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3 表哥高调宣布:我们在恋爱中

月初姣姣

    这边傅沉与京寒川,一个悠哉得看着佛经,另一人则真的认真地在哄孩子。

    京寒川平素最爱钓鱼,耐心极好,小严先森又很乖,趴在他怀里,几乎不乱动。

    傅沉偶尔抬头端详两人一眼,“寒川,你以后挺适合带孩子的,该考虑谈恋爱,结婚生子了。”

    某人听着,却没作声。

    傅沉抬手合上佛经,乔西延这才注意到,他居然在看什么《往生咒》?

    这是在超度谁?

    还是为了消弭自己造的孽障?

    “我和你说认真的,遇到合适的,就尽早出手,别等。”傅沉好心提醒,“感情这东西耗不起,女生还容易多想多虑,时间久了,她可能觉得你只是戏耍她,没认真。”

    “是吗?”

    京寒川回答得漫不经心,心底却在认真思考傅沉提出的合理建议。

    **

    而另一边,段氏集团

    所有人没想到,这丁晶怡忽然开始撒泼耍疯,朝台上扔东西。

    这话筒虽然不比其他重物,但分量不轻,猝然砸上去,也能疼得人狠吸口凉气,那刺耳的电流声,往人耳膜里穿刺。

    众人本以为汤景瓷可以躲开,没想到有人把她护在了身下,而那话筒,落在那人肩胛骨上,还砸出了一记闷响。

    而这两人的互动,才结结实实,闪瞎了大家的眼。

    说好的师兄妹呢!

    又是抱抱,又是摸头杀。

    这真特么是正常操作吗?

    平时端着装着,你可能看不出什么,但此刻这种,才是实打实的真情流露。

    只要不瞎,就看得出来,这两人之间绝壁是有奸情的。

    乔艾芸眨了眨眼,指了指台上的两人,又侧头狐疑得询问宋风晚。

    某人只是低头,盯着自己鞋尖,开始装死。

    “宋风晚,你别告诉我,他俩这……”

    乔艾芸早上还和她吐槽,说担心汤景瓷遇到那种,提起裤子,拴上裤腰带,就不认账的混蛋,所以千万要保护好自己,这都骂了谁啊。

    “他们是准备今晚就和你们坦白的,他是我表哥,我也不可能背后捅他一刀吧。”宋风晚小声嘀咕着。

    “你这丫头……”乔艾芸都不知该说什么好,“也不知道你二师伯到没到?”

    “汤先生已经到了,就在四楼。”说话的是段林白的小助理。

    乔艾芸伸手戳了戳严望川,“你还愣着干嘛,去堵人啊,就他那急脾气,保不齐冲到上台,就把乔西延这小子揪下来了。”

    “有什么事,咱们回去再说,别再这么多人面前丢了脸面。”

    “还杵着?赶紧去啊,千万把人拦住了。”

    严望川看了眼助理,“应该走哪边?”

    “从楼上下来,必须走这边,我领您过去。”小助理小跑着带路。

    宋风晚长舒一口气,幸亏带母亲和严叔来了,二师伯来得太早了,而且一声招呼都不打,要是她一个人过来,怕是拦不住他。

    说到底,乔艾芸还是心疼这个外甥的。

    此时台下的记者早已看出些许端倪。

    这段时间,关于汤景瓷的绯闻非常多,只是和她说过几句话的男人,都被安上了头衔,却愣是忽略了乔西延,因为这两人第一层关系就是师兄妹。

    大家想当然以为,从小一起长大,青梅竹马,这两人关系应该情同手足,更像兄妹。

    殊不知,他俩以前根本不熟。

    “他们是一对吗?你们告诉我,不是我一个人眼瞎。”

    “不是你一个,我们都看出来了,绝壁有猫腻,这乔家少东什么时候如此温柔体贴过,镜头捕捉到的时候,都是不言苟笑的。”

    “呵呵,我特么现在觉得,今天来的太值了,猛料有点多啊。”

    “所以,这是正牌男友现身了?”

