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4章 夜宴与冤案

跟风成仙

    三年一度的工作报告大会,超乎寻常的精彩。

    先是教育文化理事会撕交通管控理事会!

    然后交通管控理事会撕联邦军事理事会!

    再然后能源理事会被军事理事会拉下马!

    交通管控一看干不过了,急忙喊来老大哥联邦科技与发展理事会!

    可科技与发展理事会正在内部撕裂,他们无暇对外!

    然后军事理事会和能源理事会在一些事情上出现差错,互相反目,开始对撕……

    反而十二个理事会里最弱的阿拉德理事会,因为一开始就和最虎的能源理事会大撕一场,结果到最后反而没有理事会去找陈玄策的麻烦了,而陈玄策也乐的悠闲,自顾自的喝着茶水,翘着二郎腿看狗咬狗的闹剧。

    整个年终工作报告大会耗费了七天时间,用联邦知名媒体发言人尼古拉斯凯的话说,和往年一样,整个会场充满了愉悦的气氛,大家充分交流了彼此的意见,并且完美保留了自己的意见。

    七天的工作报告大会终于结束在了第八天的深夜。

    按照联邦长老院的传统,报告大会之后,有一个盛大的晚宴,晚宴会场上不准许出现任何争吵,大家都必须心平气和的调整心态,开始下一年的工作。

    第八天晚宴礼堂,盛宴正酣,一个个之前长老会上骂娘的政治大鳄们,一个个举着阿拉德红葡萄酒,谈笑风生,不时悠扬的风琴声传来,觥筹交错,剔透涟漪,这哪儿像是之前打的你死我活的敌人啊!

    宴席入口处走廊里,一袭晚礼服的叶孤城与陈玄策踱步而来,叶孤城一边走一边道,“头儿,你是不是提前就知道夏侯长老会支持你啊!所以才那么杠的把所有锅都顶了?”

    陈玄策咳嗽道,“小叶啊,联邦法律有过规定,不允许私下议论五大长老的是是非非!”

    “我知道了!”叶孤城一拍大腿,恍然大悟道,“那个战胜牛头巨兽的录像里,有一个叫夏木的圣骑士,你之前有提过,他是夏侯的孙子!我奶奶的腿啊,难怪夏侯会使用一票否决权,感情他孙子就在梵风的队伍里啊!”

    “够了!”陈玄策咳嗽道,“现在是晚宴,晚宴不允许讲这些无聊的东西,去找几个年轻人喝酒吧,别喝高了,晚上你还得开飞船送我回去!”

    “知道了!“叶孤城呵呵一笑,朝着一行年轻的理事会发言人圈儿走去。

    而陈玄策端着红葡萄酒到了十二个大佬的圆桌之前,陈玄策一到,十二个理事会总司纷纷起身,祝贺起来。

    “老陈!恭喜,恭喜!这一次阿拉德学院计划通过,您可是功臣啊!”

    “老陈,我孙某人平生没有佩服过谁,我就服你!一个烂摊子生生让你玩活了!”

    “陈总司做事方面,不拘小节,雷厉风行,实在是我辈楷模啊!”

    “……”

    陈玄策举着酒杯,和笑道,“多谢十一位仁兄高抬贵手,放了陈某人这一次,以后大家阿拉德方面用得着我陈玄策的,尽可以来使唤,陈某人定然不会让诸位失望!”

    “陈总司说这话,我就放心了,实不相瞒您的阿拉德投资计划,我们经济理事会很感兴趣,我回头给你拟定一个投资方案你过目一下!”

    “有老陈这话,我民生理事会就放心了,这个阿拉德投资计划啊,一定要面向全民,提高全民的生活质量!我们民生理事会是一定要参与下的!”

    “你们都参与了,那不能少了我们交通管运发展理事会啊!老陈,老朋友了,多多照顾啊!”

    “太客气了,大家真的是太客气了!”陈玄策呵呵笑道,”诸位愿意为阿拉德计划添砖加瓦,陈某人感激不尽,只是我有些事情,想和能源部徐总司聊一聊,还请大家借个光!“

    ”没问题,走了,大家给老陈一点私人空间!“

    ”我们去看看那壁画!据说是联邦大艺术家毕加伦的新作品!“

    ”是吗?我很欣赏这位大师的作品,走去看看……“

    圆桌之上,很快只剩下了能源部徐总司和阿拉德理事会的陈玄策。

    陈玄策轻轻摇着美酒,自顾自道,“这一次没吞掉老子,不甘心吧!”

