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 奇才苏凫

水恋冰话

    挽心音没有说花,只静静看着对面稍显狂妄的黄衣男子。黄衣男子面无表情地向几人走来,蓝念出声:“敢问少侠大名?看公子的衣着不像江湖中人,应该是京城人氏吧!方才公子的身手真让蓝某大开眼界!”

    黄衣男子在离几人半米处站定,看了蓝念一眼说:“不过是一个走狗而已,根本不配刺杀我?你们又是何人?”

    蓝念笑嘻嘻地说:“我们是路人,被这里的打斗声吸引过来,无意打扰!”黄衣男子眼神却凌厉了:“无意打扰还躲在一旁偷看?!!!我看你们就是一丘之貉!”

    挽心音却突然出声:“那公子想如何处理?”

    黄衣男子还似才看到挽心音,随后向前走了两步,与挽心音不过一臂之隔,深邃的眼眸逼视着挽心音,刀削面般立体的脸庞靠近挽心音,身上隐隐释放着威压。

    裴惜见状正欲出手却被挽心音一个眼神阻止了。

    挽心音就这样神色淡淡,甚至浅笑着。也不知僵持了多久,黄衣男子突然豪气地笑了,随后说:“姑娘,我们好像在哪里见过?”挽心音浅笑:“我何以知道公子的想法?!”

    黄衣男子不置可否,转身就要离去,在经过挽心音身侧时微微停顿:“以后莫要干没把握的蠢事。要么就藏了了偷看,没本事就别偷看。要不是本公子今天心情好,你们定落不得好下场!”随后大踏步离去,显得深沉高傲。

    当裴惜等人都松了口气时,黄衣男子却突然折返,邪气地站在挽心音身侧:“哦!对了!本公子看你比较顺眼,顺便提醒你一句,去干任何事之前如果连尾巴都没有甩掉,那就真的蠢了!”

    裴惜早就不耐烦了,此刻,她几度想给黄衣男子一拳。但是想起挽心音的眼神,忍了!白妗灵心中闪过无数个猜测!却也没有漏掉挽心音等人的对话。

    蓝念依旧一副笑嘻嘻的模样。黄衣男子说完话就转身离开,瞥了蓝念一眼,恢复一贯傲娇的模样。

    挽心音等人身后不远处,街道转角处,探出了一个脑袋,那双狭长的桃花运泛着幽光,随后探出的头收了回去对身后的丫鬟说:“这都能被她们逃过一劫,你可知道那人是谁?那可是与段思齐名的‘京城二恶’之一的苏凫。他怎么会轻易放过她们?!”

    丫鬟也是一脸的纳闷。白嘉怡咬牙切齿!本来是一场好戏,却不料苏凫竟然没有动手。

    此时苏凫走出几步便一跃而起,只见连绵的房屋上方,人影闪烁几下便再无踪迹。

    蓝念自然听到了黄衣男子的话,虽然他刻意压低了声音。而且苏凫给他一种以前认识或者见过的感觉,一时却想不起来。他游历的地方挺多的,也认识许多江湖年轻之辈,但是搜寻一下实力较高的人却与黄衣男子的形象并不符合。

    蓝念有些烦躁地说:“他竟然好心提醒我们,一路被人跟踪了!”裴惜冷眼瞥他:“你不是会武功?!不要告诉我你没有察觉!”蓝念笑嘻嘻地说:“原来小惜早就知道了!我还一直以为你们压根不在乎被人跟踪呢!”

    随后他笑嘻嘻地看着挽心音:“心音!你不会不知道吧!”挽心音本来陷入了沉思,见蓝念有意询问她,于是淡淡点头!蓝念笑了笑,随后往暗处瞥了一眼:“不过一个欠收拾的小女子而已!”

    蓝念见白妗灵从始至终都沉默,有种置身事外的感觉,忍不住问她:“冰美人,你在想什么呢?跟没事人一样!”白妗灵皱眉:“你可知道那男子是谁?”

    蓝念没想到她竟然回应了,直接脱口而出:“应该是京城里一个实力强大,奇怪傲娇的纨绔子弟!”

    “没错!就是‘京城二恶’之一的苏凫,此人出生于武将家族,是杨家难得的武学奇才,从小在武学方面天赋异禀,一岁熟读兵法,二岁举枪剑,三岁排兵布阵,五岁便已将杨家绝学练得炉火纯青。

    八岁拜师离家,苦学十年出师!回到了京城。一回来便被皇上赋予将军的官职。凌云国的大半兵力都掌握在杨家手中,可以说杨家撑起了凌云国的半壁江山。杨家军又是勇猛无敌,个个骁勇善战,训练有素,纪律严明。”

    蓝念了然的同时又有些不解:“竟然他武学造诣如此之高,那他盛气凌人和高傲的样子也就可以理解了!可是‘恶’又如何用在他身上了?”

    裴惜冷笑:“那还不是因为他好斗,每每遇到能武善武之人便要切磋几招,人家不会拒绝。原本也都知道赢不了他,所以也就以为他只是想找人练练手。

    没想到他却来真的,凡是跟他过招的,不是重伤就是要了半条命,少不了卧床几个月,就算是主动求饶也没有用,反而被揍得更惨。

    每次过招非逼他们使出绝招,否则要是他不高兴了,非把人往死里打,逃跑也没用,只要是武将女子也不放过。久而久之,很多人看到他就跑。他在那些人心里简直就是恶魔。于是就有了这样一个恶名。”

    蓝念好奇地问:“那裴长老可是亲自体验过?”裴惜冷笑:“我岂是他能挑衅的!他虽然狂妄,但是浅琉阁不完全属于京城的统治!”蓝念接上:“因为内部有江湖势力?!而且浅琉阁的各大分店遍布各国!”

