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1章 骨狱息,鬼剑士最崇高的敬意(下)

跟风成仙

    剑鸣声响彻,只看到梵风三段斩呼啸而去,欧拉的一人多高的剑芒若白驹过隙,径直斩向了骨狱息的脖颈。

    不出意外,骨狱息右手中圆盾扬起,不偏不倚正好把那残影状态的三段斩梵风生生击中,更快的,它那近乎一米五长的左臂回旋,帝国大剑朝着梵风的肩膀劈了下来。

    “格挡!”

    梵风抽出屠戮之刃,翻身一踹骨狱息的圆盾,太刀和帝国大剑撞在一起!

    刀剑撞击的火花在这僵尸地图上闪烁,明亮的火光焰芒里,梵风和骨狱息彼此对视,一人一尸眼神中都爆发出可怖的战意。

    骨狱息回旋一斩,他的动作很潇洒,而且很标准,一如活着的帝国少尉,力量巨大,直接把梵风劈飞了出去。

    更快的,骨狱息双瞳放冷,大剑在地面上狠狠撩翻,只看到一道手臂粗细的冰气尸气混淆成龙蛇,喷向了半空中的梵风。

    半空中梵风看此,心中一个凉凉,这半空之中,没有借力点,怎么躲?

    这骨狱息对于时机的把握也太好了吧!

    击飞补刀,无缝连接,就算是自己也很难一气呵成,而它好像已经使用了无数次一样,顺手的让梵风闭上了眼,别给我秒杀了啊!

    骨狱息的白色尸气正中梵风肩膀,梵风整个人在半空中滚飞了百多米远,连续砸碎了十几个墓碑后,梵风才艰难的用剑戳入土壤,止住了脚步。

    “您受到骨狱息的尸气冰袭!hp-681!”

    “警告!您的hp不足100!”

    “警告!骨狱息正在靠近……”

    梵风一口气把四瓶解毒药剂全磕了下去,再抬头,那骨狱息手持大剑圆盾,缓缓的走了过来,它迈出一步,它周围百米僵尸气场也随之移动,这给梵风一种难以言喻的压迫感。

    “厉害!”梵风拄着屠戮之刃站了起身,梵风没有去看骨狱息,而是低着头,自顾自道,犹若恶魔低吟,“我以为正常实力就能击败你!但是现在看来,是我托大了,为了表示对帝国少尉您的尊敬,接下来,请接受鬼剑士最崇高的敬意!那本不属于我的力量!解放!!”

    话音落下,梵风猛地震碎了左臂上的鬼手锁链!

    林纳斯打造的鬼手锁链手铐瞬间崩裂,血红色的刺青燃烧沸腾,鬼火连绵,顺着肩膀,燃烧到了梵风的面孔,梵风的面孔狰狞无比,脸部变得尖锐,鬼牙外漏,熠熠放光。

    这一刻,和骨狱息比起来,梵风的邪恶气息,让他更像是一个boss,而不是一个冒险家。

    骨狱息没有任何停滞,大剑毫不犹豫的朝着梵风的脑门劈来!

    鬼手燃烧,鬼面梵风侧身,解放的鬼神力量加持下,梵风的速度快到了极限,几乎脱离了肉眼的捕捉频数,只是瞬间,就躲过了骨狱息雷霆大剑的攻势。

    更快的,梵风屠戮之刃狠狠劈在了骨狱息的后背!

    一个苍白的数字出现在梵风视野里。

    “hp-915!”

    一千都不到的伤害数据!

    这还是解放了鬼手,力量,速度,施放几乎全加成之下的数据!