    能源部徐总司侧目瞥了一眼陈玄策,“你只是走了好运。”

    陈玄策笑出了声,“好运吗?自塔克星门争夺战中万岁军全军覆没!我的运气就差到了让人发指的地步,不过现在开始,我的运气开始变好了,某些人的运气开始变差了。”

    徐总司不着痕迹的道,“塔克星门争夺战,万岁军叛变!这都多少年前的事情了,你还记得。”

    陈玄策右手轻轻旋转着酒杯,“叛变吗?那我问你,半人马星云保卫战,万岁军后退了吗?”

    徐总司道,“没有!”

    陈玄策又道,“我再问你,阳离子死光轨道炮面前,万岁军后退了吗?”

    徐总司道,“没有!”

    陈玄策道,“冥王星攻坚战,星门被毁,后路被断,万岁军后退了吗?”

    徐总司道,“没有!”

    陈玄策看着徐总司,“那么,你告诉我,万岁军哪儿来的叛变!”

    徐总司淡淡道,“因为,战争失败,总是要有人来背锅!而万岁军已经全军覆没了,死人,是没有话语权的!

    陈玄策猛地捏碎了酒杯,恨恨盯着徐总司,“你最好祈祷我的运气能坏掉,否则,当年的案子,我一定翻了!”

    徐总司看了一眼陈玄策,“你的运气,很快就会用完的,陈老狗!”

    陈玄策抬眼道,“是吗?徐独眼!”

    徐总司听此话语,猛地回身,他戴着一副墨镜,言语中透着杀意,“陈老狗,我们的游戏,才刚刚开始!”

    徐总司起身朝着宴席殿堂外走去。

    陈玄策摇着酒杯,不缓不急的道,“是亚人计划吗?游戏的确才刚刚开始。”

    另外一边年轻人的圈子,作为和那些上了年纪的老狐狸总司不一样,年轻的各理事会发言人圈子里充满了欢声笑语。

    “话说回来,今天在台上我看到冒险家如此强悍我都想辞职去阿拉德走一趟了!”

    “太震撼人了,普通人居然可以这么强!那个牛头巨兽怕是比飞船都重!居然被人生生打倒!噢,不可思议……”

    陈曦摇着酒杯,“几位大少爷,你们怕是离开保姆佣人,一分钟都活不下去,就这生存能力,还是老老实实在联邦吧!”

    “陈曦你别小瞧人,回头我就辞职去阿拉德冒险!!”

    叶孤城推开了人群,打量着陈曦,悠悠笑道,“今天表现不错么!”

    “不错?”陈曦打量着面前桃花眼的英俊面颊,莞尔一笑,“还不是败给你了吗?不过话说回来,你这个男人和别的男人不一样!”

    叶孤城得意道,“是不是发现我比别人帅啊!”

    “不是!”陈曦道,“是发现你只要一春风得意,就特别的有爱心,就想照顾很多女孩子,经济部那妞儿身材不错吧!”

    “咳咳!”叶孤城收回了不老实的眼睛,一边道,“我发现你也特别优秀。”

    陈曦扬眉,“是么?”

    叶孤城道,“你特别的懂事,只要我一有倒霉的兆头,你就能立刻出现,踩上一脚!不过可惜的是,你从来没得逞过,哈哈哈!”

    陈曦高跟鞋狠狠落下,“那来一脚啊!”

    叶孤城看此,急忙的后退一步,“别给我套近乎!咱俩关系没你想的那么好!”

    “少来了!”陈曦妩媚道,“我还记得咱俩上军校那会,咱俩还是同桌!学校里组织板球大赛,你爹把你的板球拍全没收了,你一怒之下就把家里金丝楠木做的祖宗灵位拿到了学校板球大赛当球拍,横扫全校,领奖台上,你笑的多灿烂啊!全校人都在说你和你家老祖宗合二为一,天下无敌!”

    叶孤城脸色发烫,“别提那破事儿行不!因为这事儿,我回去被我爹,我二叔,我爷爷组合混打,当晚差点去见老祖宗了!”

    陈曦得意的道,“行,那不说以前的破事了,说一说当下!你那个战胜牛头巨兽的视频中,鬼剑士几乎打出了十分之七八的伤害,足以看出来那是个比你厉害多的高手!怎么样,找个时间帮我把那个天才剑士约出来,我想和他聊聊。”

    “聊聊?”叶孤城瞥了一眼陈曦,“老牛吃嫩草啊!”

    陈曦怒道,“是我阿妹要见他,不是老娘!叶孤城,你是不是皮痒了?”

    叶孤城冷眉道,“皮痒了怎么着,你能耐我何?”

    陈曦回首,轻声一叹,“别忘了,咱俩可是娃娃亲,你爷爷定的,等结婚后,老娘弄死你!”

    叶孤城一时间语塞卡机在了原地。

    夜宴结束,新的一年工作开始了。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