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0.终章(下)

且歌且行Y

    虽然郑夙凶巴巴的,但还是让南宫瑾陪了小光一天。

    第二天就是俺答汗娶妻的日子,南宫瑾留在龙腾客栈哪都没去,从上午一直等到下午。直到傍晚时分,城中早就传出把汉大闹皇账的事。却始终不见把汉来找,连杨俊远都急起来。

    终于,过了亥时,板升城彻底安静了下来。南宫瑾轻轻叹气,看了眼一起坐等的杨俊远,“睡吧。等天亮我再想想办法。”

    杨俊远也露出个苦笑,“唉,我是没抱什么希望。睡了睡了。”

    让人没想到的是,杨俊远刚离开半刻钟,把汉就怒气冲冲的闯了进来,“我们走!”

    南宫瑾一阵暗喜,脸上却不显,装作不解的问:“去哪?”

    “去哪?去你家!走。”说完,就拉着南宫瑾往门外走。

    路过杨俊远的房间,南宫瑾装作不小心的撞了一下。杨俊远开门,只见到把汉拉着南宫瑾向外大步走去,脸上露出惊喜。

    夜色中,一行百人快马绝尘,向大同右卫而去。

    这次,把汉气的不轻,俺答汗成亲,把把汉关在屋子里两天,不管他怎么闹都不放人,直到俺答汗圆房。把汉几乎摔烂了家中所有的东西,怒气冲天的带走了百人护卫,来找南宫瑾。等老王妃赶来,把汉早走没影了。

    五天,极速赶到了大同右卫。可是,关门紧闭。不论南宫瑾怎么说,对方一听是把汉那吉,就坚决不放行。难不成,杨俊远的消息还没传到大同府?南宫瑾心中哀叹,只能陪着把汉在城外等了一天一夜。可是越等越急,就怕这小爷没了耐心,又要出什么幺蛾子。

    不过,这一天一夜的等待,终于有了结果。出来迎接的竟是宣大总督王崇古。

    卫城将军府中,把汉被当成贵宾迎进了客房,连跟着来的百人护卫,也在军营里单独划了一块区域安置。

    安排妥当,王崇古与南宫瑾对视一眼,随即二人都明白了意思。不多时,南宫瑾就单独求见。

    “这是祖父抢了孙儿的妻妾,才闹成这样的?”王崇古仍是有些不敢相信。

    南宫瑾笑笑点头,“草原上这种事也不算什么,只是把汉一直受宠,这次俺答汗没随了他的意,他就受不了了。”

    王崇古笑起来,“我昨日才收到兵部转来的密函,真没想到你们会这么早到,我已经知会了兵部和内阁。之前就知道,南宫公子在鞑靼十多年,为大明做了不少事。公子觉得此事,该如何处理?”

    南宫瑾想了想,说:“理论上,我们与鞑靼还在战时。敌国王孙突然来投,还为了这种理由,自古未有。这次事发突然,再加上把汉还带着上百护卫。若不是王大人信任,被当场格杀关前都是可能的。”

    王崇古大笑,“当初公子守天成卫,之后又得知公子身份。就算对这件事,什么都不知情,凭‘南宫瑾’三个字,我王崇古都不会疑你。”

    南宫瑾脸红了红,“多谢王大人。但要说这件事,对把汉而言无非三种结果,一种杀……”

    听到这个字,王崇古眉头皱了皱,却没打断南宫瑾。

    南宫瑾继续道:“杀并不算错,毕竟是敌国王孙。但真这么做,先不说我们在鞑靼的兄弟花了多少心血才带他来投,说句没志气的话,仅是俺答汗的报复,就不是我们能挡得住的。”

    听到这里,王崇古点了点头,仍是没插话。

    “第二种,扣而为质。就像春秋战国时期的质子,在京中软禁一辈子。好处当然有,只要以后俺答汗来打,我们就把他推出去。凭着俺答汗对他的宠爱,一个把汉绝对抵得过我们几个卫城的兵力。”

    这次王崇古不急了,笑而不语,知南宫瑾肯定有后话。

    南宫瑾也笑了笑,道:“但再怎么宠也有个限度,一次二次应该有神效,但后面呢?再说,俺答汗年纪不小了,万一……,等他儿子继了位,还认不认这个侄子都另说。弄恶了他们,说不定他们自己就来个暗杀,把锅载我们头上,正好用这个借口大战一场。”

