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妗灵拜师

水恋冰话

    挽心音回到桌前将微凉的茶水一饮而尽。

    此时,浅琉阁的门口突然出现了两个行为有些怪异的人,白发老人走在最前面,嘴角挂不正经的笑,一脸闲适懒散。

    白发老人的身后跟着一蓝衣俊逸男子,男子愤恨不满的瞪着前面的白发老人,小声埋汰着白发老人。

    街上行走的人和进入浅琉阁的人都不谋而合快速扫视两人,怪异且纳闷。两人衣着随意,江湖中人讲究的就是潇洒自由,不受约束。既不是身穿公子哥该穿华服,也不是普通百姓的粗布麻衣。周身江湖中人特有的侠义气息使他们显得较为引人注目。

    两人依旧随意的模样,并不受周围探究目光影响。

    挽心音正欲拉着白妗灵起身离开,院门挂着的小铃铛却突然铃铃作响,挽心音与回到软榻斜卧的裴惜对视一眼。挽心音眼中有着惊讶和惊喜。裴惜有些疑惑和猜测。看到挽心音眼中的了然,裴惜眼前一亮。

    白妗灵神色淡淡。你记得游湖那天挽心音和老头在一旁闲聊及最后的约定,也记得老头临走时别有深意的看了自己一眼。只是没想到老头竟然是今天来,那神秘男子刚走不久。

    裴惜本来有些蔫蔫的,一想到是老头来了,顿时眼前一亮。

    裴惜起身时,挽心音找以走了出去,裴惜看着两人并肩的背影,咬牙切齿。

    只见二楼一处幽静的雅间内,白发老头直接叉开腿坐席地而坐。摆满酒肉的酒席前,老头一手拿着酒壶,一手拿着鸭腿就往嘴里塞,豪无形象可言,但是动作却意外的娴熟。

    远远的玉桌前坐着风格截然不同的蓝衣男子蓝念。他丝毫不理会一旁大快朵颐的老头,甚至刻意无视,大概是习惯了吧!并不是对他的行为有什么偏见,而是从小老头没少欺负他年幼,经常坑他。

    所以在渐渐长大的过程中慢慢变得叛逆,处处喜欢跟老头作对,以老头吃瘪不快为乐。

    蓝念手中把玩着小巧精致的墨玉扇,时而起身打量着雅间里摆放的事物。

    间或从书架取下几本书,随意的翻翻,或者观赏木架上摆放的精致瓷器,也会在窗边停留,眺望远处风景,远处是熙熙攘攘的街道和高低错落的房屋,将京城繁华之景半数纳入眼底。

    但是他的眼神却是别有深意的,使得整个人不同往日的不正经模样,倒显得些微深沉。

    挽心音进来是映入眼帘的就是蓝念背对众人站在窗前有些深沉的背影。而白发老头依旧只一心吃着桌上的酒肉,挽心音进来时他也只是轻轻看了一眼便埋头继续啃着手中油亮鲜嫩的鸡腿。

    挽心音从身后丫鬟手中拿过一坛封得死死的陈年老酒。她的身后是匆匆赶来的裴惜,脸色有些阴沉。白妗灵依旧是清冷的模样,面上无波无澜。

    裴惜见挽心音拿酒,先一步越过挽心音,对着白发老头哼声“老头,好久不见啊!这几日去哪里快活了?为什么早不来晚不来,偏偏本姑娘要睡会美容觉的时候你倒屁颠屁颠的跑过来!

    我可告诉你,这里不比外面,不要给我乱来!”

    老头没有抬头“这个就不劳小姑娘操心了!看来丫头虽身担大职仍然过得挺闲适快活的啊!老头我是自愧不如!”

    挽心音适时出声“老头!我给你带好酒来了!……”一边说着一边看向站在窗前的蓝念“蓝公子!不如坐下来一起喝一杯?我带的可是几十年的上等老酒!”

    蓝念转过身来时,一如往常,脸上挂着痞痞的邪笑。“心音!不要跟我见外!你这样会让我伤心的!”一边说着一边做出捂胸的动作,脸上偏偏有意做出伤心哀怨的神情。

    裴惜身体忍不住抖了抖。挽心音嘴角一抽,以在老头对面坐下,蓝念看到,一脸欣喜地挨着挽心音坐下。

    挽心音自然的将酒递给了蓝念 让一直有意无意盯着酒看的老头有些郁闷“丫头!这好酒你怎么给这臭小子?简直是暴殄天物啊!”随即看向蓝念“臭小子,酒给我!……”

    蓝念迅速将酒藏至身后。此时裴惜已经有些不满的在挽心音另一边坐下,白妗灵竟因为的在白发老头旁边坐下。老头和蓝念在席间抢着酒,白妗灵平静地喝着茶,裴惜发现这一幕竟意外的和谐。

    挽心音倒显得没太注意,只饶有兴趣的看着老头和蓝念抢酒。这两人可不是一般抢夺东西的动作,两人是用武功按地里较劲。

    酒坛就平稳的悬在酒席上空,老头欲伸手拿酒,却屡屡被蓝念挡住住攻击。

    到最后两人已经站起来搏击。挽心音突然嘴角浮现一丝邪笑,眼中带着恶搞的意味,随即一拍桌子。老头和蓝念动作明显一滞,眼看一坛上等好酒就要和大地来个亲密的拥吻。

    老头正欲伸脚接住即将落地的酒坛,却瞥见一直平静坐着的白妗灵有了细微动作,于是没有接下来的动作。

    白妗灵迅速将脚从桌底下伸过去,脚尖轻勾,酒坛弹起,白妗灵伸手一接,酒坛已被白妗灵托于身前。几个回合,白妗灵依旧坐在原地。

    挽心音眉毛轻挑,蓝念忍不住笑了笑“白姑娘好功夫!”。老头摸了摸白花花却整齐的胡子。裴惜深深地看了白妗灵一眼“想不到你还有如此功夫!真是深藏不露啊!”脸上有着来不及消散的微微惊讶!

