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36章 拼命的往上面加零

大秦骑兵

    第0636章拼命的往上面加零

    当初成立谷超天源的时候,谷雨就和一起出资的有关部门说好了,从太空中拉回来的各种资源,不是七成归有关部门,三成归谷雨,而是其中七成在国内销售,剩下的三成则由谷雨决定销售方式,是在国内还是国外,由谷雨一言决之。而销售获得的利润,则按照谷雨七成,有关部门三成的比例进行分配。

    换言之,谷雨这次拉回来的十吨月球土壤,有关部门想拿走,可以,但是需要用市价购买,谷雨想留下其中的三成,同样也需要用市价来购买。所谓市价自然包括成本和利润,成本都是谷雨的,利润也有七成比例要分给谷雨,实际上等于是谷雨花不了什么钱,就能够拿到这些月球土壤了,而有关部门实际上是以市价折扣了一定比例之后拿到月球土壤,要比市价便宜很多,也不算吃亏。

    这十吨月球土壤是以谷超太空的名义拉回来的,成本就是谷超天源从谷超太空那里购买的价钱,这部分自然是谷雨说多少就是多少。

    谷雨这次从月球拉回来的月球土壤已经称量过了,有十吨多,不到十吨半的样子,超出十吨的部分,他已经截留了下来,自己用。剩下的十吨,他决定把这部分以拍卖会的形式将之对外全部销售出去,他把想法跟其他的代表一说,其他代表商量了一下之后,也都同意了谷雨的决定。

    随即,谷超科技和谷超天源的官网都对外发布了消息,国家电视台也兑现承诺,专门在一套节目晚上的黄金档新闻中以新闻简讯的形式将之公之于众,宣告于世界。

    世界各国的各大科研院所以及具有军方的组织,自从谷雨驾驶着空天飞机出现在返回地球的轨道上的时候,就都开始惦记谷雨带回来的月球土壤了。这段时间他们通过各种渠道,尝试着探听到确切的消息,但是一直没有得到什么恢复,他们甚至都在怀疑谷雨和华夏政||府要食言,不准备把带回来的月球土壤往外销售了,他们甚至都准备打算向华夏政||府施加压力了,没想到谷雨就在这个时候放出了消息。

    人们纷纷涌向谷超科技和谷超天源的官网,这上面的消息要比国家电视台上的几十秒钟的简讯详细多了。在官网公布的通知中,上面详细的列明了各种要求和条件,对拍卖的情况也进行了详细的说明。

    不出意外,其中七成只对国内的客人销售,而剩下的三成则是面向全世界的客户。而所谓的国内客人,并没有如果有些人事先猜测的只针对有国资背景或者没有外资背景的人或者组织销售,凡是国内的个人,科研院所以及公司,都可以参加那七成月球土壤的拍卖,如果竞拍成功,也只能在国内进行加工或者研究,严禁带出国外。而剩下的三成则没有这方面的限制,如果竞拍成功,会获得国家有关部门的一个进出口许可证,可以留在国内使用,也可以带到国外去。

    国内的情况还好一点,国外则是叫声一片,觉得受到了歧视,嚷着要去世贸组织起诉,嚷着施加压力。不过这只是表面上的喧闹,暗中则都是纷纷备足了银弹,准备在拍卖会上一展身手。

    没有谁会把那些叫嚷最厉害的人喊的话当真,要是世贸组织要连这个都管的话,华夏可以罗列出来一箩筐受到歧视的例子。这世上大抵就是这样,我限制你,是我的天赋神权,不容侵犯,你限制我,那就是你的不对了。

    谷雨在把消息公布出去之后,就没有再理会这些事情,筹备拍卖会不需要他这个大老板亲自动手,他带着杨堃来到了谷超太空,那些在谷超安保受训的飞行员们都已经转移到了这里,谷雨让杨堃去给他们上了,给他们讲述离开地球到返回地球之间那短短几天所经历的一切。杨堃的口才是相当不错的,他又是亲身经历者,不是谷雨这样的领导者,他的现身说法比谷雨要更有说服力一些。

    这些还没有真正登上空天飞机的飞行员们虽然已经通过国家电视台的直播看到了杨堃和谷雨一起前往月球的过程,但是在杨堃演讲的时候,他们还是听的津津有味,随便一个普通人就没有不想着可以飞的,而身为一个飞行员,谁又不想着能够飞向月球呢?

