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3章 艺术,就是爆炸!

跟风成仙

    梵风走在去诺顿住处的路上,梵风的心里,久久无法平静。

    神鬼剑士!

    四大职业一体!

    想象一下吧!

    头顶不动明王阵,开着暴走,身上裹着残影,鬼影闪接猛龙,欧拉,欧拉,欧拉

    我左手一个幻影剑舞,右手一个死亡墓碑,第七鬼神怖拉修开路,后面神官吉格护体,远程就丢煤球,近程就开双刀,控制有大吸鬼印珠,伤害有大崩怒气斩!

    任你走位风骚,难敌我蓝翔吊机,吊起来就是揍!

    任凭你防御如山,我有斩铁绿阵,就算是神,我也斩给你看!

    任你火力疯狂,我双翼一展,就是黑天,不动明王阵控场,要要切克闹,大冰小冰来一套!

    两个字,无敌!

    两个字,寂寞!

    什么叫高手?

    什么叫挂比!

    想到这里,梵风不由得三十五度仰望夜空,我这么强,其他人怎么活啊!我活着,就是罪孽啊!

    着同样是玩剑的,一个只能学剑魂,一个却因为鬼手学了四大职业!

    这能是一个水平线的吗?

    这就和老师说的,一视同仁,那真的一视同仁了吗?位置都看得出学霸区和休闲区好不好!

    就好像现在,梵风直接衣钵传人!继承gsd的神鬼剑士封号,唯一隐藏!以后就算是真的来个和梵风条件差不多的鬼剑士,那也没你的份儿了。

    更何况,这世上根本不可能来和梵风一样的鬼剑士,因为,卡赞诅咒感染是必死的!

    梵风其实也是死过一次的,身体里的灵魂是地球的梵风,而不是曾经的那个联邦孤儿梵风。

    这一点,是梵风最大的秘密,梵风很清楚,也很放心,我是独一无二的,我是无法被复制的!

    不多时候,随着一声熟悉的铁器捶打声,梵风止住了步伐。

    一个乱糟糟的铺门前,挂着一个歪歪扭扭的牌子,油灯光芒下,依稀可以看到上面的字迹。

    “诺顿实验室,赫顿玛尔炼金师协会。”

    没错!就是这里了!

    梵风拍了拍衣服,踱步走了进去。

    实验室里,器具林列,看得梵风,眼花缭乱。

    最上等的紫水晶,平常女孩子都是当名贵首饰品的,在这里,只是最普通的实验杯,若翡翠一般的金刚石粉末,还有人头大小的上好萤石,最上级的硬化剂一箱子接着一箱子。

    而在实验室的正中间,一道道剔透试管若蜘蛛网一样连接,各种颜色的液体在一个坩埚接着一个坩埚里过滤,蒸汽笼罩住了实验室,这让梵风看不清楚诺顿的面孔,只是依稀看到他面孔很老,有着耳熟能详的棕色长胡须。

    “你是谁?”诺顿戴着白手套,一身皱巴巴实验袍,盯着梵风,“如果没有事情,请离开我的实验室!”

    梵风自我介绍道,“我叫梵风,是您隔壁鬼剑士gsd大人的徒弟,我听老师讲,您这里遇到了一些麻烦,需要一种叫粘合剂的材料,我特意来问问是不是需要我帮忙。”

    诺顿放下了手里的试管,打量起来了梵风,“gsd的徒弟吗?他有什么事情?”

    梵风笑道,“看得出来您和我老师关系不错!诺顿大师,如果方便的话,我们能换个地方聊天吗?你的这些实验器材看起来很危险,似乎随时都会爆炸。”

    诺顿打量了一眼梵风,指了指左边的会客室,一边把身上的实验袍给解了下来。

    梵风跟随诺顿走到了会客室,会客室很简单,只有一张桌子,桌子上放着茶水。

    诺顿给梵风倒了一杯茶,一边道,“你肯定第一次接触到炼金,只有第一次接触到炼金的人才会担忧的说,这是危险会爆炸的。”

    梵风看着小老头诺顿认真的面孔,笑呵呵道,“这,您可就说错了,炼金术在我眼里除了是一门科学,更是一门高雅的艺术,而不是像您这样危险的技术。”

    听着梵风的话语,赫顿玛尔的炼金术师诺顿,老眼里出现了几分怒气,就连他给梵风倒水的茶杯都咚的一声,摔在了桌案上。

    梵风看此情况,不缓不急道,“我说错话了吗?诺顿大师为何这么生气?”