    裴惜冷眼看他:“你话太多了!”这是傻子吗?竟然摆台面上说。蓝念依旧一副笑嘻嘻的模样。

    挽心音浅笑:“蓝念!既然你太无聊,不如……尾巴就交给你处理了!我知道你不会拒绝的对吧!”随后她看向白妗灵等人,有些疲惫“我们该回去了!”

    蓝念跟着挽心音:“心音,等等我!”几人在街道处分道扬镳,挽心音回府,裴惜等人回浅琉阁。蓝念却闹着要跟挽心音去曲府,难得的挽心音发脾气了,蓝念立刻便不敢再说话了!

    裴惜当时都不说话了,活该的嘴脸看着他,还取笑他。白妗灵也忍不住嘴角轻勾,挽心音是很无奈的!

    回府便觉有些饿,也知道晚上吃东西不会,但是还是随便吃了点东西,沐浴时竟睡着了,幸好粒筠见挽心音比平时沐浴长了很久的时间还没出来,进去立刻把沉睡的挽心音唤起。

    事实上,挽心音沐浴睡着的时候做了一个梦,梦里有个温柔宠溺的男子一直跟在她身后,她走,他也慢慢跟着,她跑,他疾速飞跃,她们一直保持着不远不近的距离。冒似她还跑得很欢快?!

    可是,每次她转身都发现身后空无一人,于是她灵机一动,跑着突然就摔了,他如她所愿伸出手欲拉起她……就是在她抬头的那一刻,映入眼帘的是粒筠担忧的小脸……她被粒筠喊醒了!

    心中不禁划过一抹失落,或许真算是天意!随后穿上白色薄裳,在床上想着事情,一闭眼便沉睡了。

    项府的一处荒凉破旧的小院内传来男子冷然的声音:“诀涯!”微弱的烛光映衬下,红眸男子神色不明,诀涯跟着项啻多年,竟也想不明白他到底是何意,也不敢想下去!

    诀涯只冷硬答“属下在!主子有何吩咐?”项啻红眸中的嗜血红光一闪而过,带着一如既往冰冷的语气说“把蓝念给我弄走!”

    诀涯有一瞬间愕然,心中的疑惑也丝毫不敢表现出来,虽然他知道自己的主子经常做一下匪夷所思的事情,但是这次也太奇怪了吧!只低头应“是!”项啻一挥手,诀涯便闪身退了出去!

    微晃的烛光下,项啻的脸忽明忽暗,红眸在烛光下闪耀着艳红的光泽,简直就是两颗圆润饱满的红宝石,而且定是稀世之宝!

    后来,挽心音也迷恋于这双耀红的眼睛。不明白,这样一双漂亮的眼睛怎么就成了煞星的象征。

    或许这就是世人都俗的原因吧!眼拙便是其一!

    这时,项啻如往常一般来到书桌前,执笔作画,只是这次不再是少女模样的人物,依稀可见是女子的轮廓。画着画着,项啻脸上禁浮现一丝笑意。

    要是诀涯看到,一定会惊得把下巴掉地上,再就是肯定自己眼睛花了!

    第二天,天刚亮,浅琉阁其中的一个厢房内便传出蓝念的叫喊声,随后打斗身清楚地了出来。裴惜本来还在房内安安稳稳的睡觉,谁知一听到蓝念的叫喊,立刻睁开了眼睛,只几个睁眼间,人已穿戴好闪出门外。

    裴惜赶过去时,蓝念已被蒙面黑衣人逼得闪出窗外,蓝念的房中一片狼藉,都是打斗的痕迹,白玉桌竟也被剑砍随,足以想象场面多么激烈。

    到底是谁,胆子如此知道,打架敢跑来浅琉阁。裴惜本不愿理会,想来江湖恩怨颇多,她没必要牵涉其中,而且蓝念这种性子,肯定糟了不少人的嫌。也觉得活该长记性

    但是看到窗外丝毫不敢懈怠的与黑衣男子打斗的蓝念时,她又有种心虚的感觉。

    正当裴惜看着他时,他也看到了裴惜,还冲她笑,在裴惜看来,他这种嬉皮笑脸的样子超级欠揍。

    黑衣男子却是趁着蓝念分心,突然一掌便把蓝念推开数丈远。同时攻势也更加迅猛,黑衣男子穷追不舍,猛追猛打,蓝念慢慢处于下风,黑衣男子又猛然出了一掌,蓝念没站稳摔在了屋顶,屋顶禁不住重量,顿时塌开个大洞。

    蓝念掉了下去,黑衣人一跃而下,站在跌坐在地上的蓝念,冷漠地说:“识相点滚出京城,不然就把命留下!”

    蓝念脱口而出:“不行!”黑衣男子举剑,蓝念手中握着一个黑色的小球。

    裴惜突然冲了出去,于黑衣男子缠打在一起,裴惜牵绊住男子,将他打退到别处,还不忘给蓝念一个冷冷地眼神。蓝念笑眯眯地起身,逃走了。

    黑衣男子见蓝念逃跑,马上加快了攻势。裴惜可不是好对付的,最后见蓝念早已不见踪影,黑衣男子负伤离去。

    作者有话要说:其实蛮喜欢这种努力写完的感觉!其实只需要几个小时耐心静心,也不难!贵在坚持!祝开心^_^!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