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我陆沉呢!

词赋

    林蕴此刻是懵逼的,脑细胞集体掉线,陆沉所写的字不是新华字典上记载字体,说明以这个时代和21世纪字体可能并不互通,那么陆沉为什么可以看懂我的字?

    天赋异禀?

    好嘛,一定又是老天的锅,不然怎么解释陆沉能看懂我的字?

    林蕴佛系抛开问题,继续关注陆沉,就见小家伙低头凝望竹篮,手指在刻字上轻轻摩挲,眉头舒展,弯出浅淡微笑,随后走过来,把竹篮放在林蕴身边属于白狼的位置。

    林蕴目送陆沉返回山洞,内心秒掀桌子:“看把你给高兴的,和月牙才认识几天?又是请狼入室又是做竹篮的,哼!说好的恋树癖呢?

    现在我就是颗柠檬树,不给我送礼物,熔炉什么的好东西一个都不给你╰_╯!”

    林.柠檬.蕴生气了,决定撂挑子不干了,杀气腾腾移开意识离开山峰回到猫猫兔巢穴。

    大概回来的时机不对,黑眼圈兔宝宝正对着自己张开嘴巴。

    林蕴杀气顿焉,吓的魂都要飞升:“?”

    你走开!不要吃我!

    但他现在还不能动,只能眼睁睁看着小魔鬼离自己越来越近。

    关键时刻兔妈妈醒来,瞪着大眼睛凶凶跳过来,一爪子按住不老实睡觉黑眼圈。

    差点就验证成功的黑眼圈:“QAQ”

    小动静惊的一窝兔子都醒来,兔妈妈把三只兔宝宝摆成排排站进行教训,期间重点针对好奇宝宝黑眼圈指责。

    黑眼圈一边耷拉着脑袋聆听,一边一瞬不瞬注视林蕴。

    林蕴此刻只想流泪,作为一只出生没多久小兔叽,为什么你这么优秀,好奇心重就重了,为什么执念还这么深?

    兔爸爸探查洞口回来,对着兔妈妈“嗯嗯”几声,表示危机解除。

    兔妈妈把几只小兔子捞到角落,亲自监督它们睡觉。

    黑眼圈不太甘心,蹦跶着跳过来,抱住桃花时枝准备下嘴被兔妈妈按住尾巴。

    黑眼圈痛而放手,不小心摔断桃花枝一根小拇指长分支落在兔爸爸身上。

    等到小家伙们都老实下来,林蕴切换视觉,乘着兔爸爸一路蹦蹦跳跳从另一个出口离开巢穴。

    终于重见光明了撒花∩_∩!

    成年猫猫兔毛很长,牢牢缠住一小截断枝,林蕴最初被折断的那股疼痛已经消失,他打算恢复移动能力以后把遗留洞穴的桃花枝拿回去,生是我身体一部分,绝对不准流浪在外独自枯萎!

    计划是美好的,希望那时候黑眼圈还没来得及动口。

    林蕴享受着免费坐骑和和煦轻风,猫猫兔实在太小了,它被淹没在草丛里,连带着林蕴也像进去植物变异王国。

    他心情愉悦的想:“我算不算小矮人骑巨兔误闯巨人国?如果遇到人类,那得多么巨大啊?”

    呸!我才不是小矮人,哥曾经也是一米八壮汉!

    林蕴心情复杂四处观看,入目除了青草就是不知年份草药。

    忽然他看到身后一抹庞大白影,定睛细看,发现那是月牙。

    哎…几个小时不见月牙怎么长这么大了?

    转瞬明白过来的林蕴无语凝噎:“毛线,是我变小了!”

    月牙谨慎跟踪猫猫兔,气息与气势控制的很好,一点也没被发现。

    林蕴心道行吧,别打草惊蛇吓跑猫猫兔就行。

    蹦蹦跳跳的漫长时间,林蕴查看放养模式下野鸭位置,一条金色自动寻路出现,巧合的是,路线正好与猫猫兔前进方向高度相同。

    他蓦然产生窘迫法:“野鸭不会恰好就在猫猫兔目标地点吧?”

    如果是,这运气也是没谁了…

    十五分钟后,林蕴满脑子emmm发现野鸭路线和兔子路线已经完全重合。

    猫猫兔在平地的尽头停下,拨开草丛,可以看到下面地势呈整体下坡,而下坡不算陡峭斜面上自由野生着各种各样蔬菜。

    他震惊了,这简直是蔬菜王国!

    搬走!必须全部搬走种植!

    猫猫兔下坡,吭哧吭哧挖出一颗体积略小白菜,转身的时候尾巴擦到另外一颗白菜,桃花枝截断处扎的它一跳,回头注视几秒后拨下异物咬着白菜拖走离开。

    林蕴被遗落在白菜田而不自知,满脑子被“蔬菜”两字占领。

    蔬菜,是菜啊,可以弄种子回家播种!

    哎?等等,视觉怎么静止了,咦咦咦?兔子呢?