    南宫瑾看着王崇古,见他缓缓点头,继续说道:“第三种,放。问题是,怎么放?就这么放回去,当然不可能。放肯定要提条件,要说和鞑靼之间,于我个人而言,最希望的当然是停战。用把汉换停战?”南宫瑾摇摇头,“就算俺答汗答应,我们应该也没人会信。除此之外,换财物?俺答汗一心想开关,就是因为他的部民太过贫困,除了牛、羊、马,要啥没啥,我们一个卫城都比板升富裕。就算换来几万的牛、羊、马,对俺答汗不痛不痒,对我们也不过是眼前之利。如果拿城池来换呢?说句不好听的,换来我们也守不住。”

    王崇古仍不开口,等着南宫瑾的下文。

    南宫瑾想了想继续,“其实,不论是杀是扣,我们都不用知会俺答汗,自己做就好,相对简单。说到‘放’,换停战、换财物,我相信俺答汗也会一口应下,但这些于我们而言意义不大。把汉来投,这次机会千载难逢,若只是这样,太可惜了。不过仔细想想,俺答汗手中确实也有我们想要的东西。”

    王崇古已经明了,点头轻声道:“白莲教。”这正与他所想相合。

    南宫瑾微笑,“是啊,但这很难。赵全一直是俺答汗的座上客,他虽无国师之名,但有国师之实。每次打仗,总少不了白莲教的人带路。而那些圣使,我们通缉这么多年,他们依然在板升活的滋润。这就是在比赵全、把汉,谁在俺答汗的心中更重些。”

    王崇古叹了口气,“真要这么谈,还要内阁能支持。要谈多久、结果如何,还真不好说。”

    南宫瑾相当理解的点头,“但我知道,赵全在土默川曾拿各部的部民炼药人,光是此事,死在赵全手上的各部部民就按几千计,甚至有小部因此而灭绝。事实上,赵全在板升为白莲教争取到的利益,不少是以损害当地贵族的利益为基础的。所以,包括格日乐图部在内的不少贵族,都想把白莲教赶出土默川。”

    “噢?”王崇古皱着眉头问:“药人的事,我也听说过。当时天成卫外就是药人?”

    “是。”南宫瑾点头。

    “但,为什么之后就没再见到?”王崇古不解的问。

    “其实,药人是赵迎风炼的。他炼药人的目的是对抗天灾,可惜始终不成。天成卫后,他就云游各地寻找新的炼制方法。只是现在,我也不知道他的下落。”南宫瑾并不想提起那处地洞里的事。

    王崇古点头,“把汉的事,怕是有的磨了。在卫城,我倒不怕他带来的护卫闹事,反而担心把汉这里会出问题。我见他对公子相当信任,能不能麻烦公子暂留大同卫?至于其它事,我会朝着以人换人的方向努力。真不行,就退而求其次,扣在京城为质。”

    南宫瑾为难了。于公,自己属锦衣卫;于私,自己与他也没什么太大交情。这怎么应得下来。若是出于对把汉的朋友之谊,也不是不可。只是,唉,想回家呀……

    “我先留在这里等上头的命令,把汉当我是朋友,我也不会说走就走。”南宫瑾笑着说。

    “好。”

    1

    接下去,内阁要王崇古怎么谈,自是与南宫瑾无关了。但自从接到锦衣卫命令,在与俺答汗谈出结果前,必须留大同卫陪着把汉,南宫瑾就每天只想得到结果。

    当然,比他心情更糟的,肯定是把汉那吉。早就不止一次反悔自己的行动,但反悔有什么用。南宫瑾开始还劝着,二、三次后,索性从平阳叫来四、五个做各种菜系的厨子,只要他一抱怨,就让厨子做一桌子菜给他吃,俗话说的好‘喂饱了肚子不想家’。

    不过,跟着厨子一起来的,还有姚芳渟。她到了之后,南宫瑾就没这么烦躁了,就算一等三个月。

    终于有一天,王崇古让南宫瑾带着把汉及一干护卫出城。城外是俺答汗及一车锁在囚车里的白莲教圣使,要说见到郭恒、李自馨、王廷辅、张李麟这些人都不奇怪,奇怪的是,俺答汗为了自己亲孙子,连赵全也一起锁了来。

