是搞新闻出身的,舆论策划能力一流,踩着你家小媳妇儿帮人洗白,她俩私下结交了?还真是特么蛇鼠一窝脏!”他吸了吸鼻子。

    凭真本事让人刮目相看,他欣赏。

    耍手段,踩别人往上爬,简直卑劣不堪。

    傅沉摩挲着手中的佛珠,与其说是攻击宋风晚,更像是帮江风雅进行有预谋的洗白,恐怕接下来大戏才开场。

    某人看傅沉笑得阴恻恻,后背发凉,“傅哥哥,那啥……能让人帮我把门弄好吗?怪冷的。”

    “下次睡觉再喊不醒,我可能会把你连人带床扔出窗户。”

    某人表面笑嘻嘻,心里mmp。

    好歹青梅竹马,这厮居然想摔死自己。

    那死状得多丑。

------题外话------

    第二轮pk开始啦,持续求收,求评论,求推荐票,求打赏啊……

    *

    很快就有大戏登场啦,有木有很期待~

    小白花想洗白进豪门,想得挺美。

    要虐渣啦,有木有很兴奋!

    无名男配:老子特么要被冻成冰棍了,你兴奋个鬼啊!

    我:……

    无名男配:小声嘀咕一句,我会不会到死都没名字。

    三爷:墓碑上肯定有名字的。

    无名男配:……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