    月牙从藏身地方走过来,低头俯视短短一截桃花枝,爪子抬起,悬而不落,眸子写满复杂。

    这么小的树枝,该怎么放在背上啊。

    林蕴与月牙互相比大眼睛,没有眼睛的林蕴完美落败,没有移动能力,爬不上月牙背,身体太小,月牙没办法把我捞上背。

    桃花枝继续躺尸,而月牙卧下身来静静陪伴。

    闲来无事,林蕴观察放养模式野鸭路线,发现过去这么久时间,野鸭竟然一动不动。

    真一动不动,难道脑袋又又又被卡住?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度过一天最热的时期,林蕴终于再次恢复移动能力,他第一时间在月牙帮助下爬上背部寻找野鸭。

    下坡的最底端仍然“平原”地势,与猫猫兔巢穴不同的是这里长着稀疏并不高大树木。

    穿过几棵树,他和月牙停在一个脸盆大小被树枝虚掩的洞口处,自动寻路箭头垂直往下直扎洞中。

    林蕴听见吭哧吭哧击打声,但没有野鸭动静。

    他随着月牙一起探脑往深处看,发现洞不深,甚至不足一米,这是野鸭能够飞上来的高度,但此刻它却匍匐地上脑袋插在泥土里一动不动。

    吭哧吭哧声响正是透过野鸭脑袋对面空间传来。

    林蕴看了看自己体积,放弃下洞想法,想要救鸭,只能本体过来,但此刻青天.白.日,并且陆沉坐镇下山唯一通道上,根本不可能完成本体出门任务。

    要么让月牙捉一条鱼先给野鸭垫一垫肚子饿,晚上过来营救?

    月牙这时俯身低头,前肢伸向洞口,他的腿勉强够到野鸭,但无法把鸭子捉上来。

    月牙探了几下没能成功,眼睛顿时微眯,动作停顿几秒,忽然开启暴怒挠土模式。

    野鸭被埋了一身泥土,嘎一声尖叫,脑袋从泥土壁拔.出来,不怕死的往上猛跳,重重啄向月牙爪子。

    月牙杀气腾腾表情顿时凝固,疼的一爪子把野鸭拍下去,而后卧在一旁低呜缓神。

    林蕴为月牙默哀三秒,从它身上滑下来看向洞穴,发现此刻野鸭正紧张兮兮贴着泥土壁努力往左靠,同时吭哧吭哧击打声停止。

    世界一下子寂静无声,一种危险意识直袭心头。

    林蕴努力探头观看野鸭先前埋脑袋的地方,却一头栽倒下去,正好落在小口旁边,对上一双困惑棕眸。

    这是属于动物双眼,不是凶兽但也不是温柔食草系。

    片刻,小洞对面的眼睛离开,距离远了,林蕴看清这是一只长着浅橘色毛发的袋鼠。

    这只袋鼠体型远比现代袋鼠要大,战斗力更是惊人。

    洞的对面是它巢穴,里面空间大而干燥,厚实泥土壁上布满拳印,而此刻的浅橘袋鼠正轮拳头对泥土凶猛击打。

    “砰!砰!砰!”

    声音通过狭窄小洞传递,转换成很轻的吭哧吭哧声。

    一道阴影覆上桃花枝,林蕴调转视线,看见野鸭去而复返,正对着窄小洞口猛盯。

    他乐了:“难不成鸭子也有武侠梦?”

    却见它流下一滴口水。

    “?”林蕴顺着目光看去,发现袋鼠巢穴一处放着石槽,里面装着明澈液体,静下心闻,能够嗅到淡淡酒香。

    “???”所以你掉坑不回就为了蹲这槽不知名酒?

    这哪是什么武侠梦啊,分明想变醉鸭,用我再给你拔毛烤个火吗?北京名菜了解一下?

    野鸭被酒勾走三魂七魄,硬是饿一天也不肯走开,非要等到袋鼠离巢喝到美酒。

    不过让林蕴来看,即便喝到酒,鸭子也不可能安全,你能指望喝醉的鸭子能理智逃跑?

    小精灵猝不及防上线:“嘀嘀嘀,你的分.身即将缺水而死。”

    随着提示音落下,林蕴视觉听觉明显下降,再之后,意识自动切回本体。

    山峰顶端,林蕴一脸懵:“还有这操作?”

    小精灵:“友情提醒,记得多给分枝浇水哦~”

    行吧,下次注意。

    此刻正值黄昏,光芒绚丽,林蕴查看移动时间,还有十来分钟,用跑的话可以带野鸭和月牙返回,不过可能中途移动时间结束而被迫种在通往山顶的洞穴里。

    这就很尴尬,要是陆沉见不到门前桃树,反而在深洞发现,一定活见鬼砍树扔掉吧?

    这处着处着也处出友情了,被扔多伤感情啊。

    林蕴悄悄伸出树枝,小小截尖端爬向山洞,心中发苦,陆沉在里头工作,我能不能顺利出门还难说呢。

    桃树调转视线,惊讶发现里面并没有人,陆沉和那截桃花枝一起失踪。

    去哪了?

    林蕴切换意识,视线蓦然一片黑暗,自己被谁按.压状态进行极速奔跑模式。

    他听见风在呼啸,被压住缘故,花朵丝毫没有掉落,感叹运气好同时转移视角,发现按.压自己的生物正在“平原地区”移动,视野里绿色飞快倒退,恰好是野鸭丢失那条路线。

    林蕴被风一般的速度震慑,回神过后思考人生:这速度直逼我和月牙,难道我不在的时候,陆沉被袭击,而桃花枝被凶手抢走?

    什么动物对桃树感兴趣?该不会是羚羊野牛之类想带走吃掉我吧?

    不对,现在是想这个时候吗?陆沉呢!凶手把他丟哪儿了!

    林蕴气势汹汹猛地抬头,打算看清偷袭者并给一巴掌。笔趣阁读书免费小说阅读_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