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秋夜温音

水恋冰话

    挽心音轻拍他的背,想将他推开,却发现他抱得特别紧。挽心音突然笑了起来“对了,明日浅琉阁在净湖举办游湖之约,我们相约明日一起如何,届时湖中相会!”

    公孙谦沉默了一会,回了个“好”字,带着微微浓重的鼻音。

    挽心音继续轻轻的劝说“你现在就先好好睡一觉,明天才能风流倜傥的出场呐!”

    公孙谦却抱得更紧“不,我不要,你好不容易进宫见我,我只想要你陪着我。”

    挽心音故作嫌弃地说“本小姐才没这个闲情陪一个醉鬼呢!”公孙谦威严地说“让你陪本皇子是你的荣幸,怎么?本皇子要是真醉了你还能完好无损的躺在我怀里?”

    挽心音带着不屑的语气回他“怎么?四皇子也学会耍流氓了?不要忘了我可是你的皇嫂,怎么?敢调戏你的嫂子?……”

    当挽心音说出皇嫂两个字时,明显感觉到公孙谦的身体一僵,沉默了下来,顿时气氛变得有些尴尬和冷凝。

    正当挽心音想着怎么缓和气氛时,突然殿门开了,来人正是公孙谦的侧妃方茜。

    她穿着一袭翠色宫裙,与挽心音极为相似的眉眼满是伤色和不敢置信。

    眼中似有泪水即将夺眶而出。

    挽心音用力想推开公孙谦,奈何公孙谦丝丝不放。

    她走至两人身旁,俯视着跪坐在地上的两人,原本也势气汹汹,奈何挽心音不卑不亢,泰然自若的神色硬是胜她一筹。

    这世间,总存在那么几个极品,气场与生俱来,无论在怎样的环境下都不会黯然失色,永远光彩夺目,挽心音便是这极品中的极品。千万年难得一遇的精灵般的人儿。

    方茜狠狠地对公孙谦说“我以前还不信下人说的你心中一直藏着她,原来是真的!原来我真的是替代品……”说着,眼泪便哗哗的流出来。

    公孙谦神情未变“是我对不起你,我根本不可能忘记音儿,我一直以为只要时间久了,自然会淡忘。然而直到音儿被赐婚,我才发现我根本不可能忘记,我的心真的痛得撕心裂肺。”

    方茜了无生气地质问他“那我呢?你把我当什么,呼之即来挥之即去吗?”

    公孙谦语气放缓“茜儿,感情有时候就是这么奇怪,除了真心,只要我能办到我什么都可以给你……”

    方茜眼中满是失望“可是,我要的只是你的真心……”

    还未说完,她看到公孙谦的神情便已经知道答案了。转身便跑了出去。

    挽心音始终沉默着,直到方茜跑了出去,挽心音不知如何趁机挣脱了开来。

    这次挽心音竟然直接扇了他一巴掌“看来你已经醉得神志不清了,滚去睡觉吧!我希望你能找个机会静下来跟她好好聊聊。”

    接着挽心音也快步离去。

    却偶然在出宫途中碰见公孙诣,挽心音心里也清楚,在皇宫里根本不可能发生偶遇。

    她没有向他行礼,只是问好,她素来如此。

    他竟主动邀她去御花园走走,挽心音本来还不想提任何关于赐婚的事情,没想到他也是明智的只字未提。

    闲聊了几句终于步入正题,他问起来白妗灵。他说“听说白姑娘逃婚所以被通缉了,为何?”挽心音不答反问“清王既然知道原因为何还要问?”

    挽心音不可能轻易透露白妗灵的踪迹。

    公孙诣邪笑着“这么说,挽小姐是知道原因的!”挽心音不置可否“看过那张通缉令的人都知道啊!”

    公孙诣痞痞的看着她“挽小姐什么时候跟白姑娘关系这么好了?”

    挽心音依旧不答反问“清王什么时候对白姑娘的事情这么感兴趣了?”

    公孙诣有些无奈,只得先认输“挽大小姐,你就告诉我她现在在哪里吧?”

    挽心音摇了摇头“她不喜欢别人去打扰她,她现在可是潇洒得很呢!”

    白妗灵要是知道她这么说,肯定冷眼相对,毕竟这几日游湖事宜可是忙得不可开交。

    公孙诣也是见好就收,没有再问。

    挽心音走时忍不住道了句“白姑娘可算万里挑一的可人儿,也不是什么人都能入眼的。”

    公孙诣最后忍不住深深地看了挽心音一眼。

    挽心音知道他明白了她的意思,如此就好。

    挽心音回去后,用完晚膳。

    在前院跟粒筠玩闹了一会便沐浴更衣,并没有立即安寝,而是去了一趟沁心园。

    在灯笼映照下轻轻抚琴,这曲子是脑海里自行闪现的,就好像埋在记忆深处。

    依着院墙而长的桂花树上有个黑色身影,脸上戴着的面具在清冷的月光下闪着幽冷的流光。

    月光笼罩下的女子仿若不食人间烟火的神女。琴音自她皎若白藕的指节倾泻而出。一松一放之间便是一个故事。那琴音使他毫无防备地陷入了陈年往事。

    似约好一般,一曲奏罢,挽心音高举茶杯,当空一邀后便豪爽喝下。随后头也不回的离去。

    挽心音刚把门关上,一个红色身影便飞身道茶桌前,懒懒的做下,一派张狂“你倒是闲情逸致,苦差事都丢给我们,还没有什么犒赏,真是个黑心的主,也不知道你怎么就闲适的活得那么好!”

    挽心音在她对面坐下“怎么?事情办好了便闲得来打扰主子的闲适生活。”

    裴惜狠狠地瞪着她“果真是个没良心的!哼哼,等着瞧,明天可是我的主位,你挽大小姐只是我请来的客人!”挽心音回了句“但也是贵客。”

    裴惜挑了挑眉“对了,挽大小姐的画舫可有准备好啊!要不要我借你艘大船!”挽心音不置可否“这个不必你操心,该你做得又唉声叹气,不该你管的偏偏瞎操心。活该没人要……”

    裴惜愤然的打断“打住,你好好意思说我,要不是皇帝赐婚,你肯定一辈子嫁不出去,我之所以没有谈婚论嫁是因为老子太优秀了,一般人还不敢有想法……”

    挽心音没有再说话。

    接着便要安寝,裴惜却没有立即离开,依旧坐着,知道过了好一会,裴惜才朝着安寝的挽心音方向呢喃“我才不会被儿女情长所羁绊呢!我还是更喜欢跟这你玩……”

    随后她将杯中已凉的茶水一饮而尽。悄然离去。

    沁心园桂花树上的身影在挽心音房间熄灯后也突然消失了。

    第二日挽心音早早便被粒筠招呼着早早梳洗打扮,今日的她与以往不同,穿了一身**青竹纹浮纱襦裙,整个人似被仙气环绕却又不失精灵般的灵动。

    头上簪着白玉兰花簪和星星点点的珠花,耳际垂落着透亮的蓝色水晶泪珠。额头上贴了一朵曼珠沙华花钿。

    等一切准备妥当,已是秋日初升,印红了半边天。

    净湖那边一片欢声。

    作者有话要说:今天事情安排的特别满,t^t然后安安静静地码字,其实心情有点郁闷,但是还是努力码字呐!更新快快献上了哈!不多不少,但是确实不容易。⊙⊙愉快哦!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