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四十九章 大局已定(下)

玄雨

一秒记住【趣8小说网 www.mk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当那黑线壮大成一道道人影的时候,众人只感觉到逼人的气息扑面而来,所有人的手心都冒汗,有的满脸通红,有的脸色铁青,更多是满脸的苍白,那两个公主更是已经脚软得瘫倒在地。

  这个时候已经可以进入战备状态了,整个关卡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城楼最突出的那人身上。

  康斯吸口气,缓缓地把手举起,旗帜激烈的飞舞,兵丁不用军官转达命令,利落的摆好防御设施,拉开弓箭,点燃油锅……

  不杀光对方根本无法停歇的战争即将爆发了。

  近了近了,一眼望不到天际,衣着破烂脸色惨白的傀儡兵已经进入了城弩射程,城弩手眺望了下模糊的那道人影,看到那人的手臂依然高举,不由得低下头专心瞄准。

  近了近了,快要进入弓箭范围了,已经拉满弓弦的弓箭手不由得吞吞口水,他们很清楚的知道,那个人的手臂即将放下。

  康斯看到最前排的傀儡兵已经进入弓箭射程最短的范围,猛吸口气,一声怒喝:「杀!」同时猛地一挥手。

  无数的箭雨立刻扑射到傀儡兵的身上,弓箭手们根本没有思考的时间,都是一箭接一箭的抽射着。

  只是城墙上的箭羽越来越稀少,直到最后连一根都没有射出,整道城墙一片寂静,所有的人都目瞪口呆张口结舌的望着城外的景象。

  他们看到了什么?

  他们看到了那些一望无际的傀儡海,一排接一排如同骨牌一样的接二连三倒下,那情景壮观得让人热血沸腾之余,也有着一股寒气从脚底冒了上来。

  弓箭是绝对不能干掉傀儡兵的,刚才所有的人都看到前排的傀儡兵全身插着箭的奔驰着,在他们突然之间扑倒在地的时候还吓了一跳,还以为发生了什么事,等看到后面傀儡兵按照顺序一排排的倒地,所有人都发麻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些傀儡兵怎么全部倒地了?他们是死了还是在演戏?

  演戏是不可能在这个时候演的,那么他们是死了?

  怎么会突然死掉?

  别的人还在胡思乱想,可那些跟着康斯进入密教总部,见识过一次奇迹的兵丁则第一时间把功劳算在了康斯身上,他们激动得满脸通红,张开喉咙吼道:「向我们的战神康斯陛下致敬!康斯陛下万岁!」

  这几万兵丁的叫喊声立刻响彻天际,而刚才康斯的举动实在是太拉风了,手一挥,傀儡兵们就一排排的倒地,就算理智还在的人也无法解释为何如此之巧,而那些容易被现场气氛同化的人则早就跟着叫喊了。

  统一联盟的皇族们全都傻了着眼,怎么帝国最大的危机居然成了康斯最好的机遇?只要这事传播出去,有着这数十万部队的支持,康斯就是立刻登基为帝也没人敢吭声,这世道到底是怎么了,怎么连天神都抛弃了千年皇族?

  后来的真相更是让皇族连天神都恨上了,因为检查那些倒地的傀儡兵尸体后,发现他们居然是因为极度饥饿饿死的,这虽然让人难以置信,但你死就死吧,怎么这么多人同时死在康斯的一个手势下。

  真相公布出来,虽然皇族们拼命的宣扬这一切都是巧合,但没谁相信,特别是那些亲眼所见的兵丁们,他们早就被那壮观的情景摄去了所有神志,心中只有康斯这个威武的战神形象存在。

  不过让皇族们松口气的是,康斯并没有借机登基为帝,反而规定对大盟主的称呼可以尊称为陛下,这倒也解决了所有人都喊康斯为陛下的问题。

  战后的事情足足忙碌了大半年,单单焚烧掩埋数千万的傀儡兵尸体就耗费了大量的人力物力。

  接下来就是收复失地,因为联盟所有成员的部队都在康斯手中,所以康斯直接用统一联盟的名义收复空荡荡的土地。这可是皆大欢喜的事情,因为联盟占据的领地所有成员都能享受一份红利。

