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游湖之约

水恋冰话

    白妗灵在外面都是易容的,而且都是裴惜亲手教会的,不过也是白妗灵自己善于请教和学习。

    白妗灵转身便消失在人群中了。之前说话的三人忽然聚在一起,得意的看着白妗灵走远。

    其中一个人笑着说“任务完成!” 接着,三个人也一转眼就消失在人群中。

    此时,挽心音整个人懒懒地趴在予莲亭的阑干上,看着湖面偶尔跃起的肥鱼,整个人显得有些呆傻。

    粒筠在身旁站着喂鱼,挽心音似自言自语“再过几天就有好玩的事情咯!”粒筠知道挽心音呆在府中有些闷闷的,自然知道她又在打什么主意了。

    粒筠忍不住开口“哦?小姐,什么好玩的,到时候可不能丢下我。”

    挽心音抬起头,伸手弹了下她的额头“小筠,我都当着你的面说了,当然是一定会带你去咯,我要是想自己偷乐是肯定不会告诉你的!哈哈哈哈!”

    粒筠见挽心音这么说,默默在心里翻了个白眼。

    挽心音跟粒筠打趣了一会便说要去沁心园午睡了,粒筠命人准备好软榻毛皮茶水糕点等就自觉地退了出去,命人把守好院门,自己也回房午睡去了。

    此时,整个沁心园只剩挽心音一人,院中的晚秋景象,宁静中透着丝丝肃清。

    挽心音并未真正的躺下安睡,她坐于茶桌前,不紧不慢地倒了杯桂花酿,清香迎面而来,浅黄色的液体衬得白玉酒杯通透莹亮,在秋阳的映射下闪着丝丝光泽。

    不过片刻,一抹艳红身影飞身而至,坐于挽心音对面,酒杯已瞬间没入她的掌中,接着被她一饮而尽。

    挽心音嘴角轻扬“怎么?终于舍得下来了?在树上躺着可还舒服。还以为你睡着了呢!”

    对面的裴惜也不理会,只豪饮了三杯才开口“为了美酒,上刀山下火海,在所不惜!”

    挽心音嘲讽地瞥了她一眼“让你陪我玩就那么痛苦?还上刀山下火海呢!看来你很嫌弃现在优哉游哉的生活呐!”

    裴惜一听挽心音这么说直摇头“不是,不是……嘿嘿,我最喜欢跟阁主一起玩了,阁主有什么事情尽管吩咐,就算上刀山下火海我也在所不辞。”

    挽心音笑了笑“对了,那件事办好了吧!她怎么样?”裴惜得意一笑“阁主交代的事情当然要尽心尽力办好!她知道了!但是却并没有什么行动。”

    挽心音挑了挑眉“就按她的策划,浅琉阁于净湖举行游湖之约。诚邀各公子佳人游湖赏心,听琴品茶。具体事宜,皆按她所写的来办即可。”

    裴惜暗恼她如此随意“哎呀!你这阁主当得可真省心,什么都让别人去做了,自己就等着享受……”

    挽心音一记冷眼就打断了裴惜的滔滔不绝。

    挽心音突然皱眉“对了!我让你查的事情你查得怎么样了?”裴惜突然正了正神色。

    她没有直接讲,而是凑近挽心音的耳边,低声的说。

    挽心音全程也没见惊讶,大概这就叫有种淡定叫意料之中。

    果然被她猜对了。

    挽心音见裴惜讲完后已经坐了回去,便顺手给她倒了杯酒,裴惜媚笑,一饮而尽。

    挽心音又有些好奇“你说,定国候府世子项啻真的自出生就丑陋不堪吗?我之前只在晚宴与他过一面之缘,凭我的感觉,此人一定不简单。

    即使他戴着银质面具,穿着普通的衣服,但是身上的气息却极为凉薄冷冽,而且当时我看到他的背影竟然莫名其妙感到心痛。

    有种陌生的熟悉感。”

    裴惜吃吃的大笑了起来“哈哈哈哈,怎么?你对他感兴趣?”

    挽心音不甚在意地瞥了她一眼,手中把玩着酒杯“能让我感兴趣的已经不多了!”

    挽心音适时打断了她再想脱口而出的话,幽幽的问她“近来皇宫情况如何?”

    裴惜突然满眼兴味“哎呦喂,我告诉你,你不知道四皇子知道你被赐婚了有多伤心!成天把自己关在殿内醉生梦死呢!已经几日了,连她的母妃想去劝劝都被拒之门外!偏偏平时这么省心的一个人被你害成了这样,连她母妃都拿他没办法了!”

