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可怕,实在是可怕

作梦DR

    陆平西和小花妖回到了洞府,然后立刻就叫上苏钰和巨鹰开会。

    小花妖说道:“事态紧急,我在十三层的水仙花道友被蝴蝶大妖的手下抓住了,我需要大家帮助我救出她!”

    听清楚了小花妖的阐述后,苏钰有些担忧地开口道:“这不会是鸿门宴吧?总觉得有点巧合。”

    在陆平西身边待久了,苏钰也不由得学会了陆平西那凡事往最坏方向思考的习惯。

    陆平西开口道:“我也这么认为,这个白鸟有些可疑,所以这次需要我们一起出动,然后彻底调查清楚这件事。”

    小花妖知道这份警惕性是有必要的,因为这飞羽传书并不一定是白鸟道友传来的,仅凭借一根羽毛实在是不足以判断对方的身世,小心一点没有错。

    陆平西接着开口道:“在出发前,我们需要做好充足的准备,首先,小花妖炼制梦魇丹来恢复自己的精神创伤,苏钰抓紧时间继续锻炼,我也做一些准备。”

    小花妖开口道:“我们此行得到了灵木髓,这正好可以用来炼制一把灵木飞剑,我是木属性的,这飞剑在我手里能发挥出最大效果!”

    炼气期只需要练气,但筑基期后就要开始划分,什么属性的妖兽就要练对应属性的功法,而使用同种属性的法宝、阵法也能增加法宝、阵法的威力。

    陆平西说道:“那好,我们就先进行十日准备,十日后,我们便出发。”

    大家都点了点头,然后各自返回各自的洞府,苏钰继续闭关修行,她的修行仿佛没有瓶颈,一旦修炼起来,灵气就不断被吸入她的身体,虽然和陆平西那种鲸吞式吸灵没法比较,但修炼速度已经远超了其他妖兽。

    人类,似乎天生就适合修行,只是他们生存在没有灵气的世界里,如今来到仙塔内,真可谓如鱼得水。

    小花妖开始炼制梦魇丹和灵木飞剑,她知道接下来必将是一场恶战,所以在积极地准备。

    至于陆平西,还是那个样子,没人知道他在准备些什么,他经常外出,早上出去,很晚才回来,有时候会带回来一些妖兽的尸体。

    第三天的时候,小花妖发现陆平西竟然在学着她炼器的样子炼制妖骨,陆平西直接构建了一个小型烈焰阵法,然后开始煅烧妖骨,并用精神力改变妖骨的形状。

    小花妖惊奇地问道:“你...难道说只是看了一下我炼制灵木飞剑的过程就学会了炼器?”

    这是什么夸张的学习能力?仅仅是看一看就学会了?

    陆平西开口道:“炼器,炼药似乎很相似,关键点是精神力,其次是灵气的持续输入,唯一的区别大概就是炼器需要更高的热量来让妖骨软化,不过有点可惜的是,这是我第一次炼器,经验上不够,我已经炼废了十多根妖骨了。”

    小花妖还是吃惊:“只是十多根妖骨啊,你知道我学炼器的时候浪费了多少材料吗?你是怪物吗?凭什么可以这么快就学会炼器。”

    陆平西摇了摇头:“举一反三,触类旁通,就算是一个初中生都会这样的技能,炼丹与炼器原理相差不多,既然我学会了炼丹,那么炼器自然也不难学会,就如同学会了一元一次方程再去理解一元二次方程一样。”

    小花妖这下是真的震惊了,她难以置信地问道:“你的意思是,人类都拥有这样的学习天赋?可怕,实在是可怕,人类的到来到底会给仙塔的未来带来什么样的改变?”

    陆平西依旧在尝试炼器,并在炼制好的武器上刻上阵法,之前的灵材长剑质量还是太差,无法承载太多的阵法,这次,陆平西把材料改为练气二品的妖骨。

    不过陆平西的炼器技术少些生疏,时日后才勉强炼制出了三把骨质长剑,他在三把骨质长剑上刻满了金属性符文,然后递了两把给苏钰,苏钰看到后十分欣喜。

    陆平西说道:“这骨质长剑上刻制了数个金属性阵法,你输入灵气后可触发,这样能增强长剑的锋利度,因为时间关系,我这边只有一把备用,所以你要谨慎保管,不要遗失了。”

    苏钰说道:“不会的,我肯定好好保管。”

    说着,苏钰就熟悉起这两把骨质长剑来,她经过这么长时间的联系,对于长剑的使用已经像模像样了。

    小花妖感叹道:“谁还记得这是一个非常有射击天赋的女孩?为什么如今挥舞起了长剑啊?”

    一切准备就绪,陆平西便开口道:“那么,各位,带上自己的底牌,准备好自己压箱底的绝招,我们,出发了!”

    陆平西带着他们出发了,他们的目标是,十天前小花妖收到的飞羽传书上的地址,那是数千公里外的另一座大山。

    层数越高,面积就越大,实力弱小者,恐怕赶路就要花费几个月的时间。

    数天后,陆平西他们抵达了目的地,那是一座雄伟的大山,在这群山中,这座大山显得如此鹤立鸡群。

    几个人没有立刻前往那座大山一探究竟,而是在远处仔细观察着那座大山,陆平西开口道:“以防万一,还是我先去调查一番。”

    大家都点了点头,以陆平西的经验,想必能看出这座大山是否又设下埋伏,毕竟这个人最喜欢干的事情就是埋设陷阱。

    陆平西背上十级包,然后缓缓走向这座大山,他表现的如同一个普通人一样,身上半点灵气波动都没有散发出来。

    他来到这座大山的山脚前,在大概距离山脚一百多米的时候,他突然停住了,他仔细地观察这座大山,在思考了几分钟后,他扭头就走。

    小花妖他们立刻紧张了起来,难道说陆平西发现了什么?

    然而回来的陆平西却反问他们:“我身后有追兵吗?大山有出现什么异常吗?”

    众人:“...”

    原来你什么都没发现,只是在钓鱼。

    陆平西得到确定的答复后,又向着那座大山走了过去,这次,他在距离山脚处五十米的位置停了下来,然后,他便摸着下巴观察起这座大山来,片刻后,他又扭头就走。

    众人:“...”

    小花妖:“...”

    她想起了和陆平西第一次见面的时候,那时候的陆平西也是像这样小心谨慎。

    回来的陆平西开口道:“还是没发现什么异常,所以,小花妖,轮到你出场了,没有鱼饵的鱼钩对方果然不会咬。”

    小花妖:???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