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无脸女尸(9)

雪儿格格

    胖子办理完相关手续,风驰电掣般回来。

    最近让周海给影响的,对解剖产生了极大的兴趣,三人换装洗手出现在解剖室。

    小梁打开尸袋,一声惊呼瞬间倒退了三四步。

    “啊!

    天哪!

    她~

    她~

    睁着眼~”

    胖子用肩膀撞了一下小梁,眨么着小眼睛说道。

    “喂!

    小子,别一惊一乍的,没听说过死不瞑目吗?

    没被死人吓死,被你吓没魂儿了。”

    周海目光瞟了一眼小梁。

    “眼睑的一周是轮匝肌。

    人体死亡后,所有的肌肉松弛。

    随着尸僵的出现,眼睑会微微张开。

    不过向马可可这样,瞪大双眼的情况并不多见,属于小概率情况。

    我怀疑,和她死前的状态有关。”

    胖子拨开身侧挡着自己的小梁,吞了一口口水。

    “你的意思是,她死前极度惊恐瞪大眼睛,所以现在就好像被定格了似的?”

    周海点点头。

    “凶手披散开她的头发,就是为了挡住她的眼睛。

    熟人作案,时出于愧疚心理,不敢直视死者。”

    三人合力,将马可可身上的衣物除去,按照顺序放在旁边的一个台子上。

    “可惜了,这样一个漂亮的姑娘。”

    胖子边说,边咂巴着嘴巴。

    周海没有理会胖子的话,开始进行尸检。

    半袖校服的正面,有一些树干的碎屑。

    因马可可是机械性窒息死亡,所以大小便排出,内裤上沾染了排泄物。

    死者手腕上和颈部的鞋带被取下,拍摄了缠绕方式和绳结的捆扎方法,将其装入证物袋送检。

    周海指着绳结的打结处解释道。

    “看这里!

    绳结的捆扎方式,与钟逸珊手腕上残留的那个绳结,属于一种方法。”

    胖子皱皱着一张脸,嘴角一撇。

    “就凭这个绳结,你断定钟逸珊和马可可是同一凶手所杀?”

    “这只是其中一部分原因。

    凶案现场的选择,还有再三确认死者是否死亡的手法,都揭示者他们是同一凶手!”

    “钟逸珊,不是死于失血性休克吗?

    而这个是被勒死的,差别蛮大的。”

    周海看了一眼胖子和身侧的小梁。

    “记得钟逸珊会//阴//部插着的那把刀吗?”

    那二人点点头。

    “记得!”

    “凶手这样做,

    一是出于仇恨的发泄。

    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

    就是她在确认,

    钟逸珊是否真正的死亡。

    小梁,将捆绑物和现场采集的样本送检吧。

    凶手没有来得及清理现场,如若凶手没有带手套。

    那么鞋带儿上,有可能提取到凶手的dna。

    提醒曾大姐,一定要与昨天提取的那几人的dna,汇总进行比对。”

    小梁跑腿,将所有样本送楼上去检验。

    尸检接着进行,马可可面部肿胀,面部皮肤和眼结膜点状出血,大小便排出,这都是勒死的典型特征。

    周海一字划开马可可的颈部和胸腹部,按照顺序检查脏腑内的器官。

    “甲状软骨上角骨折,勒沟深褐色皮下出血明显,共计四道较深的勒沟。”

    右侧心房心室及肝、肾都出现淤血。

    肺淤血和肺气肿非常明显,内脏器官的浆膜和粘膜下点状出血,血液呈暗红色流动状。

    胃内容物只有少量纤维和食糜,死亡时间在末次进餐六小时以上。

    结合尸体直肠温度,小梁计算一下死者的死亡时间了。

    按照尸温来计算死亡时间的公式知道吗?”

    小梁点点头,这些基础性的知识,对于他来说驾轻就熟。

    “死后经过的时间=37-尸体直肠温度除以0.38乘以系数。

    (系数:春秋为1,夏季为1.4,冬季为0.7)

    经过计算,马可可的死亡时间在今天的凌晨4:30-5:00,距现在四个小时。”

    胖子眨么眨么眼睛,他知道周海这是让小梁讲给他听。

    “那就是说,那个保安看到的灯光,真的是凶手发出的。”

    周海点点头,检查了死者外//阴。

    果然不出所料,取了一个拭子【1】擦拭放入证物袋中,抬眸看了一眼胖子。

    “chu nv//膜陈旧性裂伤,这个需要送检。”

    胖子撇撇嘴。

    “我去!

    这说明,你之前的判断没错。

    马可可的父母,完全清楚女儿做了什么,还鼓励她和张扬在一起了!”

    周海点点头,心情有些沉重。

    金钱至上的认知,已经让现在的少男少女过早的接触了社会的阴暗面。

    生在这样一个家庭,也是马可可的悲哀。

    周海认真缝合了死者尸体,尽量保持尸体的完整性,毕竟她是如此美丽的女孩儿。

    ******

    6月25日上午11:00

    回到办公室,周海盯着电脑屏幕上一张白色皮革的照片发呆。

    胖子站在周海的身后,喝着水,踩着凳子抖着腿。

    “我说海子,你盯着这张照片有半个钟头了。

    你看出这上面有啥信息?

    不知道的还以为,哪个姑娘送你的礼物呢!”

    周海突然回头,盯着胖子。

    姑娘!

    对,刚刚怎么没想到呢?

    “我知道凶手是谁了!”

    胖子喝着水一口没咽下,被周海吓得喷了出来。

    “咳咳!

    不带这样的,人吓人吓死人知道不!

    不过凶手是谁?”

    周海指着照片中的白色皮子说道:“王瑜,这是王瑜鞋子上的装饰物。”

    未等胖子惊讶,小梁快步冲进二组办公室。

    “结果出来了?”胖子一挑眉。

    “嗯,检验结果出来了。”

    小梁有些兴奋,他将结果递到周海的手中。

    “勒死马可可的鞋带上,以及指甲中查到了一个人的dna,你们绝对想不到是谁!”

    “……”

    二人盯着小梁顿了顿神色,周海凝眉思索片刻。

    小梁头上,一串乌鸦飞过。

    这咋没反应呢?

    胖子拍了一下小梁的头。

    “别纠结了!

    你海哥在你进来之前,就判断出凶手是谁,你拿来的报告只是佐证,指甲中和鞋带上的dna。

    是王瑜的对吗?”

    小梁瞪大眼睛,推了推黑框眼镜,徐彪这句话,可比自己拿到报告时候的惊讶大了数倍。

    “啊?

    哦!

    不过海哥怎么猜到的?”

    胖子挥手又是一巴掌,拍到小梁头顶。

    “猜猜猜,猜你个头!

    这是严谨的法医分析,学着吧小子!”

    小梁撇撇嘴,没再说什么,周海接过报告看了看,抓起手机拨通王支队的电话。

    “杀死马可可和钟逸珊的凶手是王瑜。

    可以抓人了!”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