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白家秘辛

水恋冰话

    粒筠有些惊讶于白妗灵这么快就平复了心情。挽心音则闭上了眼睛继续小憩。

    不久,马车在曲府门口停了下来,粒筠和挽心音先后下了马车,挽心音跟粒筠交代了几句就快步入府,白妗灵回了芜清苑。

    挽心音去了曲江珩的书房,下人已经率先通知过了。

    挽心音一路直奔曲江珩书房,曲江珩正坐在书案前揉着眼睛等着挽心音进来。

    挽心音途中接过特意命下人端来的鸡汤,换上了轻松的神情,笑意满满地进了书房“爹爹!我回来了!想我没?”一边说着已经到了书案前。

    曲江珩哼声“你爹爹我这么忙,你天天都不安生,不想着你也不行啊!”挽心音将鸡汤置于曲江珩面前“爹爹!快把刚热的鸡汤喝了吧!我给你捏捏肩!”

    曲江珩睁开眼睛瞥了一眼,挑了挑眉“不急,先放着!”挽心音生气地说“爹爹不需要我给你捏捏肩吗?想得话就把汤喝了!热热的才好喝!反正你得喝完,如果你喜欢喝冷的话就等会喝!”

    曲江珩端起汤碗,喝前问了句“丫头!说吧!到底什么事?”随后仰头一饮而尽。喝完还将空碗在挽心音面前晃荡一圈,随后放回桌上。

    挽心音笑着来到曲江珩的身后,一边给曲江珩捏着肩,一边说“爹爹!就是……”

    曲江珩无奈地说“说!”挽心音小心翼翼地说“就是……我想去白府住几天!你也知道,我难得找到一个好相与的朋友,你便让我和们好好培养培养感情嘛!再说妗灵在府中也陪了我些时日,我去她府中住些时日也算礼尚往来嘛!”

    曲江珩顿时严肃了起来“不行!我虽跟白益有些交情,但是你又知不知道素来被人称为‘废物’的白大小姐在府中是何情况,你去了难免容易生出事端啊!

    你处理事情向来让我放心,但是到了别处念着你的身份或许还会让你几分,但也不是谁都会顾忌!到时候你怕是会受委屈啊!”

    曲江珩叹了口气“你终究还小啊!”

    挽心音有些无奈“爹爹!我不小了!我都及笄了,不要老把我当小孩对待!我很生气!”

    曲江珩苦笑“是啊!你长大了!爹爹不应该总是约束你,你想做的事就大胆去做吧!爹爹永远支持你!你好爹爹骄傲,你闯祸了还有爹爹给你扛着!”

    挽心音幸福地笑着“爹爹,谢谢你!”曲江珩笑了“我是你爹,不为你好还想着干嘛?!”

    挽心音就这样一直笑着,一边仍不紧不慢地给曲江珩捏着肩。曲江珩则闭眼假寐。

    挽心音突然想起了一件事,忍不住问曲江珩“对了!爹爹!白将军是不是心中一直记挂着谁啊?不然他看到妗灵时一直呆愣地说什么好像……妗灵像谁?!”

    曲江珩叹了口气“想起了他的亡妻!”挽心音挑眉“妗灵的生身母亲?”

    曲江珩轻声说“嗯!当年他们两人夫妻恩爱,举案齐眉,羡煞旁人。”挽心音皱眉“后来妗灵的母亲生她时血崩而亡,而孩子虽平安生出却先天不足,生下便痴傻呆笨。”

    曲江珩点头“嗯!但也不全是!”挽心音好奇地问“哦?”

    曲江珩闭着眼陷入了回忆“当年,人都说白府长子和董府长女董琉莹门当户对,郎才女貌!只有我们这些老臣私底下知道,并非如此!”

    挽心音说“爹爹!快告诉我!我想知道!”

    曲江珩继续说“其实,董府大小姐董琉莹从小爱慕她的表哥,两人算是青梅竹马!奈何董家非要和白家结亲,于是两家联姻,定下了白益和董琉莹的婚约。”

    曲江珩停顿了一会,继续说“董府大小姐却在婚前与她的表哥私奔了,大婚在即,董府不得已找了一个女子顶替董琉莹嫁与白益,阴差阳错,白益一见钟情,外人都传他们夫妻两人琴瑟和鸣。成就了一段佳话。

    不过好景不长,终究被白益的父亲发现,亲自上门找董琉莹的父亲讲理。后来也不知道他们怎么商议的,董府一家辞官回了老家,此事也就不了了之了!白益的父亲不久病逝。

    这事也就朝中的几个老臣都知道。其他人还以为白府大小姐的亲生母亲就是董家嫡女。”

    挽心音皱眉“事实上是那名顶替董琉莹的女子。而白益一开始便知道,只是因为对那女子一见钟情所以没有揭穿?!”

    “嗯!”曲江珩依旧闭着眼睛。

    挽心音停下了手中的动作“爹爹!妗灵应该已经准备好要回府了,我走了!回来再给您捏捏肩!走了……”

    曲江珩没有睁眼,有些懒懒地说“嗯!早点回来!曲府还靠着你打理!若是受了委屈就早点回来吧!”

    挽心音乖乖应声,走时不忘一并将空碗一并带走!

    挽心音出去时,刚好有人在门外候着通告她说白大小姐正要回府,粒筠已经把东西打包好,早早在马车旁等着了。

    白妗灵自己动手将房内的东西归位,分文不取,只带走了身上穿的这件舒适的黑色衣裙和头上简单束发的木簪。

    之前她刚住下,挽心音送来各式各样的发簪首饰,她唯独中意发簪,这跟发簪的材质虽比不上玉质的,但是雕刻极为精巧。挽心音把她当朋友,她总不该不领情,不该拂她的好意,冷她的心。

    挽心音是她在这个世界目前为止唯一真心对她的人。突然她的脑中闪过一张痞笑的脸。她硬是掐灭了继续想的念头。

    情爱对于她来说不要也罢。她环顾了一眼房间,随后转身离开。

    她刚走出房门,便有下人告知她马车已经备好,就在曲府门口等着。白妗灵看了眼渐暗的天色,呢喃了一句“什么时候还能再见……”便决然的出府了。

    殊不知挽心音正静静站在曲府门口等她。

    不难想象,她过去时,看到挽心音笑看着她站在门口时她脸上难掩诧异,甚至心中莫名有丝丝欣喜。

    她说话时仍然一如既往地冷漠“你这是送我?!”挽心音笑了笑“我送你过去!”

    白妗灵也不生分“好啊!”挽心音有些意外,以为她会埋汰几句,却不料她倒是一点也不见外。

    粒筠扶两人上马车后也跟了上去,马车缓缓驶离曲府。

    作者有话要说:唉~千言万语还是行动重要。本来想多写点发现有点……额……抗拒,我先缓缓。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