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十章 话说这剧本不对吧

洛水浅尘

    高高红阳照着院子,没有一丝风,闷热之下整齐列成两列统一黑底镶白服饰的壮硕汉子莫名补充进了一丝肃杀。

    “舵主!”

    满意。

    罗言很满意眼前这整齐划一的一幕,虽然比不得在唐家堡时所见那些唐门弟子的精气神但比起之前在财神商会见到的那些无疑要精锐的多,毕竟眼前这二十余人可是罗言让阿文挑遍了杭州和周边武馆的优秀底子。

    至于为什么是黑底镶白而不是寒江城的专属

    除了罗言作为分舵主有这个权利外,还有个原因就是罗言想起了应妮儿第一次在自己眼前显露妮姐身份的那一幕,那近百黑衣大汉齐声呼和的犹自在眼前,与之相比眼下人数或许差的多,但罗言此刻却是有足够信心去超越她!

    妮子呀

    应妮儿的影子脑中念头一闪而过旋即被罗言摇头压下,虽然不知道应妮儿那边的任务是什么但占据了剧情线的她显然不会和自己相同,至于现在去找她无疑是在放弃自己自由人的优势,再想要完成任务就更不可能了。

    “诸位,我们去迎接一下我们寒江城分舵第一个客人吧。”

    罗言抬头扫了眼高高在上的烈日随后待视线落在了这二十黑衣人身上突的笑了,笑的近乎随意。

    “哈哈!”

    “哈哈哈!舵主说得对,让他们看看我寒江城分舵的威风!”

    “不知死活”

    仿佛受了罗言的轻松影响,本来的绷紧肃杀忽多出来了一丝优越,而看着这一幕罗言没有阻止,毕竟哪怕作为自己手里的一把刀也要有点情绪才有意思不是吗。

    有了罗言带头二十黑衣弟子跟在身后鱼贯出了后院,只是在绕过前厅的时候一个意料之外的人影让罗言不禁停下脚步。

    白衣,长剑,沈醉心!

    本想要向后院走去的沈醉心也愣了,虽然的确是想要去找罗言但显然没想到自己会在这里提前撞上,一时间没反应过来,直到对上罗言那双似笑非笑的目光时沈醉心忍不住主动开口道:“洛师兄!”

    “啧”

    听到沈醉心主动开口和他那身负剑的打扮罗言微微眯起的眸子不禁闪过亮色,“难得你还叫我师兄,想通了?”

    不得不说修习到了太白无痕剑意精髓天峰五云剑的沈醉心的确有让罗言上心的本钱,或许当时在财神阁时在罗言手下一击便败但不能代表无痕剑意不强,而是他根本没把罗言当敌人,他也是自在那十数人里最想要拉进寒江城的一个。

    “恩,舵我还叫你洛师兄可以吗?”

    这次沈醉心果然也没有再拒绝罗言罗言的邀请,只是待话一出口后沈醉心脸上尴尬一闪而逝。

    “当然可以。”

    听到真的同意罗言笑了,至于称呼什么的小事根本不放在心上,当然沈醉心他作为太白弟子绝对有这个资格,可随后罗言扫到沈醉心那一副欲言又止的纠结模样罗言轻挑眉头笑道:“还是他们又要你来找我?”

    自在那些人罗言从财神商会强行带走,没有给黄金生留面子,除了敲打财神商会之外未尝没有收编这些人的想法,然而让罗言好笑的是这些完全可以称得上落入必死之境的人被罗言救了之后不仅没有感激,反而视之如仇敌。

    简直就是一群茅厕里的石头,真要硬气话说当时怎么不留在财神商会?

    不过罗言嗤笑之余也不是不能理解,他们没有另一段主导记忆,他们更是宿天香一手带出来的。

    可要说后悔?

    罗言表示如果再来一次依然会这么做,这群被天刀江湖记忆主导的家伙简直混傻了,他们区区十余个三流都没有达到的家伙想要硬闯财神商会简直让罗言为他们的愚蠢震惊。

    “洛师兄他们”

    “我们可以加入你的寒江城分舵。”

    不知道是不是沈醉心的纠结让暗地里观察的人看不下去了,客房里一群人跟在为首的杨天君身后鱼贯排出,在罗言身前站定后杨天君眼底闪过一丝复杂,但还是开口道:“不过我有两个条件。”

    条件?

