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心墙渐融

水恋冰话

    陈小倩乖乖的点头,不一会儿丫鬟就将舒适的衣服拿了进来,叮嘱几句便服侍陈小倩更衣。

    挽心音出去时见几人都安安静静坐着等待。陈永见挽心音出来,急急地问“挽千金,小倩她到底伤势如何?”

    挽心音平静地说“尚书大人别急,小倩她就是脚崴了,脚踝处红肿一片,不过好在她是个的坚强姑娘,这事要是发生在其他人身上还不得娇滴滴地哭哭啼啼。

    刚才我给她上完药了,已经命人准备了上好的金创药,待会让丫鬟带去吧,每天擦拭。须在家好好休养,不出几日便能恢复。

    尚书大人,你也是个知情达理的人,这事可不能责怪小倩,任谁玩闹着也不知道会发生这茬了事!对吧!

    要是尚书大人心中的怒气实在难以消散那就骂我好了!这件事归根结底都是因为我!我应该得到教训!”

    陈永缓缓叹了口气,苦笑着说“你都这么说了我还能计较什么?我只是希望她这一生平平安安,将来嫁个寻常人家安安乐乐过日子就足矣!”

    挽心音脸上带着敬意“尚书大人一片苦心,小倩慢慢会理解的!”其实挽心音知道这话其实并不是单纯的吐露心声,而是说给公孙洋听的,表明他的态度,不愿与皇家有过多瓜葛。

    挽心音瞥见公孙洋没有任何变化,眼中闪过一丝异色,稍纵即逝。

    公孙诣倒时挑眉,眼中有着敬佩。白妗灵敛眸望着茶杯不知在想什么。裴惜有些难以置信,随后笑了笑。

    陈小倩在丫鬟的搀扶下悠悠地走了出来,陈永见陈小倩状态不是太差,但有些苍白的脸颊带着显而易见的困倦。他立即起身挥退其中一个丫鬟,自己扶着陈小倩。

    一边往岸边方向走,一边望着公孙诣和挽心音方向“天色已晚,我带小倩回府了!你们也早点回去吧!免得家人担心!”

    众人一致点头,其实陈永让人有种慈祥长辈的亲近感。

    陈小倩还依旧挣扎着转头“心音,妗灵,裴长老我回去了!你们也早点回去休息啊!记得找我玩啊!”

    挽心音回她温柔一笑,望着她有些仓促的背影。白妗灵挑眉,裴惜妖媚一笑。陈小倩开心地笑着,她知道她们答应了!

    而且也明白虽然自己比较糊涂懵懂,很多方面不如她们优秀,或者不是一类人,但是她们无疑都是喜欢她,她们对她的照顾和关心她也能清楚的感受到。在挽心音身边她总能感受到妹妹般的照顾与关心。

    直到她们远去,挽心音才正色道“清王,时候不早了,你也该回去了吧!妗灵,我有话跟你说,裴惜你也听着!”

    公孙诣皱眉“我等你们吧!先送你们回府我再回府。”挽心音冷冷地说“这么说清王非赖着不走了?!”

    公孙诣无奈地说“这么晚了,你们独自回去不安全。”挽心音依旧冷淡地说“这个你不必担心!白姑娘觉得呢!!”

    白妗灵看着挽心音,冷漠地说给公孙诣听“清王还是回府吧!”

    公孙诣无奈地起身,带着些许咬牙切齿的意味,严肃地说“既然你们都这么说了,我还要什么理由留下。那本王便告辞了!白姑娘,有缘再会!”

    其实挽心音是故意让白妗灵开口的,只有这样公孙诣才会善罢甘休。

    待公孙诣走远,挽心音坐在白妗灵对面,裴惜坐在挽心音旁边。

    挽心音故意好一会才说话“你们不想知道我要说什么?”白妗灵挑眉,裴惜朝挽心音抛了个白眼。

    挽心音笑着说“妗灵的行踪已经暴露,今日便跟我回府!你就在曲府住下,剩下的我会处理好!等白府跟你的事情处理好了你再考虑待在哪里吧!这几日浅琉阁可能也不**宁。”

    裴惜有些诧异,突然明白过来。

    白妗灵的眼睛露出一丝狠光“他如此狠心无情,我又何必把他当回事!你的好意我领会了!此处不留人,自有留人处。我早与白家断绝关系,从此再无白府大小姐。赐婚之事与我何干!

    从此我只是江湖游客,董妗灵!”

    挽心音敛眸,眉间透着丝丝疲倦。裴惜惊异地说“不行,不行……你可是未来浅琉阁的副阁主,我们可是说好了的!”

    白妗灵面无表情地说“答应你的是江湖游客董妗灵!”裴惜忍不住扶额。

    挽心音有些无力地说“你今晚便跟我一起回府,就当我邀请你在府中住几日如何?!”

    白妗灵始终不肯让步。

    挽心音一只手撑着下巴,另一只手敲着桌面“即便你是怎么想的,那旁人呢!在所有人眼里你始终有着白府大小姐的身份。你不在意?!

    你不在意可是皇帝在意,圣旨上清清楚楚写着你的名字,你难道还能跑去他跟前争辩说这个人不是你?!

    你倒是啥都不怕!你就一个人强撑着,我看你能撑多久!”说到这,挽心音平静的姿态早已荡然无存,眼中有着显而易见的伤色。

    在灯光的映衬下,眼中似有水光涌动“我是真心把你当朋友!”随后起身,看也不看她,走到舫身边缘背对两人,就这样朝湖面站着。

    夜色中,湖面轻掠的冷风迎面吹来,鬓角的发丝迎风飘扬。

    身影朦胧模糊似随时会被风吹散。

    裴惜敛眸,依稀感觉有些低沉,周围的空气似乎一瞬间冷凝。

    终于白妗灵将茶杯中早已冷却的茶一饮而尽,茶杯重重置于木桌,传来她冷硬地声音“从前我不信任何人,现在我决定相信你。”

    裴惜进了内间,出来时手上多了件披风,她走到挽心音身后给她披上。拉着她有些冰冷的手走了回去!

    挽心音略显疲倦。裴惜有些心疼。

    挽心音停在桌前“那便早些回去休息吧!裴惜你也辛苦了!改日请客!”裴惜媚笑“一言为定!”

    挽心音跟裴惜道别后便上了岸,白妗灵跟在她的身后,一路无话。

    挽心音稍微放慢了脚步等她跟上,拉着她便上了早早准备好的马车。

    粒筠在马车里等着等着就睡着了,挽心音上去时便看到她靠着软榻边缘睡着了。

    挽心音不自觉放慢脚步,并用眼神示意白妗灵。白妗灵也早就发现了马车里睡着的粒筠。知道她们感情好,无意地放轻了动作。

    两人坐好,马车一路平平稳稳地朝曲府方向驶去。

    第二日,挽心音刚走到予莲亭,一支迎面而来却稳稳错开,扎在了柱子上,箭身挂着一张小纸条。

    挽心音取下,纸上赫然写着:白益欲寻女儿,兵围浅琉阁。

    挽心音冷笑着将纸张揉碎。

    作者有话要说:文文来咯!今年的最后一天!愿不留遗憾的迎接新的一年!⊙⊙!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