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章 说她像蓝晨光植物人的妹妹

金橘子

    夜半。

    一声尖叫响彻安静的梅溪公寓

    颜君泽还在书房工作到凌晨,听到隔壁的动静,长腿迈着急阔的步伐,直接推开了卧室门。

    彼时床上的女人发丝凌乱,她拥着蚕丝被坐了起身!

    大口大口的喘气,就好像吸取不到氧气,随时都会停止呼吸的那种急迫!

    “你怎么了?”

    颜君泽过去的时候,林蜜满头大汗,他指尖覆上去,竟是冰凉的很。

    “做恶梦了?”颜君泽问。

    林蜜茫然的睁着眼睛,纯澈的眼球倒映着男人英俊的容颜,她张着口,想说话,却是气喘不急而无法发音。

    “别怕,别怕。”男人拥住她安慰着,掌心顺了顺她的背脊,“不要急,慢慢说,做了什么梦啊。”

    “我梦到了在文莉那里,吴雄杀我的那天,好可怕,好可怕……我又到他没死,拿把刀追我……好真实。”

    林蜜眼神空洞,语无伦次的说着不知是梦还是现实的境况。

    “吴雄已经死了,不必害怕啊。”颜君泽温柔体贴的又轻拍了下她的背。

    她望着眼前的男人,混混沌沌:“真的死了?”

    她有些神志不清,颜君泽不必较真她的问题,只是点头,“嗯,死了,那天,你我都看到了。”

    是,她想起来了,吴雄真的死了。

    清醒过来,她没再心悸,软绵绵毫无力气的身子伏进他的怀里。

    是她白日里一直在思虑吴雄,所以夜入恶梦了。不过幸好只是一场梦。

    “睡吧。”颜君泽柔声轻放她躺下,自己也侧身躺下。

    她很听话,没再多动,在他的温暖下继续闭上眼睛。

    “今天带你出去玩。”

    是,今天是周六。林蜜才想起来。

    西郊茶子山。 辽阔的高尔夫球场,绿茵一片,边侧偶有几颗参天榕树,榕树下有水光微漾的人工湖,很多中老年的商界老板在钓鱼。

    林蜜站在山坡上眺望风景,不知为何想到了吉马村。

    也是这样辽阔,也是这样的绿茵草坪,只不过那里村民用来牧马。

    “蜜儿!” 颜君泽在远处喊她,林蜜转过头,瞧见他刚刚与友人挥完一杆,正朝她招手。

    林蜜走过去,对他和他的朋友顾城栎微微一笑。

    对于顾城栎,林蜜还没和他说过话,见也还未正式面对过,订婚宴上看到过他,可也只是见到过一眼。

    此时这个男人,一袭白色运动服,凸显了他的气质干净。

    林蜜感觉他给人一种亲和的好友力。

    顾城栎对她笑笑,直接便将球杆交给她:“会打球吗?要不你陪颜少玩。”

    颜君泽双手抱胸,歪着头看她,“你会不会打?”

    他还真不知道。但本来就是带她出来开心的,也希望她参与进来,不是一个人呆在那里看风景。

    林蜜呵呵笑了两声,一脸歉意,“我还真不会打。”说着她把顾城栎给她的杆子又递还给他,“顾先生陪君泽打吧,我还是去看风景,我喜欢这里的风景。”

    “真的不打一把?”顾城栎笑问。

    “不了,不了。”林蜜抿嘴又朝颜君泽送去一个眼神,“你们玩,我去那边看看。”

    颜君泽没多要求,而是道,“那你别跑远了。”

    林蜜已经边走边回眸,“我知道,你放心。”

    看到她心情还挺好的,颜君泽随她去了

    ,毕竟这次来就是想让她自己自由的想干嘛就干嘛。

    尤其他知道,这里的风景可能是她所喜欢的,毕竟她在吉马村生活了好些年。

    林蜜漫步来到了那几棵榕树下,看到野花摘了一把,也随意望了眼那几个钓鱼的中年者,可当看到其中一个男人的旁边有个女人陪同时,林蜜愣了愣。

    她愣的是那个女人,她见过一面。在特味庄吃饭那天,突然出现蓝晨光身边的那个女人。

    那日,那个女人当着饭店里众人的面说怎么怎么爱蓝晨光。

    可眼下,林蜜诧异了。

    那个女人和她身边钓鱼的中年男人有说有笑,甜蜜的很。

    显然,女人劈腿了,要么就是和蓝晨光分手了。

    林蜜在心里呵呵了两声,感觉蓝晨光的这个女人实在靠不住。

    也不知出于什么目的,林蜜竟然拿出手机来准备拍一张相片,可刚好手机对上她,那个女人突然回过头来。

    刹时,四目相对,那个女人投过来冷冽的目光,眼神里的意思就是你在拍我做什么。

    林蜜眼皮一抖,立即放下手,拿手机的那只手放到背后。

    那个女人神色不好的走过来,满脸里带着一些怒火,“你刚才在拍我!”

    林蜜尴尬的表情解释着:“没有,我在拍风景。”

    女人轻视冷笑,“还说没有,我明明看到了,你还狡辩什么。”

    “是,我就是拍你了。”林蜜语气冷硬,也不怕什么。

    那个女人眼里闪过一丝讶异,嘴角轻裂,冷冷一笑,“你到是说说为什么要拍我?”

    意外之余,多了分好奇。

    林蜜浑身打了个激灵……

    “那天在特味庄看到你对蓝晨光怎么怎么爱,可眼下你这是爱他的表现吗?”

