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唯美一瞬

水恋冰话

    白嘉怡看到面前的男子,眼睛一黑,内心有种绝望和崩溃:怎么会是他。

    公孙洋见她一直不说话,呆愣朦胧地看着他,心中一阵难以言喻的悸动。

    他马上将衣袍脱下,笼住她的身体。小心地问她“白二小姐,可还好?我抱你进去换衣服吧!……”说着便抱起她往船舱方向快速走去。

    她有些无力的吼她“放我下来,我自己能走,谁让你多管闲事的?我要回去!……”

    他已经将她放在舒适的大床上,并无奈地轻声说“你还想回去?难道你没看出来她们都是向着她的?

    你过去不是自找罪受!刚才我也看到了!若我不下水救你,依她们这种态度,你早淹死了,她们根本就没在意你的死活。

    你知不知道,你掉下去后她们在干什么?她们没有先救你,而是都围着她转。

    她这种冷漠的样子,一看就不是善类!你怎还如此的傻,还想往她们身边挤?你先换衣服吧!等下我送你回府,你还是在家好好休息一下吧!你要玩也可以,我跟着你,玩累了我便送你回府……”

    说完他便转身快步走了出去。

    白嘉怡脸色有些阴郁。不久,送衣裙的丫鬟在她历色下蹑手蹑脚的进来,小心翼翼地唤她几句便快步出去了,剩下她面色阴晴不定的坐在床沿。

    她再次出来时,脸色已经缓和,面色红润了起来,不复先前的苍白。

    她以一种难得柔和的语气对公孙诣说“六皇子,刚才很抱歉!但是你能不能送我过去,毕竟宴会还没结束,有些事情还得处理……”

    公孙洋见他这么说根本拒绝不了,虽然心中是极不赞成的。他心里也觉得他该过去苛责几句,警告她们以后对白嘉怡客气些,不是随意就能欺负的。

    白嘉怡见他点头,柔柔地笑了起来。

    公孙洋一时看呆了。

    白嘉怡转头,眼中透着丝丝厌烦。公孙洋见她转头避开他的视线,忙正色命令掌舵师傅将船驶向湖中央,靠近裴惜的画舫。

    不远处,裴惜画舫上的人及湖岸看热闹的人都看到公孙洋画舫的舫舱外站立着安然无恙的白嘉怡。

    她的身后不远不近的地方站着的正是风度翩翩的六皇子公孙洋。

    公孙诣本打算入舫上岸,因为看到公孙洋而掉头回来。

    不久公孙洋跟着白嘉怡上了画舫,柳佳满是担心的跑过去问这问那,几分真情几分假意谁也不知道。

    白嘉怡直接走到白妗灵背对着众人而立的身影后面,白妗灵还是一直保持原来站在舫沿向外的姿势。

    旁边的挽心音带着陈小倩倒是转了过来。裴惜早早便回到席位安抚平息众人的争吵。

    白嘉怡略带委屈和无辜地对白妗灵说“姐姐,我知道我以前对不起你。

    大概你一直都觉得我抢走了爹爹对你的爱,享受着本该属于你的生活,但是我是真心把你当姐姐,无论你做什么我都不会计较的……只是我希望你能早点回家……”白嘉怡说着流下两条清泪,看到的人无不动容。

    不过挽心音神色淡淡,陈小倩由于感受到挽心音平静的气息,没有太多的触动,她始终相信白妗灵,她心中早就判了白嘉怡死刑,大概白嘉怡做什么她都不会轻易相信了。

    白妗灵没有回头,冷冷地说“呵呵……没想到你竟死性不改,还是原来的样子,我真是高估你了!”

    公孙洋脸色有些凌厉“白大小姐做了什么大家有目共睹,你妹妹她成心与你消除嫌隙,和睦相处,你却如此不识趣!”

    陈小倩有些闷闷地对公孙洋说“六皇子,你根本不知道究竟怎么回事就来指责妗灵,你才不识趣呢!

    还不是因为她是你的未来皇妃,所以你就这么护着她,我告诉你,妗灵还有我和心音呢!她也不是谁都可以欺负的……”

    公孙洋带着些许嘲笑意味对她说“你个小丫头片子,知道什么!到时候被人家骗了都不知道呢!

    带点脑子,自己思考,不要瞎跟着人家转!”

    陈小倩正打算说些什么,挽心音阻止了她。

    她当着所以人的面淡淡的说“既然如此,那我们就来还原当时的场景吧!裴惜,你来配合我一下!我倒要看看,你们究竟有多大本事,看看你们个个眼睛有多亮,有多愚昧!”

    皆着在她的眼神下,所有人退至席前,席位上站着坐着的人都走了出来,岸边的人也伸长了脖子,瞪大了眼睛。

    两人直接走至出现状况的位置,一红一白,重复着当时白妗灵和白嘉怡的动作,简直一模一样,甚至更自然生动。

    两人都是慢动作的舞姿,显然挽心音演绎当时的白嘉怡,而裴惜则是白妗灵,只见两人原本配合完美,却突然两人身影一晃,挽心音突兀地往后退了半步,极微细微,不易察觉,按照原本两人疾速的动作根本察觉不了。

    裴惜原本动作一凝,伸出的手未能流畅摆出唯美的姿态而抵在了挽心音背上,挽心音被抵后顺势往前倾,重心不稳的挽心音顿时向前扑去,正如先前断翅的白灵鸟模样。

    不过换成挽心音,那一举一动都灵动唯美,倒像是即将入海的美人鱼,不见惊慌,只觉唯美动人。

    不过,这既然只是模仿当时的情形,所以挽心音怎么可能会委屈自己真的落下去。

    裴惜离地掠去,捞住飘在半空,湖面之上的挽心音,脚尖轻点水面,旋身而上,所有人都看呆了。

    裴惜将挽心音放下,小声埋汰挽心音“真不让人省心!”随后走到席前豪爽的喝了杯酒才再度拿出浅琉阁长老该有的严肃的走过来。

    挽心音淡笑。

    湖的南岸街道的高楼一角又出现了那个带着黑色面具,风姿胜仙的神秘男子。

    下方所以景象都清楚的呈现在他眼中。

    他的嘴角不经意间挂着一丝极淡极淡的浅笑,若不仔细看上几遍,根本察觉不了。

    陈小倩见挽心音完好的落地,急急跑过去,挽着她“心音,刚才好美哦!其实你的舞艺也是造诣极高的,大概平常你只愿意抚琴,所以好多人忽略了你其他方面高深的才艺!

    我就知道心音是最厉害的,而且心音是我见过的最美最仙最灵动的女子,跳舞一定是很唯美的!……”

    挽心音语气有些无奈“你看看你,丫头,想坑害我啊!被你夸得天上地下无所不能,以后我抚琴一曲可能都满足不了你们咯!

    唉~想想到时候宴会助兴喊我,我就让你来哦!”说着对陈小倩挑了挑眉。

    陈小倩状似苦闷和可怜兮兮的逗挽心音“人家说的都是真心话,你也要如此对我吗?伤心……哼,以后宴会才不去,直接从宴会把你带走……哼!”

    最后她愤愤然的看了眼挽心音。

    所有人明白过来时,脸色几度变化。白嘉怡面色灰白。

    作者有话要说:看看,还算及时,过段时间努力存稿哈!以后就再也不用担心断更咯!你好,我好,大家好哇……⊙⊙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