  这结果就是加入统一联盟的皇子公主,在收回自己的领地后还凭空多了点土地,这倒是让他们对康斯友好起来。

  不过他们也清楚康斯并不是平白送人情,而是要他们建设领地的。

  当彻底空无一人的东南地区的港口重新恢复运转的时候,时间已经过去了三年。

  这三年来,康斯几乎都是待在整个联盟民众齐心建筑的宫殿内忙碌个不停。

  在康斯的统治下,打败了所有想要捡便宜的外敌,并受纳了十数个以部落身分投靠过来的联盟新成员。

  同时,维尔特联盟和统一联盟展开谈判,在双方大量权贵的支持下,双方签订了友好和约,因为联盟的严格而严密的规定,让联盟几乎没有内耗发生。

  那些皇族虽然不怎么情愿,但面对强悍的联盟直属军队和康斯强悍到堪比神明的威望,他们只能把野心放在后代上面,全力培育后代,希望他们能够在候选人制度中赢得胜利,那也能获得陛下的称号了。

  所以三年时间虽然很短,政通人和没有外敌的发展了三年,就足以让统一联盟傲视天下了。

  而今天,这座大盟主宫殿的气氛突然紧张起来,一票铁骑就这么毫不掩饰的直接从皇宫冲向远方,本来还想叫骂几句展示一下自己联盟公民傲骨的民众,在看到骑兵领头人的艳丽容貌后,立刻缩缩脖子躲开了。

  康斯和艾丽丝、伊丝娜两位夫人,很是惬意的策马缓步行走在马路上,望着路边一望无际的田野,感受着轻抚的微风,还有那温度适中的阳光照射在身上,实在是让人有着一股懒洋洋,心态平和的味道。

  不过一阵急促的马蹄声打破了这舒闲的味道,艾丽丝、伊丝娜不满的扭头挑望,看是谁打扰了自己的兴趣,这一看,让两位美艳夫人不由得一笑,两人干脆的下马,径自前去采摘路旁的野花了。

  康斯则无奈的摇摇头停下马匹,静静的望着身后策马赶来的骑手。

  只见相文急切的喊着「主上主上」的冲到康斯跟前,不等战马停稳,他就已经翻身下马跪在康斯面前。

  「主上,统一联盟不能少了您啊!」相文满是恐慌的说道。

  不怪他如此神态,因为康斯带着两个夫人根本没有和任何人通气的就离开了宫殿,负责守卫的内卫几乎是乱成一团,如果不是密卫始终护卫着康斯,恐怕连相文都不知道康斯的踪迹呢,所以他一方面下令封锁消息,一方面却连忙追赶过来。

  「哪方面不能少了我?」康斯含笑问道。

  这个问话让相文为之一愣,在组建统一联盟的初期,主上就开始下意识的把内政权下放下去,等到统一联盟统一天下的时候,内政方面已经完全不需要主上操心了,唯一需要过问的就是军权了。

  可现在帝国一统,而且当前任务就是让征战多年的土地安定下来休养一番,没有可能对外作战,可以说没啥军事行动。

  至于军队,密卫监控是一回事,后勤、指挥、作战等等这些军事权力被细致的分拆给各个亲信掌管,只要这人数高达数十名的高级军官不全部反叛,那就根本不怕有谁能够造反。

  而这却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这样看起来自家主上这个统一联盟大盟主真是没啥事好做的。

  虽然知道这点,但相文这些忠臣怎么也不愿意康斯抛下这些权力去过闲暇生活,所以相文眼珠子一转立刻说道:「主上,统一的希尔达大陆为了扩张他们的领地,已经开始拼命制造战舰,而且据说也开始组建神秘的雪山部队,一看就知道他们是准备两路出发抵达我们这片大陆。

  「已经统一多年的希尔达大陆实力可是非常雄厚的,像这样的大敌只有您才能指挥我们把他们击败啊!」

  相文说这的时候,不由得瞟了眼艾丽丝夫人,这夫人的愿望就是重建崎红国,现在听到希尔达大陆的事情肯定会动色吧。

  不过相文显然失望了,他大声喊出的话语,艾丽丝像没听见一样,照样和伊丝娜专注于那些野花。

  康斯笑了笑:「维尔特的海军舰队可不是好相与的,希尔达大陆的商船一路平安的话倒是能抵达这里,不过战舰的话,相信连维尔特的港口都看不到。

  「至于雪山部队?呵呵,统一的雪国能让人横越大雪山的话,那我册封的那些雪国贵族岂不是太没用了?」

  相文哑口无言,已经在暗地里控制了维尔特百分之四十权力的商团群,绝对有权力命令维尔特舰队把希尔达大陆的所有港口摧毁,让他们一条舢板都无法下海。

  至于统一的雪国那就更不用说了,只要让雪国贵族知道居然有人想要横跨大雪山来攻打他们,他们绝对会兴高采烈的反攻回去,因为要论雪山生存能力的话,雪国人自称第二就没人敢称第一。

