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8 小鱼儿生了,母女平安

月初姣姣

    产房外,气氛紧张肃穆,而江城这边,傅仕南独自一人坐在门口的台阶上,身侧已落了不少烟蒂。

    戴云青前几日便已回京,他因为工作原因,根本走不开,收到消息睡不着,只能干等着。

    想起妻子以前生傅斯年的情形,忍不住笑出声。

    其实他当年还在外地任职,所有亲友都在京城,戴云青当时是在京城养胎的,就连何时进的产房他都不知道,甚至于儿子出生,他都是全家最后一个知道的。

    用他父母的话来说,是不想让他担心,等他回京探亲的时候,见到孩子,总有种恍如隔世,这不是自己儿子的错觉。

    傅仕南无奈地叹了口气。

    *

    此时的产房外,段林白坐在椅子上,看着傅斯年背靠着窗户,整个人隐身在暗处,他穿得非常单薄,甚至于此时脚上还趿拉着一双室内的地板拖。

    眸色昏沉,脸色凄瑟。

    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死死盯着产房,一言不发。

    很快忠伯来了,还给傅斯年带了件外套。

    其实今晚傅斯年不在医院,陪夜的是戴云青与孙琼华两人。

    余漫兮晚上起夜频繁,据说是起来上厕所的时候,觉着肚子阵痛厉害,医生过来的时候,羊水就破了。

    戴云青打电话给傅斯年,他抄了车钥匙就出了门,衣服自然来不及换。

    “你慢点,在医院里,没什么事的,开车注意安全。”

    饶是她叮嘱再三,傅斯年还是驱车狂奔而来,估摸着闯了不少红灯,不过此时凌晨三点多,街道上无人,倒也不至于出什么事。

    ……

    天色逐渐明朗起来,傅沉和京寒川去就近的洗手间抄水洗了脸,又去买了点早餐。

    半夜起来熬着,大家脸色都颇为憔悴,段林白这种夜猫子真的是刚钻进被窝,还没睡半个小时就起来了,此时依靠在墙边,就靠着喝点浓咖啡续命吊着精神。

    “斯年,多少吃点,待会儿漫兮和孩子出来,还有很多事要忙要照顾,别没一点力气。”傅沉将手中的豆浆包子递给他。

    傅斯年这才勉强喝了两口豆浆。

    他这辈子极少如此紧张,就连当年高考,都没这般过。

    这人一旦神经紧绷到了极点,好像身体本能排斥任何进食,是半点东西都吞咽不下去。

    一群人在外面等了许久,段林白揉了揉鼻子,“为什么听不到孕妇的喊声?”

    他看电视剧的时候,这外面不是都能……

    他话音刚落,里面忽然传来余漫兮撕心裂肺的叫喊声。

    吓得傅斯年当即脸都青了,所有人一颗心也都吊了起来。

    送入产房,并不说,即刻就能生产,也是经历了长时间的阵痛,余漫兮做了很充足的准备,她知道,大喊大叫只会浪费体力,所以即便疼得快昏厥也在竭力忍着。

    此时也是真的忍不住了。

    傅沉撩着眼皮,瞥了眼傅斯年,他站在产房外,素来冷静克制的脸,额角都是细汗,那模样,就像是随时会冲进去一般。

    约莫八点多的时候,许佳木过来了一趟,她也帮不上什么忙,只是傅斯年之前帮过她,她最近也会去余漫兮那边,倒没见过,只是询问负责她的护士,她身体如何。

    今早上班到妇产科,才得知,昨夜就被送去了产房。

    她就在门口陪着等了几分钟,就被叫去巡房。

    这几日连续下了几天雨,窗外天空灰蒙雾沉,弄得所有人都不自觉开始忧心忡忡。

    此时距离余漫兮进去,已经六个小时了……

    约莫上午十点,伴随着她撕心裂肺的叫喊声,里面传来嘹亮的啼哭声。

    孩子顺利出生。

    外面所有人的神经瞬间松弛,老太太熬了一夜,听着这声音,眼眶瞬时红透,“谢天谢地啊。”

