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7 有人勾引师兄?求潜规则?(3更)

月初姣姣

    宋风晚看到邀请函上的字眼,还有些诧异。

    高雪要开个人展览了?这是每个设计师都梦寐以求的,她手持鹤鸣杯金奖,自然有一大批人愿意捧着她。

    这个奖分量太高。

    “严叔,您要去看吗?”

    “你感兴趣?”严望川敲打着方向盘,京城这地方的交通真是一言难尽,堵得要命。

    “她是我们任课老师。”因为是熟人,肯定更加好奇,“之前我来京城补课,她就是辅导班的老师,教过我。”

    “其实有许多真正有才华的人,并没参加这个比赛,比较淡泊名利。”

    宋风晚好奇,“比如说?”

    “你舅舅,还有我的那些师兄。”

    “还有呢?”

    “你表哥,他有天赋,又是师傅亲自教导启蒙的,自然不会差。”

    “是不是还有你?”宋风晚笑道。

    严望川咳嗽一声,这丫头莫不是在调侃他?在他面前可真是什么都敢说了,他记得宋风晚以前很怕他的。

    “你要是想去看这个展览,我可以安排一下时间,陪你过去。”

    “这个是在周末,可以啊。”宋风晚也很好奇,高雪的作品会是什么样的。

    “上午我去你们院长办公室,听说你们学校在举办设计比赛,你没参加?”严望川询问,因为所有设计稿,会被拍照拓印成几分,隐去学员姓名,分发给美院几个权威的老师评选。

    柳宏是其中之一。

    他又是美院院长,手中自然有参赛名单,只是与作品对不上号罢了,除非他教过,笔锋有特色的。

    “我本来设计了一张图,觉得不太好,就弃权了。”

    “为什么?”

    宋风晚笑着,并没说出原因。

    严望川用余光打量了她两眼。

    同样是设计师,他自然清楚,她前期学画图,都是参照模仿别人,如果一直模仿一个人,画风模式禁锢,很难突破展现个人特色。

    她刚上大一,怕也处于这个阶段。

    这个需要自己攻坚,别人帮不了。

    **

    两人抵达餐厅,点餐之后,由于此刻处于用餐高峰期,上菜速度有些慢,两人等得有些心焦。

    也就这时候,突然有几个西装革履过来,隔着一段距离,就喊了声,“严总!”

    宋风晚扭头看去,一群四五十岁的人快步过来,脸上都带着分外讨好的笑。

    他们就两个人,并未去什么包厢,而且这家餐厅,每个位置之间都有屏风遮挡,互不干扰,私密性不错。

    “我说你让我介绍餐厅,又不和我们一起吃饭,这是有人陪啊,这位是……”

    严望川没带宋风晚出席过公开场合,这些人又不是南江人,自是没见过她。

    怕拿捏不到身份,说错了话。

    他在圈子里是出了名的洁身自好,大家都知道他娶了乔老千金,不过还有个便宜女儿,按照他的身份,找个什么样的都行,总是替他觉得可惜。

    “我女儿。”严望川大方介绍。

    “原来是千金啊,长得真漂亮啊,读大学了吧?”几人立刻开始官方假夸。

    “严总,我们在里面有包厢,要不您和令千金来里面坐?”

    “不用。”严望川话少,更不擅应酬,这话说完,就不再开口。

    弄得几人站在那里,也是尴尬。

    “那您陪女儿,回头我们再出来给您敬杯酒。”几人说完,略显尴尬的离开了。

    宋风晚看向对面的人,“严叔,您这样应酬会得罪人吧?”

    “所以我从不应酬,我已经拒绝过他们几次,是他们自己过来的。”严望川说得理所当然,“这就是周末那个设计个站的主办方,一直邀请我去看展览。”

    他们打得主意,其实很清晰,严望川极少出席活动,在业内威望也高,若是能出席,也是一个宣传噱头。

    “应酬不是很正常的嘛?”宋风晚只记得以前宋敬仁,多的时候,一个晚上都有五六个应酬。

    “谈生意在办公室就可以,为什么要带上酒桌?”严望川反问。

    这次换成宋风晚无言以对了。

    上菜后,严望川难得的让宋风晚吃快点。

    那群人显然是想和严望川套近乎的,自然不会放过一丝一毫的机会,他们饭吃了一半,就有人拿着酒水过来了。

    “我去趟洗手间。”宋风晚也不太适应这种场合,而且一群中年大叔,不如先溜了。

    严望川蹙眉,这丫头……

    他这人表情稀缺,又嘴笨不善交际,说是和他敬酒,基本都是那群人在尬聊,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严总,您待会儿开车,您就别喝了,这被我干了,你随意。”