    南宫瑾撇了一眼,这里面除了一群圣使外,还有十多名重罪通缉的逃犯,竟还包括魏朝歌。

    双方交换人质的场面异常顺利。一边是被养的白白胖胖的把汉那吉,一边是明显被下了药,衣衫褴褛、混身是伤的众人,还被分别锁在车里。

    老王妃也跟了来,一见到自己孙子就喜极而泣。大概是见把汉不仅没受任何罪,气色还更红润了,于是向南宫瑾点头示意,以示感谢。

    三个月的相处,让要回家的把汉那吉有些不舍,走到南宫瑾面前,拥抱了一下,说道:“好兄弟,来板升我们有房同住、有饭同吃。”

    南宫瑾点头,“我家的生意,到时候说不定还要你多多照顾。”

    “没问题!南宫氏,我记着了。”说完又抱了一下,终于不再回头,跟着俺答汗向板升而去。

    2

    白莲妖人被押回大同卫,公审后,直接被斩首示众,人头被带回京城。

    南宫瑾与姚芳渟并不关心这些,一路上竟有了游山玩水的心情。可还没到平阳,就见到了一个想不到的人——李墨。

    但李墨的表情却是相当为难,“如果现在,我请你去一趟良乡明月庄,你会去吗?”

    “为什么?”南宫瑾问。

    “大庄主要见你。”李墨的表情很纠结。

    南宫瑾奇怪的问:“你是觉得我不会去?”

    “我是觉得你没理由去,但大庄主的命令,天下人都不能不从。”李墨这句话说的很肯定。

    南宫瑾笑起来,“大庄主是谁?”

    “唉……”李墨长叹一声,“我的主家。”

    “听说,你主家是官府?”南宫瑾笑着问。

    李墨点头,“差不多,但不是。“

    “能明说吗?”

    李墨苦笑,“是想说,但你肯定不会信。如果其他人来请你,可信度会高很多,但偏偏大庄主想以私人的身份请你。他只是明月庄的大庄主,你是南宫氏的族长,也算是平等,这是他给你的一次特权。”

    南宫瑾愣了半晌,看看身边始终没出声的姚芳渟。

    李墨补充道:“一大半是因为他的亲妹想跟着他妹夫留在平阳。”想了想又无奈说道:“另外一小半是因为,他觉得这样好玩。唉……良乡离京城很近,也只能这样了。”

    南宫瑾吸了口气,问道:“你是想让我觉得,我没得选?”

    李墨摇头,“明月庄庄主很多,不过,除了大庄主,几乎都为罪臣之后,九成是奴籍,另外一成,是宫中侍卫。现在,宫中侍卫自是要再回宫中。剩下的……,我来,只是想知道你是否还信我?”

    “自是信你的,不过嘛……”南宫瑾边说边笑,嘴上这么说,心中却是另一番打算。

    姚芳渟看着他道:“我和你一起去。”

    “不。”南宫瑾直接回绝,“你马上回平阳。让付青双和杜岭、好儿一起住几天,等我回来。”这句话不避李墨,说完还朝李墨笑了笑。

    李墨大方道:“这里离平阳不远,姚姑娘……噢,南宫夫人一路有堂众护送,二天就能到。所以,我们可以在这里等三天,等你收到消息,我们再启程。”

    “好。”南宫瑾点头。

    3

    李墨似乎真的是诚心来邀,三天后,果然收到姚芳渟平安到达的消息,不仅如此,付青双也搬到了杜岭的医馆,为他们打下手。

    良乡明月庄,占地极大,但里面却修的如同迷宫。李墨在进庄前,已将地图给了南宫瑾,像是怕南宫瑾会怀疑他们的诚意。

    进了其中一个小院,院内一个中年男子正在逗着只八哥。见南宫瑾进来,上下打量了一下,问:“你是南宫瑾?”