    傅斯年此时心底说不出什么滋味,激动,紧张,甚至还有些忐忑。

    余漫兮此时早就耗尽了所有力气,她眼睛被汗水模糊着,湿咸的水渍,熏得她眼睛生疼,她勉强抬着眼皮,看着几个护士正围着一个孩子忙活。

    而此时另一个护士走过去,拿东西帮她擦拭着脸上的汗水,她头发都被汗水黏腻着,浑身像是从水中被捞出来一般,嘴唇干白发裂,没有半点血色。

    “恭喜您,六斤八两,是千金。”一个护士将孩子抱到她面前,“您看看,长得很好看,肯定和您一样漂亮。”

    刚出生的孩子,几乎都是一个模样,皱皱巴巴,虽然是女孩,还是干瘪得像个小老头,谈不上有何美感。

    余漫兮这辈子,从未得到亲人的半分疼爱,尤其是那些曾和她有血亲关系的,此时看到她……

    浑身通红,因为刚哭过,软塌塌的被护士抱着,小小一个。

    撞得她心都软了。

    都说孕妇情绪起伏比较大,考虑到她曾经历过的那些事,傅家很担心她会胡思乱想,可是怀孕九个多月,她从没觉得辛苦或是如何……

    只有此刻,她哭了。

    “您别哭啊,孩子这么可爱。”护士笑道,觉得她是喜极而泣,就劝慰了几句。

    外面的人,其实此时就不是那么着急了,知道孩子出生,一颗心都松弛下来,此时正笑着在外面守着,就想先看孩子一样。

    只是傅老挡在门口处,所有人都不敢往前推搡。

    这位老爷子,真的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孩子哭声过去几分钟后,产房的门才被打开,护士出来道喜。

    “恭喜,母女平安。”

    “我就和你们说了,肯定是女孩!”傅老笑得合不拢嘴。

    他们老傅家,可算是来女孩了。

    傅斯年插嘴问了句,“我夫人怎么样?”

    “母女平安,都没事,就是现在有点脱力,很快就会送他们出来。”护士解释道。

    傅斯年点着头,这心底百感交集,说不出是什么滋味。

    又过了十几分钟,余漫兮母女二人才被护士送出产房……

    戴云青手脚麻利地接过孩子,当时都还没到病房里,所有人都围了过去,迫不及待想看一眼,只是孩子此时太小,没经验抱孩子,不敢接,不敢碰。

    众人乌泱泱进了病房。

    ……

    宋风晚得知这个消息,还是通过段林白的朋友圈。

    因为人家爸妈都没发任何动态,他已经迫不及待发了一条。

    【生了,吼吼——】

    他配了个宝宝一只手的照片,上面还挂着余漫兮的名字,免得引起不必要的误会。

    段林白人脉广,这个图很快被人截到了微博里,【余漫兮产女】很快登上了热搜,留言的均是各种祝福之词。

    【恭喜小余主持生了小小鱼。】

    【这孩子颜值肯定相当高了,我去,想想都兴奋。】

    【楼上的那位,人家生孩子,你兴奋个鬼啊。】

    【只有我发现,傅三爷要做爷爷了嘛?宋风晚要做奶奶了……】

    ……

    因为某个评论歪了楼,傅沉要做爷爷的这则消息,居然也被顶到了热搜榜上。

    某人自然是不爽的,立刻就让人给撤了。

    傅斯年知道消息泄露出去的罪魁祸首是段林白,咬了咬牙,想着今天是大喜日子,还是别见血了。

    很快宁家、戴家的亲戚也都到了,产房瞬间被围得水泄不通,考虑到余漫兮刚生完孩子,需要静养,大家都没久留,送了礼物和祝福就匆匆离开。

    宋风晚上午课程结束,才坐车到了医院,此时傅沉等人正在病房外压着声音闲聊。

    里面尽是女眷,他们这群大老爷们儿,实在不方便进去。

    宋风晚来得匆忙,也没带什么,赶紧进了屋子,此时床边的帘子被拉了起来,里面时不时传来老太太的笑声,“……这丫头也是,睡着了还好,醒了就要吃。”