    等到杨堃演讲结束后,现场爆发出了热烈的掌声,谷雨这个时候走上了台,宣布了两项决定,一个是对杨堃物质奖励,为足足五十万的员工积分,还有一个决定是提拔杨堃为谷超太空的飞行大队的大队长,负责管理全体飞行员。

    当谷雨把这两个决定说出来之后,所有的飞行员都用羡慕嫉妒恨的目光看着杨堃,他们都能够想到杨堃一定会受到中奖,但是没有想到奖励竟然如此丰厚。在今天之前,飞行员是没有大队长的,他们当中甚至都没有一个头儿,都是受谷超安保的教官管理,现在不一样了,他们上面多了一个直属上司,也多了一个他们要追赶的目标。

    至于五十万的员工积分,那就更不用说了。就算是以谷超科技的内部价,这五十万员工积分也可以换到足足一千万华夏币,要是以外部价来衡量的话,那就是三千多万华夏币,这样的奖励无论怎么看,都可以说得上是相当丰厚了。就算是那些大型的跨国企业也没有几个一次拿出来这么大一笔钱财去奖励同一个员工。

    杨堃激动非常,他虽然从小不缺钱,但是也没有夸张到能够一下子拥有这么大一笔财富,有了这笔钱,以后他在面对家人亲朋的时候,腰杆可以挺得更直了。他激动地向谷雨鞠了一躬,向谷雨表示感谢。

    谷雨笑着挥了挥手,然后面向着所有飞行员。五十万员工积分不是封顶,以后谁做出的贡献比杨堃的这次更大,完全可以拿到更多的员工积分,他是从来不吝于奖励有功之人的,就算是杨堃本人,以后再做出类似的贡献,同样还可以再拿到相等数量的员工积分。

    谷雨的这番表示让杨堃他们的血液都燃烧了起来,他们都可以去相信,如果他们每个人都能够往返地球和月亮之间十次的话,每次都能够拿到这样的奖励,岂不是就可以成为亿万富翁了吗?世上还有比这样成为亿万富翁更轻松的办法了吗?

    每个人包括杨堃都坐不住了,纷纷站起身来,要去加强训练,争取早日赶上谷雨下次前往月球挖土的空天飞机。

    他们如此踊跃积极,谷雨自然不能够打击他们的积极性,他让杨堃担负起来大队长的职责,让他协助教官一起做好飞行员的训练工作。

    自此,飞行员当中开始掀起了一波又一波的练兵狂潮,谁也不甘心落后,就算是杨堃也是如此,都是抓紧一切可以利用的时间,尽可能地提升自己身体素质,强化自己的知识结构和知识深度、广度。

    对这个氛围,谷雨相当的满意,他重奖杨堃,除了杨堃做出的贡献确实值得这样奖励之外,也有抛砖引玉的意思。毕竟自己日后肯定要加大开采月球资源的力度,他不缺空天飞机,但是却缺能够使用的飞行员,总不能每次前往月球的时候,都需要他亲自出马吧?

