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场面冷凝

水恋冰话

    白妗灵神色如常,但是在座的都不是普通人,多多少少体会得到她的感受。

    裴惜邪恶地开口“挽小姐,你琴艺已经登峰造极,不如小小弹奏一曲,为各位助兴?……”

    挽心音瞪了她一眼“裴长老都发话了,我能拒绝得了吗?你是知道我不喜欢把它当表演,供人娱乐的……”

    裴惜媚笑“又不是让你斗艺,不必太较真,你就依着你的心情随意弹奏呗!再说,又没有多少人真的听得懂……不过是给耳朵挠挠痒……你要是实在不愿意也没关系,不过是没这么好玩罢了……”

    挽心音撇了她一眼。身边的陈小倩也叫好“心音,你就弹一曲呗!你都不知道晚宴那日几乎所有人都陶醉了……好不好嘛!心音,等你回来,我剥虾给你吃怎么样?给你揉揉肩……”

    陈小倩也是满眼期待地望着挽心音。

    挽心音无奈的笑了“好!不过这个时候怎么能少了白姑娘呢!”挽心音对面,裴惜旁边的白妗灵挑了挑眉“挽姑娘的主意甚好啊!”众人都体会到咬牙切齿的意味。

    挽心音灿然一笑“那便准备开始呗!”

    白嘉怡突然在这时出声“挽姐姐,不如我与妹妹一同伴舞如何,毕竟我们姐妹两个从小一起长大,舞艺都是差不多的!”

    挽心音挑眉“哦?”

    白妗灵嘲弄的笑了笑“我何时与你一同长大了?我又何时无端跑出个妹妹了?还有,你说你我舞艺一般,我可是记得从没跟你一起学过什么!”

    白嘉怡委屈无奈地说“是我们对不住姐姐你,但是那是有苦衷的,在你出生时,大夫便说因为你早产,智识丧失。爹爹丧妻,小儿无智,所以心中哀拗,所以爹爹一直逃避。自此爹爹不敢再见你,怕忆起往事,怕心如刀绞。

    但是爹爹一直都记得你,也派了好多丫鬟婆子照顾你,虽然他从来不去见你……”

    旁边的其他女子很多都泪目了。

    这一番话说得合情合理,伤感动人,但只有白妗灵这个受害人清清楚楚得记得那日复一日的**与日渐肆意折磨。

    那是原主的一生,但她承载着这些回忆却如身临其境地感受她的每一分凄苦。

    白妗灵面色冷冷“那我便不上去了!你们请便!”席上的许多女子都在议论纷纷,有的当着她的面指责她,有的则窃窃私语。

    裴惜看了眼挽心音,敛了目喝茶,挽心音看着喧闹的场面,再看白妗灵冷冷的面色以及平静的眼神。

    陈小倩原本一边欢快地吃着美食,一边听她们讲话。本来她不

    就不喜欢白嘉怡,所以也没怎么仔细听她讲话。后来见氛围有些诡异,默默的喝了口茶,停了下来。

    裴惜沉默。挽心音淡淡地说“既然如此,那各位自便吧!”一瞬间,全场突然极其安静。

    白嘉怡正打算贬斥白妗灵几句,但是听到挽心音的话,她也停了下来。

    陈小倩低着头,带着些许安慰与小心缓慢的拉了拉挽心音的衣袖。

    挽心音用另一只手拍了拍她拉着她衣袖的手,往她碗里夹了只鲜嫩诱人的**鸡腿。

    陈小倩又拿起了筷子,侧着脸对挽心音甜甜一笑。挽心音回以难得一见的柔柔一笑。

    因为动作缓慢小心,基本没有人注意。

    挽心音安抚好陈小倩后。拿起茶杯,慢慢且静静地在这格外安静诡异的氛围下饮起了茶。白妗灵低头把玩着茶杯。

    听到挽心音那句话,她的眼睛一缩,但是她低着头,没人看得清她的神色。她在等白妗灵的回应。

    公孙诣一度的泼皮在这种情况下也显得无力,他没有说话,他在等她开口。

    白妗灵将茶杯一放“行,给挽千金伴舞有何难,只是能应和上自然最好,不然就是茶余饭后的笑话了!”说着意味深长地看了白嘉怡一眼。

    白嘉怡本想回贬几句,却不期然的接收到挽心音递来的警告意味的眼神。不敢在随意开口。

    裴惜见状,媚笑开来,氛围顿时一变,整个场面恢复了原来的融洽与热闹。

    公孙诣也笑着说“本王甚是期待啊!晚宴那日,那一曲震撼人心,久久不能忘怀……白姑娘,这么热闹的场面还是不要想那些伤心事吧!都过去了!往后我们都罩着你,看还有谁敢欺负你……”

    白妗灵冷淡的说“我的事不希望别人插手,你也别期待我感激。有些事情你不了解也不可能明白,根本没资格发言。有些你觉得你在帮我,但是事实是你其实在犯错。”

    公孙诣脸上的笑差点挂不住“果然是冰山美人!不过,没关系,错误犯多了,最后便是最正确也最完满的。”

    陈小倩见他们两人似乎又要杠上了,于是忍不住说“妗灵,你们还是快去准备吧!我可是等不及了呢!”

    而后转向挽心音“心音,我等你回来哦!我们还没有去四周逛逛呢!”

    挽心音望着她微微一笑,带着丝丝宠溺。

    白妗灵直接进了里间换衣准备。

    挽心音调笑地看着公孙诣,公孙诣挑眉邪笑,白妗灵即将入内,回望这边一眼时恰好看到了这一幕,平静一瞬后便消失在帘幕后。

    挽心音正要起身,裴惜端起了酒杯举向挽心音面前,似有醉意地望了眼帘幕,再看向挽心音,眼神一沉一浮。

    挽心音接过酒杯,一饮而尽,无奈的回以一笑。

    白嘉怡凑到挽心音身边,本亲近讨好地打算去挽挽心音的手,被挽心音巧妙地避开了。

    但是白嘉怡丝毫不介意的继续与挽心音套近乎,入里间的时候一直在挽心音旁边说个不停,挽心音只偶尔不咸不淡地回应。

    陈小倩看到后对白嘉怡更加反感。

    这时候自己主席只剩裴惜,陈小倩和旁边故作狂放喝酒的公孙诣。公孙诣埋头饮酒时嘴角挂着一抹欢喜的笑,被裴惜捕捉到了。

    裴惜忍不住出声调侃“清王这是怎么了?什么事情这么高兴?该不会是看上哪位姑娘了吧?不妨说来听听?”

    陈小倩也好奇地盯着公孙诣,有些愤恨地说“是啊!你快说吧!最好不要让我听到你说看上了别的姑娘,你警告你,不许委屈欺负心音,我要是知道你对心音不好,我就……我就……”

    陈小倩语气有些急,不知该怎么说下去了……

    公孙诣邪恶一笑“你就怎样啊?哈哈哈哈!”

    陈小倩有些急,不知怎么说下去了!

    裴惜看白痴般得看了眼陈小倩,挑衅地看着公孙诣“切,他还没那个本事呢!挽心音这个人精,怎么都是谁靠近她谁受罪!”

    陈小倩反驳“才不是,遇见心音,大概是最美的事!”

    作者有话要说:今天空闲时间较多,但是呢!有一个习惯,时间越多越喜欢慢慢写。每个人都有一个独特鲜活的存在。希望总有人能在漫长的岁月温柔以待!愿你活成幸福的模样!开心!⊙⊙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