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淡淡深情

水恋冰话

    裴惜死死盯着挽心音,刚才她喊她过去,她竟然因为那个怪异的男子而忽视她,心下一阵怒火。

    段思一直注意着挽心音那边,原本棋局输了他也不至于如此难受,可是看到挽心音竟然对一个陌生男子如此自然的亲近,他的心中莫名一阵妒火携着落寞在心里翻江倒海。

    与段思对弈的男子察觉到了段思的异常,当机立断,步步紧逼。

    段思很快便败下阵来。

    片刻功夫,男子险胜。这也让周围的人对段思的棋艺大为惊叹。

    这边,挽心音与面具男相对而坐,两人却没有再说话。

    蓝念在挽心音的另一边坐下没多久,裴惜便起身冷着脸走了过来。段思输后,低着头沉默了一会,随后起身平静地朝挽心音走去。

    白嘉怡和柳佳等人已经绕着湖越走越远,六皇子公孙洋一直陪着白嘉怡。其实白嘉怡心中是有些厌烦公孙洋一路跟随的,所以一路上公孙洋与她说话她都只是随意的回应。

    与段思对弈的男子见场上只剩自己和面具男便自觉地走过来。老头这时也兴致勃勃地来凑热闹。

    裴惜走到挽心音身后,低头在她耳边咬牙切齿道“刚才我喊你过去你竟然敢无视?!你这个见色忘友的家伙,你等着……”说完在她耳边媚笑几声,挽心音忍不住耳朵发麻,鸡皮疙瘩掉一地。

    陈小倩忍不住问“裴惜,那局结束了?!谁赢谁输?”裴惜起身,笑了笑“是啊!你们一个个都围着这个怪异的男子转,一脸漠不关心!怎么?现在想知道了?我偏不告诉你们!”

    挽心音有些无奈,对面的面具男冷冷地撇了裴惜一眼,裴惜竟有种被冰冻压制的感觉,眼中有着丝丝缕缕的诧异与了然:果然有两把刷子,难怪挽心音那个狼心狗肺的家伙会对他感兴趣。

    想起挽心音说也不说几个字便忽视她的呼唤,她的怒火又腾腾的往上冒。

    白妗灵正要去托个凳子,旁边却突然伸过来只宽厚的手,接过她手中的凳子,看着是接,实则是公孙诣硬从白妗灵手中连托带拽的抢过来。

    公孙诣一手一个凳子放置在棋桌旁侧,两个木凳子的距离不远不近。

    裴惜自然注意到了,忍不住对着公孙诣抛了个白眼,对白妗灵则是眯着眼笑,满脸的打趣,眼中透着丝丝暧昧。白妗灵回以冷眼,脸也冷了几分。

    挽心音淡淡撇了一眼不正经的裴惜,裴惜注意到了却装作什么都没看到,依旧一脸媚笑和随意。挽心音愣了一秒,内心有丝丝愧疚和无奈。

    挽心音淡淡地看向对面男子,不自觉眼神相触。挽心音淡淡移开视线,完道“公子是否开始这最后一局?”

    身后的棋局险胜的男子在面具男对面谦谦地站着,也在静静等待着面具男的回答。

    他对他一脸恭敬,他刚开始入场的时候,一路厮杀。而面具男中途突然出现,分分秒秒便结束的一局棋。

    他有间隙休息时有看过或者注意过面具男下棋,每看一次他的心便震颤一次,也获益匪浅。所以他既期待着能和他对弈,又担心自己的棋子片刻便被缴杀,未免太过难堪。

    冰冷的话从面具男口中吐出“嗯!不要浪费时间!”挽心音愣了一秒,望向站着的男子“公子可是太傅之子,方述!”

    男子谦谦有礼的回道“正是在下,有幸在此处见到姑娘。听说姑娘无所不通,还望挽千金多多赐教。”

    挽心音笑了笑“这种事情,对面的公子应该更擅长!”面具男看了挽心音一眼,挽心音又愣了一下。

    裴惜刚好看到了,心中的怒火更甚:这个家伙,怎么一见那个杀千刀的男子便呆呆愣愣的,真是受不了。靠,真想摇醒她,问她到底在想什么!

    素来机灵通透的人看在她这个跟了挽心音最久的人眼里就是有些呆傻了,她真想过去狠狠捏她一把。

    望向白妗灵,公孙诣对她的意思昭然若揭,几乎所有人都看得出来。裴惜心里又是一口老血。她闭眼一瞬,索性就淡淡慵懒地坐在挽心音身后。

    老头摸着胡子,笑着走到裴惜身旁,自然地递给她一壶酒。她淡定地撇了一眼,豪爽地接过“老头!还是你厚道!”老头笑了笑“姑娘,何必过分在意,物极必反,越在意越容易心伤呐!姑娘,老头我好心告诉你,大道之淡!”

    裴惜不置可否“老头,我最讨厌别人跟我讲道理了!”老头笑着摇了摇头。

    蓝念见挽心音跟面具男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很是不快,于是便一直看着挽心音,试图让她感受他哀怨的目光。

    挽心音淡定如斯,只觉他有些无理取闹。

    公孙诣每次试图与白妗灵交谈却总是被白妗灵一两句话冷场,心下无奈至极,却也无可奈何,谁让他就是栽在她手里了呢!

    白妗灵的目光一直有意无意的追随着挽心音,见她与面具男这种怪人竟然能侃侃而谈,心中也有丝丝怅然。

    挽心音从始至终对她都是似淡实浓的善意,至于为何是善意,只是白妗灵自己心中如此定义而已。

    若说善意,挽心音可能会笑笑,她对谁都是用善意的目光去看待的。如果白妗灵仅仅只是把这些当做善意,挽心音大概心中免不了心酸与痛惜。

    因为挽心音就是莫名其妙从看到白妗灵开始,就感觉到她心中沉沉的伤痛与对这个世间浓浓的恨意。

    她也不知为何,总能看她一眼,听她一句,见她一行便能清楚的感受到她的情绪,即使她从来都是那副冷淡和仿若对所以事情都漠不关心的面孔。

    挽心音时常因为懂得她的感受而对她的一些行为感到无奈怜惜与感伤。

    她也一直知道她其实是个很美好的女子,但也清楚的知道所有人都看错了她。她知道她对别人的看法总是无所谓的态度,所以别人总是容易从开始便误解她。

    白妗灵不愿意亲近任何人,即使身边的人慢慢开始了解她后慢慢喜欢她,但是却再难以靠近。

    她身上总是散发着一种拒人千里的气息。所以再所有人眼里她都是难以接近的。除了一开始便对她充满善意与温暖的挽心音,已经她身边那几个挚友。

    白妗灵其实有时候真心挺羡慕挽心音和裴惜深沉的感情,以及挽心音和陈小倩之间坚实的信任。心里再怎么羡慕,但是面上却还是冷漠和无所谓。

    这点挽心音其实很早就知道,所以她一直努力的想用真情改变她,不过她也知道这事不可能一蹴而就,所以就这样自然而舒适的路下去吧!或许回头想想,还真了不起,还就完美的成了呢!

    作者有话要说:嘻嘻!问个好哦!好久不见。文文来咯!圣诞节快来咯!比心。今天心情很好,希望面前的你也是没有烦恼的样子。找个机会会二更哈!不过尽量降低点期待哦!我尽力哈!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