    估摸着是在喂奶,她也没进去。

    过了七八分钟,帘子被扯开,她才见到孩子,她毕竟照顾过小严先森,抱孩子还是轻车熟路的,甚至比余漫兮这个孕妇还熟练几分。

    笑得病房内不少人打趣说。

    “晚晚以后要是当妈妈,肯定很尽心尽责。”

    吓得她只敢悻悻笑着。

    她还是个孩子,怎么可能当妈妈啊。

    反观傅斯年的动作就笨拙许多,小严先森去他家玩的时候,他也摸过抱过,原因没有其他,就是纯粹不喜孩子。

    此时看到自己的女儿,宋风晚将孩子递过去的时候,他居然有些手足无措,还特意拿着纸巾擦了下手,想抱又怕拿捏不好力道,一度不敢伸手。

    在场不少人都是看着傅斯年长大的,还从没见他如此紧张过。

    所以在小家伙出生几天后,他做得最多的事,除却照顾余漫兮,就盯着自己女儿发呆。

    她稍微有点咳奶或是不舒服,某人就紧张得不行。

    傅沉等人一直认为,傅斯年以后八成会是个女儿奴。

    不过他们这几家,女孩就是稀缺资源,所以小小鱼出生几天之内,光是从各家收到的礼物,都要把整个病房填充满。

    就连远在国外的傅聿修都寄了一些小芭比娃娃回来。

    *

    余漫兮是顺产,第二天就能下地了,在医院住了六天,还特意选了个好日子回了家,坐月子期间,戴云青这个婆婆是全程伺候的。

    不过对于孩子的名字,却始终没定下来,傅家二老选了不少好名字,只是难免发生争执,一来二去,大家就先叫孩子小小鱼或者小鱼儿。

    原本小鱼儿,也就是傅斯年和宁凡会偶尔叫,其他人均不会这么喊,倒不会弄混。

    就在坐月子期间,有人给余漫兮带来了贺家的消息。

    他们家落败后,早已淡出了人们的视线,但是关于他们家的消息,即便余漫兮不刻意了解,也总会断断续续传来。

    好像是说余漫兮的母亲也生了……

    又是女孩。

    相比较傅家的热络喜庆,贺家就是一片愁云惨雾了,据说当时贺老太太在医院直接冷脸甩袖走的,之后发生了什么,就不大清楚了。

    孩子的名字,是落户的时候定下的。

    傅斯年擅自决定取了个【傅渔】。

    取了余漫兮姓氏的谐音,寓意富裕,关于渔这个字的解释,通俗来说,就是打鱼的人……

    打鱼的?

    余漫兮盯着这个名字,看了许久,傅斯年是想说,他打到自己这条鱼?

    总之因为某人擅自决定名字这回事,被傅家二老骂了个狗血喷头,两人这几天翻遍诗经辞海,就想取个简单特别又好听的名字,这家伙居然能擅自做主。

    气得傅老直接飙了一句!

    “你凭什么一个人决定孩子的姓名!”

    傅斯年抿了抿唇,“我的女儿,我为什么没权利?她又不是傅家公共财产。”

    气得老爷子到处寻戒尺,准备抽他一顿。

    ------题外话------

    呦吼,年年做爸爸了,此处需要掌声~

    是女孩,是的!女儿!

    关于名字这个问题,我是个取名废啊,想了好久,觉得傅渔还是蛮好听的,也比较特别,哈哈,不少人说要叫傅黏余……鲶鱼?大家认真的吗?

    群里居然有人说什么叫傅肌、傅傅得正……

    人家是女孩子,你们小心年年顺着网线爬去揍你们。

    **

    昨天端午活动的获奖名单会在最后一更公布,大家记得关注一下哈。

    日常求留言求票票呀~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