    而这个状态,梵风最多持续十分钟,十分钟之后如果继续使用,那就会有严重的后遗症。

    “吼”

    骨狱息回身旋转,圆盾好像圆月弯刀朝着梵风的脖颈切来,帝国大剑回旋,蔚蓝色的鬼火双瞳冷光涟漪。

    梵风脚下快速,跟上了骨狱息的节奏,梵风影子犹若魅影,飘旋在骨狱息的周围,咣当咣当的声响里,只看到屠戮之刃和圆盾,和帝国大剑爆发一串串让人眼花缭乱的火花,光芒尸气飞舞,少年的残影和骷髅剑士骨狱息疯狂的对撞,没有任何的花里胡哨,纯粹的剑与剑的对拼,剑招与剑招的捕捉,一个攻防有备,一个全力进攻,两个流派的剑士绽放着血的荆棘花……

    “崩山击!”

    白色的刀芒破空砸裂,骨狱息扬起了残破的盾牌强撑住身子,要抗梵风这一刀。

    轰隆

    刀芒撞在了圆盾之上,劈碎了圆盾了吗?

    没有!

    因为,梵风变招了!

    崩山击,变成了银光落刃,屠戮之刃猩红色的刀身顺着那圆盾上的一个腐蚀坡口,戳了进去。

    长刀穿过盾牌,刀尖儿戳中了骨狱息的面门正中心。

    时间,这一刻微微凝注。

    骨狱息双瞳中鬼火双瞳微微颤抖,它似乎是不相信这一剑,为何会伤害到自己,明明,自己的剑招没有失误。

    是的,你没有失误,但是你的盾牌有个洞,你也就有了漏洞。

    犹豫,就会败北!

    梵风鬼面上没有任何的迟疑,屠戮之刃回斩削去,狠狠劈在了骨狱息的脖颈上。

    “破防!暴击-15812!”

    “破招!破防,暴击-17215!”

    “弱点!暴击!21884!”

    “……”

    “恭喜勇士梵风首次度过英雄级暗黑雷鸣废墟,开荒成功!击败领主骨狱息,获得引路人身份,您可以书写引路人副本提示,留下您的大名,供后来冒险家敬仰!”

    “恭喜勇士梵风开荒成功,成为赫顿玛尔第一位开荒者,获得奖励荣耀金币x100!复活币x3!”

    “恭喜勇士度过开荒成功,获得一件金色纹路宝箱!”

    骨狱息终究还是败给了鬼神化的梵风,它的身躯没有和其他僵尸一样粉碎消失,而是跪伏在地上,保持着一个帝国剑士的单膝下跪礼仪姿势。

    梵风把鬼手上的镣铐再次封上,打量着面前单膝礼跪的骨狱息,梵风眼神有些复杂。

    梵风犹记,自己和骨狱息拼最后一招的时候,自己半空中把崩山击变成了银光落刃,从斩变成了刺,屠戮之刃顺着圆盾的腐蚀裂口戳进去的那一刻,骨狱息的双瞳中鬼火有了一丝的颤抖,放佛,就好像人心的惊悚。

    一个僵尸!

    一个死了很多年的僵尸!

    怎么可能有人的心理波动?

    是不是我看走眼了?

    梵风揉了揉太阳穴,也许是这段时间打本太累了,所以才出现了精神恍惚吧!算了,先看看自己爆的什么装备好了。

    而就在梵风要回头去看爆的宝箱时候,梵风突兀感觉到,自己好像错过了什么东西。

    梵风回头再看,只看到那骨狱息单膝下跪的骷髅架子瞬间崩碎了开来,而就在骨狱息白骨累累之上,一封破旧的羊皮卷宗案朔然而现。

    什么东西!

    梵风迟疑的把那羊皮宗卷拿了起来,缓缓打开,映入眼帘的却是一个卡片,一枚梵风熟悉的卡片。

    “这不是我的炼金师协会会员卡吗?怎么在骨狱息这里!”

    梵风把卡片收回包裹,再看向那羊皮卷轴的一刻,梵风不由得的一怔。

    一段沧桑的黑色文字,刻画在羊皮之上、

    “陛下,骨狱息没有,背叛,帝国!”

    “第三次转移实验,没有,失败……”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