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21章 各方态度

对井当歌

    神仙,再次组织召开视频会议。

    画面中所有人满面愁容,气氛沉重、一言不发。

    事实上,没人否定他们的出发点是好的,企图通过女朋友的影响力来改变刘飞阳当下所做的决定,只是事与愿违,他们不知道准确情况,不知道在之前一段时间里,秦芳和刘飞阳产生隔阂,这次事件又相当于催化剂,让两人的矛盾发酵。

    “人已经进山,当务之急是拿出解决办法,根据路程推算,他们正常行进需要一天时间,还得配上颂莱的行动,也就是一天半之内会过河,只要刘飞阳带着这批人过境,后果不堪设想…”

    说话的是水丘静。

    这个女人也是满脸疲惫,没有心情再说任何,坐在办公椅上,甚至还点起了一只女士香烟,她很愁,秦芳名义上是干闺女,但她没有孩子,已经把她当成半个亲女儿对待,要不是自己提议,也不可能想到让秦芳去劝,两人不可能因此而分手,今早听到秦芳电话,她的心都碎了,现在迫切的想要让两人复合。

    同时对那个犊子还有些许的愤怒。

    “咱们要是进山阻拦,可能来不及,有没有可能联系当地…”

    李老爷子也在吸烟。

    不只是他。

    整个画面中已经烟雾缭绕,百分之九十的人,烟不离手,都很愁。

    他的话只说了一般就硬生生给咽回去,本想说联系当地官方,能不能在位置设卡阻拦,这是下下策,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颂猜的演说究竟传到什么程度,大家不得而知,或许已经传到天上,现在只是差实质性证据而已,一旦刘飞阳被拦截,那么证据就拿在手中,届时谁想保护都没有。

    “不好…”

    常宝发止不住的摇头,他已经很多年没有如此焦虑过了,哪怕当初煤炭业的大动荡,他也只是损失,并不是倾家荡产,而现在,刘飞阳要做的可是一艘巨轮随时要倾覆,他想了想,试探问道“秦芳的状态怎么样?”

    “很不好!”

    水丘静的面色越来越冷,每每想到秦芳,难免勾起她伤心往事,又道“现在不是说她的时候,年轻人脾气都硬,吵架拌两句嘴,动不动说分手很正常,只要刘飞阳平安,让他们再静下心来好好聊一聊就可以了,还是得想出对策!”

    “丁总有什么想法?”

    马何对着屏幕问道。

    神仙从开会到现在,还一言不发,昨天他本想把另一个女孩的名字说出来,或者说,当人们说秦芳的时候,他就有预感,这时候秦芳出面绝对不会是好事,没想到应验了,果真朝着另一个方向发展。

    这让他也措手不及。

    关于刘飞阳的感情史,他知道,了解,但不会刻意关注,所有的一切都是从男人的角度出发分析得出来的,视频中他的嘴角动了动,本又想说那个女孩的名字,可还是没能说出来,无外乎,在这个世界上他要找一个人很容易,但要找这么短的时间内找到,也是很困难的事情,找到人、还得联系到刘飞阳,只能说难上加难。

    说不说暂时没有任何意义。

    只能作为备选项。

    最后开口道“我了解飞阳的性格,如果不是把他逼到极点,绝对不会对自己的女人背道而驰,在秦芳的眼前带人走掉,说明他已经彻底疯狂,一而再、再而三的逼迫,我不确定自己是否能劝的了他,当务之急,只有一个办法,所有人尽快、立刻,赶到南云省,或是以投资、或是以考察、又或是观光的身份,尽量动用最快速的行动方式,赶到刘飞阳面前,防止他过境…”

    这么做,确实是最好的提议。

    “我同意!”

    马何第一个开口,他与刘飞阳利害关联最大,如果刘飞阳就此倒下,那么他的辉煌注定要剥夺一层光,甚至会因此得罪老秦家,这是得不偿失的。

    “我也去…最快在今天中午”

    “我与马先生做同一班机!”

    新门的几位同时开口,他们的厉害关联几乎相仿。

    “人多力量大,越多越好,但不能滥竽充数,得需要有分量的人!”

    神仙又补充道,话语说的比较直接。

    这次不同于在惠北农村,闹得越大就是越给刘飞阳面子,这次是人越少越好,因为不排除天上正在关注这件事,闹得太大,哪怕刘飞阳没过境,也不排除动手的可能,但人太少,不足以影响,所以必须是有分量的人。

    李老爷子蹙了蹙眉“我立刻让飞机准备,距离比较远,飞行至少得六个小时,争取在天黑之前赶到…”

    常宝发凝重道“我也即刻启程!”