    “我如果没记错,他俩是不是住在一起。”

    “mmp,同居好久了,肯定老早就搞在一起了,汤景瓷以前来京城,几乎都是他陪同的,就是两人关系好像又没那么近。”

    ……

    这也难怪记者不会怀疑他俩。

    两人以前除却晚上碰头,或者一起吃饭,都是各自行动,哪儿有情侣这样的,一开始还有兴趣,后来觉得这两人交往过于公式化,好像只是饭友关系,一扯到绯闻,想当然的,就被乔西延给剔除了。

    鬼知道,这特么才是正主。

    此时丁晶怡忽然喊了一声。

    “我文章里早就说了,这女人朝三暮四,什么样的男人都不放过,你们自己看,连自己师兄都勾搭,这还要脸吗?”

    “窝边草都吃?”

    “你还有脸面对你师叔嘛!”

    汤景瓷憋闷,这人怎么还咋呼,她刚想推开挡在身前的乔西延,与她理论一番,某人却直接伸手按住她的肩头,就从后面,一手揽住……

    将人紧紧扣到了怀里,“你往前冲什么?”

    “我……”汤景瓷想到底下那么多记者,两人还保持如此亲昵的姿势,倒觉得有些不好意思,耳根有些发热。

    乔西延却松开箍住她肩膀的手,手指轻轻往下滑,手指勾住她的……

    一根手指,两根手指,轻轻勾住,紧紧缠紧。

    直到在众人面前,正大光明的十指紧扣。

    “吃窝边草的不是她,是我。”

    “她从来就没其他男人,如果说有……”

    “那也只是我一个。”

    “我和她……”

    “正在恋爱中。”

    乔西延大大方方承认了,在人群中,瞬间掀起了轩然大波,说实在的,盯着乔西延的人还挺多的。

    他和宋风晚一直都是许多人争抢的对象,现在好了,这对表兄妹,都各自找了内部人,自己消化了。

    “我们恋爱有段时间了,原本打算在设计展的时候再公开这件事,只是此时这种情形,我若不站出来,当真不算个男人。”

    “她说这件事,自己能解决,我就安心站在她身后。”

    “但是丁记者,先是污蔑我爷爷,再来是女朋友,你怕是想把我们一家人都得罪干净才罢休?”

    一家人?

    汤景瓷手心被他烘得热乎乎的,嘴角微微勾着。

    和方才的模样,完全不同,现在根本就是个沉浸在爱情中的小女人样子。

    “我们之间感情很好,她和段公子,亦或者是蒋二少接触,我都清楚,如果再有这种无中生有的造谣中伤,只怕下次,丁记者,真的会遗臭万年。”

    “这次我本来和段公子商量,打算弄现场直播,也让全国人看看,你这幅难堪的吃相。”

    “她心肠软,还想给你留条生路,毕竟有些视频流放出去,那就是一辈子的污点,只是某些人已经烂到骨子里,救不回来了!”

    乔西延这不仅是在丁晶怡的脸,还暗中抬高了汤景瓷的身价。

    一贬一褒。

    “你俩在恋爱?”丁晶怡显然不信。

    她跟踪汤景瓷有段时间了,两人寻常都极少合体外出,看起来根本不像情侣啊。

    “如果她真的怀孕了,那孩子……”

    “也只会是我的。”

    “这个回答,你可满意?”

    丁晶怡,此时已经一脸懵逼了。

    既然有正牌男友,那她买避孕药,也就合情合理,她偏生还找了个如此刁钻的角度攻击自己,这个女人……

    当真是要把她闭上绝路。

    这边的两人,大大方方在台上牵手秀恩爱,一侧的段林白摸了摸鼻子。

    情况特么有些不对劲啊。

    这不是自己的主场舞台?