    语出惊人。

    那个女人没想到林蜜会说出这样的话。

    和那个女人一起的的男人此时冷眼望过来,眉头一皱,“你说话注意一点。”

    林蜜以为自己惹事了,却不想那个女人竟然摆了下手示意那个男人别话多。

    女人媚笑一声,又靠近了林蜜一步,脸上并没有什么恼火,而是笑着问,“你是蓝晨光的什么人?”

    她并不认为林蜜会是蓝晨光的女人之列,因为蓝晨光都可以做林蜜的父亲了。

    “朋友。”林蜜淡淡回道女人。

    她觉得自己就是蓝晨光的朋友。

    “我怎么从未见过你。”

    林蜜 晦暗地移开了目光,“他的朋友你就能一一见过啊。”

    那个女人笑了笑,认真盯着林蜜看了好几眼,“发现你像一个人,像蓝晨光那躺在床上的植物人妹妹。”

    那个女人的话没有一点儿开玩笑的意思。

    林蜜淡漠的眸子猛地一眯,真不想听到谁又在说她像某某。

    那个女人还在打量她时,林蜜怔了下后问道,“蓝晨光有个植物人妹妹?”

    她有些诧异。

    “嗯,”那个女人点头。

    林蜜还想问什么,颜君泽走了过来,是因为看到她在和陌生人聊得起劲。

    “蜜儿,何时爱闲聊了。”男人声音一如既往的冷沉。说着话冷视了眼那个女人,也不顾她们两人还想说什么,拽住林蜜的手走开。

    看着林蜜离开,那个女人默在原地,可却朝她大声告诉了自己的名字,“我叫时苒,要是见到蓝晨光,告诉他,我时苒一直都在等他,等他放弃了那个植物人

    妹妹……”

    林蜜回过头看了眼那个女人,再次被她的话诧异到了。

    颜君泽眉眼冷沉,瞟了那女人一眼后,牵着林蜜继续走,只是他听出了刚才她们两个都在聊些什么。

    “你对那个琴行老板上心的很啊。”

    男人话语里带着轻讽,漆黑的眸中席卷着不悦的狂风暴雨。

    林蜜抿唇,没有回答。

    因为和时苒这么聊了几句,林蜜的满眼心思都想到蓝晨光去了,讶异那个琴行老板有个植物人妹妹,真是让人心酸。

    颜君泽见她这样,眼眸更是一沉,“我今天让你来这就是为了放松心情的,你倒好,因为别人的事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林蜜抬眸看他一眼后,敛了眸,嘟了嘴,娇声道,“好啦,我今天很喜悦的。”

    撒娇不是她的特长,但就因为不太会撒娇的她这么嘟嘴一萌,颜君泽打破心情的抿嘴无比的舒畅。

    球没再打了,林蜜随着颜君泽和顾城栎进了高尔夫球场的会所里休息。

    只是在三个人刚坐下来,会所里晃幽幽的朝他们走过来一个人。

    顾城栎抬头看到了来人,没喊她,只是悄悄看了眼正在看着手机的颜君泽。

    “君泽哥。”

    还没走近,顾乔馨就向颜君泽打招呼了。

    听到声音,颜君泽抬眸,面色平静,看不出喜悦,语气淡漠,“你怎么来了?”

    她素来不是个很安静的女子,好动,肯定是知道顾城栎来这了也就在后跟来了。

    因为了解,颜君泽也不是很诧异。

    顾乔馨走近后对林蜜一笑,然后坐下,很自然的说,“不只我来了,芷月也来了,刚才在外碰到熟人了,还在停车场。”

    说这话,顾乔馨特意看了颜君泽一眼,见他一双黑眸是极致的冰冷。

    “她怎么也跟着来。”

    不错,立即颜君泽冷冷的一句慎人的话出来。

    顾城栎的 心底几乎涌上了一层喜意,但眼里却是为薛芷月委屈,还不忘调侃颜君泽一句,“君泽,这你有些对芷月太生疏了哦。”

    颜君泽轻轻扯笑,略有嘲意,“我去哪里没要她也来。”

    顾乔馨是个爱看热闹的人,也朝颜君泽笑,不忘添油加醋,“我们几个人可都从小到大的关系,这关系千年不变,难不成谁还会变了不成。”

    林蜜起身,微微垂首:“抱歉,我去趟洗手间。”

    总感觉自己多余,插不了话。

    颜君泽的目光随了下林蜜的背影,顾乔馨一直观察着。

    顾城栎呵呵笑着:“再说了,芷月也是你陪着一起长大的。性子虽骄纵了些,本质还是善良的女孩子。”

    哥哥在聊天,顾乔馨便安静的坐在位置上喝着白开。

    颜君泽只是漠笑了下。

    顾城栎瞧着他继续,“最近她心情很不好,你也该关心关心。”

    为了薛芷月,顾城栎希望颜君泽能多在乎她一点。

    颜君泽背靠在椅子上,一副慵懒,“就算是好友但我也不是她生活里时刻粘在一起的人,她的事我也不是很清楚,我也不想清楚,更关心不了。”

    这话拒绝的,也太不讲情面了。

    颜君泽的话音刚落, 薛芷月的身影,就那么好巧不巧的出现在门口。

    刚才最后的那句话,她完全听到了,心下悲彻,可脸上佯装着开心依旧走了过去在顾乔馨的旁边坐下。

    薛芷月喉咙口堵着股酸涩的气。

目录 加入书架