    水丘静补充道“为了我的干女儿,也得去…”

    “那好…”

    神仙见所有人都已经表态“谁先抵达不用等,在保障自身安全的情况,尽快进山,能拖延一分钟是一分钟,给后来者争取时间!”

    “好的!”

    众人纷纷回应。

    随后视频一黑,这次视频会议到此结束。

    也就在当天,南云省机场不时接到私人飞机降落请求,搞得机场方面立即查看本省内重要活动议程,最后发现并没有,把所有人都搞蒙了,最后通过查询系统发现是各个大人物的私人飞机降落,立即组织上报。

    此消息一出,把南云省方面也搞蒙了。

    要知道这些人物单独一位出现在地界上,都是需要重视的,毕竟投资、哪怕是扶贫也是对本地发展有利,立即排出人前去机场迎接,顺便还带着近几年的发展规划,哪成想,这些大企业家全都心神不宁的样子,急匆匆离开,没来记得多谈…

    又让他们有不小震惊。

    最后通过他们的路线规划分析,这才恍然大悟,原来他们是奔着一个人来的。

    刘飞阳!

    同时也产生了新的问题,这次租用场地集训已经报备过了,难道还有别的事?

    只能望着一人人远去。

    ……

    与此同时。

    没有不透风的墙,只要消息传出来就会传递到别人耳朵里,但还有另外一个词,叫灯下黑,天上人物的眼睛不可能时时刻刻盯在刘飞阳身上,乃至整个南云省都不会分散太多精力,毕竟掌握的是国家和国际。

    颂猜那份演说视频,看到的人很多,没看到的人更多。

    这其中,居住在四合院内的秦老爷子就是一个!

    他坐在院子里的摇椅上,穿着很厚,近几日来已经有进入冬天的迹象,下了雪,做好防寒,剩下的就是享受了,闭着眼睛,手中盘着核桃。

    突然,就听“咔”的一声。

    手中已经圆润的核桃突然掉了个角,让他睁开眼睛,微微蹙眉。

    也就是在这时,秦芳的父亲秦风快步从外面走进来,老爷子抬起头,把目光盯在他身上,道“你怎么来了…”

    秦风走到身边,停下脚步。

    面色畏难道“我刚刚接到消息,小芳与飞阳…”

    听到是自己最疼爱的孙女,老爷子表情又严肃几分“他们俩怎么了?”

    “分手了!”

    秦风听完,整个人都垮了几分,颂莱的演说他不知道,甚至两人分手的内幕也不知道,这个消息也是别人急匆匆透露给他的,其实,他心中早已由最初的不喜欢刘飞阳,变成很看重这个女婿,也是自从王爷倒下以来,刘飞阳手里掌握的资金,足以撼动任何民间力量,俨然成为国内头号资本大佬开始。

    对他个人、对秦家,都将会成为不可忽视的力量。

    秦老爷子听到这话,心里一沉,多年的风霜雨雪使她不再喜形于色,却还是难免的扯了扯嘴角。

    在当日刘飞阳进入老秦家大门的时候,他就要以威压把刘飞阳牢牢锁定在四合院之内,并不是因为其他,而是他不确定,在自己走后,秦家还有没有人、秦芳这个傻孙女,能不能把控住这头从深山老林里出来的猛虎。

    他相信刘飞阳不会背叛,可不背叛和给幸福是两回事。

    现在看来。

    哪里是自己走后的老秦家压不住,现在还在,就已经压不住了!

    “父亲,小芳这孩子从小心思就重,尤其是她弟弟走后…更像是变了一个人,她和刘飞阳在一起很快乐我能感受的到,这也是我知道的,她的第一段感情,如果就这样结束了,担心她心里会有阴影,而且她是公众人物,当初刘飞阳来的时候,闹得满城皆知,现在分手了…”

    秦风说着说着就停下了。

    在他生活的圈子有个词叫“离不起”就是在一起的两个人根本没办法离婚,影响太大,现在刘飞阳和秦芳在一起,就差用举世瞩目这个词,一旦分手,保不齐谁会在背地里笑话他们说:以为掉了个金龟婿,全家出动欢迎,最后怎么,说分不就分了?

    秦风看着父亲,在期望他拿主意

    如果按照自己的想法,现在一定是找刘飞阳,然后好好撮合。

    但很显然,自己在这方面的愚钝,以至于所有做法都无法精打细算,必须得请教父亲。

    秦老爷子悠悠叹了口气“落花有意流水无情啊…”

    “秦家不能在子女的问题上丢人,如果他让小芳伤心,我不介意让他付出代价…”

    秦风闻言,鼻翼不禁颤抖,意思已经很明显,当初来秦家有那么多人捧你,要是玩弄了秦家子女的感情,也会有这么多人揍你…

    (笔趣阁 www.xbiqugetw.com)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