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6 三爷刺激六爷:对你没新鲜劲儿了(2更)

月初姣姣

    九号公馆内

    一群人到齐后,因为是段林白攒局,他自然要负责热场子,不过今天许佳木来了,这位置也不知怎么安排的,就坐到了他的身侧。

    碰杯喝酒自然是少不了的。

    “喝吗?”汤景瓷偏头询问许佳木。

    “我不是很能喝酒。”许佳木似有为难,不过所有人都倒了一点,她也只能端起了酒杯,倒了杯酒精含量极低的果酒。

    众人碰杯后,许佳木不过抿了一小口,三四分钟后,热意上头,整个人的脸已经涨得通红。

    “你没事吧?”段林白没想到她喝酒上脸,低声问了一句。

    因为包厢内还有音乐,如果要说话,就只能靠得很近。

    许佳木小脸像是染了血,着了艳,俏丽生姿,就连呼出的气息都潮热灼人,热乎乎,暖烘烘的吹在他脸上。

    “我没事,我喝酒就是这样的……”

    段林白嗯了声,视线落在她嫣红的嘴上,热气熏来,他也咳嗽两声,移开目光。

    我去。

    今天这酒怎么回事,这么上脸?

    他才喝了几口而已,怎么也开始脸红了,要死了。

    *

    段林白作为攒局的人,自然逃不过要挨个喝酒的命运,他酒量一般,没喝多少,已经有些醉意了。

    他喝多了,容易话多,耍酒疯,几人一合计,趁着段林白去洗手间的功夫,把他助理喊来,送他回家得了。

    小助理连哄带骗,把他人扶了出去。

    许佳木看他离开,犹豫片刻,“我也该走了,我学校那边,明天还有事,没办法待太久。”

    “那我让人送你。”傅沉开口。

    “不用,我骑车来的。”许佳木立刻回绝,与大家辞别,就拿着外套离开了包厢。

    她此时的酒劲早就过去,脸色也很正常,看起来和常人没什么两样,走出酒吧的时候,寒气扑面而来,浑身激灵一下,更是万分清醒。

    当她走到自己停靠电动车的地方时,整个人就傻眼了。

    段林白这个蠢货,居然坐在自己车子上,晃着腿,边上的小助理恨不能捂着脸,假装不认识他。

    “许小姐,不好意思啊,我们小老板喝多了,他这个……”小助理咳嗽两声。

    “没事。”

    “我马上劝他下来。”助理硬着头皮,“小老板,下来吧,咱们该回去了。”

    “外面这么冷,您别冻着。”

    “而且许小姐过来了,人家要骑车回去啊。”

    ……

    “滚开,老子就是要等她,这杀千刀的女人,不仅无视我,还威胁我?我就赖在这里不走了。”

    小助理无语了。

    好说歹说,段林白就像是和电动车杠上了,愣要开着电动车回去。

    许佳木看他这般模样,也是有点无奈,“你要坐电动车?”

    “坐啊,风呼呼的……”段林白伸手比划着,“贼特么带劲。”

    许佳木哑然,这人八成是个傻子吧。

    “你能坐好,保证不掉下去?”

    “可以。”

    “那我送你回去。”

    段林白是打死不肯下车,他的助理有时间和他耗着,许佳木不行啊。

    他似乎思量了一下,默默退到了后面。

    “你真的能坐好吗?”许佳木还是有些担忧,这要是车子开到半路,他忽然耍酒疯,从上面摔下去怎么办。

    就他这性子,可能会赖着自己吧。

    “能。”某人说得异常笃定。

    那模样,让许佳木想起和老师保证完成作业的小学生,模样非常乖巧,她忍不住笑出声,“那你上来坐好。”

    段林白盯着她勾起的嘴角,只觉得自己心脏突突直跳。

    今天这酒喝得太不舒服了……

    怎么有种要突发心脏病的感觉。

    许佳木先上车,段林白慢吞吞的坐到后面,他手长脚长,难免有些束手束脚的。

    小助理算是傻眼了。

    这么冷的天,有车子不坐,死乞白赖要坐在人家小电驴后面吹冷风?你丫什么毛病啊。

    电动车毕竟不大,而且是女士的,虽然此时天寒地冻,大家穿得衣服都很多,但难免摩擦碰到,他盯着前面女人的背脊。

    “你抓好扶手,准备走了。”

    许佳木戴上口罩,声音有些闷。

    段林白的心还是猛地震了一下。

    莫名有些气息不稳,这酒的后劲儿真特么大。

    车子后座前面,有个可供双手抓牢的地方,他双手攥紧。

    “坐好了吗?”

    段林白嗯了声。

    车子很快就发动起来,因为一开始起步的惯性作用,段林白整个身子后仰,手指抓紧,,寒风无孔不入的往他五官里面钻,浑身都凉飕飕的……

    就是这胸口,暖乎乎的。

    又热又燥。

    很快车速就平稳了,偶尔有些颠簸,京城的晚上,外面光线斑驳陆离,她的长发被风吹得轻轻浮动,从他脸上拂过……

    又软又细!