    严望川看了他一眼,没作声。

    宋风晚原本躲在一侧看了一会儿。

    发现要是和这种人应酬,估计你把自己喝死了,他都不会劝一下。

    和这种嘴笨的人交际实在太累。

    **

    宋风晚借着上洗手间的间隙,和傅沉打了个电话。

    她自己都不知道怎么和傅沉会有那么多说不完的话,怎么都聊不够一样,她瞧着时间差不多了,“不说了,我得出去了,我估计那群叔叔已经走了。”

    “嗯,到学校和我说一声。”傅沉也是真郁闷。

    傅斯年和余漫兮那啥之后,老太太居然给他打电话,一个劲儿说,自己快抱曾孙女了,还说什么……

    “老三,你要有孙女了!”

    傅沉是真的很想把电话挂了。

    宋风晚刚挂了电话走出去,就瞧着严望川身侧站着个女人。

    若是不认识的倒也罢了。

    居然就是高雪。

    她还穿着上课时候的那套衣服,大方得体,端着酒杯,一个劲儿冲着严望川微笑。

    “严先生,你们严氏每年出的款式我都会看,真的都很漂亮,您也一直都是业内许多人的偶像,我对您……”

    宋风晚双手抱臂,站在不远处,安静看着。

    “我是第一次举办个人设计展,真的很希望能得到您的批评指正?”

    “我手头还有许多设计图,如果方便,我能请教您吗?”

    话说到这份上,宋风晚都傻了。

    这还是给她上课时候的高老师吗?她对高雪在辅导班的印象就不大好,此刻更是坏透了。

    什么叫做私下请教,不就是约着严望川与她见面嘛!

    成人世界里,

    这是一种变相的勾引邀约啊。

    完全就是求着严望川潜规则自己!

    现在的社会还可以这样玩?

    周围的几个男人,面面相觑,自然也听出了话中的意思,只是笑着没说破罢了。

    宋风晚没过去,想看看严望川会如何应付这种局面,高雪长得算是蛮好看那种,入学教书时,学校论坛还讨论了好久,说是【美女老师】一类。

    严望川淡淡看了高雪一眼,“设计图很私密,你我一不认识,二没旧交,不方便请教我。”

    “之前您去京大招人,我也报名了,可惜没选上……”

    高雪咬了咬牙,她其实就想问一下,为什么严氏来学校招人,找了一个大四学生,一个在读硕士,却没看上她的,难不成她的作品就这么差?

    严望川瞥了她一眼,直接说了一句:

    “那说明你还不够资格。”

    高雪脸刷得一下就白了。

    宋风晚站在不远处,将这一切看在眼里。

    果然还是没变,表情稀缺,沉默寡言,但是……

    开口就能毒死人!

    这高雪也是傻缺,看他这样子,也知道不是你能碰的,还往上凑,被虐了吧。

    “好了,要不咱们回吧,别打扰严总用餐。”几人瞧着严望川油盐不进,就连和他敬酒,都没半点温言细语。

    而且此刻气氛着实尴尬。

    人家好歹拿了鹤鸣杯金奖,你说不够格?

    太狂妄了吧。

    圈内人说他是个【狗都啃不动的硬骨头】,这话半点不假。

    “高老师,快走吧。”有人拉了下高雪。

    这高雪也不知是有意无意,手中杯子没端稳,半杯酒直接洒在了严望川身上。

    众人诧异。

    高雪更是吓得脸色发白,“严先生,真是不好意思,我帮你擦一下。”她说着也顾不得拿纸巾还是手帕,朝着严望川伸出了手……

    宋风晚错愕。

    直接上手?

    这让人窒息的骚操作!

------题外话------

    三更结束,日常求票票~

    **

    话说想要师兄这种人,对喜欢的人以前都不假以辞色,更何况你……

    你又算哪根葱啊!

    师兄这一说话,真的能毒死人。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