    “是。”南宫瑾随意点了点头,并没行大礼的意思。不过,此人的长相倒真与好儿有几份相像,只是没好儿清秀,反而多了丝朴实的感觉。当然,以此人的身份,肯定与‘朴实’二字无关。

    “我是好儿的三哥。你可以称呼我……”男子纠结起来,竟卡住了。

    “大庄主?”南宫瑾接上,不想让大家尴尬。

    男子想了想,不太满意的点头,“好吧,其实,我不太想让你叫我大庄主的。”

    南宫瑾尴尬了,“那,那要不……”一时真想不出怎么称呼,总不能叫‘朱兄’吧。

    “唉,就大庄主吧。张先生老是说我,一纠结起来就没完。”大庄主苦着脸说,“好儿的事,你知道吧?她非要跟着杜岭,但是我觉得平阳不太平。不过,很多人都和我说,你挺会照顾人的。所以,你要怎么样,才肯帮我照顾好好儿?”大庄主一口气说完,期待的看着南宫瑾。

    南宫瑾睁大眼睛看着这位,竟有些不知该如何应对了。

    大庄主大概以为南宫瑾不愿,于是直说:“我把这个明月庄给你好不好?”

    啊?南宫瑾睁着眼睛、张开嘴。什么情况?是不是哪里弄错了?

    大庄主急着解释,“明月庄,不是这个庄子,是连着里头的人啊、财物啊这些,我看过,好像有不少。”停了停,又不好意思的说:“我、我拿走了一些,没原来多了。”想了想,接着说道:“这些人都是官奴,送你应该能用吧。你上次就是武德将军了,算是有官身。我帮你恢复就是了。”

    说着又期待的看着南宫瑾,突然又像是想起了什么,没等南宫瑾开口,接着说道:“噢,差点忘记了。你有军队?陆北军?这就不好了。给我吧?这样,就是我拿明月庄和你换陆北军。”

    说完又觉得不妥,移开眼睛不敢看南宫瑾,小声道:“哎,刚还说明月庄是送你的,现在成你拿陆北军换的了。这个……,唉,张先生说过不能出尔反尔,你看要不明月庄我还是送你。你觉得比较感激,所以就把陆北军送我了,这样好不好?”

    想想总觉得南宫瑾吃亏了,用商量的语气道:“这样吧,我再送你一块匾额,挂在大门口的。听说你家也算是百年世家了,那就‘南宫世家’好不好?”说完,又不好意思的笑笑,“我的字是不怎么样,不过,张先生说落款写的漂亮些,挂在大门口光看那落款,就可以吹吹牛了。”说着还憨憨的笑了笑。“那、那你就答应了是不?”

    这半刻钟下来,南宫瑾还一句话没说,这位竟自己和自己谈的差不多了。

    于是,南宫瑾点头,“行啊。”

    大庄主开心的笑起来,“那我让李墨把明月庄的东西全给你,那些人,反正是官奴,你随意处置就是。”说完,像是松了口气。“噢,对了,你那陆北军,一会你先别走,兵部会来交接。还有什么?好像没了。”点着头感激的说:“你真的很会聊天,下次有机会,你可以……啊……”说到这里,又卡住了。

    可以……可以干嘛?难道是邀请自己进宫聊天吗?这话要怎么接?南宫瑾笑了笑,“行啊,你有空叫我就成。”

    “对对。”大庄主笑起来,“现在你是大庄主了。哈哈,所以我刚才不想让你叫我大庄主。那个,我要走了。”大庄主抬头看了看院门口站着的几个侍卫。

    “好,后会有期。”南宫瑾仍没行大礼的意思。

    “好好,后会有期,认识你很高兴。”刚走了几步,大庄主又退回来,不好意思的指了指那只八哥道:“这个,你能送我吗?我很喜欢鸟。我知道,刚才还说明月庄里所有的东西都给你了,这就、这就……”

    “这本就是你的,还没交接。”南宫瑾道。

    “对对。”大庄主想到什么,对外面喊了声,“李墨。”

    李墨匆匆进来,行大礼道:“老爷。”

    “把昨天点好的那些,都给南宫瑾。”大庄主吩咐道:“还有,你不用喊我老爷了,你喊他。”

    “是。”李墨从怀里拿出三只木盒,恭敬的递给南宫瑾,“请老爷过目。”

    南宫瑾接过,盒子里是房契、财物清单、人契,笑了笑道:“你还是我李师兄,其他人我不管,以后,你仍喊我阿瑾就是。”

    “是。”

    “啊,那个,我真的要走了。”大庄主这次不忘拿起鸟笼匆匆离开。

    之后,对于陆北军的交接,南宫瑾只剩下签字的份。

    所有手续办完后,李墨道:“你家二伯还在庄内,现在由唐曼服侍着。要不要妥善处置?”