    诺顿冷声道,“炼金,是一门科学,一门科学怎么会和那种花里胡哨的艺术混淆一体?你这是侮辱!对炼金术的侮辱!我这里不欢迎侮辱炼金的家伙,即使你是gsd的徒弟,也不行,立刻给我离开这里!”

    面对诺顿的驱逐令,梵风起身,但是,没有离开。

    梵风看着诺顿的模样,不缓不急道,“我曾经听赛利亚小姐说,赫顿玛尔的诺顿大师是少有真正掌握炼金术的大师级炼金术师,但是现在看来,并不是啊!”

    诺顿打量着梵风,“听你的口气,你也会炼金术。”

    梵风踱步道,“实不相瞒,我的家乡,是一个炼金术非常发达的地方,那的炼金术师满街都是,我从小就学习炼金术,我的炼金术可比我的年纪看起来要厉害的多!”

    “是么?”诺顿打量着梵风,“那你告诉我,炼金术的本质是什么?”

    梵风道,“炼金术的本质,很简单,炼金术的本质是科学,而炼金术的过程,就是分析物质,分解物质,再利用六芒星炼金阵法,改变物质的本来面貌,让其成为你想要的模样!整个炼金术的过程遵循质量守恒定律,这个过程中,要保证绝对的严谨,不能多出凭空的质量,也不能失去该有的能量。”

    听着梵风的话,诺顿微微有些意外,他低头重复道,“等价交换原则,六芒星炼金阵法,分析物质与再构成物质吗……”

    梵风在一侧继续道,“忘记给您说了,在我的家乡,炼金术已经更新发展到了炼金阵的程度,您现在用的试管炼金术,我们早就在一千多年前就不用了,这个太危险,而且太不稳定,很容易在实验过程中丢失物质,丢失质量的结果,您应该是清楚的,轻则实验失败频发,重则爆炸家常便饭!”

    诺顿脸上的讨厌之色少了很多,他看着梵风,用一种很专业的学术口吻,道,“那么六芒星炼金阵法是怎么回事?”

    “这个说来话长。”梵风搓着手道,“你知道的,物质的本质是粒子,而粒子是科学的研究课题,而科学又是推动炼金术发展的本源力量,而魔法是推动科学前进的动力,所以如果魔法和科学相撞,那么就会诞生一个绝美的结果六芒星炼金阵!”

    诺顿迟疑道,“魔法和科学,会有关联?你欺负我炼金术看得少吗?这俩根本没关系的!”

    “有的,有的!”梵风笑道,“您老不要急,您有这样的看法,是因为恁受限于您落后的炼金知识水平。在我的假仙,炼金师们的眼里,科学和魔法真的有关联的,说个简单的例子,你能够理解的实验原理,叫科学,你理解不了的,叫魔法!魔法其实是科学的一个变种,就好像炼金术诞生于科学,但是它又不属于科学一样!魔法科学结合之后出现的物资分解阵法,就是六芒星分解阵,炼金术师以自己为媒介,以原有物质为原料,通过六芒星构造阵法的重设,获得想要的物质,整个过程中,遵循质量守恒定律!而这个过程,就是炼金。”

    听着梵风的话语,诺顿的脸上出现了一些疑惑,那是他对于自己热衷信仰的疑惑。

    梵风打量着周围,自顾自道,“我看您的会客室有很多坑洞,一定是经常爆炸吧。”

    “爆炸是正常的!就好像艺术一样。”诺顿在一侧道,“你的六芒星炼金阵法虽然巧妙,但是我坚信这个世上不存在真正完美的炼金术,你口中的炼金阵法,应该是有弊端的吧!”

