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湖面飞影

水恋冰话

    白嘉怡看到众人批判的看着她,她眼中顿时溢满泪水“是我不小心滑倒害你们误会了姐姐,但是你们相信我,我没必要陷害姐姐而搭上我自己的性命……”

    见到有些人同情,她继续说“而且,我让六皇子送我过来就是想来解释清楚的……好在挽千金亲自演示,否则也是解释不清楚的,而且也难让大家信服……”

    六皇子公孙洋本来面色有些不好,听她这么讲,顿时很是怜惜。

    陈小倩见公孙洋还是向着白嘉怡,便朝他挑衅的哼声,眼中带着不屑。

    公孙诣赶过来的时候刚好看到了挽心音两人演绎的那一幕,眼中有丝丝懊恼。他觉得他错了,他明明就知道她是冤枉的,却硬是没有帮她解释,而是逼她。

    他就静静站在船的另一侧。

    挽心音开口了“这事就不要再计较了,我看时间也不早了,大家先坐下一起用午膳吧!裴长老可是很用心的准备呢!”

    听她这么说,众人脸色都缓和了不少。

    不久,所有人都已入座,各色佳肴,山珍海味都陆陆续续摆了开来,美酒清茶都已入杯。

    这其中还有不少飘然楼的名菜,更有浅琉阁的歌舞,转眼大家都把之前的事情抛之脑后,尽情地吃喝起来。

    白妗灵则是偶尔夹些素菜,吃得并不多,挽心音倒是给她夹了几块酱香嫩鱼肉片。

    陈小倩见状了忙不迭把自己的小玉碗端至挽心音面前,示意她也要,挽心音浅笑着把她每种喜欢的肉都夹了一遍,陈小倩碗中的菜最后堆成了小山。

    连裴惜都不满的对挽心音挑了挑眉,挽心音给了她个淡淡的微笑,她便看白眼狼一样看着她,最后只得瞪着她,突然一笑,把挽心音碗里的咬了一口的香嫩鸡腿夹进自己嘴里,狠狠地咬了几口。

    公孙诣见挽心音往白妗灵碗里夹菜,她竟然难得领情的吃了几口。于是他怀着悔意和期待地往她碗里夹了片牛肉……

    白妗灵看都没看,直接让旁边的丫鬟把这碗饭菜倒了,拿份新的碗筷过来。

    公孙诣感觉自己遭到了羞辱,额头上青筋暴起。这个女人竟敢当着这么多人的面驳他的面子。倒掉?!!!难道他夹给她的菜就那么脏吗?!她就这么嫌弃吗!

    他极力忍耐着,挽心音自然注意到了,她好心的暗示公孙诣“妗灵啊!

    我知道你不爱吃牛肉,从不碰牛肉。但是陈小倩喜欢吃,所以我还是命厨子做了一道牛肉菜品,每个席位都有一道。

    你可以忽略,还有各色别的美味菜品,你都尝尝吧!这些菜都极为鲜嫩浓香,厨子都是干了十数年的老厨子,这次的午膳绝对是可遇不可求!”

    这时,湖面上方突然传来一声叱喝“臭小子,你给我站住,看我不好好收拾你……”

    接着便看到一个敏捷的蓝色身影落在湖面,正尽力在湖面起起落落的狂奔,不时回头张望后方。

    他的身后不远处,一白发小老头突然出现,看着像是在湖面飘,足以看出其轻功高深。

    前面的蓝衣男子渐渐跑得有些吃力,他看了画舫一眼,同时挽心音等一众人也都望了过来。

    蓝衣男子眼神一亮,飞身上了画舫,从白嘉怡和柳佳的头顶跃过桌席,到了里侧。

    白嘉怡和柳佳是相对而坐的,白嘉怡的旁边是六皇子公孙洋,公孙洋的另一边则是公孙诣,跟原来一样,公孙诣的旁边是挽心音。

    陈小倩挨着挽心音坐在挽心音的另一侧,挽心音的对面是白妗灵,裴惜自然挨着白妗灵,与陈小倩相对而坐,主席仅有的四个席位正是这四个人的。

    当时蓝衣男子从白嘉怡两人头顶跃过时两人都惊呆了,反应过来时,男子已经嬉皮笑脸地站在裴惜身后端起桌席上的菜盘便往外扔,两子手扔个不停。

    白发小老头也已经落至画舫的舫板上,小心翼翼且灵活地接着蓝衣男子扔来的盘盘碟碟。

    各色菜品都稳稳地落在白发老头的手上,手臂上,头顶……看似摇摇晃晃,却是不见洒出半滴底汁酱液。

    老头还乐呵呵地接个不停。

    起先,隐藏在侍卫堆里的云涯注意到蓝衣男子往这边宠来时正准备出手,往向挽心音等待指令的时候却被她一个轻微的眼神制止了。

    裴惜见眼前的各色菜只片刻功夫便所剩无几了,终于等到了挽心音的示意,反手就将还欲再伸来端碟的手推打开,裴惜飞快地转身向蓝衣男子连发几掌,男子急急回掌防守。

    最后男子被逼退至舫舱的木壁上,裴惜却突然停手,手中抓着把玉筷,直指男子的喉咙。

    白嘉怡和柳佳等人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一幕,公孙洋带着好奇。陈小倩受挽心音感染,未见惊慌,倒是很想一探究竟。

    挽心音看了两子一眼,眼中闪过一丝光芒,随后敛目慢饮着一杯茶,待她把茶杯放下,裴惜已经制住了蓝衣男子。

    白发老头已经坐在红毯上笑咪咪地吃着肉,还一边拿着酒壶,偶尔倒几口入喉。

    裴惜面无表情地开口“你是何人,如此大胆,竟敢扰乱宴席,坏我兴致……”

    蓝衣男子有些懒散的将她用玉筷指着她的手推开。

    可怜兮兮地看着裴惜,再望了一眼吃的忘乎所以的老头,状似愁苦地对裴惜说“姑娘,在下也是走投无路才出此下策的啊!

    你看那糟老头子,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姑娘,你行行好,救救我吧!……”

    裴惜内心觉得有些好笑,看了眼后面的挽心音,见她看着蓝衣男子,而蓝衣男子也正好看过来,蓝衣男子瞬间眼睛骤亮。

    之前蓝衣男子是从挽心音的背面入舫的,并未注意挽心音。而坐在挽心音对面的裴惜则是正对着湖面及湖岸。

    所以清楚的看到了这一幕。

    挽心音则是只凭眼角余光便大概知道个究竟了。

    陈小倩的目光则一直跟随着两人。白妗灵从始至终都比较平静,但是挽心音感觉得出,在白发老头出现的那一刻,她的眼神有了波动,甚至把玩着酒杯的手也顿了顿。

    挽心音淡笑“公子!你是何人?我在京城好像从未见过你,你应该是外地人吧?只是,你今天这行为是否得给个交代?”

    蓝衣男子轻松的笑了,快步走了过来,在原本裴惜的座位坐下,裴惜见状,眼神一冷,正欲出手,却在挽心音极淡眼神下安静了下来。

    走了过来,将他往旁边推了推,白妗灵便自然的往旁边挪了一个位置,于是蓝衣男子便到了挽心音对面,而裴惜还是在挤开男子的位置坐了下来,依旧是原来的位置。

    作者有话要说:果然……星期六真的有点……没有及时更新!←_←老规矩,星期天二更哈!嘻嘻!我也嬉皮笑脸一个哈!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