    南宫瑾不答,看着李墨道:“我爹说过,一直不明白明月庄行事的目的。原本,我以为自己明白了,但仔细想想,好像又没明白。”

    李墨笑起来,“是因为那位的性子?”点头讲解起来,“明月庄成立于三十多年前,之前庄主是当时的裕王,也就是现在的圣上。做这些事,开始是为了有个生财之道。毕竟裕王当时太苦了,连买只碗都要向宫中要钱。出这主意的是当时裕王府的教习,现在的张阁老。但生财,不过是个附加。挑起江湖各派的矛盾,不让一家独大才是我们真正的任务,当然,这任务也是张阁老吩咐的。”

    “当年,曾一度出现要让你爹成为武林盟主的说法,再加上师父也真的与我有恩,所以我拜入南宫门下。要知道有武力、有钱,才是最可怕的。我们不想任何一家有这种实力。但现在,裕王爷已成了圣上,明月庄就没存在的必要了。即位之后,张阁老就要圣上解散明月庄,但如果就这么解散,原本明月庄的人也会成为隐患。”

    南宫瑾点头,“所以,这主意也是张阁老出的?”

    李墨点头,“你遇险之时,张阁老也在想办法为你解围。锦衣卫也为你说了不少好话。”

    南宫瑾笑起来,“明白了。二伯这么活着也辛苦,你看着办吧。”

    4

    一天后,李墨跟随南宫瑾回平阳。

    还没进门,就见摇着折扇坐在自家门前台阶上的杨俊远。

    “你走的好慢。不会是把弟妹扔家里,自己游山玩水去了吧?”杨俊远抱怨。

    “我们好像没这么亲近吧?”南宫瑾不看他。

    “行行,不亲近就不亲近,反正我以后也不想去鞑靼了。”杨俊远无所谓的说:“为了把汉的事,我可是用尽了浑身解数,你不请我吃个饭?”

    “我想和我夫人吃个饭。”

    “不用吧,给个面子都不成?”杨俊远正说着,见姚芳渟出来,笑嘻嘻的说:“夫人,借你夫君去吃个饭成不?”

    南宫瑾无奈的看着姚芳渟,只听姚芳渟微笑道:“去鸿盛隆吧,包厢清静。”

    “好。”南宫瑾与杨俊远同时答应。

    鸿盛隆里,只坐了杨俊远与南宫瑾。

    “和你汇报下。”杨俊远道:“这次龙有悔也出了大力,是他和老王妃一起向俺答汗施加压力,俺答汗最终同意拿赵全换。”

    “他是巴不得有个机会弄死赵全,机会送上门,他怎么会不把握住。”南宫瑾不屑的说,“舒涵呢?”

    “这是我要说的第二件事。她带着儿子和郑夙去京城了,看样子……这个样子是,挺那什么的。”杨俊远边说边看着南宫瑾的表情。

    “看什么?我脸上又没花。”南宫瑾没好气的说。

    “是没。另外就是,魏朝歌被砍头了,不是你亲手杀的,是不是有点遗憾?”

    “看到他人头挂城墙上,秋娘应该会安息的。”突然想到,“我还没把这事告诉小鸽子。”

    杨俊远笑着说:“那就好,不枉费我这么多心血把他弄来,毕竟他根本够不上这级别。”

    “多谢。”

    杨俊远大笑,“你都请我吃饭了,不用这么客气。还有啊,我听说要恢复你的武德将军,开心不?”

    南宫瑾叹了口气,“无所谓了。我只想老婆孩子热坑头。”

    杨俊远竖了个拇指,“有志气!你是不混锦衣卫了?”

    “这由不得我。”南宫瑾很无奈。

    “这倒也是,做过这份工,要退出就真没这么容易了。我和四哥说过,以后再要我做事,我就拖你一起。”

    南宫瑾一愣,“不用吧,我成亲了,还有这么大一个家。”

    “哈哈哈……”杨俊远大笑,“你不肯去,我也就放心了。要命的事,我也不想做。”

    5

    八年后,泉州。

    “山长好!”

