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惊险一刻

水恋冰话

    挽心音也就是眼眸淡扫的瞬间,定格在了南岸街道旁的高楼的一角。

    那人似乎找就意识到了她的视线,那漆黑的眼眸望进了挽心音灵动的眼睛。那人带着黑色面具,穿着一袭黑袍,姿态冷冽。

    挽心音莫名的心头一紧,立即移开了视线,再回眸,那人早已不见踪迹。

    思绪百转千回之际,已是丫鬟前来通告,说陈小倩想与她一同游湖。挽心音笑了笑“嗯!让她进来吧!”粒筠嘟着嘴“小姐,那我要出去吗?我想陪着小姐……”

    挽心音笑了笑“你留下!”随后陈小倩便笑着进来了。快见挽心音,她有些狂喜“心音,心音,我来蹭吃蹭喝来咯!有没有准备好吃的?有没有好玩的啊?……”

    挽心音有点无奈的笑了笑“桌上有糕点水果呢!你坐我对面吧!若是不够我再让粒筠拿来……”陈小倩开心的笑了“嗯嗯,心音最好咯!嘿嘿,你这画舫好别致啊!阔气啊……”说着便往旁边的软榻一倒“好软呐!舒服,这些都是很珍贵的毛皮啊!又软又暖和……”

    然后看到挽心音淡淡的眼神后马上起来,乖乖在挽心音旁边坐下,刚想伸手拿糕点,挽心音硬是往她手上塞了一杯暖暖清香扑鼻的绿茶“先喝口茶吧!我看着你都觉得渴,跟没见过世面一样!”

    陈小倩有些委屈“哼,谁说的,从小爹爹就老管着我,不许我随便出去,这也危险,那也危险,只许我呆在家里……哎~好羡慕你啊!能经常出来玩,还能随意进宫,还有一个超级疼你的爹爹……”

    挽心音递给她一个糕点,柔声说“你也挺幸运的啊!”陈小倩有些期待挽心音接下来的话“比如?”挽心音笑了笑,挑了挑眉,说“比如认识了我啊!哈哈哈哈!”

    粒筠早知道挽心音肯定又在恶搞了,所以听到后也跟着笑了起来。

    陈小倩翻了个白眼,哼了一声,还是接过糕点,在挽心音面前状似美味的大咬一口,然后愤恨地看着挽心音,再次大咬一口。

    粒筠坐在挽心音旁边的软椅上,也吃着一块糕点,见陈小倩挤眉弄眼,忍不住笑出了声。硬是把刚咬进嘴的糕点生生吞了下去。

    白妗灵离裴惜越来越近,后面公孙诣紧追不舍,却突然发现旁边也跟着另一画舫,也是追逐着白妗灵而去。

    那画舫突然赶超他而去,擦身而过的瞬间,舫窗探出一张艳丽的容颜,正对着向这边看来的公孙诣微笑。

    当时公孙诣正站立在船舱外面,探究的看向与他并驾齐驱的画舫时,突然看到了向他望来的人时,有一瞬间的诧异。

    其实他当时只是带着好奇,想知道主人是谁,所以并没有因为那稍纵即逝的艳丽笑颜而产生奇怪的感觉。

    扬长而去的画舫里,白嘉怡勾唇一笑。她自以为刚才自己那样美极了,是男子都会心动不已,却低估了公孙诣的眼光。

    如此明目张胆的对公孙诣耍心思,恐怕早已忘记自己在晚宴被赐婚给六皇子公孙洋的事情了。

    而后她眼睛一眯,一丝狠光一闪而过。很快白嘉怡的画舫便追上了白妗灵的小船。而后画舫与小船擦身而过时却撞击船身,眼看小船即将翻倒,另一边却又冲出一画舫,小船便倚撞在另一边的画舫上,并未翻倒。

    船舱里的白妗灵冷笑。

    湖中央舫中躺着的裴惜见到这一幕眼睛一缩。挽心音的眼睛也定格,那一瞬,她心中闪过数个念头,见船最后稳了下来,才眨了眨眼。眼神恢复了平淡无波。

    陈小倩也看到了这一幕,嘴巴惊吓的张着,瞳孔微微一缩。等回过神来拍了拍胸脯“哎呦!吓死我了……谁啊?竟然故意撞旁边的小船,也不知道船上是是谁家的姑娘,这么倒霉……”

    说着,忍不住看了眼挽心音,见她很是平静,于是心情也很快安定了下来。

    挽心音眯着眼看着你肇事的话舫,随后淡淡吐出几个字“白姑娘!”

    陈小倩惊讶的问“啊?小船上是妗灵?那那个故意撞她的是谁?”挽心音喝了口茶,缓了缓语气“白家的毒物!”陈小倩转念一想“是白嘉怡那个恶毒的女人对不对?”

    陈小倩见挽心音沉默并冷冷的看着外面,忍不住狠狠地骂道“可恶的女人,竟敢陷害妗灵,等下看我不整死你,哼!”

    挽心音听陈小倩怎么说,脸色微微缓和了。

    不过裴惜可就没这么好脾气了,当场便将果盘扫下了木桌,神色有些冰冷。

    边上服侍的丫鬟被吓了一跳,见她再无动作才小心翼翼的收拾砸碎的果盘和散落一地的果子。

    白嘉怡见白妗灵的船只最后竟稳稳的停住了,眼中满是愤恨。见竟然是公孙诣出手相助,眼里更是妒火重重。

    这时白嘉怡竟假装紧张兮兮的跑了出来,担忧的往着小船“船舱里的姑娘真是对不住啊!都怪这掌舵的师傅,竟然没有看到旁边还有一只小船,本想着时候不早了,便催那师傅快点,没想到擦到了船身,还有姑娘没事,不然我心里肯定会愧疚的。

    姑娘啊!要不你上来吧!跟着我,虽然我这画舫也比不上其他千金们,但是里面还是宽大舒适的。还请姑娘不要嫌弃……”

    白嘉怡一边说着,眼睛却看向公孙诣。自以为很是大方的话语,听在船舱里站在的白妗灵眼里极是讽刺。

    其实公孙诣对白嘉怡的话并没有听进去,只是担心白妗灵的情况,刚才船身剧烈摇晃,也不知道有没有受伤。

    公孙诣忍不住打断了白嘉怡的话“姑娘,鄙人想邀姑娘同游,不知姑娘可否移步一谈?”

    不远处的挽心音见公孙诣如此认真地说,忍不住笑出了声。舫内冷凝气氛也因这一笑而打破。

    陈小倩认出来公孙诣,见他如此帮衬白妗灵,忍不住看了眼挽心音,见她在满意的笑有些无语和不解,如果她没记错的话,她可是公孙诣的未婚妻啊!

    见到未婚夫在外面帮衬别的女子,她竟然还在满意的笑,这要是传出去也是不好的。而且是当着未婚妻的面,不是打脸吗!

    她陈小倩眼里,挽心音是最优秀的,目前为止,也就只有年少有为的清王公孙诣才配得上挽心音。她是见不得挽心音未来的相公让挽心音受委屈的。

    要是挽心音知道她这么想,肯定会大笑的,她和公孙诣都是身不由己,被迫赐婚的,根本就没有多少交集,那来的感情。而且公孙诣这个人深不可测,绝不是表面看起来那么简单。

    作者有话要说:嘿嘿,有点小贪玩,一到星期六就有些放纵……我小小反思一下哈!更新来咯赔罪啦!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