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淡淡真情

水恋冰话

    挽心音懒懒地窝在软榻上,白妗灵这次没有再坐在桌边,软榻旁铺了一圈毛毯,白妗灵略显潇洒地坐在毛毯上靠着软榻,肩与软榻齐高,脑袋就在斜卧着的挽心音的身前。

    粒筠依旧坐在车厢一侧,与挽心音一般闭着眼睛,旁边是大大小小的行李,还有平时马车上备的糕点及衣服。

    挽心音睁开眼睛,看着靠着软榻的白妗灵,笑了笑,说“洗个澡可还舒服?!我命人送去给你的玉脂膏可记得擦?你身上的伤痕你自己清楚,好好爱自己!”

    白妗灵淡淡地说“没必要,麻烦!”挽心音皱眉“你不在乎也罢!那你以后的夫君呢!难免有芥蒂!说着不介意,可是看到的时候谁又能保证真如此不痛不痒!”

    白妗灵冷笑“又不是给别人看的,自己觉得舒坦就好!”挽心音再度闭眼“罢了!膏药留着,说不定以后你夫君要的!”说到这,挽心音心中忍不住同情起白妗灵以后的夫君来……

    白妗灵撇嘴“你还是管好你自己吧!你看看你可是曲府千金大小姐,京城姿色和才情兼具,千年难得一遇的奇女子,到如今还不是一个人……”

    亏得挽心音闭着眼,不然任谁都能发现她的异常,她不动声色地陷入了回忆。

    粒筠可听不得她这样说挽心音,直接争辩“才不是,只是现在还没遇到配得上的男子而已……”

    白妗灵挑眉“是忘了赐婚的事了么?!遇到了又怎样,命运还不是被座上的那人牢牢把控!他是天子,掌握着众人的生杀大权,即便违背当初的诺言,我们也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粒筠显然争不过她,眼中隐隐有泪花闪烁,胸口起起伏伏,明显被白妗灵的话激到了。

    挽心音听到“命运”这个词,心口猝然一痛,险些喘不过气了。说出口的话却是平静似未夹杂感情“世事变化无常,不到最后一刻便不要去坐最坏的念想,况且未必是坏事。福祸相倚!”

    白妗灵冷笑“你倒是想得开!”挽心音再度开口“我未必会让自己吃亏。你也不见得是吃得亏的人!”

    白妗灵笑了笑,这次再也不是冷笑,而是自然的笑。粒筠又是一脸莫名其妙,不过两人的话她听了,还是挺赞成挽心音的话的,打心里眼里一直都很喜欢和佩服自己的主子。

    白妗灵从桌上拿起块绿豆糕,递向挽心音“吃个糕点!嗯?”挽心音懒懒的睁眼“我不喜欢绿豆糕!”白妗灵将绿豆糕放回原处“我也不喜欢!”

    白妗灵看了眼外面“天色也不早了!待会你回府自己注意点,估计等你到家已经入夜了……”

    挽心音嘴角轻勾,没有说话。粒筠张了张嘴正欲说什么,见挽心音这么说也就闭上了嘴,想着挽心音自然有不说的理由。

    马车在暮色中缓缓行驶,不久在白府门口停了下来,粒筠刚下马车便见白府的管家迎了过来,对粒筠说“姑娘!可是我家大小姐回来了?”粒筠没好气地说“我家小姐送白小姐一起过来的!”

    管家愣了“啊?哦!我这就去告诉老爷和夫人,大小姐回来了!”粒筠看也没看他“那还不快去!”

    。 管家面色不好,心中很是不快,一边往府中走,一边嘀咕“切!以为自己是谁!一个小丫头片子杖着自己的桌子还敢命令我!我们二小姐还是未来的皇子妃呢!就是你家主子以后见了还得磕头行礼那呢……”

    粒筠扶着挽心音下来,白妗灵则豪爽的一跃而下,见着面前粒筠扶挽心音小心翼翼的样子,忍不住埋汰“还真是娇贵!”

    挽心音倒是没什么反应,倒是粒筠听不得,又要争辩却注意挽心音制止的眼神,没有说话。白妗灵自然知道这主仆两人的小动作,撇了撇嘴角。

    在挽心音心中不过觉得是自然的接受粒筠的照顾和关心,却不知白妗灵会如此想,心中也是叹了口气。

    粒筠站在挽心音身后,挽心音和白妗灵并排站在白府门口。一白一黑的身影却意外和谐自然。

    白益的填房,白府的当家主母跟满脸笑意的白益一同出现的白府门口,白益到挽心音还未走有些诧异,他故意迟迟而来,就是想着挽心音先离开,只留着那‘废物’女儿好狠狠教训一番。

    白益原本还得意洋洋的笑脸因为看到挽心音而显得有些僵硬。挽心音和白妗灵对视一眼,眼中都有星星点点的笑意。

    挽心音率先开口“白将军安好!”虽这么说却没有任何动作。白益也不好计较,只客气地说:“麻烦挽小姐亲自送她过来,不如到里面喝会茶再走?!”

    挽心音自然听出来赶人的意思,只当做不知道罢了“好啊!”

    白益身旁的刘欢很是不喜挽心音,从开始挽心音就无视她的存在,连声招呼也没有,而且向着白妗灵的人她向来不给好眼色。

    刘氏快口“挽小姐,我们白府虽然很是欢迎你,但是这天色以晚,恐怕家人担心呐……”

    挽心音笑了笑“白将军不必担心,我已经跟爹爹事先说过了!”挽心音是对着白益说的,继而转向面色不好的刘氏“对了!你是白将军的哪位妾室?看起来有些面生!”

    刘氏僵硬的笑着说“我是白府的当家主母,嘉怡的亲生母亲!”挽心音状似了然的点点头“哦!也怪不得我不认识,早些年在宫宴上见白将军一直孤身赴宴,白将军以前和妗灵的亲生母亲一起参加宫宴时可谓羡煞旁人。”

    刘氏心中很是恼火却不敢表现出来,只得生生憋着。要是曲江珩在这里,挽心音少不得要得意的大笑,还觉得她会受委屈,不把刘氏憋出内伤来她还觉得不过瘾。

    白妗灵没有说话,眼中却有笑意。粒筠差点笑出声,只得低着头稍做掩饰,毕竟不能当着人家的面笑。

    白益面色一冷“天快黑了,都进去说吧!”

    白益在前面带路,刘氏紧紧跟着,挽心音和白妗灵则并肩慢悠悠地走着。

    两人刚进大厅便传来白嘉怡的略显诡异和阴冷的声音“姐姐回来啦!”刚说完,看到白妗灵身旁的挽心音,她有一瞬间的诧异和愤恨,不过眼中仍有丝丝得意。

    挽心音拉着白妗灵坐在左侧上位,白嘉怡本来站着,不乐意地在右侧上位坐下,阴毒的视线一直不离白妗灵,白益和刘氏则先在主位坐下。

    茶已上好,挽心音轻饮一口,浅笑着开口“白将军,若我在白府跟妗灵住几日不知你可欢迎,我可是跟我爹爹商议好了呢!”

    众人脸色大变。

    作者有话要说:啊哈!今天下午有一门考试,然后……回来就什么都不想做,不过依旧挂念着小说……感觉这几章有点平平淡淡,但是大概就是风雨前的宁静吧!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