    南宫瑾对着向他行礼的学生,微笑点头。这些都是海事学院的学员,现在大明的海船上,有一半的船长出自他的海事学院。虽然他这个山长,一点海事都不懂。

    海边,南宫瑾身边除了姚芳渟外,还有一个男子,正是赵迎风。

    “怎么说,你当年离开那个地洞之后就来了中原?怪不得,我想你爹当年被砍头,怎么也不见你来。”南宫瑾笑着说,却故意挡着赵迎风看向姚芳渟的目光。

    “谢红郁还没找到。我知道她还活着,唉,如果她渡过了劫,应该会主动来找我才是。八年了,还在劫中。”赵迎风的话里无限感慨。

    “你是为了找她没去救你爹?”姚芳渟不解的问。

    赵迎风叹气,“我爹不可能寿终正寝,他的路早就定了。但谢红郁,不管怎么样,她都是我最成功的作品,我很想知道她现在的情况,我也很想知道她所说的劫是不是真的。“

    南宫瑾笑道:“如果你问付青双,他会告诉你,哪有什么劫,不过就是死了。你还要找她?”

    赵迎风点头,“随便看看中原风貌,这些年发现很多奇怪的地方。以后有空会说给你听。”

    “好啊。别搞那些奇奇怪怪的事,我们可以成为朋友。”南宫瑾大度的说。

    赵迎风大笑着说:“后悔有期!”说完大步离开。

    6

    沙滩上,一个七、八岁的小姑娘,长相极是可爱,护着身后一群孩子,严肃的对一群明显比她年长的孩子们道:“别逼我动手!我打人很痛的。”

    听她这么说,身后一个小男孩大人样的摇头叹气。果然,她这话让那十多个大孩子大笑起来。小男孩大约五、六岁的样子,在小姑娘身后,对着那些大孩子道:“你们爹娘来了,快跑吧。”

    一句话,果然让场面静了静,接着笑声更大,“我爹娘才不会管我们。”

    小男子幽幽叹气,“唉,不信我,那算了。”

    话音刚落,只听到一阵河东狮吼,“小兔崽子!把老娘的擀面杖弄哪去了?!快死回来!”

    为首的大孩子看看手中的擀面杖,脸都吓白了。正犹豫间,小姑娘身后走来一个十几岁的少年。

    “红儿又闯祸了?”少年声音里满是无奈。

    小姑娘听到声音大喜,“承锐哥哥,快来救我们,他们要抢我们的包。”

    大孩子们见来人手中还提着一把剑,又听到某人的娘亲怒喝的声音,终于鸟兽散。

    承锐上前安抚了下小姑娘护着的几个孩子,转头问小男孩,“承锳,什么事?”

    红儿回头盯着承锳,承锳叹气,“姐姐说什么就是什么。”

    承锐笑起来,“才几岁年纪就这样,哈哈,真受不了你。”

    不远处,一个二十不到的青年,向他们喊道:“你们几个还不快些,就等你们了。”

    承锐看看二个孩子,“好了,大哥在喊了,可以走了吗?”

    “噢,还不行。”红儿跳起来,拿起身上的书包交给另一个小孩子,“这里的东西都给你们,你记得和大家分啊。有吃的,还有你说很好玩的那个竹蜻蜓,我让承钧哥哥做了好几个。一定要大家分着玩啊,唉,我要回家了。以后一定还会来泉州的。等我回来,再来找你们玩。”

    一群小孩子接下,不停点头。总算在承锐的催促声中,红儿拉着承锳不舍的和那些小伙伴们告别。

    “上车了。”承钧见终于赶来的三个孩子,“师父都等你们好久了。”

    “知道知道。”红儿大声道:“我爹不会骂我的,我爹最好了。”

    车里,南宫瑾听到红儿的话,看着姚芳渟无奈笑笑,对车外说:“出发了,我们要尽快到平阳,不然就赶不上杜叔叔的小儿子双满月了。”

    阳光中,一队马车离开泉州城,向平阳而去。笔趣阁读书免费小说阅读_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