    挽心音见他只独独提及公孙谦便也知道公孙诣与平时并无二样,倒是跟没心没肺的白妗灵一个样。

    挽心音没有说什么,但是心中还是有长久的愧疚,她们两人在她七岁那年参加宫宴的时候相识。

    但是为助雅兴,他舞剑,偏偏太后钦点她为他抚琴,她当时极不情愿,索性拿她解气,晦涩的琴音倾泻而出,他舞得满头大汗,步伐有丝丝凌乱。

    然后谢礼后,笑呵呵的来到她席前,敬了她一杯。她们就此结识。后来每逢宫宴,他的目光可是慢慢追随着她,静静久久。

    每当点名上台抚琴一曲时,他总是格外专注地看着她。她本来还没意识到他对她别样的心思。

    偶尔以为他只是喜欢跟自己作对,有时宴会乏味,早早退下到店外走走,她总能发现他就在不远处,却总说他也感觉无聊所以出来透透气。

    那时她信了。

    他总喜欢拿她开玩笑,她偶尔也会跟他斗嘴,她在皇宫众皇子公主中与他相处时较为率性,从小便经常出入皇宫,她算是一只脚踏在皇宫,一只脚踏在宫外长大,见识非一般人所能比。

    后来,挽心音无意在他眼中看到炙热深情是,心顿时有种被灼伤的感觉。

    后来,她渐渐疏远他。他察觉到了,他几次追问原因,她选择沉默,当他终于感觉被逼疯之际向她表明了爱意。

    她却决绝的拒绝了,他却不死心,这么多年的感情不可能轻易放下,他觉得大概这辈子他都不可能放下。

    挽心音没有再说话,裴惜见气氛有点死寂,于是提议下棋。

    于是两人大半个下午都在下棋。

    第二天,曲府便收到一封邀请函,挽心音只是淡淡的接过,微微点头。粒筠却有些欢快,果然有好玩的事情,有些佩服自家小姐,每次都能预先知道。

    游湖之约在此之前并无先例。粒筠有些狂喜,内心抑制不住的激动,对这次游湖活动充满期待。

    期待的大部分原因是游湖活动由浅琉阁主办,在粒筠看来,浅琉阁举办的活动从没让人失望过。

    不过让人惊讶的是时间竟然是后天,这两天的时间在粒筠看来根本不可能筹办好,但是因为是浅琉阁,所以粒筠觉得还是可以办得很好的。

    挽心音倒是觉得筹备时间长了点,白妗灵的方案如此精细,只需要照着布置,然后那些花样根本不需要花多少时间排练,重点不在技艺,而是场面。

    这几日,诺大的湖岸被白布竖立,整个湖面被圈成了一个场地,里面被包围的密不透风,有些丫鬟壮丁们便在里面摆弄,外面的人也不知道他们是如何布置的,不过一般没有人会对布置场地感兴趣。

    等到一切办妥,浅琉阁里,白妗灵与裴惜正在上面坐着,下面是各种花样节目的排练。

    此时,挽心音正让粒筠备马进宫,她本来觉得若是真的为公孙谦好就不应该再与他有如何瓜葛,可是这样她心中的愧疚便会久久难以释怀。

    而且一味躲避并不能很好的解决问题,她应该自己尝试处理好。

    挽心音进宫后,一路直往公孙谦所住宫殿而去。

    挽心音见殿门果真紧闭,于直接让看守的侍卫开门,侍卫见来人正是四皇子心心念念的人便积极配合着把门打开。

    挽心音刚踏入殿门,浓烈的酒味扑面而来。

    公孙谦见有人进来,本打算破口大骂,将酒杯砸过去,看到是挽心音,有些呆愣,随后对着挽心音笑得格外温柔“音儿,你终于来了,你知不知道我等了你很久,我以为你还是会和以前一样狠心,不管我的死活。

    我知道,其实你心中一直有我,你对我的感情还是很深的,只是你自己没发现而已。”

    挽心音没有说话,只是将他手中的酒壶抢走随意一扔,那重重的落地声显示着主人的愤怒。

    接着挽心音重重地骂他“你这样有什么意思?只是想骗我进宫见你一面或者逼我表明情意!你死心吧!我永远不可能跟你在一起,我对你没有任何爱意,我这一生要么嫁给心爱之人要么永世孤独。”

    公孙谦眼中溢满伤痛,忍不住抱住挽心音“音儿,你明明知道我对你的爱意,为何不肯给我一次机会?”

    挽心音却没有挣扎,只淡淡说“在感情面前我们都只是普通人。对于爱情,我也不懂,但是我知道这不是我想要的,就算跟你在一起,无上宠爱,我也是不会幸福的,每个人都渴望幸福,追求爱情和自由。

    其实为什么一定要有一个定义呢?遇见爱情,并不代表要舍弃过去,我们也可以做以前一样的事情啊,可以斗嘴,可以吵架……”

    公孙谦毫不犹豫的打断了她的话“够了,那不一样,我根本不可能眼睁睁看着你嫁给他人,想到你以后在别人怀里顽皮笑闹我就心如刀割。”

    作者有话要说:哎呀……最近有一点点的卡,不过不影响内容,就是串联方面需要下功夫。更新献上了哈!⊙⊙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