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章 安的解放

跟风成仙

    残影巨剑和黑色合金战刃撞在一起,刀刃与刀刃的交锋之处,猩红色的火星光芒照亮了梵风和祖安的脸颊。

    安的脸颊上有些意外,眼中几分笑意,“力量不错么!小子。”

    梵风看着安若刀削一般的脸颊,邪笑道,“仅仅是不错吗?”

    话音落下,梵风另外一只手猛地一抖,下一刻里,右手之中多出了一把猩红色的光剑,光剑绽放赤光,呼啸斩向了安的右肩。

    安猛地回身后退十多米远,炎日可怖的红光径直劈在了巨大的办公室地面上。

    刺啦一声,地板正中一道一米多宽的可怖裂缝从中间绽放开来,淡淡的猩红色火焰焚烧着地板砖面,发出焦糊的刺鼻味道。

    更快的,梵风一跃而起,左手巨剑横切,右手炎日竖劈,双剑交叉之处,十字斩光耀劈头盖脸而去。

    安一跃而起,黑色的皮衣半空中摆出潇洒的弧度,他手中一人之巨的合金战刃翻转,巨大的合金战刃犹若盾牌一样,死死抵挡在了面前。

    “轰”

    十字斩,毫不留情的斩在了安的合金巨剑剑身上,十字斩和合金战刃的交锋之处,一道肉眼可见的空气波冲击涟漪朝着四面八方冲刷过去。

    轰隆隆

    诺大的楼层玻璃瞬间被空爆冲击波全数击碎,一道道电子器具的光火燃烧爆炸起来,整个楼层放佛被十八级龙卷风肆虐过一样,摇摇欲坠。

    火焰光芒里,梵风一手巨剑残影剑,一手炎日,一跃到了崩碎的落地窗边缘,梵风直视面前半空,“要逃走了吗?”

    梵风的面前,半空之中,安黑色的皮衣飒飒作响,他居然凭空站在半空,他的脸色有点发白,右手不住的抖着手里的合金巨剑,戾笑道,“还真是棘手,我原以为只是个小鬼头!”

    话音落下,安的左手拿出来了一枚白色的精英药丸,磕了下去。

    梵风看着安的模样,笑道,“嗑药?有趣!”

    安吃下药丸,很快闭上了眼,他似是很痛苦,身躯不受控制的颤栗。

    他在做什么?那股杀意!

    梵风抬手把额头上的镔铁护额,拉了下来,遮住了眼。

    黑暗中,梵风清楚的感受到了那个安的周身,一道道可怖的涟漪纹路正在爆发,那是一种之前从来没有的力量涟漪,似乎是某种力量突破封印释放出来一样。

    黑暗如水潭,安就好像是一个动能源点,疯狂的朝着周围释放着涟漪纹路,就在那涟漪中最强大的一道波纹冲击而来的瞬间,银灰色的黑夜水潭里,一道雪亮的弧形涟漪,劈头盖脸斩来!

    “格挡!”

    咣当一声!

    梵风巨剑残影和炎日交叉,挡在了面前,迎面地方可怖的一人多高的巨大合金战刃死死劈在了梵风的刀剑之上。

    安黑色的皮衣猎猎作响,整个人浮空俯瞰着梵风,哈哈笑道,“很久没有这么痛快了,小子!”

    呼哨

    安的影子化作蓝色的淡淡残影,消失在了梵风的视野里。

    盲目中的鬼剑士闪电回身,猛地巨剑朝着地面狠狠砸了去!

    咣当一声,合金战刃拖着空气爆裂声响,和梵风的残影剑斩在了一提起,咣铛一声,可怖的战斗冲击波朝着四面八方崩碎开裂,整个楼层微微一震,那些承重墙和承重柱子瞬间崩碎坍塌,吱呀呀声里,整个大楼就要倒塌!

    崩碎的等离子玻璃残屑中,火光冲灭,一对交战的人影崩碎了一道接着一道的建筑,二人沿着坍塌楼层的倾斜墙面,疯狂的冲撞劈砍,巨剑与光剑交错,火光就好像是最璀璨的烟花。

    又是一声巨大的震动响彻,数十层高的大楼轰隆一声坍塌,废墟的灰土中,梵风咳嗽的站了起来。

    背后地方,安无视地心引力的飘在半空,幽幽笑道,“你再修炼几年,或许我就不是里的对手了,但是,我不会给你这个机会了!”

    轰隆一声,安的合金战刃抡圆了,身影化作浅蓝色的残影,劈头盖脸朝着梵风的面门劈来。

    “速度很快!”

    “力量很强!”

    “而且无视地心引力,能飞!”

    “既然这样!”

    梵风双瞳闭上,下一刻猛地睁开,一道道坍塌的墟土冲天而起,双瞳中一道道细若发丝的凌厉剑气次擦爆灭开来。

    瞬间,无数道墟土空气被那发丝一样的剑气切割成了无数层涟漪,剑气若密密匝匝发丝萦绕,梵风鬼手之上,手中仅有的巨剑上弥散出淡淡的白色剑芒!

