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阴差阳错

水恋冰话

    裴惜狡黠一笑,公孙诣笑了笑“你们两个想法都是差不多的吧!”

    陈小倩明朗一笑“我觉得裴长老是喜欢心音的,反正认识心音很幸福。”

    不久,已有丫鬟鱼贯而出,将场地微微布置了下,将琴摆好。

    挽心音其实只是进去了坐会,她懒得换衣裙,不然完了又得换回来,不过就是坐在里面调拨琴弦。其实挽心音今日本就算是特意打扮了一番,一静一动都格外灵动。

    白妗灵换了身白底轻纱舞裙,白嘉怡则是一身白色牡丹纹舞裙,极为轻薄。

    挽心音在众人面前的红毯铺就的大场地端坐,侧对众人。神色极为素淡夹着丝丝冷清。似天界清傲冷澈的神女。

    拨弦两三声,白嘉怡紧跟着白妗灵缓缓跃出。

    她们的出场极为惊艳,她们从舫舱顶各牵扶着一根红绸飞跃而落,那画面像极了落入凡尘的仙子。

    公孙诣一贯随意的做派也不见了,有些出神,本想端起酒杯饮酒的动作也戛然而止。

    随后便是让人眼眸波光闪闪的画面,湖岸一片寂静,所有人手中的动作都停了下来。静静的望中舫上那艳艳绝美的一幕。

    席位上的人跟是显得有些呆愣。

    白妗灵嘴角勾起一抹邪笑,以前的她可是优秀变态到人人嫉妒。

    只是挽心音这个局内人突然感觉两人的状况有些奇怪。其他人都沉浸在曲中难以自拔,但是也有人感受到了丝丝波动,不过只是一瞬间。快得让人以为是错觉。

    突然两人舞步都微微外移,挽心音这时已经把注意转移到两人身上了。

    一瞬间,两人身影一晃,白妗灵状似推向白嘉怡,白嘉怡“啊!……”的一声坠入了湖中,如断翅的百灵鸟。

    在场的人都愣住了,继而是震惊,各人神色变化不一。只有挽心音冷冽一瞬,琴弦突断,令人心中猝然一震,琴音戛然而止,她面色极度沉静漠然。

    裴惜有些诧异而后是明了,继而看了眼挽心音,再次看向白妗灵时眼中有丝丝不忍。

    公孙诣眼睛一暗,看向白妗灵时神色有些深沉。

    看在众人眼里,分明是白妗灵将白嘉怡推下去的,动作极其明显。白嘉怡在水中扑腾,公孙诣快步走了过去,正打算跳下去时,突然听到不远处扑腾入水的声音,动作一凝。

    白妗灵就站在他的旁边,自然察觉得到他的动作,她闭眼一瞬,再度睁开眼睛时依旧是冷淡的模样。

    柳佳最先动作,她站了起来,走到白妗灵身旁,厉声指责她“白大小姐,你为何如此恶毒,为何要推亲妹妹下水,你想害死她吗?”

    白妗灵沉默。

    旁边的公孙诣平静地说“白大小姐这其中一定是有误会吧!”

    白妗灵脸色冷了一分“没有误会,就是你们看到的结果。”

    挽心音如智者般明了地淡淡上前。裴惜也跟了上去,陈小倩紧跟在挽心音身侧,面色着急,面容有些苍白。她起来后一直拉着挽心音的衣袖,跟着挽心音寸步不离。

    席上的众人也谴责的议论纷纷不休,好像已经忘记有个人落入湖里了。

    挽心音走过去时,湖中水花翻腾,一男子抱着奄奄一息的白嘉怡浮出水面,却不上画舫,掉头转向他刚开始跳离的画舫。

    挽心音及旁边的人都看清了那人,男子正是被皇帝赐婚的六皇子,是白嘉怡的未婚夫。

    陈小倩担忧地看着白妗灵“妗灵!到底怎么了?”挽心音淡淡地反问陈小倩“小倩!你觉得呢?”

    陈小倩望着挽心音真诚地说“妗灵不是那样的人,不可能害死自己的亲妹妹。”

    挽心音神色缓和“这就是答案!眼睛看到的不一定是真的!用心感受……”

    陈小倩见白妗灵一直冷冷的不说话,担忧地问她“妗灵,你快告诉我们到底发生了什么!让别人误会就不好了……”

    白妗灵撇了眼争吵怒骂,指责不断的酒席,眼神冷漠“没什么好解释的!如果我说这是一种特殊的舞步造成的错觉你觉得她们会信吗?”

    挽心音看向她,难得有丝丝无奈“自然相信!”

    白妗灵沉沉地望进挽心音灵动的双眸“如果你不懂琴技舞艺,那和她们有什么区别?”

    挽心音定定地望着她“我相信你啊!只是相信你……”陈小倩也带着坚定的语气说“妗灵,我也相信你,虽然你总是拒人千里的模样,但是我心里感受得到,你是好人。”

    裴惜有些矫情地开口“虽然你变态地让我时常想踹你,但是我不可能会不去相信变态。”

    白妗灵撇了眼身旁的公孙诣“清王如此深沉的人不就是质问我了吗?”

    公孙诣因为她的话突如其来地愤怒,以前从来没有几个人能把他逼得如此无能为力地愤怒。

    他语气不自觉有些恶劣地吼她“哦?你如此不识好歹,我真不该去担心你这个没心没肺的女人。”说罢便甩了衣袖,怒气冲冲离去,上了自己的画舫。

    挽心音见公孙诣被逼得如此模样忍不住在心中窃笑。见白妗灵如此,心中顿时无奈夹杂着悲凉。

    她有种陌生的无力感,此前总是大事小事都不会有这种无力。

    这边,六皇子已经上了自己的画舫,他看着气息奄奄的白嘉怡,眼中满是心痛,他毫不犹豫的低下了头给气息微弱的白嘉怡渡气。

    白嘉怡渐渐转醒,六皇子凝望着她缓缓睁开迷蒙的双眼。

    此时,舞衣湿哒哒的贴合在身体上,舞衣轻薄,沾水后极为清透。凸显出白嘉怡玲珑有致的身段,极白嫩细腻的皮肤。

    当时他见她醒来便望了眼她有些微微颤抖的身体,却不料,较为清楚的看到她若隐若现的躯体,眼神有些呆滞,整个人显得呆愣。

    白嘉怡睁开眼睛看到的便是他呆呆地看着她,眼中情绪一瞬间如狂风暴雨般涌动。

    作者有话要说:⊙⊙抱歉哈!周四未能及时更新,所以算上这次,周五会二更,尽量早点更新哈。只要是周四脑子想罢工,不听话,我也很无奈,所以……呜呜呜,没有忘记,也不敢忘记……我爱与这个文文有关的一切。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