    人我救的,吃我的,住我的,现在麻烦过去了要谈条件?

    听到杨天君的话罗言笑了,不过看着他身后那些或复杂或纠结的眼神罗言还是点了点头,“说说看。”

    罗言倒是真的好奇他们会提一些什么条件。

    看罗言点头一直绷着脸的杨天君仿佛松了口气般身子一轻,随即反应过来,直视着罗言的目光,道:“第一,用优昙花把阿香的丈夫救”

    “人我已经救了,至于信不信你们可以自己去打听。”

    没等杨天君说完罗言便出言打断了他的开口,了,对宿天香下了重手这也是罗言赔给她的,也根本没想要当一个条件要挟他们,罗言不屑。

    只是提到这个罗言也没好气,救活过来的那个男人根本提也不提宿天香,这个结果看的罗言郁闷之余也甚至想发笑,替阿香不值。

    “不用了,我信你。”

    然而让罗言意外的是杨天君很确定的摇了摇头,说出的话更让罗言诧异,而下一刻杨天君也是紧跟道:“第二就是你让老丐走。”

    “可以。”

    没有丝毫犹豫的,罗言直接就点头同意了,他们这些人真要有骨气就留在财神阁了,现在才来讲什么气节简直让罗言看不起,这样的人罗言也不需要。

    “哼助纣为虐是非不分的家伙!不屑跟你们为伍!”

    不知道是因为看到罗言点头同意了还是真的有骨气,原本跟在杨天君身后的丐葫芦忽跳了出,粗红着脸瞪了罗言一眼随后大踏步向着院外走去。

    “还有人想一起走吗,我不拦着。”

    罗言没有阻拦任由丐葫芦离开,在眼神制止了身后蠢蠢欲动的正式分舵弟子后反而笑着望向杨天君身后的那些人。

    倒不是有什么其它想法,之前压着他们不仅是为了给他们一个庇护所,同样也是给财神阁一个台阶下,毕竟这些人可是被自己定义了寒江城叛徒,现在嘛沈醉心和杨天君同意了其他走多少罗言都不心疼。

    面对罗言目光虽然真的有人顿了脚步但终究还是没有人离开,对此罗言隐隐失望之余倒也有些欣慰,至少证明阿香的看人眼光还是不错的。

    “好了,既然你们没条件了那我就再答应你一个条件。”

    收起心底想法罗言望向在场留下的这些人心情突然愉快了很多,在见到他们因为自己开口而被吸引过来的注意力后罗言笑眯眯接道,“财神商会可以留,黄金生必死!”

    黄金生必死!

    掷地有声的话如同一道惊雷响彻在场中人心底,没有人质疑罗言开口的真实性,因为没必要,而罗言心底也的确给黄金生写好了剧本,比起金为生的激进,黄金生已经老了,已经不适合执掌财神商会。

    “哦?”

    突然插入的平淡疑声犹如一柄利剑,生生碎掉了罗言营造出来的气氛,不止罗言身后的正式弟子怒目而视,包括杨天君为首那些后来准备加入的自在众人同样惊怒望向了声音传来的方向。

    “叶某倒是想要看看什么人敢动叶某人的东西。”

    黑底镶红长袍,一头黑发肆意散在脑后,鬓角染了些许霜白,漆黑明亮的眼睛却宛若两颗闪烁星斗。

    不过更吸引人的却是他那只握剑的手,不仅直,而且稳,明明是合在黑鞘里的长剑却偏偏给人一种出鞘将杀人的既视!

    叶某?

    直到话音落下猛然回神的罗言再一次愣了,如果单纯这个名字还仅仅只是让罗言惊疑的话那他手中那把近乎标志性的黑剑就让罗言彻底震惊。

    叶某人?叶知秋?!

    话说这剧本是拿错了吧?笔趣阁读书免费小说阅读_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