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278 传承与自由的争斗不休

训练家雪也

    随着少年有些沙哑的声音落下,诅咒娃娃的尖笑声几乎刺破耳膜。暗黑的能量翻滚着染黑了地面,在椰蛋树因为尖锐声音的突袭而头晕目眩时,密密麻麻的狰狞影子已经像尖刀一样刺向它的后背。

    那是刺耳声和影子偷袭的组合招式。这种将两个招式强行捏在一起使用的方式并不多么高明,却充满了肆意的不可预测性,在漫天影舞的袭击之下,即使是强大的椰蛋树也只能被动防守。

    “念力旋壁全覆盖!”金发的超能力者少年急促地下达了指示。

    扭曲的力场扩张开来,像水波一样形成柔韧的莹蓝球体,将椰蛋树的身体覆盖其中。

    “念力旋壁”是三十多年前关都地区的超能天王金城一益的拿手特技,以旋转的念力扭曲力场,进可攻退可守,而他的徒弟拓马也确实继承了师傅的得意技,蓝光巧妙地盘旋着,凝成一道坚不可摧的防线。

    张牙舞爪的影子能量碰触到滑溜溜的光球,纷纷偏离了目标,击打在擂台的地面上。深深的坑洞令围观的年轻人们纷纷倒吸一口凉气——如果椰蛋树的防御不及时的话,岂不是已经被这可怕的攻击洞穿了?

    而能够挡下这样的攻势的念力旋壁也不愧是曾经的超能天王的独门绝技,如今在他年幼的徒弟手中依旧能够大放异彩。

    “唔,拓马君被压制住了。”小玲立刻判断出了场上的形式,悄悄和伙伴讨论,“他的对手果然不一般。”

    “那还用说。”小杰看了看被翻涌的黑雾掩盖,看得不甚清楚的对面擂台,“幽灵使古屋洋真是四号种子,光是看顺序也知道他肯定比种子选手最末尾的阿拓难对付。”

    古屋洋真,十一岁,虽然不像拓马那样就读于名校,拥有了不起的师长,在关都的自由训练家中却依旧是个有名人士。他曾经踏足多个地区,参加过不少重量级比赛,前些日子更是在金黄市一年一度的荆棘鸟对战大会青少年级比赛中一路过关斩将,战胜了来自山吹学院的优等生,成功夺取荆棘王冠,因此名声大噪。

    小夜将目光从擂台上熟人的脸上移开——不移开也什么都看不到,诅咒娃娃的攻击实在是打足了光效。覆盖周围的波导之力轻轻律动着,周围人的窃窃私语都被收入耳中。

    “嘿,你觉得谁会赢?”

    “我猜是洋真,你看他都快把椰蛋树压到出界了,小拓马还是年轻了点。”

    “什么时候训练家的实力还能用年龄衡量了?人家夏阳拓马的师傅可是原超能天王,父亲还是夏阳家主,肯定从小就接受精英教育,我赌他赢。”

    “呃拓马小时候他父亲还不是家主吧?”

    “是吗?诶,这都聊哪去了,言归正传啊,你们有没有觉得这像是学院派和旅行派代表的战斗?”

    “你这么一说”

    小夜在围观者的对话中捕捉到了熟悉的关键词。“学院派”与“旅行派”——几天前星海刚刚向四个新人科普过这两个概念。

    它们时常在定义某个年轻训练家的战斗风格时被使用。“学院派”指接受风格明显的导师的指点,继承了师长的战斗技巧,拥有熟练而成体系的打法的训练家,比如现在站在擂台左边的夏阳拓马就是个鲜明的例子。师经验丰富的长辈会将精巧的组合技和独特的自创招式传授给他们,令他们甚至只靠一套固定的打法便能对付弱小的对手,得以在刚刚起步时便快速成长起来。出身训练家培育学院或各类流派道场的训练家大多都可以被归为此类。

    而与之相对,“旅行派”依靠自己的力量走南闯北,他们没有手把手传授经验的导师,完全凭借亲身旅行冒险的经历来磨练实力。他们的战斗力良莠不齐,时常走弯路,对战时也难免会有不良习惯,其中的大多数与学院中培育出的精英很难同台竞技。

    人们通常认为学院派训练家要强于旅行派,但是这不意味着旅行派永远是弱势的一方。并不是所有人都有条件进入名门道场,也不是所有人都能付得起昂贵的学费进入训练家培育学院,或是寻找到一个强大的导师;更多怀有训练家梦想的年轻人只是怀抱着一腔热血踏上了旅程,在磕磕绊绊中艰难地成长——四号种子选手古屋洋真便是其中的代表人物。

    学院派的训练家精于体系和套路,而旅行派训练家的打法并不那么“专业”,却拥有习惯于书本汲取知识的学院派所难以预测的意外性。他们的战斗中没有什么固定模式和复杂的战术构架,想要获取胜利全部凭借临场指挥和应变能力,而这正是学院派训练家所欠缺的。学院派可以凭借精妙的战斗套路压制旅行派,旅行派也可以打乱对手的战斗节奏,用自由奔放的打法战胜学院派,双方互有优势,在各届大赛上始终争斗不休,甚至有不少观战的网友都会力挺其中一方,和观点对立者发起骂战。

    小夜还在gt论坛上看到有人开赌局,赌这一届石英联盟冠军将会是哪一派。虽然一穷二白的小夜无法跟风玩一把,但她认真地看了看当时的局势——押学院派夺冠的人几乎是另一方的三倍。原因也很简单:这次的一号种子草摩京治太

    过强大,身为彩虹道馆馆主,草星流当代掌门德大寺莉佳的唯一传人,又有着不逊于馆主的实力,所有人都无法想象哪个选手能击败他。

    而转眼之间,台上的局势已经到了生死关头。诅咒娃娃的影子偷袭快而强大,虽然锋芒被念力旋壁的力场流转,却几乎把地面戳成筛子,椰蛋树的落脚点摇摇欲坠,眼看就要崩塌。

    拓马抿了抿嘴,“椰蛋树——”

    换用威力更强大的群攻招式破开诅咒娃娃的火力线,然后借着前一个招式的掩盖单线突击。

    在洋真默念完这句话时,拓马的声音落下,“飞叶风暴!”