    有种淡淡的药水味儿,和医院那种差不多,有那么一点好闻。

    段林白觉着自己可能喝多了,意识不清醒了。

    车子偶尔碾过减速带,段林白屁股被颠得一上一下,坐姿也变得有些难受,他稍微往前挪了点,整个人的脸,差点贴在许佳木的背部。

    而随着车子经过一个学校门口,四五个减速带袭来,他姿势越发变扭,到了最后,差点被颠下车,为了避免掉下去,他几乎是身体本能的伸出手……

    搂住她的腰。

    他能清晰感觉到,前面的人,身子一僵,逐渐放慢车速。

    她里面穿着宽大的毛衣,套了件羽绒服,你看不出什么身材。

    段林白想起蒋二少对她的形容,这女人腰怎么会那么细。

    小助理的车子一直在后面跟着,之前两人还保持着距离,这怎么一下子就搂上了。

    他家小老板这是故意喝醉酒占人便宜啊,简直不要脸。

    您到底醉没醉啊,到底在搞毛啊。

    许佳木能清晰感觉到那次颠簸,他整个身子撞到她后背上,就像是要被她心脏都撞破肋骨般,男人的手,你感觉不到什么东西,毕竟隔着那么多层衣服,就是他气息不稳,许是喝了酒的缘故……

    大口喘息,弄得她心烦意乱。

    好不容易把他送回家,由他小助理扶着进了屋子。

    “许小姐,您要不要进来喝杯茶,等一下我开车送您回去。”小助理一脸抱歉,自己小老板喝多了,麻烦人家,心底过意不去。

    “不用了,你好好照顾他吧,我先走了。”

    许佳木此刻还觉得自己腰上环着一双手,又热又紧,就像是要禁锢锁死她一般。

    而段林白靠在自家沙发上,想到她的腰,耳尖有些泛红。

    又伸手揉了下屁股。

    这女人骑车技术太渣,老子屁股都要被颠烂了。

    只是忽得又想起她那时身子一僵,咬了咬后槽牙,那么紧张做什么,我又不会吃她豆腐,只是想起手指触碰到的那抹纤细。

    手心隐隐发烫。

    这酒后劲儿太大,我得去冲个澡,冷静一下。

    **

    此时的九号公馆

    虽然段林白走了,但是蒋二少还在,也是个喝了酒就异常跳脱的活跃分子。

    蒋端砚就坐在傅沉身侧,两人随意聊着天,说起了自己创业的事,其实他们经历类似,国外留学归国,只是傅沉有家中扶持,在商场比他更加顺遂些。

    “那时候忙着创业,还得照顾弟弟,应该挺辛苦的。”傅沉说道。

    蒋端砚刚想回答,就听到自己弟弟忽然扯着破锣嗓子吼了一曲青藏高原。

    他嘴角一抽,“我没管过他,自己野蛮生长的。”

    傅沉闷笑两声,这若不是亲兄弟,蒋端砚怕是会把他从这里踹出去。

    蒋端砚长得极为儒雅,在商场上,却也是个沙发果决的主儿,或许也是因为这样,当年蒋家蒙难,才招致那么多人觊觎,此刻想来,真的太低估这位蒋家大少爷了。

    傅沉愿意拉他,蒋端砚心底是感恩的,所以到了包厢这么久,态度一直不卑不亢,但也处处低调谦逊。

    他刻意巴结,或许傅沉也瞧不上,做自己最好,傅沉这群人,什么人精没看过,在他们面前耍心机压根没必要。

    但是他想拉自己上位,进入京圈,有这么好的资源,干嘛不用,谁都不是傻子。

    “你今年多大了?”傅沉偏头看他,他印象中,蒋端砚似乎比自己还年长几岁。

    “32。”

    “没有对象?还是没有结婚的打算?”

    蒋端砚神色很淡,加之室内光线暗淡,几乎看不出他的神色,“太忙了。”

    即便如此,傅沉还是看出了些许东西,这么大岁数了,若说没有半点感情经历,怕也不正常,不过他不愿提起私事,他也不会如此八卦。

    “家中有个女人挺好的,别只顾着奋斗事业。”

    “嗯。”蒋端砚淡淡应着,抿了口酒。

    吞入嗓子,辛辣苦涩,烧得嗓子眼都疼。

    傅沉瞧他神色不大对,偏头看了眼正在玩消消乐的人。

    大家出来聚会,在酒吧里玩消消乐?

    “不喝点?”傅沉偏头看了眼他的手机,当真是无趣极了。

    京寒川头也没抬,“不太想喝。”

    “最近和许小姐没联系?”

    京寒川神色未变,泰然自若,“你说什么?”

    其实那次设计展之后,两人联系就很少了,因为过圣诞的缘故,她店里推出了许多新品种,每天都供不应求,已经停止送货。

    “我以为你们联系会很频繁。”傅沉轻笑,“之前一段日子不是走得很近?”

    京寒川没说话。

    “就好比我和晚晚,其实恋爱初期都恨不能每时每刻黏在一起,但是时间久了,那种心情肯定不若以前那般迫切。”

    “就是所谓的热恋期吧。”

    “你俩这是什么都没发生过,那种新鲜劲儿就过了?”

    京寒川点着消消乐,他知道傅沉一肚子坏水,就是故意刺激他的,就算暗示自己不要在意他的话,这心底肯定不舒服。

    新鲜劲儿?

    是说……

    她面对自己,已经觉得没劲儿了?

    想起之前的偷吻事件,唇角那抹稍纵即逝的柔软,他眸子又黯淡几分。

    玩消消乐都没了兴致,他端起面前的酒杯,喝了几口,嗓子眼好似火烧,胸口更是热辣辣的。

    蒋端砚离得近,两人对话,一字不落传入他的耳朵。

    看样子六爷是有情况了,那姑娘在躲他?若是知道他的身份,若非真的不怕死,谁都会躲得远远的吧。

    傅沉侧头看着京寒川,“跨年的时候,我有安排,喊她来凑个热闹?我通知,还是你来说。”

    京寒川知道傅沉最近背地里搞了不少小动作,跨年对他来说,似乎意义重大,好像是在给宋风晚准备惊喜一类。

    “我去吧。”京寒川摩挲着酒杯,他也想去确认一下,她是不是对自己没兴趣了。

    难道诚如傅沉所说,新鲜劲儿过了?

    ------题外话------

    哈哈,还木有恋爱,就过了热恋期?

    六爷:……

    你准备怎么去确认啊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