    他和汤望津商量,特意提前回来,为此甚至牺牲了睡眠时间,就是想来打某些人的脸,给自己找回点场子。

    他此刻却有种,自己很多余的感觉。

    留下还是离开,真是个让人头疼得问题。

    **

    但是另一边的情况,就不若这边和乐了。

    严望川负责去阻拦汤望津,两人都是走得楼梯,在三楼碰到。

    “望川,你来得正好,西延这小子……”汤望津抖着手指,忽然不知该怎么形容他。

    “我知道他不是个东西。”

    “对,就不是个东西!”汤望津冷哼。

    他一路走来,一直在思量,这两人到底是什么情况搞到一起的,然后就想起,乔西延前几个月,莫名其妙出现在自家门口的情景。

    他和乔望北是师兄弟,平素有联系,但是小辈之间,交往不多,而且他对乔西延搞丢自己女儿的事,一直耿耿于怀,交流更少。

    乔家人就从未出国去他家串过门,乔西延突然出现,他是真的诧异。

    只是当时没想太多。

    此时想到,他邻居说的话,懊悔又心急,气得直跺脚。

    自己不仅仅是引狼入室,还特么把女儿送到狼的嘴边,他怎能不懊恼。

    “望川啊,其实吧,西延这孩子是不错的,这点我要认可,做人要客观嘛,但是偷摸在我眼皮底下偷我女儿,这就不厚道了,你说是吧。”

    “对。”

    “我就这么个闺女,我是真疼她啊,一点预兆都没有,突然就告诉我,恋爱了?”

    “是难接受。”

    “听说他出事,我心底这个急啊,生怕她被人欺负,赶紧让林白陪我回来,你说我这是来干嘛啊?看那情形,肯定在一起有段时间了。”

    ……

    严望川话一直不多,都是汤望津在絮絮叨叨说着,“望川,你倒是说句话啊!”

    “幸亏不是怀孕才通知你。”

    一记刀子,狠狠扎进他的胸口,汤望津此时才明白,什么叫做剜心剧痛。

    “你还是闭嘴吧!”

    汤望津跟着严望川在走,走了半天,才觉得不大对劲,这明明都下到二楼了,怎么走了半天,也没到地方。

    “望川,你确定是往这里走?”

    严望川看了眼周围,“我第一次来,不是很确定。”

    而此时一直跟着汤望津的那个秘书,垂着头,其实从下到二楼,严望川就把他带偏了,他心底清楚,他就是故意的,怕汤先生去会场闹事,才特意支开他,也就没提醒。

    “严望川,你是个路痴,你带什么路啊?你不知道我很急啊?”

    严望川神色如常,“我和你说,我会带路?”

    “……”汤望津傻眼了。

    “你为什么一直跟着我?”

    汤望津算是彻底明白了,“枉我把你当师弟,差点忘了,那小子,现在还喊你一声姑父。”

    他扭头就朝着自认为正确的方向走。

    秘书扯了扯头发,其实那地方也不对啊。

    段氏集团还是很大的,这么绕来绕去,真的到了会场,怕是招待会都要结束了。

    很快乔艾芸的手机,就收到了信息。

    来自严望川的。

    【事情妥了。】

    乔艾芸已经可以预见,回头汤望津会如何发邪火了。

    西延啊,做姑姑的,也只能帮你到这里了。

    这边的丁晶怡,瞧着无法攻击汤景瓷,又开始大神嚷嚷,“乔老夫人就是给人做了姨太太,你们乔家,为什么就是不敢承认!”

    乔艾芸心底方才为乔西延觉得欢喜,最起码终身大事稳了,一听这人又开始诋毁自己母亲,刚要动作,不曾想,身侧的宋风晚动作更快……

    段林白刚下了台,就瞧着自家小嫂子气急败坏的从冲了出去。

    哎呦我去,这特么还没结束呢!

    ------题外话------

    更新开始~

    对于一个出门在外的人,还需要码字,真的好苦逼o(╥﹏╥)o

    玩得好忐忑,特有压力,总惦记着更新,生怕玩嗨了,没时间码字(*/ω\*)

    *

    你们觉得师兄这波助攻给力不,哈哈

    表哥也是高高调调秀了一回,就是回头怕是要惨了,啧啧,你家老丈人,正扛着二十米大刀狂奔而来。

    表哥:……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