  可以说希尔达大陆在主上控制了雪国和维尔特舰队的时候,他们就只有困居一方等待外人入侵的命运了,想要对外发展完全就失去了可能。

  难怪对复国很热心的艾丽丝夫人早就不在意希尔达的事情了,敢情她早就知道希尔达大陆已经是肉摊砧板上,想什么时候下刀就什么时候下刀。

  相文当然也知道这些原因,但他就是想要主上留在那个至高无上的位置上啊,所以他立刻想出另外一个问题地点:「可是主上,还有飞渡半岛啊,在密教远逃海外隐藏踪迹后,那上面可就成了密教五宗在明面上的全部势力了,难道我们不消灭他们吗?」

  「这更简单了。」康斯依然笑呵呵的不以为意:「只要用舰队封锁住整个飞渡半岛,这些恶魔教徒就根本无法离开,让他们在那个半岛上自生自灭倒也是不错的事情啊,伊丝娜发明出新的消灭恶魔的药水时,还能找上去试试威力。」

  相文彻底无语了,一支舰队就能把飞渡半岛的恶魔困死,相对于派出登陆部队上半岛作战,虽然有对付恶魔的药水,但相信肯定会有大量伤亡的,这样一对比,谁都会选择这个困死对方的政策了,这种围困作战则根本不需要最高首脑怎么过问的,想要用这理由让康斯回去是不可能的。

  相文一咬牙,磕头喊道:「无论主上前往何方,都请主上让属下追随吧!」

  他改变主意了,既然主上不愿意回去,那么自己就跟在主上身边吧。

  康斯摇摇头,相文确实忠心,不过是忠于自己个人,而不是忠于统一联盟,自己离开就是想要统一联盟的直属官员和部队开始学会忠于统一联盟而不是忠于某个人,只有大家都忠诚于统一联盟,那么统一联盟的规矩就不会被人破坏。

  只要规矩存在,大家都在框架下内展开争斗,释放野心,问题再多也不会让统一联盟框架崩溃的,只有这样统一联盟才能远远流传下去啊。

  不过自己是统一联盟的第一代大盟主,下面的人习惯把忠心放在个人身上倒也能够理解,但就因为这样自己才需要以身作则啊,自己都已经决定第二届的时候换个人来当大盟主呢。

  只是这些话题无法说出口,现在一出口,在自己威望如此之高的时候,肯定一片大乱,还是要潜移默化才行。

  只要自己这个大盟主习惯当一个门面,下面的人习惯了自行负责,那么久而久之,大盟主就没有可能把整个联盟当成私产的机会了,或许第三届的时候自己就是真正解放了。

  想着这些的康斯冲着紧盯着自己的相文无奈的摇摇头,叹口气说道:「拜托,我是趁着时间空闲才和妻子去弥补结婚时没有进行的蜜月旅行,你一个明晃晃的大火把跟在我身边算什么事啊?」

  「啊?」

  相文可是被康斯这话给弄傻了,自家主上居然是去蜜月旅行!这都结婚几年了居然才去蜜月旅行?

  不过聪明的相文倒也马上放下心来,自家主上只是出外旅游而已,而不是抛弃了大盟主职务啊!

  明白到这些的相文立刻满脸通红的站起来,有点结巴的说道:「主上,您、您就三人出游,肯定有诸多不便,属下还是……」

  康斯摆摆手:「我身边藏了多少密卫我会不知道?哪里会有什么人手问题,你还是回去履行自己情报总长的职责才是,这天下除了我们统一联盟还有无数个国家需要你去打探监控呢。」

  被康斯这么一说,相文只好有点不好意思地点点头。

  确实如此,相文可是在康斯身边布下了数以百计的顶级密卫,现在又在数十里外布置了一支数千人的内卫铁骑,就是攻打一座城池都可以了,哪里会有人手缺乏的问题。

  看到相文一步一回头的离去,康斯再次摇摇头,然后扭头对两个跟小女孩一样在挑选野花做花圈的妻子喊道:「好啦,我们可以走了。」

  艾丽丝立刻欢快的骑上马匹,并且欢乐的笑道:「那讨厌的相文终于让我们拥有私人时间了,快走快走,免得那家伙又改变主意!」

  说着,艾丽丝就调皮的给伊丝娜的马匹一鞭,让伊丝娜惊叫着策马奔跑,而她也欢笑着迅速追了上去。

  望着两个彻底恢复轻松笑语的妻子,康斯不由得露出一副笑容。

  是啊,这么多年来终于可以放下重担彻底轻松一下,可以让自己随心所欲的过活了,实在是难得啊。

  想到这,康斯不由得扬鞭策马,向着停在明媚阳光之处向自己招手的两位美女奔驰而去。

  (全书完)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