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你情我愿

水恋冰话

    白妗灵站了起来,冷冷地撇了白嘉怡一眼,冷漠地说“这里没你事,她是我朋友,自然我来招待,你少自作多情!”说完就走到挽心音面前拉起她就走。

    白嘉怡哪会轻易让她走,只见她伸出脚,眼看白妗灵的脚就要落下,却是从上方堪堪滑了过去,擦着白嘉怡的小腿过去。挽心音自然也注意到了,本以为这样就结束了,没想到白嘉怡却在白妗灵身后扑倒。

    眼看就要砸向白妗灵,白妗灵将挽心音快速推回凳子上,自己闪过另一边,白嘉怡就这样在两人眼前直直倒在了地上,由于没有防备白妗灵会躲开,这下是真正的摔惨了。

    只听到“啊!……哎呀!……”的喊叫,白嘉怡竟趴在地上哭了起来“呜……呜……”这时外面的丫鬟听到动静赶紧冲了进来,看到白嘉怡倒在地上,惶恐地把她扶起来。

    还未等白嘉怡起身,她已经看着两个丫鬟开口“快!快把她扶起来,真是太不小心了,在自己家中也会摔倒……快看看有没有伤到哪……”

    丫鬟将白嘉怡扶起来时,这才看清她的惨状,她的嘴巴红肿并且因为磨破了皮而流着丝丝的鲜血,脸颊和鼻尖也有轻微的擦痕,都冒出丝丝鲜血。

    丫鬟们吓得脸色苍白,挽心音淡淡地说“还愣着?!还不快去请大夫!”其中一个丫鬟赶紧点头“是!是……”另外两个丫鬟想扶白嘉怡去房间,结果她突然推开两个丫鬟,指着白妗灵说“你这个废物,竟敢推我,爹爹一定不会放过你的!你等着!”

    由于脸上渗着丝丝鲜血,所以此刻她站着痛骂白妗灵的面孔很是狰狞,旁边丫鬟的脸色更加苍白。

    随后她推开白妗灵跑了出去……一边跑一边哭喊“父亲,母亲……呜呜呜呜……姐姐竟然想害我……你们一能不要放过她啊!……”随后一跑人影就没了。

    连挽心音都禁不住愣神,看来白嘉怡真是被逼急了。白妗灵冷笑着看着她跑出去。挽心音有些担忧,不过看看白妗灵,她顿时有些无语。她没必要担心。

    同时挽心音心中有些疑惑,白妗灵何时有这般功夫!看来还是不够了解她。

    白妗灵将挽心音的神情尽收眼底,忍不住自嘲,或许她会觉得不认识自己了吧!想着心中突然升起一种苍凉之感。

    她没再说话,率先走了出去,挽心音皱眉跟了上去,拉住了我,走着走着挽心音突然轻声说“我支持你,也相信你!

    我知道说这些话的意义并不大,但是你应该懂时间的力量,我相信我们终会并肩,并且能够留在我们想去的地方,经历我们应该经历的一切……我真切地祝福你!”

    白妗灵冷声说“少废话,拿出你的真本事来!你该不会真的因为我的眼光只在这个区区白府吧!朝中的形势我多少也知道一点,我想你也心里有数吧!只是……”

    挽心音无奈地摇摇头“我不想……我多想那一天永远不要发生……”白妗灵冷笑“你低估了那些人的野心!历来那个位置多少人争得多少人头破血流,又埋了多少枯骨!只有我们有足够的筹码和实力才能在那时不那么被动!”

    挽心音仿佛丢弃烦恼,笑了笑,轻轻说:“你怎么没想过自己站在那个位置才是最心安!”白妗灵冷笑“我不需要,我只是身不由己,想好好地过这一生……等天下太平找一个没有人知道的地方,安安静静地过完这一生!身旁有朋友……亲人……”

    挽心音眼中闪动着深深地触动,有种热泪盈眶的冲动,她不动声色地平静下来,只淡淡地说“走吧!白府人也不少却显得有些冷清灰败!景致还是不错的!设计也有不少亮点!……”

    自觉没有再继续之前的话题,两人都是拿的起放的下的人。最后整个白府几乎都转了一圈后白妗灵带着挽心音来到被火烧成废墟的院子,已经可以看出房子狭小的模糊模样。

    之后再带她来到受大火牵连的白嘉怡先前的院子,一地残灰,像极了一段灰色的记忆,在朦胧的夜色中显得凄惶。她们都不知道的是那天白嘉怡凄痛无助的面孔和突然醒后那声生无可恋的尖叫。

    其实当时并不是白妗灵故意将火瘾到白嘉怡的院子,而是突然起风了,大概是天意,她没有阻止,或许正是这样,命运才得以抓住机会狠狠扼住白嘉怡的咽喉。

    对白嘉怡所造成的伤害,她难以置身事外,却不会傻傻的认为自己导致,不会带着负罪感。

    挽心音站在夜色中,脸色被月光映出了惊寒的颜色,有时候她都怀疑这一切都是命……

    但是她永远不会不为所动,不会有始无终,她认定的事情一定是不到悬崖不回头,她只管淡笑着执那棋子一起一落。不必顾忌太多。

    白妗灵望了挽心音一眼,随后走到她面前轻声说:“走吧!好好休息,明天你还有个约定呢!我可不想担负起你失约的责任!”声音不复冰冷,有种春风拂面的柔情。

    挽心音笑了笑,在朦胧的夜色中闪亮的纯净“那走吧!”随后两人并排走回去管家安排好的房间,途中,挽心音忍不住说:“其实你很温柔,也很善良!”

