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章 我不叫萨菲罗斯,我叫牧!

跟风成仙

    轰隆隆!

    地面震动,一座座高楼大厦倾塌坍陷,一座高楼的墙面上,两个骁勇的人影近乎无视地心引力一般踩着墙面,俯冲而战。

    咣当,咣当

    巨剑和巨剑绞缠,火光剑芒之中,鬼臂铁链拖出来一道道残影,巨剑一浪高过一浪的劈砍向祖安,祖安拼命的招架,奈何梵风的刀势越来越沉了,鬼影步配上破极兵刃,梵风实在是太快,太强了。

    “银光落刃!”

    梵风回身,一招倾斜银光落刃,巨剑和巨剑撞在一起,祖安俊朗的面颊上出现了一层淡淡的发丝裂痕,那裂痕就好像是一道道血线,把他的肌肤勾勒出崩碎的边缘。

    梵风狞笑道,“怎么样,身体承受不了药的能力要崩溃了吗?”

    回身反向连突刺,安被梵风一剑劈了出去。

    五段斩!

    梵风一个连突斩,一人多高的白色斩光正中安的腰间,安整个人被梵风高高撩飞,血光在半空中洒出来浅浅的长虹。

    “就是现在!”

    梵风俯瞰而下,鬼手上一道道淬闪的电弧冒窜,那是阿修罗的波动力量。

    梵风对准了下方的安,掌中巨剑猛地劈了出去,“邪光斩!”

    白色的邪光斩剑气呼啸而临,足足半人多高的剑气破裂开一道道楼层和玻璃,就要把安斩成两半。

    轰隆隆巨大的爆裂声响彻。

    梵风双瞳上戴着镔铁护额,风吹过额头的刘海,梵风感受着下方的爆炸能源补给站,安的身影和邪光斩剑气一起消失在了那里,但是,为何自己的感知中,安的气息涟漪还存在呢?

    虽然那生命涟漪已经很淡了,但是确实还在,安,没有死!

    既然没死,就再来一刀!

    想到这里,梵风猛地一跃,掌中巨剑旋转出炙热的猩红刀轮裂波斩,就要冲劈而下。

    就在这时,次擦

    一股近乎电流冲击的刺耳涟漪划破了梵风波动的黑夜。

    一道冰冷的长刃撕碎了光焰和纷飞的墟土,不偏不倚冲天戳来,正戳中了梵风的心口。

    十多米长的修长刀身把梵风串糖葫芦一样穿在了半空,而灰土硝烟之中,一袭黑色皮衣,银色长发的男子,缓缓抬手,声音低沉富有磁感,“第三代新人类吗?的确很能打。”

    梵风一把手拽去了眼上的护额,睁开眼,梵风打量着持刀戳中自己的男子。

    黑色的皮衣,双肩上有银色肩甲,一袭银白色的长发随风扬起,他侧身对着自己,半边绝对完美的脸颊,一个毛孔都没有,轩鼻星眸,银色的眉毛挑起,尽是高冷与优雅。

    梵风看着他,脱口而道,“萨菲罗斯!”

    那银灰色长发的男子和笑如春风,“萨菲罗斯?这个名字可真古怪,我叫牧,记住了,杀你的人,叫牧!”

    话音落下,牧猛地长刀扬起,他手中十几米长的太刀甩起,犹若一道雪亮的鞭子,正中梵风身体各个关节骨骼位置,瞬间,梵风身上一道道血光爆灭开来。

    “**!”

    “该死!”

    “……”

    梵风被劈飞了出去,摔在地上没了动静。

    牧回头一把手抓住了血泊中的安,“我很早就告诉过你了安,你的身体并不能承受第二次解放带来的力量,怎么样?”

    安虚弱的瘫在碎石废墟中,虚弱道,“确实无法承受!不过,那个小子,不能让他活着!”

    牧回身看了看梵风摔飞出去的方向,“那小子活不久了,我们现在该走了,我来的时候,鹰眼他们已经来了。”

    牧的声音还没落下,背后的废墟中,一道怒吼声传来,“老子,还没死呢!萨菲罗斯!”

    牧回身看去,迎面地方,土石崩碎,只看到血红色的气焰冲天而起,血光之中,魔鬼的狰狞人影缓缓而现,下一刻里,血色残影冲灭。

    只能隐隐看到一道血红色的人形影子悬在空中,周身上下,一道道发丝模样的红色血气窜拥着,一道道近乎心脏跳跃的巨大震动响彻四方,血色影子里,疯狂戾声不绝于耳。

    血红色的狂战梵风冲斩而来,牧看着梵风的狰狞模样,长刃扬起,手中的银色合金太刀猛地再度拉长,不偏不倚正中梵风的左肩!

    梵风不躲不避,长刀贯穿左肩,巨剑抡劈,朝着牧的肩膀劈砍而去!

    牧绝美的容颜这一刻无限的放大,他如萨菲罗斯一般的冰冷绝情,完美无缺,就好像是安所言的那样,第二代永生计划诞生的人类,是最完美的,没有任何瑕疵的艺术品。

    牧就是这样的存在,完美的,为战斗而生的定制版新人类。

    牧左手缓缓抬起,声音淡然,“如果只是靠着拼命就想击败我,你就把战斗想得太简单了!”

    牧单手扬起,只看到一层层涟漪绽放破碎,崩裂的空气涟漪弥散之后,梵风的面前,空无一人。

    这,这是什么?

    “傻小子!”安在一侧哈哈笑道,“空间折叠,没见识过吧!”

    梵风还没反应过来,戳在肩膀上的长刀猛地反抽梵风鬼手,梵风巨剑也被挑飞了出去。

    牧的身影滑过一道道残影,长发披空,长刀呼啸的朝着梵风的头颅斩了去!