    梵风狡黠笑道,“不愧是诺顿大师,能够坚持自己的炼金术,而不为我的炼金阵法迷惑!实不相瞒,我的炼金阵法有很大的弊端,那就是无法大批量的制作炼金品,甚至一些特别的炼金品也无法制造。最多只能常规用一用,但是要真正的大批量的炼金,还需要像您这样,实验室炼金!”

    诺顿不缓不急道,“炼金术是一门庞大的科学,材料的分析非常复杂,就算是最厉害的魔法阵也无法准确的分析出来每一种物质的构成,更别提炼金术品的再构成,这更需要花费庞大的心力!所以,任何一种炼金术,不管它是不是粗苯危险,还是优雅先进,都有它存在的必要性,你的炼金阵有用,我的实验室也一样不能抛弃。”

    梵风笑道,“诺顿大师,所言极是,梵风受教了。”

    诺顿抬手笑道,“不用这么客气,炼金术师之间,本就是相互学习,共同进步的麽!”

    “哈哈,有道理!那我以茶代酒,敬诺顿大师一杯!”

    “我很少见到如此精通炼金术的年轻人了,来,干杯!”

    两三杯茶水,几句闲聊,梵风和诺顿的好感度刷刷的上涨!

    说话之间,诺顿拿出来了一个精致的卡片,递给了梵风,“我看得出,你的炼金术水平并不低,只是你的实践经验比较少,如果不介意的话,你愿意成为赫顿玛尔炼金师协会的一员吗?我们以后可以经常的讨论和实践炼金术。”

    梵风看着那卡片,卡片和以前银行卡差不多,只是这个比银行卡做工要奢华的多!

    此卡,通体呈现晶墨色,边角有剔透的金色宝石镶嵌,正中间则是一个炼金术师的图标,一个诺大的实验瓶子和坩埚,晶卡的背面则是一行字迹,赫顿玛尔炼金师协会,最下边还有一行小字,隶属于德罗斯帝国皇家炼金师协会。

    厉害了!德罗斯帝国皇家炼金师协会麾下的炼金师分会!

    这炼金师凭证要是拿出去,那可是全大陆认可的啊!

    毕竟德罗斯帝国还存在的!征服过全大陆的帝国证件,比什么人的话都有可信度!

    梵风欣然接受,诺顿也很快给梵风说了粘合剂的任务。

    诺顿道,“我现在魔法首饰很感兴趣,最近一段时间我在打造一枚戒指,拥有可以强化人体机能,提高人精神恢复能力的戒指,我叫它伟大的炼金,只是现在缺少一些粘合剂,如果可以,你帮我去猫妖森林找一些胶水,我回来炼制粘合剂。”

    梵风不懂猫胶水和粘合剂之间有生命关系,不过梵风知道伟大的炼金是什么东西!

    伟大的炼金是一枚紫色戒指,是赫顿玛尔炼金师协会出品的,属性一般,进图之后自动加三百物理防御,是一个比身上垃圾蓝戒指好很多的紫色戒指!

    梵风听此任务,拍着心口道,“没问题,这件事包在我身上,我现在就去猫妖丛林!”

    看着梵风兴致勃勃要离开,诺顿送到了门口,“要不明天去吧,晚上去猫妖森林的话,怕是很危险……”

    “都一样了!”梵风拍了拍腰间牛皮刀鞘里的屠戮之刃,“阿拉德女神会庇佑她的信徒,阿门!”

    诺顿点头道,“阿门,一路顺风!”

    梵风转身离开了,而就在梵风走出去没有十步远,背后轰隆一声巨响。

    梵风看到诺顿大师好像炮弹一样被轰飞出了实验室,实验室里爆炸的黑烟朝着星空弥散。

    梵风本想回去,但是当看到诺顿大师完好如初的爬了起来,梵风摇了摇头,苦笑道,“您老说的对,艺术,就是爆炸!”

    “哈哈,做任务去了!”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