    扭曲的光壁消散,取而代之的是碧绿的发光叶片所掀起的龙卷风。磅礴的草系能量击散了黑影,诅咒娃娃密集的攻势顿时溃不成军,黑雾和草叶在空气中纷飞,令视野都变得模糊起来。

    毫不意外地望着椰蛋树从烟尘中“猝不及防”地冲出,浑身已经亮起代表草系强力招式[木槌]的辉光,灰发少年耸了耸肩。

    代入一下金城天王的战斗方式,立刻就变得这么好懂了。

    洋真甚至还不紧不慢地思考了一下,这才下达了“潜灵奇袭”的指示。诅咒娃娃沐浴着黑光开始冲锋,以非常不符合幽灵系作风的强硬姿态迎向对手。

    洋真一时兴起地发起挑战时,擂台周围还没有几个人在走动。而现在围观群众已经多得让人喘不过气来,洋真左思右想都觉得让一个十岁小孩还没正式比赛就在众目睽睽前败阵有点太不男人,干脆就友情地放放水了。

    两只宝可梦的大绝招碰撞引发了剧烈的爆炸,冲击力横扫全场,令离得近的围观者都差点摔倒。当烟尘散尽后,双方都已经倒在了地上。

    空气静默了几秒,随后又“哗”地吵闹了起来。

    什么啊,居然是平手——不少人都遗憾地如此抱怨着,仿佛只有分出个胜负来才最过瘾一样。

    已经冲在最前面的金毛兄妹倒是不觉得有什么可遗憾的,纷纷送上了热烈的掌声。

    “看清楚没有?他们两个可都是我们未来的对手,趁现在多收集点情报有助于打倒他们!”像是要把自己不去预定房间反而忍不住围观比赛的行为正当化一样,小玲一脸严肃地回头说道。可惜周围太吵,她不得不扯着嗓子大喊以保证同伴能听清她的话,本来就不多的那点严肃感也全掉光了。

    小夜无奈地笑了笑,“好吧,现在情报也收集完了,我们”

    她的话说了一半就没了声音,金毛兄妹面面相觑,顺着小夜的视线向场上看去。

    擂台上的两人已经结束了握手环节,却非常一致地扭头看着台下同一个位置。明明其中一个面相很乖巧,另一个长得天生就凶残,脸上却十分相似地挂着几分复杂的神色。

    被注视的风衣侠们默默流下了一滴冷汗。小夜和金毛兄妹的心声达成了短暂的同步——

    该不会被认出来了吧?

    对战结束后,围观者也三三两两地散开了。小杰和小玲自知帽子和墨镜挡不住超能力者的感知,乖乖地主动上前和老熟人打了个招呼。

    名叫夏阳拓马的少年比四人中最矮的小玲还要矮小一点,看起来一点都不像个耀眼的天才。虽然很疑惑小杰和小玲的奇怪打扮,但在发问之前,他首先向两人的旅行伙伴一一鞠躬问候,礼仪周到得让人觉得非常“不夏阳”。

    “我们和拓马君以前一起在爷爷那里接受过魔鬼特训,算是难兄难弟。”小玲向伙伴们解释道,绷着脸压低了声音,“生死与共的那种。”

    “太夸张啦”拓马无奈地试图给“魔鬼爷爷”正名,“元政爷爷虽然严格了点,但是人很温柔的。”

    “哈哈哈。”大号风衣侠星海不知回忆起了什么,忍不住笑了起来,“我小时候也曾有幸在元政先生手下接受过特训,确实是很有趣的体验呢。”

    这话一出,来自夏阳家金毛的三道钦佩的视线立刻刷刷刷地钉在了星海身上——就连看起来最稳重的拓马都没办法说出“元政爷爷的特训很有趣”,不当场大哭已经很坚强了。

    走在最后的两个没什么存在感的小号风衣侠互相对视一眼,默契地交换了个揶揄的眼神。

    “不过阿拓,过了这么久你还是没变啊。”小杰笑嘻嘻地揽着拓马的肩膀,“——尤其是身高。”

    “我也不想这样的。”带着鸭舌帽的男孩委委屈屈地小声说,又看了看小杰,“你倒是变了不少,以前明明很安静,也不怎么爱笑。”

    拓马显然是在抱怨从前的小杰才不会吐槽他的身高,但此话一出,小夜和小天都愣了一下。

    以前很安静,不怎么爱笑?小夜琢磨了半天都没能把这种形容套在天天阳光灿烂的小杰身上。

    “那都是多久以前的事了。”小杰对此毫不在意,安慰地拍拍男孩的肩膀,“虽然你的个头没怎么长,但实力长了也挺好嘛,都能在地区大赛里当种子选手了。”

    不提还好,小杰一提这茬,拓马更加忧愁地叹了口气,“我的实力

    笔趣阁读书免费小说阅读_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