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兵围高阁

水恋冰话

    挽心音回府后便命人为白妗灵安排好住处,特意指明将醉阳阁附近最好的院子芜清苑收拾好,让白妗灵住下,反复叮嘱把白妗灵当家人看待。不需太客气也不能太随意。

    另一边也命人告知曲江珩,她平安回来了。让曲江珩不要太过操劳,早点休息。

    等一切处理好,她沐浴后准备睡觉时,夜已深,各处灯火尽熄。她躺在床上,脑子回想着今天发生的事情,渐渐闭上了疲惫的双眼。

    第二天早上,挽心音照常早起,正要去往书房见曲江珩,刚走到予莲亭。迎面便射来一只箭,与挽心音擦身而过,稳稳的扎在了柱子上,箭身挂着一张纸条。

    众人惊异地望着这一幕,还未回神,挽心音便已用力将箭取下,随后她挥退丫鬟侍卫们,独留粒筠跟在近前。

    粒筠有些担忧地看着挽心音取下纸条,见她平静地看着内容,脸色越来越冰冷。

    随后挽心音将纸条揉碎,半晌,平静地吩咐她“小筠,你去喊妗灵准备一下,跟我出府一趟,就说是急事,关于浅琉阁的。然后让她到予莲亭等我,我回去换身衣裳!”

    粒筠不敢多问,忙点头应是,随后匆匆去了芜清苑。

    挽心音将箭丢给亭外不远处候着的侍卫便神色如常的回了醉阳阁。

    挽心音换了身紫色华裳,一派贵族千金的作风,浑身散发着贵气,配上冷清的神态和清丽的气质,只觉高不可攀。

    粒筠回来时,虽然见惯了她不同的姿态,但是还是有些咋舌。不过面上却是波澜不惊,早就习惯了,没什么好大惊小怪的。

    粒筠还是有些难以适应,挽心音见粒筠反应慢了一拍,忍不住轻笑,这一笑顿时冰雪消融,沁人心脾。

    白妗灵比挽心音后到,远远便看到笑闹的两人,素来冷漠的神色有了细微的变化。

    她不紧不慢的走入亭内,挽心音见白妗灵走至近前,吩咐粒筠备让人马车,并让人知会曲江珩一声后便拉着白妗灵微凉的手出了府。

    途中白妗灵冷冷地问挽心音“可是白家那个老头挑事!”这不是疑问,这是肯定的语气。

    挽心音挑眉,并未直接言明“你怎知道?”白妗灵平静地说“与我有关,还牵扯浅琉阁,还能让你亲自出马,自然是那个老头干的好事。”

    挽心音笑了笑,两人不知不觉已经到了曲府大门,马车也已备好,粒筠正等候在马车旁。

    白妗灵也不拘谨,就着挽心音伸来的手,轻盈地上了马车。

    挽心音看起来心情丝毫没有受到之前那件事的影响。

    粒筠将茶水准备好,挽心音在马车里的软榻上斜靠着,白妗灵坐在茶几旁。粒筠在茶几旁忙活着,很是随意地将茶水递给白妗灵,而白妗灵的面容在茶水漂浮的雾气衬托下柔和了些许。

    挽心音见两人不见客气,倒像是平日里早已司空见惯的行为,嘴角微微上扬。

    挽心音挑眉唤道忙完正坐在软凳上的粒筠“小筠……”

    粒筠汗颜“小姐!你饶了我吧!”

    挽心音邪恶一笑,神态像极了裴惜“哦?我只是唤你一声,你何以如此大反应?莫非……”粒筠内心叫苦,挽心音却继续说“莫非你做了什么对不起我的亏心事?”

    粒筠拼命摇头。

    白妗灵端着茶杯,轻咳出声。

    挽心音这时突然开怀大笑起来“哈哈……!妗灵,你什么时候也开始管闲事了?”

    粒筠忍不住翻了个白眼。白妗灵随手拿起个葡萄,手指轻弹,葡萄朝挽心音飞去。粒筠见状顿时傻眼。

    挽心音眼睛微眯,葡萄准准地射入挽心音微张的嘴,气氛顿时冷凝。

    白妗灵好似什么事情都未发生般喝着茶,挽心音状似恶狠狠地瞪着白妗灵,狠狠咬了一口嘴里的葡萄“白姑娘的射术真是准啊!我竟有幸见识一回……”

    白妗灵不置可否“知道了又何必说出来!葡萄可甜!”说罢看向挽心音。

    粒筠全程呆愣地看着两人你一言我一语。本以为主子会发怒的粒筠正想着对策,却不料被眼前这一幕惊得下巴都快掉地上了。

    挽心音故意皱眉“这是我吃过最酸的葡萄!”白妗灵给了她一记白眼便继续饮茶。

    挽心音挑眉“是你自己说不必说出来的!我自然不能说出这葡萄好吃的话!对吧!”

    白妗灵冷冷地瞥她一眼“挽千金不愧是京城第一才女,我这废物果然难以匹敌。”

    挽心音神色变得有些冷“是你太看得起我,还是你看不起自己?”白妗灵将茶杯放下“此话怎讲,我只是觉得我们不是一路人。”挽心音冷笑“怎得昨天说得好好的,现在就生分了!”

    白妗灵没有再说话。挽心音也闭目在软榻上养神。

    粒筠有些摸不着头脑,两人明明聊得好好的,怎么突然就感觉要吵起来了?!索性她也不敢随便说话,怕又引发两人莫名其妙的对话。

    在这有些诡异的气氛中,马车很快停了下来,到了。

    浅琉阁被官兵牢牢围住,裴惜和刘妈妈正在门口跟白益周旋着,外面围了一众看热闹的百姓,议论纷纷。

    挽心音这次所乘马车很是普通,里面却别有洞天。外面宽敞的街道上人来人往,马车较多,根本没有人会注意到挽心音她们。她们就静静地在马车里望着浅琉阁门口的方向。

    白益其实心里也没底,只是白嘉怡偏偏笃定白妗灵就在浅琉阁,他想着天涯海角都得把她给揪出来,于是虽然有些犹豫还是气势汹汹地来了。

    他见裴惜不让,愈加确定白妗灵就藏在浅琉阁。

    挽心音让粒筠派人偷偷带话给裴惜,说她来了,让她顺水推舟,成全白益。

    那被派去的人就这样隐隐匿匿的过去了,从侧面来到裴惜身旁,未曾引起注意,所有人的目光都被正在争吵的白益两人身上。

    裴惜听到后并未马上作出回应。两人互不相让。

    突然裴惜媚笑,作出让步“好!我让你搜,只是……如果这里没有你的女儿,我这浅琉阁一天的生意都被耽搁了,而且声誉也受到不小的影响,大人又打算如何处理?”

    白益见裴惜让步,有些诧异,只是箭在弦上,多少有点无奈,硬着头皮赌一把。

    白益冷硬地说“行,裴长老想赌什么?”

    裴惜媚笑。

    作者有话要说:好久不见,嗨完回来啦!永远快乐,2019年的第一更!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