    这是,破极兵刃!!

    开了破极兵刃的梵风整个人一跃而起,巨剑和安的钛合金巨剑撞在一起,轰隆一声巨响!

    安的双瞳中漏出不可思议的目光,“这力量,怎么会……”

    近在咫尺的梵风面颊上,尽是狞笑,“你以为只有你能开buff吗?死吧!”

    巨剑大开大合,里鬼剑术巨剑拖带出长长的霸体剑芒拖尾直接甩中了安的腰间,安整个人被锤飞了出去!

    然而,这样就结束了吗?

    梵风一跃而起,鬼手模糊,巨剑变成了钝器,钝器里鬼反向扑杀,安犹若皮球一样又被旋转的锤了下去!

    “该死!”

    安拼命的要站起身来,然而梵风的武器又变成了炎日,光剑里鬼双刀流,疯狂的近身削砍绞杀,安潇洒的黑色皮衣犹若进入了绞碎机,一道道碎屑冲天扬起!

    三个照面里鬼剑术后,安全身哆嗦,他身上的潇洒皮衣已经被切的粉碎,贴身衬衫上一道道血攒涌。

    梵风落在了安的面前,手中巨剑翻转,一道从天而降的血色刀法压顶而来,崩山击!

    安看着凶狠的刀锋,眼中发狠,猛地他的左手拿出来了一枚药丸,一枚红色的药丸,猛地磕了下去!

    可怖的力量爆发,崩山击中的梵风猛地被安一刀劈上了天!

    “没有人可以逼出我的二次解放!”

    “小子,我要杀了你!”

    安化作可怖的血影,朝着梵风冲刺了过去!

    梵风看着安的残影,眼中几分狞笑,“又嗑药!不过你这个状态,应该不能持续太久吧!”

    安痛苦的佝偻着腰,“没错,但是这个时间,已经足够你死十次了!吼”

    安一跃而起,整个人的速度,几乎快过了人肉眼一秒十六帧数的频率,呼啸朝着梵风斩杀过来。

    梵风眼角一抹冷笑,轻轻一抖鬼手,手背上鬼泣的铭文缓缓绽放紫色光耀,幽幽黑色气息弥散周身,是鬼影步。

    梵风一跃而起,整个人化作了黑夜中的残影,消失不见。

    安的巨剑劈在梵风蹲坐的水塔上,轰隆一声,三层楼高的水塔被安拦腰斩断,水花四溅里,安锁定梵风的幽幽残影,一跃而起二十多米高,猛地劈了过去。

    “哼!五段斩!欧拉!欧拉!欧拉!”

    梵风更快的脚下发力,螺旋走位,沿着倾斜坍塌的楼房,快速移动,安疯狂的挥舞着巨剑在背后破坏冲撞。

    鬼影步的黑色光影里,两人一逃一追,追逃之中,一道道楼层被拦腰斩断!

    ……

    此时此刻,另外一边,阿拉德理事会闹成了一锅粥。

    诺大的屏幕上,黑乎乎一片,兰特尼克的直播画面直接黑屏了,十二个理事会大佬面面相觑。

    陈玄策急着打电话,“喂!联邦星际空管吗?为什么兰特尼克的卫星网会瘫痪?”

    电话那边传来联邦星管局话声,“对不起,本次卫星网络瘫痪原因暂时无法告知,具体请咨询之后的记者会……”

    陈玄策听着官腔,回头看向了交通理事会大佬,眼中意思毫不掩饰,喂,你的手下,你来说!

    交通理事会大佬接过来了陈玄策的电话,“给我接欧阳断玉!我是柳延!兰特尼克卫星网是怎么回事?”

    对面很快传来了一个急促的男子声音,“柳总司,我是欧阳!兰特尼克卫星网刚刚遭遇到了入侵,有黑客入侵了我们的智网,现在我们正在组织修复!”

    交通理事会大佬冷声道,“需要多久?”

    欧阳断玉道,“最少,二十个小时!”

    陈玄策听此,看向了一侧身材魁梧的黑色军装大佬,“老何!”

    军方大佬抬手道,“不要急,等我安排!”

    老何打响了自己的智脑,“喂,三号吗?我是何辉,通知鹰眼特别小分队,立刻进入兰特尼克,营救阿拉德冒险家。”

    里面传来了一道声音,“回禀何总司,鹰眼分队已经在十分钟前卫星网瘫痪时候,出发了。”

    何总司放下了智脑,拍着陈玄策的肩膀道,“放心好了,这里是地球,还不是月球,那群崽子就算是再乱,也不是鹰眼的对手,那些年轻人,不会有危险的。”

    “希望吧!”

    陈玄策脸色难看,焦躁不安的盯着发黑的屏幕,心中有一种不妙的预感。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