    挽心音笑了笑“那是因为你并不了解她!她这人什么都喜欢藏着噎着。……”随后见白妗灵将瓶盖扯开,动作却意外的娴熟。

    她倒满一碗酒后突然站了起来,在白发老头的身旁跪下“师傅在上,请受弟子一拜!”白发老头依旧摸着胡子,眯着眼。

    挽心音终于显露出了些微惊讶,不过稍纵即逝,即可便恢复了平静。蓝念大张着一张嘴“我没听错吧!你要拜他为师?姑娘我劝你三思,免得以后后悔。他这糟老头可是坏得很呐!

    有他在旁边你以后就别想潇洒!分分钟让你黑脸!还不时要气出内伤。……”

    蓝念话还没说完,老头手中咬了一半的鸡腿已经脱手而出,朝着蓝念的嘴巴飞去,蓝念反应过来立刻偏头,没想到鸡腿与蓝念擦肩而过的同时,一颗葡萄随即而至。

    蓝念没想到,老头还留了一手,刚躲过鸡腿的攻击身子也是歪斜的,此时想躲避葡萄已来不及。

    谁知挽心音突然出声“看我的!”话刚出口手已经快一步伸向葡萄,稳稳地被挽心音抓在手心。蓝念躲过被葡萄砸的悲催下场后笑嘻嘻地看着挽心音“心音!真好!”随后挑衅得意地看了老头一眼。

    裴惜有些不满的声音传来“吃顿饭都不消停,你们一老一小无不无聊啊?!”略带鄙夷地看着老头和嬉皮笑脸的蓝念。

    老头没有理会裴惜的话,挑眉转向跪着奉酒的白妗灵简单明了地问“原因?”白妗灵敛眸“我相信我的眼光!”

    老头摸着胡子眯眼笑“你想学什么?”白妗灵抬头坚定地看着老头“但凡值得学的都想学!”老头却转回头“什么是值得学的?”

    白妗灵毫不犹豫地说“能让增强实力地都是值得学的 ”老头依旧问着“你然后知道我能教你些什么?”

    白妗灵只说“我相信自己的眼光。”

    老头却沉默了。房间突然变得极度安静。

    蓝念却突然出声打破了这种安静。蓝念一边剥着挽心音方才接下的葡萄,一边听着两人的对话“老头!我看收了这个徒弟倒是你占了大便宜。”

    挽心音只看着白妗灵,眼中有什么情绪闪烁不明,裴惜撑着脑袋,显得有些无聊,但是眼中却有丝丝期待也流露出些许动容。

    老头突然转头,眯着眼“拜师可是有条件的……”

    白妗灵却依旧坚定看着老头“还请师傅直说!”老头摸了摸胡子“与我回谷中待几个月!具体多久看我心情。期间不许出谷。”

    白妗灵敛眸“一言为定,不过我需要一点时间处理这边的事情,待事情办好我便随你入谷,静心习艺。为了能尽快办完事情,希望师傅能适当的出手帮助!”

    老头笑着接过拜师酒,一饮而尽,随着玉碗落在玉桌上清脆的声音响起的是老头有些慈祥地话“你既已是我的徒儿,为师自然没有袖手旁观的道理。”

    挽心音看到这一幕,忍不住浅浅的笑了,白妗灵也难得的露出冷艳一笑。裴惜有种被忽视的感觉,适时出声彰显自己的存在感“好了!好了!大尽情喝酒吃肉吧!”

    于是几人有一边一搭没一搭聊天,一边开心的用膳喝酒品茶。

    膳后,老头随便交代几句就溜出去了。蓝念则说要在浅琉阁住下,挽心音直接大方地让人给他准备房间,使得蓝念对挽心音的好感倍增。

    蓝念得知挽心音几人晚上要去逛夜市,闹着挽心音说也要去,挽心音没有拒绝。裴惜极为不满,奈何蓝念脸皮实在不是一般的厚,加上挽心音没有拒绝,所有人便看到蓝念一脸得意的回房间,说去准备准备。

    挽心音三人也各自回房间微微梳洗打扮了一番。

    挽心音换了一身闲适的淡雅白裙,裴惜依旧一身红装,妖娆媚笑。白妗灵却是一身黑裙,显得冷艳高贵。

    蓝念只一根蓝玉簪束发,依旧一身蓝衣,却是与先前单调的样式不同,竹纹宽袖长袍。与脸上一派嬉皮笑脸的风格截然不同,却莫名相衬,大概就是人长得好看,穿什么衣服都有风度。

    作者有话要说:哦豁!这么久才再次更新,每次更新我的有新的体会!大概是小说的风格也在随着人成长吧!每次都能感觉到不同和进步!虽然我感觉我写小说没有特别积极,但是我一直记得这本还在等待完成的小说。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