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低声暗誓

水恋冰话

    蓝衣男子在挽心音对面坐下后笑嘻嘻地说“姑娘!我也是迫于无奈,那个老头要抓我回去关着我!这老头最喜欢吃肉,所以我就向他扔肉,发散他的注意力!……”

    随后他可怜兮兮地看了眼旁边的裴惜“谁知这位姑如此厉害,还来不及逃就被抓了……这下可好了!等老头吃好喝好就该教训我了!”

    随后他又用可怜地语气对挽心音说“姑娘!你看我如此可怜就帮帮我呗!”

    挽心音挑了挑眉,并未答应“你旁边的可是浅琉阁的长老,你怎么不请她帮忙,反而求助一个素不相识的陌生人?”

    蓝衣男子又是一副笑嘻嘻,不正经的模样“因为我看见你更漂亮呗!所以……而且姑娘一看就是心地善良之人。相由心生还有有一定的道理的……”

    挽心音不置可否“你这是在夸我咯?可是也有种奇美女子叫蛇蝎美人,难道你不知道吗?”

    蓝衣男子状似认真思考这个问题,并凑近挽心音的脸欲仔细端详,裴惜顿时出声“不如你也来个鸡腿吧!”说着便拿起一个鸡腿往他面前塞去。结果蓝衣男子无奈被逼了回去。

    裴惜见蓝衣男子老老实实的端正坐着,才把手中满是酱汁的鸡腿放下。

    陈小倩也看到蓝衣男子把脸凑进挽心音,本来打算出声阻止他,却被裴惜快了一步。

    公孙诣见此人如此逾越,本想斥责几句,却发现裴惜已经出手。

    白嘉怡和柳佳几人还是及重礼数的,看到他如此模样也有些淡淡讨厌。公孙洋倒是一脸事不关己的样子。

    白妗灵倒是没怎么把注意力放在男子身上,而是暗暗观察着在一旁旁若无人吃吃喝喝地白发老头。

    挽心音淡笑“裴长老!时候也不早了,大家大概也都吃好了,我们便去湖岸看看吧!比舞擂台就不去了,大家看多了也不感兴趣了!便去看看棋场吧!”

    裴惜媚笑以应。

    说着她又看向公孙诣等人“清王,六皇子,你们是否有兴趣去诗友会坐坐,我们女儿家家就不便过去,还请见谅,请自行前往。”

    公孙诣挑了挑眉“本王对舞文弄墨不感兴趣,个个文绉绉的样子真让人烦,我可不喜欢跟一堆呆子一起。我想挽千金应该不介意我与你们一同游玩吧!”

    挽心音淡淡挑眉“清王的提议我还能拒绝不成,那便一起吧!六皇子呢?”说着她看向公孙洋。

    其他千金闺秀们也在私下讨论,一是与裴惜挽心音等人一同游玩,一是自己约好一众姐妹随意游玩。

    陈小倩见挽心音询问似的看向她,于是她拉了拉挽心音的衣袖“心音去哪我就去哪!”

    其实挽心音是想知道她想不想回府。

    白妗灵见裴惜撇了她一眼,冷淡地说“我是浅琉阁的伙计,自然跟随裴长老,打理事务。”

    蓝衣男子见自己被忽略了,闷闷地对挽心音说“那我呢?”

    挽心音无视他,却淡淡开口“你们吃完便马上离开,你们之间的事情我们不会插手,今天的事情我们便不追究了!”

    挽心音说完便端着一碟鲜嫩浓香的鸡块来到白发老头的面前,挽心音走前让陈小倩留在了席位上,白妗灵竟然出乎意料的跟了过去。

    挽心音蹲了下来,老头好像完全没有注意到她,老头更像是一个饥饿小孩的样子,忘乎所以地大口嚼着肉,偶尔举起酒壶往嘴里倒酒。

    她淡淡地说“老头!给你!”说着便将玉碟端于老头眼前,老头竟然视若无睹。

    挽心音突然淡笑,却细心留意到老头嚼肉的动作顿了极短的一瞬,常人根本看不出来。

    挽心音心中暗笑:臭老头,竟然故意摆脸色。

    挽心音笑后将手上置于老头眼前的玉碟往湖面一抛,老头低喝一声就迅速起身,飞身将空中划向湖面的玉碟接住,随后轻松落回原地。

    他坐下后瞪了挽心音一眼“丫头,别冲动啊!你说说你这么漂亮的人儿怎么就这么冲动呢!这么美味的食物怎么能随便扔了呢!”

    挽心音挑了挑眉,淡淡地说“老头!吃完马上离开!这里不欢迎你!你和他的事情自行私下解决,你若尊重我们,我们也便尊重你。”

    老头没有丝毫不开心,倒是乐呵呵地对挽心音说“姑娘,还有没有别的菜!都拿上来!好酒好肉多来点!”

    白妗灵冷冷出声“老头,别得寸进尺了!这酒菜可不是白白给你吃的……”

    老头一听,满脸不情愿“那你想要什么?我可没有银子,有也不会给的……你要算账就找那臭小子,都是他捣的乱,跟我没有半毛钱关系!”

    白妗灵冷笑“可这肉,这酒可都是入了你的口……不找你找谁!”蓝衣男子见状在席位大笑。

    老头一脸憋屈“不就是吃个饭嘛!有必要计较吗?”

    老头说着突然笑嘻嘻地看着挽心音“丫头,你说是吧!一看你就是心胸宽广之人,一定不会跟我这个老头计较,对吧!再说,你们吃得了这么多菜吗?我可是好心帮你们解决,毕竟浪费多不好!……”

    挽心音淡淡地笑了笑。白妗灵倒是冷冷地先说“这可不是她一个人说得算的,她放过你们,可是我还没发话呢!”

    老头不满的说道“你们宴会的主人都没发话,什么时候轮到你说话了?我看你们长老倒是默许眼前这位小姐的行为。”

    白妗灵不置可否“如果我偏偏不放过你呢!”

    老头眉梢挑起丝丝诧异的弧度“姑娘!到时候就不知道是谁放过谁咯!不要太把自己当回事了!”

    白妗灵冷冷地低声说“我现在是很弱小,可谁也说不准以后是个什么景象……总有一天我会站在高处,轻而易举的把曾经所有践踏侮辱伤害我的人狠狠地踩在脚底下……”

    挽心音在她说这番话的时候敛了眉,避免悲伤倾泻而出。她懂她,甚至能清晰感受到她曾经遭受的一切伤痛。

    老头皱紧了眉头。

    挽心音再次抬头时眼神平静,依旧淡淡地对老头说“老头,那你现在便慢慢吃吧!你就先跟着,等宴会结束再商量如何解决!你随意,想吃想喝什么便自己拿!

    至于你口中的臭小子,你跟他的事情便私下解决吧!我可是警告你,这一路不许胡闹惹是非。不然就算我想放过你,浅琉阁也是不会轻易放过你的。”

    老头笑眯眯地看着她“丫头,我果然没看错人!”随后若无其事的继续喝酒吃肉。

    挽心音见他不停的吃,也忍不住有些无语。

    随后挽心音回到了席前,并命丫鬟好好招待老头。

    留下白妗灵冷冷地看着老头,老头也不甘示弱地瞪着白妗灵,最后白妗灵凑到他耳边说了什么,老头的脸色大变。

    挽心音暗暗注意到了。

    随后白妗灵便神色如常地回到了席前。

    留下老头目瞪口呆的坐在原地。不过也就片刻,老头就若无其事的继续吃喝。

    作者有话要说:额⊙⊙!……嘿嘿嘿嘿!我又来晚了!再坚持一段时间!祝开心!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