    手无寸铁的梵风看着呼啸而来的牧,眼神通红,熠熠放光!

    梵风看着呼啸而来的牧的长剑,笑了起来,“哈哈哈我明白了,你的这把刀能够长短自如,是因为和你是一体的!永生计划真是有趣,居然可以把人和兵器一起培养!既然如此,那我根本没有必要去摧毁你的肉身了,摧毁你的刀,就能够伤害到你的身体!!”

    话音落下,猛地梵风鬼手撕在了自己右肩上,下一刻,肩膀的伤口被撕裂,一道道血焰燃烧在梵风周身,那状若疯狂的狞笑仰面长吼,“卡赞!我需要力量!尜尜嗜血暴走!”

    看到梵风自残的模样,牧的双瞳内敛,这,这个家伙的气息!

    必须阻止他!

    牧出手了,牧的刀法很沉稳,很准确,不偏不倚就要切向梵风的脖颈。

    梵风没有阻拦,亦或者说,梵风根本阻拦不了牧的四十米长刀。

    牧双瞳放亮,长刀径直破开雨雾,准确的刺向了梵风的脖颈之上,而就在这一刻,梵风撕裂的肩膀伤口,猛地一道鲜血化作赤虹,和牧的刀撞在一起,燃烧的血气化作一柄狰狞巨剑,那分明是狂战双刀时候使用的气血之剑。

    血气长剑和牧的长刀撞在一起,一道道可怖的血光和刀芒碰撞,血气涟漪冲击波爆裂开来。

    牧后退了数步,而面前的梵风却一个崩山击,呼啸拍来。

    “你根本不了解什么叫做狂战之道!“

    “力量,力量!为了力量,我可以与死亡为伍!!”

    ”你的刀是你身体一部分,摧毁你的刀,你等于断臂,我看你拿什么和老子拼!“

    “……”

    梵风越来越快,越来越强,一道道鲜血光锋破灭里,牧的长刀出现了一层层的缝隙,这显示着牧的身体也到了极限。

    如果这么下去,怕是要被这个莽夫莽死了。

    眼神中出现了一抹冷意!

    是那一招!

    空间折叠!

    梵风下一刻的意识停住了手,然而,还是慢了。

    牧的剑从一个不可思议的角度,直直戳穿了梵风持剑的鬼手,鬼手上的气血长剑消失不见,梵风身躯沉沉倒下,靠在了墙面上。

    牧绝美的容颜上此刻满是苍白,他的脸上漏出来了一丝久违的笑容,“虽然你还是输给了我,但是不得不说,你的实力是我见识过最强的下级战士,尤其力量方面,可谓无敌。”

    然而,就在下一刻,瘫在墙面上的梵风艰难睁开了眼,狞笑道,“我也给你提个醒,永远,不要给狂战士留后手!死亡!抗拒!”

    梵风鬼手上铁链飒飒作响,一道道狂盛的生命气息从那残破的身躯里用处,可怖的光焰血剑再现,梵风一跃而起,血剑残影,贯穿过了牧的身躯。

    时间,似乎定格在了这一刻。

    牧睁大了眼,他不相信,一个濒临死亡的家伙,为什么,可以,可以临死反扑,这是怎么做到的……

    而梵风破灭过牧的后心,身子瘫软一声坐在了地上,手中的血气长剑散灭,梵风艰难的用屠戮之刃抵着地面,保持着站立姿态。

    梵风的对面,萨菲罗斯银灰色的长发混淆着血气,牧手中的长刀犹若冰块一样融化,开始流淌进了他的手中,他似乎没有受伤,只是冷冷盯着梵风,”这一招,叫什么?“

    梵风冷声道,”死亡抗拒!“

    ”很强!“萨菲罗斯牧的身躯噗通一声也跪坐在了地上,银发披散在肩膀上,”是我大意了,我应该第一时间觉醒力量,而不是现在……“

    “队长!”

    一侧的祖安爬了起来,踉跄的手持巨剑,一瘸一拐的爬了来,更快的安盯着了梵风,“你敢伤了我的队长,我要杀了你,小子!”

    安踉跄的举起来巨剑,就要狠狠劈下。

    梵风看着安的巨剑,眼神中出现了几分清明,他的脸颊上漏出来一抹抽筋式的笑容,“安,朝你背后看!”

    安微微一怔,下一刻里,天空中一道雪亮的银白色激光束呼啸砸来!

    激光束径直把安手中的合金战刃腐蚀融化,更快的嗖嗖声响彻,一道道银灰色激光束犹若狂风暴雨呼啸而来!

    牧虚弱道,“鹰眼来了,走!”

    安恨恨看了一眼十多米外的梵风,“梵风是吧,我记住你了!”

    话音落下,安扛起来了牧,一跃而下,废墟中一辆黑色机车盯着天空中的激光束,冲向了远方。

    梵风看着两个煞星离去,噗通一声,坐在了地上,脸色惨白的和纸一样。

    半空中,能量激光束饱和攻击停下了,一道银灰色的光甲,轰的一声落在了地上。

    这是一架非常先进的光甲,机身高有五米多,机体优美,背后的银灰色能量双翼展开,一个黑皮衣的壮汉跳了下来,不住道,“嗨,伙计,还好吧!”

    梵风朝着那人做了个ok的手势,噗通一声,昏厥了过去。

    “来人!我需要支援!我这里有一个重伤的阿拉德勇士!医疗兵,快来!”

    “联邦特别作战部队鹰眼分队执行任务!所有人退散!”

    “联邦鹰眼特种作战队执行任务中,发现叶孤城少尉!少尉已经昏厥过去了,我们需要救护飞船……”

    “……”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