    随后,谷雨回答了紫山市,陪了父母几天的时间,然后时间就到了谷超天源组织拍卖会的日子。拍卖会就在紫山市举行。

    这次因为报名的人和机构实在是太多,所以没有在谷超科技的总部举行,而是把拍卖会会场设在了灭蚊中心,这里有个国际会议中心,会场能够容纳三千人,各方面的设备一应俱全,足以用于举行拍卖会了。

    谷雨这次没有打算去做拍卖师,而是由谷雨那里派了拍卖师过来。谷超科技鉴于公司需要拍卖的业务实在是太多,原来专门养了几个拍卖师,现在干脆把拍卖业务独立了出来,通过兼并收购的方式,组建了一家拍卖公司,业务不再局限在公司内部,开始涉足其他的拍卖业务。这次的拍卖师就是从拍卖公司那边抽调过来的,是业内一名资深的拍卖师,曾经主持过不少大型的拍卖会。

    这名拍卖师很谨慎,在拍卖会开始前几天就抵达了紫山市,然后登门向谷雨这个大老板请示,去了解谷雨究竟有什么想法,想把这些月球土壤卖到什么价钱等等。有了谷雨的明确指示之后,他就知道在拍卖会上该怎么做了。

    换成是其他拍品,可能还需要找人对拍卖品进行评估,但是搁在谷雨这里,肯定是不行的,又有谁能够有资格评估月球土壤的价值,就算是有,大概也只有亲自操办此事的谷雨最有资格了。

    谷雨虽然不打算主持拍卖会,但是还是要出现在拍卖会会场上的,这次他收到了消息,有几个老朋友要过来,他不能不到场去接待一下,免得老朋友说他怠慢了客人。

    这次报名并交了保证金的机构以及个人可以说是来自四大洋七大洲,五花八门,各行各业,什么都有。以米国为例,米国政||府竟然让五边大楼的一个负责人带着几名高级军官过来参加拍卖,另外米国国内还有数十所科研院所以及各大公司乃至是天文爱好者报名参加了这次的拍卖会,单单他们的人数加起来就超过了两百。坐在拍卖场中也是好大的一片。类似于米国这样的人数众多,种类繁杂的国家不在少数,凡是对月球土壤感兴趣的组织或者机构以及个人都赶了过来,三千人的大礼堂竟然有些容纳不下的架势,还是拍卖师灵机一动,在主会场外增加了一个副会场,这才没有把大礼堂给挤爆。

    拍卖会开始之后,拍卖师先介绍了一下基本情况,这次拍卖是将十吨月球土壤一共分成了一百份,也就是每一百公斤的月球土壤为一份,从开始拍卖起,什么时候拍卖完,什么时候结束,要是今天拍卖不完,那就明天继续,直到拍卖完为止。

    另外,还有两点,一个是这次拍卖结算只接受华夏币报价,其他货币需要按照当日汇率之后,再也华夏币的形式报价。再一个就是这次的拍卖是有最低成交价的,如果每次拍卖的价格不能让谷超天源满意的话,那么这次拍卖是不算数的,至于最低成交价是多少,那就不能公布了,只能请众人猜测了。

    宣布完规矩之后,拍卖师没有再浪费时间,马上宣布开始第一轮的拍卖。

    虽然这次足足有一百份月球土壤要进行拍卖,看似很多,但是不要忘了,一份月球土壤只有区区一百公斤而已,连满足一个稍微有点规模的科研机构的需求都不够,而全世界又有多少相关的科研机构,就算是有两三百个,这一百份都不够他们分的,何况,除了科研机构之外,还有很多公司对月球土壤感兴趣,还有各**方也不想放过这些月球土壤。总之一句话,一百份月球土壤绝对是狼多肉少,况且,对于那些没有国内背景的外国人以及机构来讲,属于他们的竞拍机会更是只有区区三十次而已。

    没有一个人敢不认真对待每一次的拍卖,对于他们来讲,每一次机会或许就是最后一次机会,不抓住,就再也不会有机会了。

    不过事实证明,这些机会对于某些财力不济的人或者组织来讲,完全是等于没有机会。从第一份拍卖品开始,拍卖会现场就进入到了白热化的竞争当中。

    第一个人报价就直接以千万华夏币为开始,然后迅速的攀升,飙涨,几乎是一个眨眼的工夫,报价就会攀上一个新高度,让人怀疑什么时候华夏币这么不值钱了,就差冥府银行印钞票,拼命的往上面加零了。

    (笔趣阁 www.xbiqugetw.com)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