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阴冷一笑

水恋冰话

    白妗灵没有露脸“竟然姑娘的掌舵师傅如此眼瞎,还是早点换了的好,省的到时候把自己的船撞翻。姑娘也是眼瞎,竟然找一个眼瞎的掌舵师傅。”

    “公子,你也真是爱多管闲事,刚才要不是你拦着,我的船肯定躲开了刚才的撞击。”白妗灵冷淡地说。

    公孙诣挂在脸上的邪笑不见了,有丝丝无奈的说“难道我那算多管闲事了?姑娘,无论如何,我希望你能过来一谈,鄙人送姑娘过去如何?”

    白妗灵依旧不咸不淡地说“不必了,我这小船轻便,未必会比你慢!”公孙诣承认他算是遇到对手了。

    白嘉怡见白妗灵如此不识趣,有些愤恨。明明她知道里面就是白妗灵却只能装作不知道,不然她早开骂了。而且碍于公孙诣在旁边,她要塑造一个美好的形象。

    白妗灵说罢,小船便向湖中央横冲而去,把还在花心思的两人顿时被甩得很远。

    挽心音见到这一幕,难得公孙诣吃瘪了,脸白嘉怡的脸也有些扭曲。顿时大笑出声。把旁边的粒筠吓了一跳,好再她已经习惯挽心音这样了,所以心情很快平复了。

    对面的陈小倩也是知道挽心音笑的原因,见白嘉怡气得不轻,心里很解气,忍不住跟着笑了起来。

    粒筠向以往一样,每次被挽心音小小的动作惊到便想问清楚发生了什么。

    挽心音有些无奈“唉~你是没看到不远处发生的精彩一幕……”粒筠本来期待着挽心音继续讲下去,没想到她却停了。挽心音喝了口茶,示意的看着陈小倩。

    于是陈小倩便兴致勃勃跟粒筠的讲述,粒筠认真的听着。挽心音见陈小倩讲得绘声绘色,心下小小的赞叹了一句:这丫头,原来口才还是挺不错的!

    公孙诣还是紧跟着白妗灵,白嘉怡更是穷追不舍。

    挽心音的画舫则是一路慢慢悠悠的驶向湖中央,向裴惜的画舫渐渐靠拢。

    柳佳也看到了当时湖中那一幕,随后便慢慢靠近公孙诣的画舫。当时她见公孙诣如此认真的帮白妗灵,心下涩然。

    其实她很小就见过公孙诣,那时或许正是因为他的性格,才让年少的她觉得他与众不同,自此越陷越深,难以自拔。而她对他的情意也一直都是小心翼翼的。

    曾经他也恶搞过她,因为公孙诣小时候特别喜欢玩闹,还喜欢整人。或许她也只是众多被恶搞过的女子当中一个吧!偏偏她动心了。

    对于他被赐婚,她心如刀割,但是想想是那个女人啊。他好像从小就没有在她面前占过便宜,也不敢跟那个女人开玩笑。也可以说是在那个女人面前占不到便宜。所以当知道他要娶的就是那个女人时她才会心如死灰。

    但是每次见到他,还是抑制不住内心剧烈的波动。

    对她来说,于他,于赐婚,于新娘,她根本连花心思的机会都没有。但是她的内心还是企盼的,她希望他一直薄情。企盼他对其他女人的帮助与关心只是因为利益或者其他什么,绝非真心。

    他和那个女人,若不能真心相待,以他们两人的性子,必定落个相惜相杀的下场。若是她不能走入他的心里,她也希望没有任何其他女子被他真心疼爱。

    他看似风流洒脱,纨绔轻狂,但是她知道他其实比谁都薄情。他可以比谁都狠,正如他其实很早就知道她对他的情意,却喜欢在她面前狠狠贱踏。她对他爱得卑微,甚至低到尘土,可是他却视若无睹。

    当年他还未离京时,当时几乎京城所有人都知道丞相千金柳佳对他公孙诣爱而不得。

    这么多年过去了,很多人都淡忘了那段往事。她身在局中,难以自拔,才会痛彻心扉。

    她也看出来白嘉怡的心思,白嘉怡望着公孙诣的眼神和当年的自己如出一辙,她内心忍不住嘲笑她不自量力。

    柳佳倒是很乐意看别的女人争得死去活来,最后落得可怜不堪的下场。

    当年的她何尝不是天真快乐的少女。

    白妗灵的船于裴惜所乘画舫的几步之遥处停住,众人都看到裴惜主动出声,喊她进去。

    顿时一众歌姬舞姬蜂拥而出,在裴惜的帘幕外适当的距离开始了表演。

    各色果品,酒茶在裴惜面前摆好的长桌铺了开来,红色轻纱帘幕撤了下去。裴惜顿时真真切切的暴露在了众人的眼前。

    那红艳诱人的一幕吸引了几乎所有人的眼球。

    挽心音见状,面色如常。她早就习惯了,有时候裴惜就会这样跟她玩,故作妖媚。

    白妗灵可没管那么多,直接上去就在裴惜旁边的软凳坐下。

    公孙诣想跟上去却被一众歌姬舞姬们挡住了去路,偏偏步子没有丝毫凌乱。

    裴惜冷淡地说“清王留步,我好像只请了白姑娘上了!也只准备了招待白姑娘一人的酒肉,恐招待不周,还请自便!”

    公孙诣斜笑“我可不是为了享受而来,美人如此之多,也可大饱眼福呐!”说着便要穿过舞姬而入。没想到这些歌姬舞姬也是厉害,各种变幻舞步。连公孙诣都有点怀疑这类似于迷阵的歌舞。

    不过难得后来的他也认真起来了。白妗灵始终都无视着他,即使她知道他在极力吸引她的注意,她就默默地饮茶。望了一眼即将近停的画舫,她知道这画舫的主人。

    不久,陈小倩挽着挽心音的手出现在众人的视线中。所以的目光都转向了两人身上。

    裴惜见陈小倩挽着挽心音的手,眼睛一眯。白妗灵撇向两人时神色淡了几分。

    陈小倩欢快的挽着挽心音“心音!走吧,我们快上去,好多人都快过来了。”

    说着便要拉着挽心音登上裴惜所乘巨大画舫。

    白嘉怡却快人一步,挡在了挽心音面前,这样子分明想在挽心音之前登舫。陈小倩见状,刚要斥责她。

    裴惜的声音却先传了过来“白府二小姐还是呆会再上来吧!免得生出什么岔子,刚才湖面上那一幕我可是看得清清楚楚,我可不想看到其他人因为你的不小心出什么事情。”

    “挽千金可是我请的大客人呐!你们这些丫鬟们可得小心伺候啊!若是惹挽千金不开心了有你们好受的!”

    恭敬站立在侧的清丽侍女们齐齐喊“是!”有两个侍女训练好一般在舫缘站定,就要伸手去扶挽心音两人。

    白嘉怡面色有些扭曲,却极力忍着。旁边画舫上的柳佳望向白嘉怡,友好的朝她一笑“白二小姐,不如待会我们一起上去吧!我正愁找不到个知心好友呢!到时候也好互相照应着点。”

    白嘉怡本来觉得她是来看笑话的,但是听到柳佳这么说,心中有丝丝的触动,所以无意识的点了点头。

    白嘉怡竟也安安静静的等着,嘴角勾起阴冷的弧度:等着,好戏才刚刚开始呢!

    作者有话要说:更新来迟了!有点晚哈,去了参加一个活动,笑得合不拢嘴。开心,希望屏幕前的你也开心!^_^明天有个好心情。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