    白妗灵嘴角勾起冷笑的弧度,云淡风轻地说“你别再用这种词来折煞我了!我跟这些词没有半毛钱关系……哈哈哈哈!原来曲府千金也会拍马屁!”说着笑出了声,犹如清泉般动听。

    挽心音也笑出了声。

    站在院门口的白益和刘氏听到不远处传来笑闹声时,心中又惊又怒,白益的脸色铁青,身后站着数个排列整齐的家丁。刘氏脸色有些扭曲,不仅痛苦而且有着难以掩饰的痛恨,各种阴森的情绪在她脸上都有迹可循。

    两人快到院门口时看到面色不善的白益和刘氏就知道她们早早就等候着了,看着家丁手里拿着的棍子和长鞭,挽心音顿时明白白益的意图,看来终究躲不了,可是还是得很费心思才能带着白妗灵脱身。

    两人齐齐在离白益还有三米远的地方停了下来,白益怒气冲冲地说“你个孽畜,你可知罪!”白妗灵没有说话。

    挽心音故做无辜地说:“白将军在喊谁!”这时白益指着白妗灵说:“孽畜,我问你话呢!”白妗灵冷漠地说:“不知!白将军有和赐教?!”白益听后暴怒,从家丁手中抽过长鞭,眼看鞭身就要落在挽心音身上。

    白妗灵竟然身子一闪,轻盈地避开了。白益先是呆愣,随后眼中怒火更甚,直接追击着白妗灵打去。挽心音突然出声:“白将军!有话好好说,到底所为何事?总不能无缘无故地就要动手打人啊!……”

    白益不为所动,白妗灵敏捷地不断躲避,白益一边惊讶一边越发认真。姜还是老得辣,眼看白妗灵渐渐落了下风,挽心音突然大声说:“董姨你怎么来了?!”

    白益突然停了下来,逼视着挽心音“在哪?!”动作也停了下来。却见周围除了原来的这几人根本没有其他人,他突然凌厉地看着挽心音“你骗我!”

    挽心音不自觉眼神抖了一下,她在白益眼中看到了疯狂,原来他对董琉莹的执念已经到了无可救药的地步……

    她平静地说:“她昨晚托梦给妗灵了!”他迫切地看着挽心音“是什么?快说!”

    挽心音眼前一亮,没想到白益如此痴情,竟然相信她的话。果然……

    挽心音说:“希望将军照顾好妗灵,她知道妗灵这些年过得并不好,所以在地府久久不愿投胎,一直忍受着痛苦。她希望将军能给妗灵机会,她是个好孩子。如果她知道妗灵身心受损将坚决踏入十八层地狱,永不入轮回。”

    刘氏见状正要说话,挽心音突然给了她一个极度冰冷的眼神。见刘氏还不愿罢手,挽心音拦在了她的面前:“刘夫人如果真的爱将军就不要掺和了!”这句话使得刘氏恨不得把牙给咬断。

    她若说了就是不爱白益甚至会心中厌烦自己,凭刘氏对白益这些年的了解,她只能忍着。终于她看向挽心音的眼神再没有好意与和善,而是带着丝丝寒意。

    挽心音早知道会有这一天,她们本就立场不同,即使她知道刘氏一开始见她就很喜欢,甚至一度想让她的女儿跟自己亲近。

    白益敛眸安静了下来,整个院子安静得有如阎王降临。良久,白益看在白妗灵突然出声“好!你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白妗灵依旧冷淡地说:“将军应该知道偷鸡不成蚀把米的意思吧!”

    白益沉默,算是赞成。

    白妗灵沉声说:“也许我接下来要说的你根本不信,但是我希望你可以让我讲完!”

    白益依旧沉默,突然觉得眼前像是变了一个人的白妗灵像极了当年董琉莹的样子,他心中深深的厌恶竟然暂时消失得无影无踪,只是那冷漠的语气狠狠地告诉他,她是煞星,是她害死了莹儿。

    白妗灵看了眼紧咬牙根,面色狰狞的刘氏:“将军还要保证刘夫人期间不能插嘴!”白益仍然沉默,刘氏退到了远处,表明了她的态度。

    白妗灵冷漠地说:“那天白嘉怡的院子着火并非我所为!”说着她看向白益,见他一如既往地沉默才继续了下去,而纵观刘氏,脸色渐渐苍白。

    白妗灵再度冷漠的开口:“那天夜里我听见外面有动静,于是悄声起床站在窗前,看到外面熟悉的身影在摆弄着什么。

    看清是白嘉怡后我趁着她没注意从窗户跳了出去,藏在院子一角的树丛后面,亲眼看着她在房子周围泼油后纵火将房子烧毁,只是天意弄人……!”

    说着她看向极力忍耐的白益,继续说:“突然起风了,那火烧的太快,转眼就烧到了她的院子,而她此时已经开心的入睡了,想着明天起来就会听到我被烧死的消息,所以心情愉快!睡得很沉,结果……”

    她看到白益转头望向刘氏,企图找到白妗灵撒谎的证据,只是看到刘氏苍白的脸色时,他闭上了眼。

    作者有话要说:昨天的任务完成迟了,今天的任务不变,在火车上有点煎熬,但是……嘿嘿!开心就好!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