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心慌意乱

水恋冰话

    挽心音出了房门,进了膳厅后见白妗灵早闲适地坐在了桌前,素颜清傲,正敛目喝着茶,许是也在思考事情。

    挽心音站在门口时白妗灵早注意到了,微微侧目看了她一眼说:“早膳已经准备好了!快来用膳吧!”挽心音在桌前坐下时白妗灵又细细打量了挽心音一番,挑眉道:“你今天很是用心呐!多么优雅灵动的美人!”

    挽心音回以浅浅一笑:“你也不赖!”算是应承了她的赞美。白妗灵笑了笑,正要放下杯子准备用膳,门口却传来白嘉怡的声音:“心音,我来迟了!”

    白妗灵眉眼间快速闪过一抹厌恶,挽心音没有说话!白嘉怡笑着走进来,自顾自的在挽心音身旁坐下,她笑着瞥了眼白妗灵,转头对挽心音说“心音,今天天气好,我们去街上逛逛如何?”

    挽心音淡淡道:“我今天要事要出去!你还是找别人吧!”白嘉怡有些遗憾的说:“那好吧!等心音有时间我们就出去玩吧!时间也不早了,用膳吧!”

    挽心音和白妗灵心中都有些诧异于白嘉怡的变化。白妗灵一时也找不到理由赶她走,全程两人没有任何对话,而白嘉怡一直对挽心音表现得很热切。挽心音的态度始终是淡淡的。

    用膳时是不允许说话的,白嘉怡虽然对挽心音很上心,但是礼数这方面还是做得很好的。她也没有在挽心音面前故意针对白妗灵,这一点倒是让挽心音有些惊讶和微微的心惊,心中徒然升起丝丝凉意,不过挽心音对于很多事情都是不会太去计较,索性她就慢慢看着她到底有什么意图。

    早膳后挽心音唤上白妗灵便出去了,白嘉怡跟着她们一路到府大门口,跟挽心音道别后便回了府中。

    当马车载着挽心音和白妗灵消失在门口时,白嘉怡突然走了出来,站在门口狠狠地盯着马车消失的地方,对管家交代了几句。不久就上了一辆有些普通的马车。

    马车厢内,挽心音对白妗灵挑眉,淡淡地说:“看来,你以后很危险咯!如今白嘉怡竟变得有些难以看透了,不再把仇恨敌视摆在脸上了!倒像是什么事情都未发生!……”

    白妗灵冷笑:“挺好的,人生不无聊!哈哈哈哈!”挽心音敛眸看着翠绿的茶杯,脑中想着游湖那日,初见那男子于后来发生的一系列事情。

    马车很快停在浅琉阁门前,挽心音与白妗灵一前一后的下了马车,两人很快顺畅地上了楼,白妗灵则从那扇隐秘的后门下去了后院。

    走前不忘调侃挽心音几句,挽心音进了一个稍偏却宽敞舒适的雅间,进门却独独看见裴惜安静地坐在桌前。

    裴惜瞥了一眼挽心音,说:“挽大小姐来得这么早!这是急于见美男?”声音带着丝丝冷意。

    挽心音在裴惜对面坐下,开口正欲说些什么却突然传来敲门声,两人同时看了过去。

    挽心音却又突然站了起来,进了帘幕后面,黄色的帘幕遮住了她的容颜,她又随身拿出一头紫色面纱,戴在了脸上,一系列动作一气呵成。

    裴惜瞥了挽心音一眼,眼中有丝丝冷意,见挽心音已端正坐好才亲自走到面前,开门后迎面扑来一阵冷气压,正是站在门口的面具男身上的气息,裴惜的心忍不住颤抖了一下。

    裴惜用眼神示意面具男进去后便退了出去。面具男进去后坐在了布满酒菜的桌按前。

    挽心音见到面具男莫名有些心慌意乱,没有说话。

    面具男率先开口打破了沉默的局面,他一如既往冷漠的声音清清楚楚传入她的耳中“素闻浅琉阁阁主才艺一绝,神秘迷人,不知是否有幸见识一番。”若是往常,他根本不会先开口。

    挽心音清越中带着灵动的声音穿过帘幕“公子的棋艺真是出神入化,我献丑一番又何妨!”挽心音面前就是一把玉琴,她素手轻捻琴弦,纯净的琴音倾泻而出,那一串串音符正如灵动的话语,缓缓从朱唇轻吐。

    面具男的眉头有些颤抖,眼波微动,唇角轻勾却不自知。

    良久,琴声戛然而止,面具男的神态恢复了冷漠如初的模样。面具男拿起两个酒杯,穿过帘幕,挽心音就这样静静听着他缓缓靠近的脚步声,双手隐在袖口,微微有些不知所措。

    好像过了好久,但是男具男却又片刻便站在了挽心音面前,挽心音坐着他却突然蹲了下来,与挽心音的视线齐平,挽心音始终沉默,心中拿不定主意。

    面具男将其中一个杯子递给挽心音,挽心音平静地接过,却发现里面并不是酒,而是茶,瞥了一眼另一个杯子,发现里面是酒。

    挽心音接过他递过来的装满茶的杯子,看了面具男一眼,却有些陷入他黑曜石般幽深的眸子,面具男举着杯子在她面前轻晃,示意她,随后一饮而尽。挽心音见状微掀面纱,毫不迟疑地将茶一饮而尽,唇齿留香。

    挽心音喝酒直接将空杯递还给了面具男,面具男将两个杯子放在白玉瓷砖铺就的地面上。

    突然伸手就要去挑开挽心音的面纱,挽心音依旧沉默,面具男挑开面纱,看到挽心音的容颜竟没有惊讶或难以置信。挽心音在她他眼中看到了了然。

    他转身回了原来坐着的桌案,挽心音自然的跟了出来,挑开帘幕,径直在桌案前坐下。起初面具男转身时挽心音似乎在他眼中看到了笑意,但只是一瞬间,极容易让人以为是错觉。

    挽心音坐下后,突然伸手就要揭开面具男的面具,却看到了男子一瞬冷漠的眸子,堪堪停下了动作。

    面具男看着她说:“你可要想清楚,后果可不是一般人能承受得了的!”

    挽心音一时竟也呆住了。

    此时裴惜已经回了后院,亭内玉桌前坐着的白妗灵看到裴惜有些好笑,调侃道:“裴长老似乎很是不开心呢!平时可是媚笑连连呐!是谁惹得大美人生气了?”

    裴惜没好气的哼声:“你倒是开心得不得了?!也不见得多大的喜事值得你这么开心!……”

    裴惜说着在白妗灵的对面坐下,白妗灵笑了笑:“你这算是为上面这位吃醋了?!”裴惜冷声说:“她的事情我管不着!”白妗灵笑了笑,给裴惜到了杯热腾腾的绿茶。

    裴惜见状,神情渐缓:“你看看,关键时刻还是你够义气!”

    雅间内,挽心音将就要碰面具的手撤了回来,原来她也有迟疑的时候,她也有茫然的时候。

    再抬头,看见面具男眼中有着显而易见的笑意,挽心音微微低头,略显局促。

    面具男眼带笑意地看着女子,女子低着头,又是一副唯美动人的画卷。

    作者有话要说:抱歉……抱歉……抱歉……其实我这些日子也在心慌意乱……这些日子心绪起起伏伏。不过今晚我终于平静下来好好回归一下小说咯!晚安!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